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之阴谋与爱情

作者:张振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陈年往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newyork0202小天使的地雷包养,和各位宝宝对我的评论和爱。
    无以为报,真的太感动了,其实我好几次不想写了,不过还是要坚持啊,只要有你们,我就要努力啊,努力码字加更一章。
      卓戈卡奥一到,自然有人前去迎接,帮着牵马,卸下俘虏。
      
      詹姆有些奇怪,这个俘虏十分肮脏,衣服完全看不出颜色,脚步虚浮,神情飘忽,显然已经被关押不是一天两天,甚至可能是一年两年。
      
      多斯拉克人以强为尊,自己人都常常应为械斗而损伤,怎么会留下一个吃白饭的俘虏呢,而且还要操劳卓戈卡奥亲自去捉回。
      
      卓戈卡奥脾气大,能活撕开人,拔掉舌头,今天这样实属反常。
      
      卓戈卡奥现在明显情绪不好,像一头发怒的野兽,他抢过血盟卫手里的酒袋,扯开木塞把酒往嘴里倾倒。一口饮完一袋,正欲往前走,突然顿住脚。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乖巧的站在他前面不远处。
      
      她的眼神温柔而坚定,直直的看着他“我的日和星,我很思念你,我希望在每一个早晨,都能第一眼望见你。”
      
      丹妮莉丝竟然说得是多斯拉克语,一阵春风细雨飘来,卓戈卡奥心里的火山也乖乖熄灭了。
      
      “我早上惩治了一个逃跑的囚犯,我,我的妻子。”
      
      卓戈卡奥的回答很快,带着欣喜,他的妻子有着这样强的融入他们部落的意愿和能力,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可是丹妮莉丝僵住了,卓戈卡奥的话她听不懂,不在早上维多利亚教她的几句具备好的对话里。
      
      一瞬间不知道如何反应,但还好,丹妮莉丝坚持了微笑和用眼神表达。
      
      卓戈卡奥表示理解,一晚上,她的妻子能从完全不会,变成能说纯正的多斯拉克语,哪怕是一句,也足够惊喜了。
      
      卓戈卡奥上前拥抱了丹妮莉丝。
      
      丹妮莉丝感觉得温暖、羞怯、然后是巨大的安全感和快乐,她抬头仰望她的日和星。
      
      “我的日和星,我的丈夫,”
      
      卓戈卡奥更加高兴,带着丹妮莉丝到一处安静的地方谈情说爱。
      
      他突然有了兴趣和耐心,自己亲自教妻子多斯拉克语。
      
      不如从“我爱你开始好了。”卓戈卡奥竟然也会笑,而且笑了很久,脸上要荡漾出蜜糖来,一个以熊很严肃主城的男人像这样,效果尤为突出。
      
      詹姆在一旁看得牙酸,大早晨就秀恩爱?这对其他人不友好,詹姆准备找维多利亚补偿一下自己昨晚睡草地的遗憾。
      
      一个多斯拉克战士根据卓戈卡奥的吩咐,请潘托斯总督帮忙审理一下这个地上的囚犯,最好能够撬开他的嘴。
      
      詹姆不感兴趣,准备回去看维多利亚睡醒了没有,喝了酒头疼不疼,还没走几步,詹姆就被叫住。
      
      伊利里欧正欲前往,多斯拉克战士拦住他,叽里呱啦说些什么,眼神也往詹姆这边看。
      
      实在推脱不得,伊利里欧面色更加阴沉,脸上要滴下水来,只好僵硬的说
      
      “兰尼斯特大人,卡奥请您也去审理这个案子。”
      
      詹姆对这事兴趣不大,只是不好拂了卓戈卡奥的面子,点了头。
      
      多斯拉克战士就把地上半死不活的人拖进处理是无用的帐篷,又安排了几个座位。
      
      正好这个时候维多利亚梳洗了出来,正在找他。
      
      詹姆走过去牵住她:“昨天喝了多少,头疼不疼?”
      
      维多利亚皱着眉说“给我揉揉脖子,头不疼,倒是没有好枕头,脖子疼。”
      
      詹姆就给她轻轻按摩起来,维多利亚惬意极了“手艺不错,以后按摩就你了。”
      
      詹姆也笑“好,吃不吃东西?”
      
      “还不饿,晚点吃,丹妮呢?”
      
      “跟卓戈卡奥过去散步去了。走,你跟我去判个案子,顺便当当翻译。”
      
      “案子?”维多利亚诧异了“让我们来办?”
      
      “对,卓戈卡奥委托的,咱们先进去看看吧。”
      
      两人便向帐篷走去,帐篷里多斯拉克战士正在跟伊利里欧讲述这个囚犯的经历,两人顺便听歌正好、
      
      多斯拉克战死说一句,维多利亚就凑近詹姆耳朵翻译一句。
      
      多斯拉克战士说完,詹姆也大概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案子了。
      
      原来地上躺着的人,原来是七大国的子民,叫赛明戈。有一手好医术,最擅长兽医,而医马更是有一把绝技。于是一路走一路医,不但挣了不少钱,而且还得了一个马博士的绰号。
      
      正在他从学徒苦出身,靠着自己的摸索挣了钱,成了家,娶了娇美温柔的妻子,生了一双幼小的儿女之时。
      
      因为妻子再次怀孕,又将增添人口,所以花了历年积蓄买了一所漂亮小两层带雏菊花的木房子,这是大多数勉强吃饱的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伟大成就和美梦。
      
      家庭扩大,孩子病弱又多,所以赛明戈便想着怎么多挣点钱。
      
      终于他一咬牙一狠心,来到七大国边境,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当年这里正在发生战争,多斯拉克人和七大国的军队发生摩擦。七大国建国后商贸活动日益繁荣,逐渐壮大的商队来往于各个港口和自由贸易口岸。
      
