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衣服垢秽-1

      那日金家宗主一家全家被屠,只有金跃文一个人逃了出来。虽然是金西河的儿子,但作为嫡长子完全压不住阵脚,根本不能期待别的金家人能善待他。思来想去,他找到了乔氏。
      金西河自小入乔氏修行,与同辈中乔氏子弟关系亲近;后来金氏入世家体系,乔家也是给了不少面子,金氏与乔氏的走动自然也比较多。他能想到乔家是因为他与小乔公子交好。
      小乔公子名唤乔楚轩,是宗主嫡传的二儿子。他们家有三个儿子,但老三因为尚且年幼,并不常被拿来比较。乔家教子有方,大儿子和二儿子都非常有出息,论武功论修为,都是同辈里的佼佼者,两人合称大小二乔。乔楚轩在出事的时候正好与朋友外出,才没有惨遭杀害。
      小乔公子比金跃文小几岁,但年纪轻轻有独挡一面的气魄这一点,令金跃文十分羡慕。他自己窝囊惯了,最常做的就是抱人大腿。白家的大腿不好抱,章家的大腿又不让抱,只有乔家人看着还柔和一些。
      小乔公子虽然失去了至亲,但看上去却并没有太多的悲伤。他只是想知道,那个行凶的人是谁,要怎么样才能把他处理掉。
      “楚轩弟弟,我想我看清楚那个人了。”
      金跃文来到乔家,决定把他看到的事情告诉乔楚轩。
      “那天我叫门,院内传来惨叫声。我爬上墙头看的时候发现了两个人。一个人穿着玄色的袍子,上面绣着银色的精美纹路,他背着手站在旁边并不参与,只是看着凶手屠杀。而另一个人,似乎头脑不是特别清晰,心智不全的样子。那看上去愤怒、痛苦,他与我父亲打斗的时候也不计成本,不似平常人会躲避要害,只是横冲直闯大力进发。还有,他的招数很奇特,不像修仙法门,看上去像是鬼道。只是既不像炼尸也不像炼煞。”
      乔楚轩问:“你可看清那个人是谁?”
      金跃文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愚蠢,但这就是他看见的事实:“那个人……那个人……看上去像是白家的三公子啊……”
      
      最近,国师的右眼一直在跳,就没有停过。
      仙门出事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他控制白家的机关在白勋那里,现在白勋暴死,白靖海昏迷,而白家二儿子白靖江又是个扶不起的刘阿斗,他就算有心控制白家,恐怕也很难使用白靖江这么颗烂棋子。而控制不住白家,也就意味着控制不住章家,这样事情就会变得很棘手。
      国师用手掌摩挲了一下手杖上的夜明珠。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呢?有什么隐患是他没有解决的呢?
      一个人的名字突然进入他的脑海:
      曹春萌!
      国师大叫龚欣然。
      龚欣然身体已无碍,他的新手臂也可以应用自如,听到先生叫他,立马飞奔而去。
      “皋陶岛呢?!”
      “皋陶岛?怎么了吗先生?”
      “皋陶岛最近有无异常?”
      “例行的文书看来并无异常。”
      听他这么说,国师送了一口气。又闭上眼睛养神。
      皋陶岛整个岛就是一座监狱,关押着无量羽国最为危险的犯罪分子。其中就有胡万霖的关门弟子曹春萌,也是胡万霖生前最为亲近的人——那是个和他的师父一样危险的男人。
      胡万霖喜欢他,是因为胡万霖自恋,而这个世界上与胡万霖最相像的人,恐怕就是曹春萌了。妖人党被剿灭以后,国师本不需要曹春萌,应该杀掉他一了百了。然而国师太贪心了,他知道,曹春萌还有利用价值,因为很多胡万霖单传的法诀,只有他知道。其中有几样法诀对于国师来讲十分重要。
      国师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他不懂得什么叫做适可而止。他是个极端的功利主义者,希望什么事物都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并且他还异常自信,相信只要自己有足够的信息,计算足够准确,他就能控制住一切。也就是因为这样,他留下了曹春萌这个祸害。
      皋陶岛距离无量羽国本土很远,只有每月一趟的海船供给,除此以外曹春萌没有别的方式可以离开那座岛。虽然听龚欣然说一切如常,理智告诉他不会有什么大碍,但他的潜意识却非常不放心。最近很多事情都脱离了正轨,如若现在不了断国师怕日后更难以控制。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杀死曹春萌的好。
      “安排一下,去皋陶岛杀掉曹春萌,越快越好!”
