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装大佬被皇上勾搭日常

作者:不是大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沈安珩从案几上抬起头,目光直直盯着未风,半晌这才开口,“未风,你跟朕多久了?”
      
      未风不知皇上为何问起这个,如实回答,“回皇上,未风从小跟在皇上身边,至今差不多十五年了。”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沈安珩眉眼一挑,“那这十五年来,你可曾见过朕改变主意?”
      
      未风想都没想,便摇头,“皇上向来说到做到,从不曾改变主意。”
      
      “那么,朕现在改变主意了。”
      
      “什么?”
      
      “朕收回当初所说,‘若是出现一个可以令朕失常之人,便将那人赐死’这句话。”
      
      “求皇上收回成命!”
      
      未风一把跪在沈安珩面前,“皇上,未风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未看到有人能令皇上如此喜怒无常。未风从未求过皇上,这次,为了防止这陆惊澜成为那个能够威胁到皇上的弱点,属下恳求皇上将她赐死。”
      
      见状,沈安珩拧眉,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在地上的未风,神情威严,“朕说过,不可动她。此事,朕既已下定决心,便不会更改。日后,也不要在朕面前提起。”
      
      “皇上!”
      
      沈安珩背过身,“朕意已决。”
      
      未风抬头望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暗暗叹了一口气,恭敬点头,“是,属下知道了。”
      
      “朕命你查找那下药之人一事,可有结果?”
      
      “回皇上,当晚出席的大臣女眷大部分已排查完毕,现只剩下裴家的女眷,还未排查。”
      
      “裴家?”沈安珩蹙眉。裴胜康一直向他推荐自己的女儿,莫非那晚对他下药的,便是裴家之人?
      
      “此事尽早解决。”
      
      “皇兄。”
      
      听到门外传来长公主沈奚苒的声音,沈安珩大手一挥,“你先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未风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没多久,沈奚苒就提着粉色长裙,迈脚走进来。
      
      “皇兄。”
      
      裴玉书跟在沈奚苒身后走进殿内,站在一旁,偷瞄了一眼上面那个冷酷又英气的男人,行礼道,“民女裴玉书见过皇上。”
      
      为了接近皇上,裴玉书怂恿长公主过来找皇上。长公主生性单纯,只要对她说说好话,便很容易被怂恿。何况听说可以见到陆惊澜,她更是开心,便笑着带她裴玉书过来见皇上。
      
      而沈安珩只是侧头看了沈奚苒一眼,便垂头看着手中的奏折,并未看裴玉书一眼。
      
      沈奚苒上前一步,开心地说,“皇兄,奚苒见今日天气不错,我们一起去御花园走走吧。”
      
      一眼就看出了沈奚苒的目的,沈安珩想也没想,便回绝,“朕今日公务繁忙,无暇散步。”
      
      沈奚苒看了裴玉书一眼,继续说,“皇兄,你看了一天的奏折,肯定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裴玉书找到机会就刷存在感,“对啊,皇上,今日天气晴朗,出去走走,呼吸新鲜空气,对身体有益。”
      
      闻言,沈安珩蹙眉,对这沈奚苒不悦道,“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宫里带。”
      
      说的,自然是指裴玉书。
      
      裴玉书偷瞄了男人一眼,低下头,双手拽着裙摆,心里很不好受。想到,陆惊澜可以常住在宫中,而且还是皇后的寝宫,而她居然连入个宫都不行,凭什么!
      
      论家世论姿色,她都不比陆惊澜差,凭什么陆惊澜就可以受到皇上的宠爱,而她居然连见个面都是奢求!
      
      她不甘心!
      
      脑子一热,她问出了口,“为什么陆惊澜可以住在宫里,而我却连进宫都不行?”
      
      沈安珩凤眼微侧,睥睨着她,神情冷漠,“陆惊澜是朕亲封的太保,官居正一品,是朝中大臣。而你又是什么身份?”
      
      沈安珩眉眼一暗,语气更冷了几分,“你跟她,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什么官居一品的太保,都是借口,他肯定就是喜欢陆惊澜那个贱人。
      
      “皇兄……”
      
      沈奚苒想说些什么时候,被一道凌厉的目光吓得憋了回去,行礼告退之后,就带着裴玉书离开了。
      
      出了宫殿大门,见裴玉书一直闷闷不乐的,沈奚苒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玉书,皇兄有时嘴上严厉了些,但其实人很好的。他方才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裴玉书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但脸上还是笑着说,“还是长公主殿□□贴人。我倒是没关系,就是害得长公主跟陆太保见面的事泡汤了,我这内心很过意不去。”
      
      说着,故意装出一副惋惜的神情。
      
      “这事跟你无关。”沈奚苒笑了笑,“如果我相见陆惊澜的话,随时去找她就行了。”
      
      裴玉书握住沈奚苒的手,故作体贴地说,“长公主,难得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我知道。”沈奚苒点点头,娇羞地低下了头。
      
      ——
      
      紫幽宫。
      
      “大人,你要的屠苏酒,我给大人找来了。”
      
