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不乐本座-6

      龚欣然带着二十多个士兵,快马加鞭,跟着白靖泉的灵犬山鸮追捕尚宛棠。
      白靖泉却并不骑马,他堂堂白家三公子,不屑于与这些人同行,于是御剑而起,在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龚欣然和他的军队。他颇有风度地背过一只手,然后“唰啦”一声打开了手中的小扇子,捂住了嘴,眼睛里眯成了一条缝。他心里是看不起这些人的。
      作为仙门子弟,他的内心有一种高贵感。据说在远古时代,有一名仙人在下凡的时候不小心泄露了天机,使众生知道了修行的法门,所以无量羽国这块土地,自古妖孽横生,无论人道还是畜生道,只要有一定天赋,都能有所修为。但有些生灵修行以后变得懂仁义,更多的生灵有了修为以后却作威作福,祸害一方。五百年前日耀老祖横空出世,以一人之力统帅众仙,扫平世间所有孽障,并建立仙门世家制度。从此,修仙要入仙籍,没有仙籍的人修仙被视为外道,理应剥夺其修为。要入仙籍,必须要有指导他们修仙的世家认可。
      而仙门世家的职责就是镇守一方,降妖除魔,调和世间阴阳。也只有仙门世家的子弟,一出生就可以入仙籍。这就是说,作为仙门子弟,他们生下来就如皇亲国戚一样,是有高贵血统的。而龚欣然这种人,自称是术士,但仙门子弟一般管他们叫做巫师。以前这种擅自修仙的人如果被仙门世家抓到,理应剥夺修为捣毁金丹。而现在世风大变,国师这个被除了仙籍的人当道,什么牛鬼蛇神都能上得了台面。
      按理,仙门有仙门的法则,尘世有尘世的规矩。仙门世家不得干预朝政,亦不得介入尘世的恩怨是非。然而国师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胁迫了白家为他卖命。白家什么人家,连最接近神的章家都要听从的首领一样的氏族,在国师手里却成了软柿子。
      白靖泉是白宗主白勋的小儿子,仗着出类拔萃的天赋,一直是白家的掌上明珠,能压在他头上的除了白勋谁也没有,现在却要跟着个仙术半吊子的巫师去抓一个凡人。白靖泉这辈子没这么跌份过,他决定要让国师明白,你用我白靖泉可以,但是必须付出代价。
      
      “宝生,”柳如意招招手把陈宝生喊了过来,小声说:“我今天上山,你猜怎么着?宛哥儿不见了。”
      “不见了?不在那块木头上吗?”
      柳二丫头摇了摇头:“不在呀。”
      “呀!”宝生惊道,“不会是掉到泉眼里去了吧?”
      “我下水看了呀,没有!”
      陈宝生看了看二丫头,这才发现她原来根本没有穿鞋。他气恼地把二丫头拉到一旁,让她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抬起她的脚,道:“你这丫头,女孩子家的,怎么能不穿鞋呢?!”
      “我一着急,穿着鞋下水了。”说着还把手里两只湿漉漉的鞋子抬起来给他看。
      陈宝生抬头瞪了她一眼,抓起她的一只脚,用衣服下摆把上面的泥土擦净,道:“你这般糊涂,以后可怎么嫁人?还是个黄花闺女,鞋子都不穿,让人笑话。”然后陈宝生脱下自己的鞋子,给二丫头穿上了。
      二丫头站起来,觉得鞋有些不合脚,太大了,抬头看着陈宝生。他还气鼓鼓的,埋怨着二丫头不知羞。
      二丫头插着腰,音调立马提高了一些,道:“陈宝生!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你别忘了你比我小,我是你姐!”
      陈宝生噘着嘴不敢再接话,只得转移话题,道:“依我看,是娘娘把他救了。”
      他这句话说者无心,却被从他身旁路过的常贵听到了。常贵这个人,是贤灯娘娘的头号追随者,只要听到跟娘娘有关的话题,就浑身打了鸡血一样。他回过身来,一把抓住陈宝生的肩膀,质问道:“娘娘救了什么人?”
      常贵,就是常三老爷的孙子,那个追柳如意追得最紧迫的人。
      不过这么说并不是太合适,实际上迫切想要柳如意的不是常贵,而是常贵的父母。
      常贵今年二十啷当岁。他之所以对娘娘那么疯狂,是因为他见过娘娘。
      十三岁那年,他跟着父亲常喜去山里挖春笋。整个山林都是寂静的,连一声鸟鸣都没有。常贵看着父亲刨开一块地皮的时候,远方“叮”的一声,仿佛有什么吹动了风铃。父子俩抬头寻找声音的由来。就在这时,看到了走在前面的贤灯娘娘。
      柔柔的白光裹挟着曼妙的身姿。那女子轻得仿佛能飘起来一样。
      常贵的父亲见状,一把把他按在地上,两个人一起磕头,嘴里大喊:“有求必应贤灯娘娘!”
