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装大佬被皇上勾搭日常

作者:不是大柒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由于这个男人长得太帅了,加上是一副古装扮相,因此她印象特别深刻,绝对不会记错,肯定就是他!
      
      这就奇怪了!
      
      难不成,她这次穿越还跟这个男人有关不成?
      
      想到这,陆惊澜将手中的钱袋递到男人面前,“这位帅哥,这是你的钱袋。”
      
      黑锻袍男子抱拳,举止优雅,“多谢。”
      
      陆惊澜笑着摆了一下手,“不客气。”
      
      一旁沈念宇凑过来,笑着问,“姑娘,你方才那一套脚法拳法,师承何门何派,为何我从未见过?”
      
      陆惊澜这才注意到旁边这个身着蓝袍的男子,年纪不过十七八,长得也是超级帅。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地方,盛产帅哥?
      
      “姑娘?”
      
      “哦,”那是她在21世纪学的跆拳道,反正说了他们也不懂,于是陆惊澜笑着摆摆手,“那是我瞎耍的,什么门派,没有的事。”
      
      “姑娘,敢问……”
      
      沈念宇还想说什么,结果被一旁的黑锻袍男人打断,只听他声音低沉磁性地说:“五弟,若再不出发,城门可就要关了。”
      
      “时间还早……”沈念宇回头,看到男人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心中升一丝不好的念头,急忙说,“对,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沈念宇飞也似地逃走了。心中还一边暗骂:这腹黑皇兄,刚才还说不喜欢美女呢,结果现在却这么急着赶我走。
      
      男人似笑非笑,“姑娘一直盯着我的脸看,莫非,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
      
      陆惊澜尴尬地别开了目光。她就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做梦梦到这个帅哥,以及他与她的穿越又有什么关联,一时失了神。
      
      “那个,帅哥,能不能加个微信……呃,就是给个联系方式……”呃……好吧,这地方不仅没有微信,连个联系方式可能都没有,好吧,“能不能告知公子贵姓?”
      
      男人薄唇微启,吐出一个字,“沈。”
      
      “沈公子,今天我们遇上了,就是缘分,要不,我请沈公子喝一杯?”
      
      喝一杯?喝酒?这可不行!凤伊急忙凑到陆惊澜耳边,轻声说,“小姐,晚膳时间快到了,你还不回去的话,老爷发现可就糟了。”
      
      “知道了。”好吧,这个男人的事只能以后慢慢查了。陆惊澜转而对男人说,“抱歉,沈公子,我还有其他事,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开。
      
      “你们古人真是麻烦,这才几点啊,就要吃完饭了。”
      
      突然,旁边巷子里冲出来一辆马车,速度很快,直冲冲就撞过来。
      
      跟在陆惊澜身后的凤伊见状,慌忙出声提醒,“小姐,小心!”
      
      陆惊澜正看着其他地方,没注意到这突然出现的马车,等她侧头看去时,马车已经近在眼前,眼看着就要撞在她身上。
      
      她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不要啊。
      
      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呢,她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鬼地方啊啊啊啊!
      
      瞬间,她整个人天旋地转的,就像是整个人被抛出去一样,她心道,这次真的死定了。
      
      不过,怎么身上没有任何疼痛?而且,感觉整个人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围住了?
      
      她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就看到眼前出现一张无比帅气的脸。
      
      那个帅哥!
      
      男人低头,目光落在那只放在他胸膛上的小手上,嘴角微勾,“摸够了吗?”
      
      陆惊澜这才注意到,她的手抓住了男人的胸,急忙放开,干笑了几声。没想到,这男人看起瘦弱,居然还有胸肌,嗯,手感不错。
      
      凤伊急忙跑过来,紧张地问:“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
      
      从男人怀中出来,陆惊澜整理了一下衣服,转了转眼珠子,说,“谢谢沈公子出手相救。这样,请沈公子告知我住处,改天我一定登门道谢!”
      
