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之阴谋与爱情

作者:张振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安排布局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求评论,求支持哦,求收藏作者,挥舞小手。
    求大家支持,让我收藏上一百吧,这才有动力啊。
    大喇叭鸣谢newyourk0202宝贝的两个地雷,让我干劲十足啊,我会努力更新的,谢谢。
      那么该如何筹划呢?
      
      卓戈卡奥带着十万多斯拉克骑兵在最东边,无论是谁,决计不能和他们碰上,
      
      坦格利安兄妹的车队正朝他们奔去,遥遥领先,几乎就要进入卓戈卡奥的领地。
      
      然后是詹姆带着三百精锐金甲卫紧追不舍,期间还有着相当远的距离。
      
      在后面是维多利亚派去的两百金甲卫和五百史塔克骑兵。
      
      最后是维多利亚和庆恩雪诺两人两马,已经脱离部队,坠在最后面。
      
      如果詹姆能够成功截杀坦格利安兄妹,而不与卓戈卡奥的十万人马相遇,就算一场漂亮仗。
      
      维多利亚没有武力,杀鸡都困难,琼恩虽然剑术不赖,但比起上前线,更重要的是保护维多利亚的安全。詹姆已经飞驰远去了,坦格利安里的更远。
      
      维多利亚考虑到现实情况和自己的身体,完全受不了詹姆那样的骑马速度。那么她跟琼恩雪诺的任务,不是上前线拼杀,而是在后方支援。
      
      詹姆的追击任务,风险特别高,一旦坦格利安派出的人联系上了卓戈卡奥,或者被卓戈卡奥的侦察兵发现,那将是灭顶之灾。
      
      维多利亚的任务是切断双方联系,拖住坦格利安车队,为詹姆争取一点时间。
      
      可是这是骑士与剑的维斯特洛大陆,冷兵器时代,靠信鸦传信的时代。
      
      维多利亚没有办法将自己传送到车队去,她要是有龙就好了。
      
      维多利亚轻嗤一声“我还是龙的传人呢,我一定可以为詹姆做些什么。”
      
      怎么样让人停下来呢?分为不能走、不想走。
      
      不能走包括生病、受伤。这是詹姆的任务。
      
      还包括天上下暴雨,冰雹,气候不配合,排除。
      
      地上涨洪水、或者地震、或者山崩滚下巨石阻断道路。地形不配合,排除。
      
      或者大型野兽族群,条件不符合,排除。
      
      不想走又分为很多条件。
      
      觉得前方有危险,多斯拉克人野蛮可怕,不敢去,可是韦赛里斯靠他们复国,再加上潘托斯的总督派出的黑衣人。不愿意去不可能实现。
      
      那只有后方有留恋了。什么东西会让车队留恋后方呢,而能暂时停留呢?不要求一直将他们留住,只要能拖住一阵,为詹姆争取一点时间,减轻一点危险就好。
      
      这个东西又如何坦格利安知道并了解呢?这个信息该如何如何传递出去呢?
      
      维多利亚持续思索着。
      
      另一头,坦格利安的车队已经按着自己的进度前行。丹妮莉丝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看着她呻’吟不已的哥哥韦赛里斯。
      
      他光着上半身,伤口发炎非常严重 。
      
      丹妮莉丝十分难过,可是别无办法。
      
      她转头“弥桑黛,维多利亚留下的伤药还有吗?”
      
      弥桑黛迟疑,她拿出半个瓶子,丹妮莉丝一见心里一凉。
      
      “只剩这么多了吗?”
      
      弥桑黛点点头“是的,公主。只有这一些了。维多利亚她……”话说不下去了。
      
      丹妮莉丝也叹气,“她在野外出事也是谁也没想到的。”两人沉默不语。
      
      弥桑黛有些叹气,这么好一个姑娘,出去采药,人就没了,她还说过要带自己去逛遍君临、临冬和凯岩城的集市。
      
      丹妮莉丝问“你知道怎么配药吗,维多利亚教过你吗?”
      
      弥桑黛点头“教过我好几次,可是我没学会。”
      
      丹妮莉丝叫进侍卫头领“离卓戈卡奥的领地还有多远?”
      
      头领思考了一下,回答“公主,也许还有两天。”
      
      丹妮莉丝将仅剩的药涂抹在韦赛里斯身上,只能覆盖一小半的伤口,还有很长的裂痕得不到掩盖。没办法,她叹了一口气,
      
      “你骑马去向卓戈卡奥求援,务必把伤药带回来。”
      
      侍卫长官领命而去。
      
      丹妮莉丝和弥桑黛无事可做,颓丧的坐在车厢里。
      
      丹妮莉丝问弥桑黛“你不思念她吗?”
      
