男装大佬被皇上勾搭日常

作者:不是大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一旁的沈安珩端起茶杯,不动声色地抿了一口茶,淡淡道:“五弟不胜酒力,这么一大碗下去,怕是会醉。”
      
      沈安珩的话音刚落,豪饮的沈念宇果然开始头晕目眩。他单手扶着脑袋,勉强撑着眼皮,“臣弟酒量再不济,也不至于这一碗就……倒……”
      
      说完,“咚”地一声,整个人软绵绵地趴在桌上。
      
      昏迷之前,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明明是三个人的把酒言欢,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醉了?
      
      陆惊澜偷瞄了昏迷地沈念宇一眼,垂着头,正寻思着要是被拆穿该怎么办,就听到旁边的男人开口了。
      
      沈安珩放下茶杯,勾唇微笑,“五弟果然是不胜酒力。”
      
      闻言,陆惊澜附和般地干笑几声,偷偷瞥了一眼沈安珩,这男人没有怀疑?
      
      想着,她试探地开口:“还是皇上的酒量好,一壶酒都快喝完了,还是面不改色。”
      
      见沈安珩沉默,她端起茶杯,“为表微臣的敬佩之情,微臣敬皇上一杯。”
      
      沈安珩瞥了她一眼,端起酒杯,勾了勾嘴角,“陆爱卿还真是会讨朕的欢心。”
      
      陆惊澜将茶一饮而尽之后,偷偷观察着沈安珩,看到他将酒杯凑到唇前,准备喝下去时,她的心渐渐提了起来。快点喝,快点喝……
      
      只要喝下去,那她今晚的计划就成功了。
      
      就在她内心祈祷之际,沈安珩忽然抬起眼帘,目光凌厉地射了过来,而后,放下了酒杯。起身走到她身后,俯下身,凑到她耳边,声音低沉富有磁性,“陆爱卿三番两次对朕下药,有何企图?”
      
      陆惊澜惊讶地转头,就对上沈安珩探究的目光,心中一个激灵,这男人发现了?
      
      修长的手指勾勒着她的脸颊,“陆爱卿,莫非看上了朕的美貌?”
      
      陆惊澜心一紧,这种时候,为了不引起沈安珩的怒火,她尽量顺着他的话说,“皇上俊美非凡的容颜天下无双,微臣的确十分钦慕皇上的容颜。”
      
      闻言,沈安珩勾唇,目光落在她的唇上,慢慢凑了过来。
      
      见状,陆惊澜呼吸一窒,男人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扑面而来,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大脑一片空白。
      
      现在该怎么办?
      
      推开他,肯定会令他动怒。可不推开他,再过来,可就真的要亲上了。
      
      罢了,这种时候,保命要紧。不就是一个吻吗,大不了就当是被猪亲了。
      
      这么想着,她闭上了眼睛,抿着嘴,紧张地等待着那个吻的到来。
      
      男人顿住,目光落在她纤长而卷翘的睫毛上,忽然,浑身发热,感觉体内有一股火在燃烧,他右手捂着胸膛,放开了陆惊澜,后退了一步。
      
      觉察到男人退开,陆惊澜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捂着胸口,神情有些不对劲。
      
      “皇上。”陆惊澜急忙站起来,走过去,询问:“皇上,你怎么了?”
      
      “无妨。”沈安珩蹙着眉头,抬起头,“天色已晚,陆爱卿回去休息吧。”
      
      “银公公,恭送陆太保。”
      
      “是。”在门外守候的银公公,闻言,急忙走进来,“陆太保,请。”
      
      “微臣告退。”陆惊澜看了沈安珩一眼,转身疑惑地离开了。
      
      等陆惊澜走后,沈安珩掀起长袖,看到胳膊上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红点,剑眉微蹙。
      
      走进来的银公公见状,急忙快步走过来,“皇上,你……”
      
      “无碍。”沈安珩甩了一下衣袖。
      
      “皇上,以后万万不可再吃虾了。”
      
      “朕自有分寸。”
      
      沈安珩转身往外走去。
      
      后山有一处瀑布,以前每当出现这种症状时,身体便会奇痒无比,他都是泡山水度过的。
      
      ——
      
      后山。
      
      湍急的瀑布下,沈安珩赤着上身直立,闭着眼睛,任凭瀑布砸在他身上。山水的冰凉,令他舒服不少,同时也令他清醒不少。
      
      未风抱着一把佩剑,站在一旁,皱着眉头,望着瀑布下的男人。向来行事谨慎的皇上,如今,竟变得如此意气行事了。
      
      “皇上,属下觉得,你变了。”
      
      沈安珩纤长的睫毛微颤,抿着嘴没有说话。
      
      “皇上明知道自己不能吃虾,为什么还要如此冒险,万一……”说到这里,未风顿了一下,“毕竟,很多东西我们无法预料,恳请皇上重视龙体。”
      
      半晌,沈安珩突然道,“想必,朕这种情况,便是称之为过敏。”
      
      “过敏?是何意思?”
      
      “朕也是从陆太保口中得知这个词。具体意思也不清楚,大抵便是,对某种东西过分敏感,导致身体出现不适罢。”
      
      “那陆太保既然知晓此症状,那她可知晓如此根治?”
      