      登门道谢倒是其次,她主要想得是去男人家里打探那个古物的消息。既然她曾经梦到过这个男人,那会不会那个梅花状的古物也在这男人那里?嗯,极有可能。
      
      只见男人淡淡吐出两个字,“皇宫。”
      
      皇宫?
      
      陆惊澜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看起来是个富家子弟没错。不过,随便出个门就能碰到皇帝,这里的皇帝还成街帝了?
      
      骗鬼呢,她才不信!
      
      这就跟在现代,别人问手机号码时,故意说110是一个道理。就是说个谁都知道不可能的事来忽悠你,其实明摆着告诉你,老子就是不想搭理你!
      
      好吧。陆惊澜暗暗瘪嘴,转而对男人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再次感谢沈公子救命之恩,告辞。”
      
      说完,又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后,男人勾了勾嘴角。摊开手掌,看着掌心里的钱袋,随手一掷,“未风,你的钱袋。”
      
      暗卫瞬间出现在男人面前,接过钱袋之后,身形一闪又消失不见。
      
      “果然。”沈念宇从旁边走出来,“我刚才就觉得奇怪,皇兄平时从来不带钱袋,这次居然带着,原来是未风的。”
      
      “不过,以皇兄的身手,这世上还没有人能从你身上偷走东西。除非,你是故意的!”
      
      黑锻袍男人微微挑眉,笑而不语。
      
      沈念宇转了转脑子,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所以,皇兄是故意拿未风的钱袋做诱饵,引小偷来偷?”这是为什么?
      
      难道,“皇兄知道那位姑娘看到之后会出手相助?可皇兄又是如何算到的?”
      
      黑锻袍男人忽然顿了顿脚步,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曾梦到过此场景。
      
      望着男人挺拔的背影,沈念宇摇头叹气,哎,皇兄这勾搭美女的手段,吾等真是望尘莫及啊。
      
      男人身前,忽然出现一个暗卫,恭敬地行礼,“启禀皇上,那位小姐东绕西绕,最后进了陆府的侧门。”
      
      “陆府?”沈念宇一脸疑惑,“可我听说陆家可就陆惊澜一个儿子,并没有其他女儿之类的。莫非,那姑娘是陆家的亲戚?”
      
      男人薄唇微勾,“陆太保卧病在床多日,朕从未探望过,今日正好有空,顺道去探望一下。”
      
      “好啊好啊!”沈念宇一脸八卦地附和,“我也要去。”
      
      男人凤眼微侧,“再过半个时辰,城门可就关闭了。”
      
      沈念宇扁了扁嘴,“好吧,等我回来,皇兄一定要告诉具体情况。”
      
      嘱咐了好几遍,沈念宇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
      
      男人拂了一下袖子,“去陆府。”
      
      ——
      
      “站住。”
      
      陆惊澜刚刚溜进侧门,猫着身子就要往西厢房跑去,结果就被人叫住了。不用看,听这声音就知道,来人是她现在的爹,陆伟雄。
      
      果然,转过身,就看到陆伟雄从旁边走来,神情非常严肃。
      
      没事,她早有准备。
      
      转了转眼珠,她换上一副谄笑地嘴脸,转而走到陆伟雄面前,“爹,女儿刚才去布庄,特地给爹定做了一套衣裳。”
      
      说着,陆惊澜从凤伊的手里拿过一个木盒子,打开之后,递到陆伟雄面前,“爹快看看,合不合身。”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样,她爹肯定舍不得说她。
      
      果然,看到她手里的衣服,陆伟雄严肃的神情有所缓和,但语气还是有些强硬地说:“以后不可再穿女装出门。”
      
      “没问题。”大不了在家里穿。
      
      “在家里也不行。”
      
      “哦。”哼,在她自己的房间,那他总管不着吧。
      
      “对了,你现在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为父之前说的那件事,可以准备行动起来了。”
      
      还能是什么事,当然说的就是把肚子的孩子安到皇上名下,也就是给皇上送绿帽子的事。
      
      现在她虽然说是男扮女装,但只要没被拆穿,她还是什么事都没有。但是给皇上送绿帽,这这这,听起来就十分要命了,她才没那么傻,坚决不干!
      
