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头上华萎-17

      常贵那天出门,到家的时候草草去厨房吃了点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厢房——那个他为娘娘建造的空间。
      哼着小曲,掏出钥匙,却发现门没有锁。疑惑之下,慢慢推开门扉。
      昏黄的光线透过窗棱照射进来,在“娘娘”裸露的身上投下条状的金黄色块,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更显得暧昧潮热。
      走入房间两步,他才发现,窗前阴影的地方还坐了一个人。她面对着娘娘,正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泥人的脸颊。
      “柳如意?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见了说话声,柳如意转过身站了起来。
      “你从哪里拿的钥匙?”
      柳如意说:“这个房间本来就不止一把钥匙呀。”
      常贵很生气,怎么能有陌生人走入他和娘娘的空间,骂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柳如意在他面前稍微有点局促,常贵看不出来她为什么紧张。
      柳如意沉默了一会儿,蹲下身,她的脚边竟放了一块脸盆那么大的石头。柳如意把石头双手举过头顶,看了看常贵。常贵愣了一下,没等说话呢,“咵嚓”一声,柳如意就把那石头扔在了泥塑的娘娘像上,不偏不倚正砸中头部。那泥像是空心的,瞬间就被砸了个粉碎。裸露的身体躺在床上,脑袋的地方放着一块大石头,破碎的残片崩得到处都是,整个画面如同一个凶案现场。
      常贵惊得汗毛都立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看了柳如意两三秒,然后疯了一样,揪住她的头发撕打起来。
      柳如意不还手也不哭叫,只说:“你不能这么对娘娘!你不配!”
      常贵打到累得不行才收手,而柳如意已经失去了意识。
      常贵不要她了,说什么也不要了,把柳如意送回了娘家。柳如意在柳家的房间醒来,睁着眼睛脑中一片空白,好像死过了一次,又好像重新活了过来。
      柳父柳母坐在床前看着她直抹眼泪,又是责备又是心疼。柳如意看着他们,只是觉得胸腔很疼。她的肋骨断了。
      那天,她的父母跟她说了很多,但是她脑子迷迷糊糊,意识不是特别清楚。晚饭只吃了一点点,柳母给端来的。柳母看着没动几口的饭菜,叹了几口气,责备了几句,又安慰了几句,关上门走了。
      有那么一阵,浑身都因为常贵的殴打而剧痛,但她还是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呆。无论是这里,还是常家,柳番村已经没有能容身的地方了。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陌生与不安,每一个地方,又似乎都有宝生的影子。
      天色渐渐变暗,柳如意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泉眼。她最后一次和宝生共同完成一件事情,就是让娘娘救了尚宛棠。
      神仙,不是不管凡间事吗?娘娘又为什么会救尚宛棠呢?她不救他,白靖泉就不会来,村民不会死,宝生不会被欺负,她也不会嫁给常贵。娘娘救尚宛棠的时候,又可曾考虑过柳番村的村民?考虑过他们该怎样活下去?
      柳如意蹲下了身,看着脚底下的石头。
      娘娘爱尚宛棠,胜过爱所有村民加起来。因为所有的村民都是渺小的,都是蝼蚁。常贵是蝼蚁,自己也是蝼蚁。
      想着,柳如意捡起一块石头,扔进了湖中,发出“啵”的一声响。
      柳如意盯着湖面,过了一会儿,天就完全暗了下来,周围一点光亮都没有了。柳如意身处浓重的黑暗之中。
      人如果没有来生的话,痛苦也会走到尽头。
      正兀自哀伤的时候,湖面渐渐升腾出一抹微弱的光芒。那光芒如此柔和,又如此暗淡,就那样颤颤巍巍地瑟缩在湖面的正中央。
      柳如意揉了揉眼睛,仔细地盯着那团柔光观察。那团光在一块巨大的浮木之上,而那浮木,还是上次和宝生救宛哥儿的时候用的。
      柳如意站起身,趔趄地往湖水中走了几步。那一团时隐时现的光似是发现了她,抖动了一下。柳如意从小最是怕鬼,以为是鬼火。但为了看清楚,她还是往前走了几步。当那光芒进入视线的可识别范围时,她愣住了。
      一个女子从那浮木上慢慢地抬起了头,静静地看着她。
      是贤灯娘娘!
      柳如意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娘娘,更没有见过她如此虚弱又疏于防范的一面。一时之间又突然想起,她得向娘娘行礼,于是“噗通”一声跪倒。可是她忘了自己已经走到了湖中,脸一下子拍在了水面上,呛了好大一口水。
      “咳……咳咳……”
      她狼狈地一边抹着脸上的水,一边咳嗽着。她觉得她坏了规矩,娘娘怕是要惩罚她。
      娘娘只是稍稍支起了上身,看着她。
      柳如意非常惊讶。娘娘似乎不再是之前的娘娘了。她看上去憔悴干枯,一双眼睛已经陷入了眼窝,眼神也不似从前那么璀璨明亮,她头上曾经光彩照人的顶冠也仿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暗淡无光。最重要的是,那包裹着她周身的光芒,也不再空灵,飘忽不定,好像只是在苟延残喘。
      柳如意心生怜悯,也没想到是不是不敬,居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湖中快走几步,来到了娘娘的身边。
      娘娘也没有躲开她,只是凝视着这失礼的凡间女子。
      “娘娘……”她看着娘娘的身姿,最后聚焦在她的手上。
      贤灯娘娘的手上有一道道白色的裂纹,仿佛是蛇皮,虽然颜色很淡,但近距离观察还是可以发现。她的指甲也失去了光泽,尖端还有很多磨损。
      难道因为白靖泉烧了娘娘庙,娘娘现在无处可去了,才会变得如此虚弱?
      贤灯娘娘看了她一会儿,又趴在了那块浮木之上,仿佛那不是一块木头,而是情郎的胸膛。在柳如意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娘娘慵懒地伸出了略显干枯的右手,指着柳如意的胸腔。
      断裂的肋骨还在疼着,这场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她也不知道在接下来的人生里还能不能活得像个正常人。
      柳如意看着娘娘指向自己的手,呆呆地握住了。
      那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体验。娘娘的手粗糙、冰冷,柳如意能感觉到的,只有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落寞。
      娘娘没有挣开她,半晌,她的手又变得温润细腻了起来。柳如意摊开手掌一看,是一块玉佩,正是尚宛棠的那块玉佩。
      为什么呢?娘娘为什么把宛哥儿的玉佩给她了呢?还没等她想问问呢,娘娘突然抬起手,有一道白光从掌心射出,也就那么一瞬间,柳如意失去了意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