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衣服垢秽-9

      章韶光并不是嫡系,他的父亲只是母亲章懿的一个男宠。但是这却不影响他的母亲和父亲对他的喜爱。章懿对他的宠爱,连最溺爱孩子的父母都要赞叹一下。他小时候,吃穿用度全是按照章氏最高规格配发的,连尿布都得是真丝的,而且一次性,用完了就扔。身为宗主的母亲,平日里日理万机,却总是要找时间抱抱他,陪他说话逗他开心。而他的父亲,也是世界上最温和的父亲。他年轻时是母亲的书童,聪明伶俐彬彬有礼,极富文采。章懿看上了他,后来让他当了男宠。
      小的时候韶光什么都不懂,只知父母喜爱他,长大以后才知道,原来在章家还有庶出和嫡出之分;而就算是嫡出,男孩子在家里也没有丝毫地位,更不可能继承家业。像他这种庶出的男孩,甚至连留在章家本家做事的资格都没有。他年少的时候,颇为自己的身世境遇感慨了一番,觉得世事不公。但因他生性善良,那种怨气过了几天也就烟消云散了。他只要能为母亲分担一些忧愁,不管是在哪里,都开心。
      虽然既不是嫡出,天赋修为又平庸,但章韶光的母亲极为宠爱他,因为他是她与自己所爱之人的唯一子嗣。章家有个秘密,宗主会找仙门望族的子弟结婚,表面上与他生儿育女,私下里却世代与玉河神满晴通婚,产下所谓的嫡系,然后说是与相公所生。所以章家宗主的一生,至少有两个男人,一个是满晴,另一个是她的相公。所谓的嫡系,一定是满晴的后代。可有时和相公也会生小孩,但这孩子却不能说是相公的,只能说是庶出,这样就会找男宠,说是他们的孩子。所以,章家宗主一般不会只有两个男人。
      不管这个家庭有多么奇怪,章韶光都是在很多很多爱的灌溉下成长起来的,他爱他的父母,也爱着父母所在的章家,绝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离它而去。
      十三岁那年他无所事事,在章家的院子里闲逛。
      因为是名门望族,章府庭院的占地面积异常大。子弟平常在固定的区域活动,另外一些区域人烟稀少,不常有人走动。其中有一处叫做“满神苑”的地方,常年寂静冷清,佣人们走路都绕着走。这个地方勾起了章韶光强烈的好奇心。
      普通的下人们自然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用的,他们甚至不知道这里住着一个人,更不知这“满神”到底是个什么神。但是他们听说,每次新的宗主继承家业之时,都要在满神苑中举行神秘的仪式,这仪式从早上起来开始,晚上才结束。结束以后所有宗族长老全部出来,却独独留下新任的宗主在苑内,直至天明。
      虽然保密措施做得很严,但人性本就八卦,从泄露出来的只言片语中任意揣测,就传出这里可能封印着什么邪恶亡灵的谣言,没人敢靠近。哪个年幼的子弟不知轻重,离满神苑稍微近了一些,也会被揪回去教训。
      韶光从来没有过进出满神苑的想法,只是他太闲了,恰巧看见了树上一只他追了好多天的鸟儿,于是来了兴致。那鸟漂亮,他连着几天都见到,就是没机会打下来。那日又见到那鸟,立马躲了起来,悄悄从怀中摸出弹弓。
      可鸟儿生性敏感,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风吹草动,没等韶光摆好姿势呢,又“啪啦啦”扇着翅膀飞走了。
      韶光就一路追着那鸟,越追越忘了禁忌,居然翻进了满神苑的墙。
      他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想要赶快逃走。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母亲暴怒的吼声,和一个年轻男子的惨叫。听到了母亲的声音,他以为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情,镇定了一下心情,就循着声音慢慢接近了里面的房间。
      他使了个隐身的决,悄悄顺着门缝钻了进去。