      车马队往来络绎不绝,而多斯拉克人不事生产、只爱硬抢,摸清了套路后,便做起拦路抢劫的勾当来。
      
      一次两次,十次八次,泥人做的也有火气,七大国的劳勃拜拉席恩国王,当年还仍然健壮骁勇、有一番重整纲纪的雄心壮志。
      
      立刻就要御驾亲征,跟以战斗力著称的多斯拉克人较量一下,保护本国利益。
      
      可是国王是国家根本,怎能以身犯险呢?朝臣拼死劝谏,当年的劳勃倒还能听进劝告,还不算荒唐,没有完全不理朝政。
      
      于是接受了御前会议的建议,首相琼恩艾琳建议,选取得力干将前去征讨多斯拉克人的部落。
      
      劳勃又开始考虑出征人选。当即便考虑北境的奈德史塔克家,可惜奈德长子刚出生,劳勃体恤兄弟,让骨肉分离似乎有些不恰当。高庭的玫瑰提利尔家,空有钱,能打仗的男人一个也没有,倒是当家女人厉害,可总不能让女人上战场吧。
      
      正在这时,王后瑟曦极力举荐自己的弟弟詹姆兰尼斯特,一日要为这件事说三回。可是劳勃对她嗤之以鼻,并不愿意让兰尼斯特家的继承人再增光辉。
      
      “你弟弟还太小了,想都别想。”
      
      瑟曦坚持“可是他已经打过几次胜仗了,陛下,恳请您给他一个机会吧,你知道,男人都要历练才能成长的。詹姆不会让你失望的。”
      
      劳勃不耐烦地很“闭嘴,女人,滚出我的地方。”
      
      瑟曦不敢置信的逼问“滚出你的地盘”
      
      劳勃不言,看向他处,他登上铁王座,兰尼斯特功不可没。
      
      “狮家要得报酬我已经付了,别跟我说什么有债必偿的废话了。”劳勃扯扯领口,十分烦躁,态度粗鲁。
      
      瑟曦从小没有受过委屈,只有她长大后随意□□责罚别人的份,可是,
      
      瑟曦抬起手,看看自己的华丽繁复、镶着纹饰的丝裙。
      
      瑟曦嘴唇抽动,心里想“原来我已经嫁人了,这里不是凯岩城,这里是我丈夫的宫殿,而我是他的王后。”
      
      瑟曦想想詹姆,勉强撤了一个笑容,声音缓慢而温柔、甚至有些低声下气。
      
      “陛下,军功对一个男人的成长很重要,请让詹姆为您效劳吧。”
      
      倒了一杯酒,送上去,试图喂劳勃喝。
      
      劳勃皱眉,抗拒她的手若有若无的接近自己。
      
      终于忍不住,一把接过酒杯,狠狠顿在桌上。
      
      “国王的话,任何人都要听,离开这里。”
      
      瑟曦胸口狠狠起伏几下,咬咬牙,还是退下去了,在临走前,语气生硬地说“请陛下隔几天留意下我父亲的来信吧!”一甩袖子,狠狠走了。
      
      劳勃遍观七大国,能打仗的将令不少,可是能跟多斯拉克人一较高低的人真是不好选。
      
      他踌躇半天,终于自嘲的一笑“怎么把你给忘了?”
      
      劳勃想起了自己的亲兄弟,海政大臣、二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自己的弟弟虽然沉默寡言、不合群而且并不随和。不讨人喜欢,可是并不能否认他的军事才华,
      
      建国战争时期,史坦尼斯曾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成功守住了拜拉席席恩的家族领地风息堡。
      
      最后,出于忌惮,劳勃把荒凉偏远的龙石岛封给了史坦尼斯,却将更富饶的原家族封地风息堡交给了他们的三弟蓝礼·拜拉席恩。史坦尼斯把这视作一种侮辱,对长兄劳勃拜拉席恩充满抱怨。
      
      国王暗自筹划出征人选,已经有了眉目,目前只是欠缺军费和粮草,虽然有与钱的财政大臣,但是多年前的国王拜拉席恩,更愿意亲力亲为,而不是万事不管。
      
      正当他连夜何琼恩艾琳商讨,为军费发愁的时候,一个小侍从悄悄立在后面。
      
      劳勃眉头一皱“什么事?”
      
      “凯岩城和金牙城的兰尼斯特公爵有信送到。”恭敬递上一封火漆书信。
      
      劳勃撇撇嘴、嗤笑一声,给自己倒酒“又是这只不怀好意的狮子。”
      
      琼恩艾琳止住他“陛下,兰尼斯特的势力不可不防,您应该慎言。”
      
      劳勃挥挥手“义父,在您面前我实在不想伪装些什么,您把我和奈德史塔克当作亲儿子一样养大,我实在是厌恶兰尼斯特。而且这是我的宫殿,难道兰尼斯特还能把手伸进来吗?”
      
      琼恩艾琳说“王后和他弟弟。”
      
      劳勃哼了一声“金毛在污染我的宫殿,泰温这老东西,他一定是想给他的独子谋一个好差事。”
      
      “陛下,恕我直言,泰温公爵有两个儿子。”
      
      劳勃喝着葡萄酒,笑得喷出来“侏儒也算人吗?最多算半个,泰温伤天害理、杀人放火的事情干多了,报应终于来了,他那个侏儒宝贝儿子是他最大的耻辱哈哈。真想把那个孩子叫来看看,矮小畸形到什么程度呢。”
      
      突然想到什么,劳勃立刻下令,对侍从说“立马下令,叫泰温家的小儿子立刻进京,不得有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