      龚欣然立马领命。
      本来这件事情只需要龚欣然吩咐给手下就是了,可国师放不下心,非让他亲自去办。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龚欣然遇到了来京城贩货的陈宝生。
      钱四现在越来越看重宝生。许是经历了大事,那孩子突然就成熟了,以前的那些调皮捣蛋全化作了做生意的机灵劲儿,一教就会,说一遍就能记住,做什么事情都能让人省心。
      钱四是走货的,最近想在京城附近开开门路,所以带着宝生也过来了。其时宝生正在街上闲逛,了解市场。
      这时远处传来响亮的马蹄声。
      闹市的老百姓怕被踩到,赶紧疾走两步,给过路的马匹腾出道路。宝生知道,在城里敢驱着马这么横冲直撞的人,非富即贵,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富商巨贾。
      栗色的高头大马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映入眼帘。
      那不是差点被白靖泉打死的小哥儿吗?叫什么来着?
      他记得非常清楚,这个人曾经为了阻止白靖泉被打成重伤。村民被白靖泉打怕了,没有人敢救他,把他抬到了村口的大路上让他自生自灭。宝生那时候心里矛盾极了。他还是个孩子,善恶观并没有成年人那么明晰,也没有成年人那么理性。他一方面恨这两人给村子带来厄运,一方面又对龚欣然表示感激。他终究还是觉得见死不救是愧对了他,现在看到龚欣然生龙活虎地骑在马上,居然十分欣慰,不禁大叫:
      “和白靖泉打架的小哥!”
      突然听见了白靖泉的名字,龚欣然一愣,手里收了收缰绳。
      “在柳番村和白靖泉打架的小哥!”陈宝生又喊了一声。
      龚欣然看到宝生,认出了他就是把尚宛棠抬到泉眼里的那个年轻人。
      他想起因为他与白靖泉两人的到来,害得村民死伤无数损失惨重,苍白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马上跳下了马。
      宝生忘了礼仪,抬手狠狠拍了龚欣然的肩膀一下:“你没死啊?担心死我了!”
      龚欣然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他没能照顾好村民,辜负了老师,无地自容,心里一直默默祈祷,愿用三十年阳寿为柳番村赎罪。如果国泰民安,煜王继承大统,他立马死国都可以。
      他没想到宝生看到他眼里还有惊喜,心下十分感动。
      “你……来城里做什么?”虽然国师的命令紧急,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多跟陈宝生说两句。
      “哦,”宝生掏出一珠灵芝,“来贩货。钱四叔收上来了一些灵芝鹿茸冬虫夏草什么的,想着是珍贵的货物,一般农人也买不起,就说叫我来京城碰碰运气。可是我来到京城一看,嚯!真是什么货都有啊!连给娃娃的玩意儿都做得那么精致!唉,我看钱四叔的这些宝贝你们京城人是看不上咯!”
      龚鑫然的脸又变得苍白,他僵硬地点点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陈宝生看着他眨了眨眼,道:“那,公子,你这又是着急忙慌地干嘛去呢?看上去可是个大人物啊,有公差?”
      “唔……嗯,算是吧。”
      “呀,什么事儿啊?方便跟我说吗?”
      龚欣然皱着眉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你忙去吧。看到你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高兴。”陈宝生挠了挠头皮,冲着他傻笑了一下。
      “嗯……”龚欣然点点头,也不知道为啥,觉得羞愧得无地自容,红着脸僵硬地跨上了马。没走几步,又调转马头,走了回来,对陈宝生说:“我现在要去皋陶岛办一些事情,没办法招待你。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请多在京城带几天。我住在国师府,你只要说是我的朋友,会让你进去的。我叫龚欣然。”
      龚欣然冲他最后点了点头,跨上马跑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