      “咳咳……”陆惊澜故意咳嗽两声,故作虚弱地扶了扶额,“爹,女儿身体还没全好,那件事等我痊愈后再说吧。”
      
      能拖就拖,没准儿她过两天就穿越回去了呢。
      
      把木盒交到陆伟雄手上,陆惊澜立马一溜烟地跑了。
      
      陆伟雄瞥了一眼手中的木盒,望着她跑开的背影,无奈地摇头叹气。
      
      澜儿平日言谈举止十分得当,自从两个月前莫名昏迷之后,醒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特别是女儿身被发现之后,更是无法无天了,连他这个爹都快镇不住她了。
      
      哎……
      
      陆伟雄摇着头,眉头深锁着,刚走到前厅,就听到下人来报。
      
      “老爷,门外有位沈公子来找。”
      
      沈公子?
      
      在东离国,姓沈的公子,不是皇上,就是王爷,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快快有请。”陆伟雄也急忙朝着大门走去,走到一半,就见到一位气质超群身着黑缎袍的公子,负手走来。
      
      看清来人的脸后,陆伟雄的心咯噔了一下,慌忙迎上去,跪在他面前,“微臣见过皇上。”
      
      来人,正是东离国的皇帝,沈安珩。
      
      “免礼。”
      
      陆伟雄起身后,将沈安珩迎进了大厅。
      
      “不知皇上大驾光临,可是有何要事吩咐微臣?”
      
      坐在主位上的沈安珩,抿了一口茶,薄唇微启,“听闻陆太保身患重病,朕今日经过陆府,顺道过来看看陆太保。”
      
      ——
      
      陆惊澜刚回到房间,就累得摊在床上。这刚躺了没多久,就听到下人急冲冲过来通报,说是皇上来看她了,让她去前厅。
      
      这皇上也真是闲的慌。难道是怕她不给他送绿帽,所以就送上门来抢绿帽了?
      
      当然,这只是她瞎掰的。送绿帽的事,不管她做不做,可都不能让皇上那家伙知道,不然她还没成功穿回去呢,就要惨死在这鬼地方了。
      
      陆惊澜跳下床,换上平时的男装,梳个正常的男子发髻,就出门朝着前厅走去。
      
      一路上,她都在想,她在家里都休养了两个多月了,这皇上也从来没说过来看她,今天怎么突然莫名其妙来看她?
      
      事出反常,一定有鬼!等下她得防着点。
      
      平时在家,反正家里人差不多都知道了她是女儿身,她瞎闹胡闹倒是没什么大事。但是面对皇上,那就不一样了,要是让皇上那家伙看出问题,那她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小命要紧,她必须要谨慎点。
      
      不过,说起来,陆惊澜作为太子太保,皇上肯定是见过的,可是她搜索了原主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皇上的长相。这就奇了怪了,算了,反正等下见到就知道了。
      
      走到前厅,陆惊澜一眼就见到主座上那个男人,顿时愣住了。竟然,就是之前在街上碰到的那个帅哥!
      
      他,居然真的是皇上?
      
      之前,他说自己住在皇宫里的时候,她还以为他是在戏弄她呢,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她立刻警觉起来。
      
      难道,是之前在街上已经被这皇上识破了身份,所以他现在是来找她算账来了?
      
      见她愣在原地,陆伟雄急忙出声提醒,“澜儿,还不过来参加皇上。”
      
      陆惊澜回过神来,无论他是不是识破了她的身份,眼下她都必须先把戏给做足了。学着原主的行为语气,对着皇上行礼,“微臣参见皇上。”
      
      沈安珩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弧度,“陆太保大病初愈,勿需多礼。坐。”
      
      “谢皇上。”陆惊澜坐在一旁的座位上,偷偷瞄了一眼座上的男人。这男人似笑非笑,又一言不发的,到底在盘算着什么小九九?
      
      想着,为了掩饰紧张,她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沈安珩睨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开口,“朕今日在街上遇到一位姑娘,看起来与陆太保有几分相似,不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