      那时候常贵还小,不太理解村民们对娘娘的崇拜来自于一种什么感情。人们害怕看娘娘,可他不怕——他只怕父亲揍他。
      他悄悄地抬起双眼,鬼鬼祟祟地盯着那仙女。女子听到喊声停了下来,转过身,垂下眼睑,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一瞬间,常贵的心脏就仿佛遭到了重击,连跳动都不会了。
      那是怎样一副震人心魄的画面啊。娘娘的腰身被柔光勾勒得灵动纤细,长长的深棕色睫毛在眼角洒下了一块迷人的阴影。她头上戴着闪耀着各种宝石的华冠,在空中形成了一圈头光。娘娘慢慢睁开了眼,还看向了他。那眼睛里,深深的一潭湖水,在斑驳的阳光下居然璀璨出了流光溢彩。
      从那以后,常贵就魔怔了。他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趣,一心只追随着他的偶像。
      他一有时间就爬落辰山,期望着再和娘娘来一次偶遇。他迷上了各种仙子和凡人的故事,最喜欢的就是牛郎和织女。美丽的仙子在洗澡的时候被牛郎偷去了衣服,无奈之下嫁给了牛郎,还与他生了孩子。虽然故事的结尾悲凉,牛郎与织女只有一年一次鹊桥相会,但对于常贵来讲,那已经是作为男人最幸福的结局了。如若你有一天能让天上的仙女睡到你的被窝里,我想你可能什么苦都能吃。
      不仅如此,他的房间里还摆着大量的木制偶像。有的是他自己雕刻的,有的是请村里的木匠雕刻的。还有各种各样娘娘的肖像,贴得家里到处都是。为了这些玩意儿,他卖了不知道多少只鸡。
      后来他不满足于现状,于是找来村子里烧陶器的手艺人,弄了个泥塑的娘娘。这个半成品只有泡菜坛子那么高。这烧陶器的手艺人,可能手艺也不老好,那泥塑看上去比例失调,脸型也不对称。整张小脸歪歪扭扭,眼睛一个大一个小。但就算如此,常贵也是非常爱惜这个泥塑的偶像的。这是因为,泥塑的娘娘,比木雕的娘娘能摆出更生动的姿势,他可以观赏,也能摆弄。
      常家人开始觉得没什么。娘娘是仙子,自家孩子虔诚地膜拜着一个仙子,有错吗?可是常贵的病态却一日比一日明显。
      一年前,常贵跟钱四出了趟村,来回有两三个月。
      常家人是想,或许常贵眼光高,村里的丫头他看不上,所以才让钱四带着他出村去见见世面。如果常贵说外面的女人好的话,他们家就算砸锅卖铁也要给常贵讨个外来媳妇。
      然而常贵却没带回来哪个女人,倒是让钱四用马车拉回了个一人来高的黑匣子。他家人见了那匣子,吓得脸都绿了,问:你咋抬回来个棺材。
      常贵挥挥手,道:“这咋是棺材?这是装娘娘的盒子。我在城里请了个手艺人,正儿八经地给我做了个真人大小的偶像,比那娘娘庙里的偶像还漂亮。到时候摆在家里,咱自己供奉着。”
      常贵的老爹常喜瞪大了眼睛,抄起笤出疙瘩就要打死这个小王八崽子,大骂:“那娘娘的塑像是你随便能塑的吗?还要给老子摆在家里?看我不打死你!摆在家里?!你以为娘娘是什么人?!你还敢摆在家里?!”
      常贵他娘也劝不住自己男人,又怕把儿子给打坏了,拉拉扯扯,一个劲儿对着常贵挤眉弄眼。
      常喜被气得红了眼,叮咣五四抄起什么砸什么。最后还气不过,搬起那装了娘娘塑身的匣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许是被气得,居然把那匣子高举过头顶,眼看就要砸在地上,把里面的塑像摔个粉碎。
      常贵一看吓坏了,高喊一声:“爹——!那是用咱家的花驴子换的!可摔不得!”
      常喜和常喜媳妇一听,均是愣在了当场。那画面好像是被什么神仙使了定身咒,每个人都保持着最后的姿势,僵持了一分钟。整个房间安静得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忽然,常喜脚一软,抱着黑匣子瘫倒在地,常喜媳妇“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