      弥桑黛望着车顶“不。”
      
      丹妮莉丝很诧异“我以为你会。”
      
      “公主殿下,”弥桑黛摸摸脸,深吸一口气“习惯就好。”
      
      “你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总会一个个离开的,你看,从来没有意外。”
      
      “我以前有父母、兄妹,可是他们死了。”
      
      “我以前有爱人,然后他娶了别人,”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看得上我,不嫌弃我技女身份的朋友,你看,也死了。”
      
      丹妮莉丝想要安慰她,可是物伤其类,自己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韦赛里斯,重伤濒死,她的亲人也一个个离开了。
      
      “这世道为什么会这样。”
      
      弥桑黛递了一袋水给她“公主殿下,习惯就好。”
      
      马车一直摇晃,病人韦赛里斯情况十分不好,得不到休息和一刻安稳,缺医少药。
      
      丹妮莉丝不得已提前命令车队停下来。
      
      大家扎营做晚饭,天色向晚,太阳逐渐低沉。
      
      夜幕上来了,弥桑黛为丹妮莉丝端上来一盆羊肉汤。两人说些闲话,丹妮莉丝非常忧虑和焦躁。她害怕嫁给草原上的野蛮人,可是她身不由己。
      
      两人默默看着火堆出神。
      
      “天呐,公主,你看天上。”弥桑黛突然放下盆子,手指向天空“那些亮闪闪的是什么东西?”
      
      丹妮莉丝吃惊的站起来“好美。”
      
      车队的其他侍卫和奴隶也惊奇的看起来。
      
      草原广袤,夜深如墨。天空里连续不断的飘来亮闪闪的星星。
      
      “神啊,星星怎么能飘动,她还离我们越来越近。”弥桑黛吃惊不已。
      
      丹妮莉丝看着天上百十个星星越来越近“弥桑黛,你看,那好像是一个笼子。”
      
      弥桑黛侧过来几步“确实是”
      
      天上的灯笼越飘越多,刚刚开始有百十个,后来更是连续不断。
      
      “爵士,等在近一点,帮我射下来,我要看个究竟。”丹妮莉丝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笼子,一动不动。
      
      星星在夜空里飞,比丹妮莉丝更早看到的是詹姆,当时他正在大发脾气。
      
      詹姆拔出剑,举剑准备向将领乔伊斯砍去
      
      怒吼“我让你安全送她回去,而你干了些什么?你把她一个人留在草原上?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乔伊斯浑身冒汗,胸口剧烈起伏,他绷着脸跪下,气息不平的说“大人,您才是我的主人,您的安全是我的使命。”
      
      詹姆咆哮“我让你保护维多利亚的安全,你却把她丢开一边,丢到草原上!”
      
      乔伊斯坚持“臣认为大人的生命比史塔克小姐的更重要,您是兰尼斯特的荣耀和继承人。”
      
      詹姆凶狠无比“她的命就是我的命!她不再是史塔克小姐,她将会姓兰尼斯特!”
      
      乔伊斯爵士知道事情不妙,汗水滚滚而流,他的喉节急促上下移动、声音起伏不宁。
      
      跪的笔直,声音悲壮而苍凉,大声吼道“大人,我永远效忠您。自知没有完成您的任务,罪该万死,您要杀我,我无话可说。可是,请让我追随您完成这次追击任务,臣自裁谢罪,死而无怨!”
      
      詹姆的刀真的直直劈下来,带着狠厉的风声。“混蛋,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铮”的一声。
      
      史塔克的人赶到了,罗德利克·凯索爵士是临冬城军马的教头,功夫一流。
      
      拿起剑弩,分毫不差的射、进詹姆和乔伊斯中间,那箭头狠狠没入坚硬的土地,箭尾还在嗡嗡震动。果然宝刀未老,出手不凡。
      
      有了外人,詹姆持剑的手暂时放下。
      
      “你是谁!”语气恶劣极了,横冲直撞的逼问,詹姆的眼睛射出寒光,像冰箭一样骇人。
      
      罗德利克·凯索爵士端坐在马上,“兰尼斯特大人,多谢您救助我家小姐,小姐命令我等前来支援。”
      
      话是好听,可是语气干硬,听得出主人的不乐意与别扭。
      
      史塔克支援兰尼斯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不落井下石就好了,要不是史塔克知恩图报,罗德利克·凯索爵士绝不愿趟这次浑水。
      
      比起保护小姐,支援兰尼斯特,他更乐意看见兰尼斯特的继承人死在帝国的边缘,一个人所不知的地方,或者栽一个大跟头也好。
      
      詹姆才不管什么爵士,他持着剑直冲着罗德利克·凯索爵士的马头,马儿受惊,哒哒后退,避开可怕的剑尖。
      
      “比起支援我,我认为你们小姐更需要保护。”声音像冰渣子,不容置疑的指斥。
      
      罗德利克·凯索爵士还想端着高傲的态度,可是马儿受惊,一直不停左右乱动,罗德利克·凯索爵士也显得有些滑稽和狼狈。
      
      “是我家小姐命令我前来的,否则,你以为我们会风尘仆仆赶来吗?”
      
      “你不应该由着她胡闹!谁在她身边?”
      
      罗德利克·凯索爵士狠狠地说“我的得意门生,小姐的哥哥琼恩雪诺。”
      
      “那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希望他能顶点用,不是一个不堪一击的废物。”詹姆这才心下稍定。
      
      “你不要不知好歹,既然不领情,那我们走。”罗德利克·凯索爵士气愤不已,他难道还要听兰尼斯特的命令吗?
      
      双方即将闹掰,可是这是,跪在地上的乔伊斯爵士突然说“大人,您瞧天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