      听到云雁的话,陆惊澜放下手中的杂闻录,一抬头,就看到云雁端着一坛酒走进来。
      
      云雁将酒瓶子放在陆惊澜面前,“大人,这便是屠苏酒。城北这家李记的屠苏酒味道香醇,是离城味道最好的一家,想必皇上一定会喜欢的。”
      
      陆惊澜拿起酒瓶子,打开瓶塞,凑近一闻,一股酒精的气味蹿入鼻腔,呛得她咳嗽了两声,又将瓶塞塞上。
      
      这酒味道好不好,她不知道,但是酒精味道满浓的,想必度数肯定很高。灌醉沈安珩那个男人,应该没有问题。
      
      一想到自己的送绿帽计划即将成功,陆惊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现在,酒已经准备好,只需找个时机,好好灌他酒了。
      
      “长公主殿下驾到。”
      
      听到通报声,陆惊澜不禁蹙眉。
      
      这长公主殿下来找她做什么?
      
      一想到,沈安珩之前所说的,这长公主似乎对她有意思?
      
      陆惊澜不自然地摸了一下鼻子,站起来,迎了出去。
      
      “下官陆惊澜,见过长公主殿下。”
      
      “陆太保不用多礼。”
      
      “不知长公主殿下来找下官,有何要事?”
      
      沈安珩微微一笑,有些不自然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久闻陆太保才子的大名,因此有些问题想要请教陆太保。”
      
      陆惊澜脸色顿时有点难看。找她请教问题?该不会想要让她吟诗作对吧?千万不要……
      
      “长公主过谦了,下官不过是读了几年书,认识几个字罢了,才子大名并不敢当。”
      
      “陆太保就别谦虚了。陆太保可是离城公认的大才子,若是没有一点本事,又怎能令众人信服并称颂才子之名呢?”
      
      陆惊澜干笑了几声,“那都是虚名,不可信。”
      
      “也不知道陆太保喜欢什么,府上得了一幅唐寅墨宝,陆太保若是不嫌弃的话,就送给陆太保了。”
      
      唐寅?唐伯虎?
      
      他的画,那不是超级值钱?!
      
      这敢情好啊!
      
      她很想直接就收下,但还是故意推托一下,“如此贵重之物,下官无功不敢受禄。”
      
      “反正本宫也欣赏不来,名画自然要给懂的人收藏,本宫觉得陆太保便是那位懂画之人。”
      
      懂!
      
      当然懂!
      
      老值钱了,她必须懂啊!
      
      “既然长公主殿下如此抬爱,那下官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惊澜开心地接过画卷,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哈哈哈,她也是有藏画的人了。以后能带过去最好,不能带回去的话,至少她也能装逼一波。她也是亲眼看过并摸过唐伯虎画作的人!
      
      见陆惊澜脸上欣喜的神色,沈奚苒也开心地笑着。想了想,小声地开口,“本宫府上,还有很多其他名家墨宝,若是陆太保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本宫府上观赏。”
      
      闻言,陆惊澜一惊。邀请她去她家,这这这,果然就是明摆着对她有意思啊。
      
      如果,她是男人的话,这公主又有钱长得又好看,入赘当驸马也不错。可特么,她是女人啊!
      
      想了想,陆惊澜行礼,面不改色道:“多谢长公主殿下的抬爱,下官如今身为皇上的伴读,学业繁重,实在无暇出宫。还望长公主见谅。”
      
      明明每天闲的无所事事,不过也只能找这个理由回绝了。
      
      闻言,沈奚苒垂头,脸上闪过一丝失落的神情,忽然想到什么,抬起头,问:“陆太保,可是受到皇兄的压迫?”
      
      “哈?”陆惊澜惊讶地长大眼睛,这又从何说起?
      
      见到陆惊澜诧异地神情,沈奚苒以为自己猜对了,于是说,“陆太保,你别怕。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皇兄他也不能强迫你的。”
      
      “长公主殿下,我想你是……”
      
      “陆太保,本宫早就听闻,皇兄喜好男色。如今将陆太保安排在这皇后寝宫的目的,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陆太保定是皇兄的压迫,才会被迫住在这紫幽宫。不过,陆太保放心,本宫立刻去请求母后,母后深明大义,定会阻止皇兄这荒唐的举动,还陆太保自由。”
      
      这什么跟什么?
      
      她跟沈安珩之间,并没有什么压迫之说。
      
      他愿意将她安排住进这紫幽宫,而她也想要住进皇宫好实施计划,这简直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嘛。
      
      “不不不,长公主殿下,你的真的误会了,皇上并没有压迫下官……”
      
      “陆太保,你放心,本宫这就去请求母后,让母后把你赐给本宫。”
      
      听到沈奚苒的话,陆惊澜惊地拧眉。
      
      不行!
      
      这件事要是闹大了,那她的女扮男装的事可就兜不住了。到时候,一切就完了!
      
      别说她会没命,陆家人也会受到牵连,这可是上百条认命的大事,绝对不能让沈奚苒去找皇太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