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头上华萎-12

      白靖泉生前并不是清静之人。
      七百多年前,传说有仙人下凡,不慎泄露了天机,从此万物生灵开始了修仙之风。然而,对于修仙的本意,却很少有人提及。
      人真正应该修行的是灵魂,让灵魂自在逍遥无拘无束,不为世俗所累亦不为苦乐而迷茫,变得强大并且安宁。只有灵魂得以解脱,才能在身死之后,脱离苦海,逃出升天。一等修为入天道,二等修为入人道,三等修为入畜生道,如若不修为,既入饿鬼道与地狱道。
      然而人是鼠目寸光的。大家只知仙人有本事毁天灭地,并不管他们有多逍遥清静。天下百姓活着尚且不易,又有谁能去考虑死了以后的事情呢?
      就连那些看上去无拘无束的纨绔子弟,灵魂也早就被纠缠得苦不堪言。高贵如白靖泉,一辈子没有几个人敢反驳他,可是他的灵魂却已经不堪重负,敏感异常,一点点的抵抗都能激起他的痛苦与愤怒,让他活着的时候丧心病狂,死了以后也不得安宁。
      白靖泉与那些战死沙场的阴兵是一样的,他的灵魂也在地狱遭受着痛苦,不得解脱。如若魂飞魄散的冥宿还活着,一定能听到白靖泉在地狱的哭声。
      那是一个比现世残忍得多的世界。人生在世,苦到尽头了,还可以以死解脱;而托生在地狱道的众生,被地狱的业火烧灼着,身体变成了焦炭,喷出红色的火星,冒着黑烟,最后化为齑粉,疼得整个灵魂都在颤抖。但是他们死不了。就算身体被风吹散,他们也会立刻转生,继续托生饿鬼道地狱道,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现在,曹春萌要白靖泉的灵魂。他要郭氏用最诚挚、最渴望、最温柔的声音呼唤他的儿子。
      白家的后院,响彻着郭氏的呼唤以及妖人的咒语。白靖泉的尸体被放在回魂阵中央,他的指甲和头发开始变长,嘴里长出獠牙。随着曹春萌一声大喝:“起!”,“噌”地站了起来。
      郭氏呆板的眼神在望见白靖泉诈尸的瞬间,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她的儿子回来了!她的儿子回来了!
      郭氏好像生出了巨大的力量,扑过去要抱住自己的儿子。
      白靖泉披头散发,他的身体里仿佛困着两头野兽,正在互相撕打,眼看就要把白靖泉的身体撕裂开来。
      “这是怎么了?”郭氏呆愣愣地看着浑身不住扭曲的儿子,他摆成奇怪的姿势,仿佛一个被孩童提着线乱拽的人偶。
      “把他抱到浴盆里!”曹春萌命令道。
      “快啊!”看郭氏还在愣神,妖人吼了她一嗓子。
      郭氏走到白靖泉的身前。她的儿子现在比她高出一头,面朝前方,目不斜视。郭氏仰头看着他,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儿子吗?真的还能变回她那可爱的小儿子吗?
      还没等她想清楚这个问题,白靖泉身子一软,扑倒在郭氏的身上。郭氏吓了一跳,但仍然艰难地支撑住了。
      郭氏咬着牙,憋了一口气,一使劲,把他扛了起来。
      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郭氏就吓得瘫软过去。
      因为白靖泉的体内,有东西不停地蠕动。有一个声音,听起来像是来自于天边,又像是来自于白靖泉的胸腔。那声音含混不清,伴随着刺耳的尖声哭喊。但郭氏还是认出来了,那是儿子的声音。
      他的儿子在喊:“救我——!救我——!”
      当她把白靖泉整个人放在曹春萌配好的药浴盆里时,水面立马好似沸腾了一样翻滚起来。但郭氏分明看得清楚,在水底下,白靖泉的脸已经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
      曹春萌低头看了看那浴缸,道:“辛苦您了。您准备好了吗?”