      结合陆惊澜之前说自己酒精过敏,并拒绝喝酒来看,“此种症状估计无法根治,只能避免。”
      
      “那属下恳求皇上以后,莫再冒险吃虾了。”
      
      沈安珩闭着双眸,一言不发。倏然,他睁开双眼,目光深邃悠远。
      
      陆惊澜,你到底是何人?
      
      ——
      
      回到寝宫的陆惊澜,坐在案前,双手撑着下巴,望着烛台发呆。
      
      第二次下药,同样失败告终。
      
      看电视剧里面,下药好像很简单的样子,怎么到她这里就这么麻烦,屡试屡败。
      
      算了,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大人,怎么还没休息?”
      
      看到陆惊澜房中亮着灯光,云雁敲门关心。
      
      “云雁,你进来一下,我有事想要问你。”
      
      闻言,云雁推开门走进来,站在陆惊澜面前,“大人,请问有何吩咐?”
      
      “云雁,你可知道皇上为何厌恶吃虾?”
      
      “此事,云雁曾听前皇后说起过,皇上不能吃虾,不然会引起一些奇怪的症状,浑身起红疹子,要好多天才会好。前皇后本最爱吃虾,因为此事,后来也很少吃虾。”
      
      听云雁说的症状,不就是过敏的症状吗。原来那男人是对虾过敏,刚才那男人的不对劲,想必便是过敏症状出现了。
      
      不过,既然那男人明知道自己不能吃虾,为什么还要吃?
      
      这不是找虐吗!这男人果然有抖m倾向。
      
      也不知道,那男人现在怎么样了?皇宫里面有这么多御医,想必,他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她什么时候开始关心那个男人了?
      
      不,她只是担心他出事了,没人帮她寻找圣梅印。嗯,肯定就是这样。
      
      ——
      
      吃了午饭,陆惊澜站在院子里,练了一会儿简单瑜伽动作,并琢磨着送绿帽大计。
      
      “陆太保。”
      
      听到沈奚苒的声音,陆惊澜站直身体,往大门看去。就看到沈奚苒提着粉色裙摆,走了进来。
      
      “下官见过长公主。”
      
      “陆太保不用多礼。”沈奚苒一脸开心地笑着,“本宫看今日天气不错,想请陆太保去御花园走走。不知陆太保能否赏脸?”
      
      “长公主严重了,既然长公主开口了,下官自然不敢不从。只不过,下官……”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就陪本宫走一下就好了,耽误不了多少事的。”
      
      陆惊澜想到上次收了长公主的名画,现在就这么拒绝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便答应了。与长公主一起,往御花园走去。
      
      “陆太保,本宫本想跟母后提议找你为驸马之事,可母后在心念庵吃斋祈福还未回宫。你放心,等母后回来,本宫一定第一时间就找母后说此事。”
      
      陆惊澜干笑了几声,无奈扶额。这长公主还没死心呐。
      
      不过,那沈安珩已经答应帮她解决,那就放心交给他就好了。
      
      “陆太保,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问这个做什么?难道又要准备送她东西?
      
      陆惊澜想了想,说:“下官也没有别的嗜好,就是对古董比较感兴趣。”
      
      “那太好了,本宫就属古董最多了。陆太保成为本宫的驸马之后,本宫的府上的古董藏品就全是驸马的了。”
      
      不是说古代人都比较害羞含蓄的吗?为什么这长公主这么直接的?
      
      陆惊澜干笑了几声,琢磨着该怎么拒绝,有效又不伤人。
      
      “长公主,我找了你好久,原来你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陆惊澜侧头,朝声源看去,果然是裴玉书,正迈着步伐朝她们走来。
      
      “玉书,你也来了。本宫正和陆太保散步闲聊,你也一起吧。”
      
      “既然长公主开口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本来一个长公主就已经陆惊澜有些烦恼了,再来一个裴玉书,她就更烦恼了。跟她们不熟,根本没话题可聊啊。
      
      趁她们两人聊天时,陆太保走到一旁的池塘边,坐在石头上,假装赏鱼避免尴尬。
      
      “长公主,陆太保一个人坐着赏鱼,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好。”
      
      裴玉书跟着沈奚苒走过去,走到陆惊澜身后时,裴玉书故意脚下一滑,整个人摔下之际,将陆惊澜推入了池塘中。
      
      “扑通”一声,坐在池塘边的陆惊澜,没有丝毫准备的,整个人摔进了池塘中,沉入水面。
      
      “陆太保!”
      
      沈奚苒惊叫出声,走到池塘边,往下寻找着陆惊澜的身影,紧张地叫唤,“陆太保!陆太保!陆太保!”
      
      “来人呐!救人啊!快点来人啊!”
      
      裴玉书从地上爬起来,故作慌张地询问:“长公主,陆太保掉下去了吗?都快我不好,走路这么不小心,求长公主降罪。”
      
      沈奚苒扫了扫周围,担忧地望着池塘水面,“现在不是问罪的时候,先找人把陆太保救上来再说。”
      
      “这池塘水这么深,水面又没有什么动静,陆太保该不会被淹死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