      夕阳的橙色光芒顺着窗格撒入室内,他看到母亲抬起右手,那手上有一条细小精致的手链。手链闪着刺眼的强光,那强光好似电流一般,顺着母亲手中的鞭子流淌,劈啪作响。
      母亲的面前,是一个年轻的男孩,看样貌也比他大不了几岁。那男子衣着裸露,双手抱着肩膀,蜷伏在母亲的面前,伤痕累累,不住□□。但母亲仍不满意,扬起鞭子狠狠抽了他一下,大喊:“你从也不从?!”那男孩又是惨叫一声,却不肯随着母亲的手打开身体。
      看到这样狰狞的母亲,他吓坏了。在他的眼里,母亲美丽、温柔又有耐心,可面前的这个女人,却好像夜叉一样凶狠。章韶光吓得一机灵,赶紧跑出了满神苑。
      从那以后章韶光的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觉得母亲既熟悉又遥远。那个对自己温婉善良的母亲,对别人却是那般凶狠。他想起那个蜷缩在母亲面前的少年,那么虚弱,叫声那么惨烈,却依然不肯从了他的母亲。他只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就算是遭受了如此打击,他的眼里依然没有恨意。
      为了防止母亲的形象在自己面前崩塌,他只能自我安慰,说那男孩一定是个坏人。就像下人们说的,那个地方封印着邪恶的亡灵,而那少年就是那孽障。母亲肯定是为了教训他才鞭笞他的。
      可就算如此,他的好奇心却依然与日俱增。仙门世家修仙是为了铲除世间一切邪魔,可他修行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实际与邪魔们交过手。这么想着,又一次走入了满神苑。
      他依然掐了个隐身决,站在满晴的面前,仔细观察着他,心里掂量着这家伙有多邪恶。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满晴终于开口了,问:“小伙子,你在这里看了我半天,可有什么发现?”
      章韶光这才知道,他的仙术在这个人面前是没用的。只有母亲才能对他造成伤害。
      章韶光问:“你是什么妖孽?”
      满晴抬起眼看他,道:“我是破坏轮回的妖孽。”
      “你都做了什么?”
      “我让章家万劫不复。”
      章韶光觉得按着话本的思路,他现在应该大义凛然地破口大骂一番。但是看着眼前的男孩,他那么淡然,明明嘴角带着轻佻的笑意,眉头却紧紧皱在一起。对着这么苦的一张脸,他居然骂不出来了。
      但是韶光依然想为家里出一份力,就开始念往生咒。
      满晴就说:“你第二句多念了一个‘摩’字,重新再念一遍。”
      韶光挠挠头,心说我说怎么不管用呢,按着他的指导又念了一遍。可是还是没有用。
      三界六道孽障的种类繁多,处理方式也各有不同。他不知满晴是什么鬼,于是把知道的法术咒语全都用了一遍。满晴就在旁边耐心地指导,告诉他哪里记错了,哪里口诀不对,哪个姿势不标准。他天天往满神苑跑,修为居然越来越高,进步飞快,连他的师父都不住赞叹,说想不到庶出的子弟居然如此聪慧。
      他与满晴交好,一有时间就过来与他说话。满晴不提自己的身世,只与他聊天。他们什么都聊,上到羽化飞仙之法,下到酒楼伎女招揽客人的手段,两个人无话不谈。韶光本来是来帮着母亲消灭满晴的,可他现在早忘了当初的目的。只是满晴到底是什么人这一点,两个人心中似乎都有着某种默契,心照不宣地对此闭口不谈。
      韶光十六岁的时候,正是青春期,心思开始放在了女孩子的身上。他开始向满晴征询与女孩子相处的意见。这时候满晴就会想起章凌雨。一想起她,满晴的脸上就挂满了笑意,但那笑意转瞬就变成了苦笑。
      那一天他正好来看满晴,正说着话呢,却听门外有响动,有人进来了。
      韶光赶紧一个隐身,躲了起来。
      柜子后面,他看到他的母亲,手腕系着那条精致的手链,手里握着一把长鞭,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