      郭氏吓得半晌不敢说话,好长时间才缓过来,喘了口气,道:“好了,都备齐了。”随后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少樱!”
      少樱比白靖泉还要大两三岁,以前是郭氏买来的丫鬟,因为听话能干,长相甜美,被郭氏送给了白靖泉当侍妾。
      她从小与白靖泉长大,郭氏看她身手灵活,于是又教了她仙法,希望她以后忠诚于白家,就算为白家献出生命也要在所不辞。少樱也确实是以白家为自己的信仰,她虽出身贫寒,但天赋却也极高,很快便成了郭氏的心腹。
      对于她来讲,郭氏就是恩人。她小时候家里贫穷,被卖给别人当童养媳。可谁知买她的婆婆其实是妓院的老鸨。少樱不愿作雏妓,跑了出来,又被丐帮收养。底层人的欲望不比寻常人少,反而因为没有发泄的渠道而变得凶暴。少樱眼看着要被他们侮辱,郭氏发现,救下了她,从此带她脱离苦海。
      在她眼里,为白家做事是天经地义的。
      少樱拖着一个麻袋,身手甚是敏捷,虽然精瘦,但力量奇大。她把麻袋扔在了郭氏的面前。麻袋里的东西拼命扭曲挣扎着,发出“咕咕隆隆”的闷声喊叫。
      郭氏问:“哪里搞来的?”
      “逃难的外乡人。我说可以给他介绍工作,就跟来了。这种人失踪查不出来的,根本没有人在乎。”
      郭氏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少樱解开麻袋,里面现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小伙子,骨瘦如柴,眼窝凹陷下去。黝黑的肤色和虽然瘦但是线条分明的肌肉表明,这是一个经常下地干活的农人。他现在被绑了起来,嘴里捆了一根布条。
      小伙子睁着惊恐的眼睛,求饶似的看着郭氏和少樱。郭氏受不住那眼神,别过了头,挥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少樱揪住年轻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按在水里。
      曹春萌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心里突然觉得畅快了一些。看来他与目标又进了一步,这次回魂,他有十足把握。他从怀里掏出那把剔骨尖刀,再一次扔给了郭氏,道:“不是您就不行呢。”
      郭氏只在心里默默地念一句话:儿子,娘带你回家。没有任何感情,像是念经一样,来回来去。这句话与其说是安慰儿子,不如说是安慰她自己。
      她跪在那年轻小伙的身边,小伙子挣扎的时候弄得水花四溅,郭氏的衣服马上湿了一半。郭氏看到他挣扎得这么厉害,也很害怕,变得小心翼翼不敢下手。
      曹春萌冷笑一声,说:“夫人,您要是再不快一点,这小伙淹死了可就没用了。”
      郭氏把手深入水里,找寻那小伙子的喉咙。
      “儿子,娘带你回家。”
      然后用嘴把刀鞘咬开。那年轻人看到了水底下的刀,知道面临了绝境,更是激烈地挣扎了起来,让郭氏几次都失去了最佳位置。
      “儿子,娘带你回家。”
      少樱狠狠捶了那年轻人的太阳穴一下。年轻人一懵,停止了挣扎。
      “儿子,娘带你回家。”
      郭氏闭上了眼睛,把刀插入了他的喉咙。鲜血立马喷涌而出,正喷在水下白靖泉的脸上。那边,曹春萌早已经念起了养魂经。
      郭氏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把阳寿分给了儿子,还需要别人的鲜血。她看着曹春萌,那个妖人的声音粘腻慵懒,带着满满的不屑,眼神轻蔑。你明明就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恶毒与背叛,却没有办法违抗他的命令。郭氏心都凉了。
      那小伙子停止了挣扎,永远死去了。不知道他的灵魂堕入地狱以后,会不会依然被生前的痛苦和不甘所纠缠困扰。
      儿子,娘带你回家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