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头上华萎-11

      沈青玄道:“你猜怎么回事?那只白羊死了。”
      尚宛棠道:“你是说,你们家人,最后还是杀死了糜羊?”
      “不,我们家人杀死了那只白羊。在割它的动脉之时,沈家人在那白羊身上发现了一个烙印。这个烙印极其古老,而且烙铁似乎也十分粗糙,仔细辨认一下,发现是百年前的一种烙印,是那时候戎族人为了区分各家的羊群而印上的。”
      尚宛棠惊道:“这么说,这只白羊竟活了上百年?”
      “是,这只白羊,以糜羊的身份,活了百年。后来我们沈家才渐渐了解到,糜羊,并不是一种兽,也不是什么神。它其实是一种诅咒。在北地天门,自然环境太过恶劣,那些不幸的、落单的或者受伤的动物,没有办法活下去,又不甘心死亡,这时候,机缘巧合之下,它们就会吸引来一种能量,或者说,中了一种游离状态的诅咒。这些痛苦的生灵,就会变成糜羊,用自己的鲜血来喂养那些美丽的蔓华萝,并且以吃掉它们为生,减轻自己的痛苦。我想,那只白羊,在一场大风雪中,受了严重的创伤,并中了诅咒,变成糜羊。”
      沈青玄道:“后来,它的伤好了,得到了沈家的精心照料,诅咒失去了宿主,就又变回了游离的状态,从白羊身上消失了。”
      尚宛棠叹息:“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那中了诅咒的白羊好悲哀啊。变成糜羊之前受尽了苦,变成了糜羊每天就只有被你们割肉,更苦。好不容易得到了你们的爱,却因为它不是糜羊而死。长生天让它活了这么久,其实也不过是延长了痛苦而已。”
      “就像我跟你说的,长生天是善变的,他并不似中原之神只能带来吉祥。”
      尚宛棠想到了之前的问题,问:“那你们家要是交不出来蔓华萝该怎么办?”
      “死定了啊。你想想,我们沈家当时做蔓华萝的生意做了一百多年,可先皇帝需要花的时候却说我们没有了,谁信啊。”
      “那你们后来如何上缴了那么多蔓华萝?”
      沈青玄道:“那时候当家的还是我的祖爷爷。祖爷爷非常烦恼上供的事情,眼看交货的日期一天比一天近,他仿佛感到了死期来临。可正在这时,祖爷爷一家人,陆续地,身上开始出现很多条纹状的突起。这些突起盘根错节,竟像是植物的藤茎一般,埋在肌肤的表皮之下。很快,这些条纹开始病变,身上变得疼痛无比。在剧痛之中,那些条状物就顶破皮肤,开出了美丽的蔓华萝。”
      尚宛棠听到这里,浑身一麻,打了个冷颤,感觉自己身上竟如同有千百只虫子爬过一样。
      沈青玄接着道:“第一个人因开花而死掉以后,家里人都非常惊慌。他们以为糜羊消失的时候,诅咒就解除了,可谁知还是要赔他们沈家的性命。家里的人一个一个身上都生出纹理,然后伴随着剧痛,全身开满了花朵。他们死亡以后,身体破败腐烂,渐渐化为一滩血水流走,只剩下那些藤茎花朵,还保持着人的形象。
      “家里的人都快死光了,只剩下祖爷爷和尚未成年的爷爷。他们的身上,也长满了藤纹,眼看就要开出花朵。祖爷爷心一横,把家人尸体都不剩的人形蔓华萝收好,带着几个部下亲自去清宁城。他告诉先皇事情的原委,听闻中原自古修仙,能化解厄运诅咒,求皇帝救他与儿子一命,愿献出沈家三十七口所有人形蔓华萝。皇帝当时有白家子弟担任的国师,表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先皇帝有一个要求,就是沈家世代要与皇室签订血契,只忠诚于无量羽国皇帝一人。一般这种代代相传的血契,一个家族只能签立一个。皇帝要沈家驻守边关,永远为无量羽国所用。我爷爷为了活命,答应了。从那以后,我们沈家就是你们皇帝的走狗啦。”
      “原来你们家是这样和皇帝签订血契的。可到底因为什么,当时沈家人身上会长出蔓华萝?难道你们又惹怒了长生天?”
      沈青玄看着前方的道路,淡淡地说:“关于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也许因为沈家人的手上涂满了长生天的鲜血,也许只是因为长生天想戏弄我们。长生天的秘密太多了。我们只知道,每一个戎族人,最后的生命都是虚无,□□虽然可以消亡,但他的意识,会永远化为长生天的一部分。不管他是恶是善,他都会在天上看着我们,赐予我们力量。”
      尚宛棠道:“但愿每一个灵魂都可以安息。”
      沈青玄:“我们戎族人没有灵魂,我们最后都会被长生天所同化,如你们中原人所说,天人合一。”
      几天后,尚宛棠带着武国公的大军,从后方压制住了国师的军队。
      戎族人骁勇善战,武国公作为军侯更是对手下训练有素。他们与国师收买的那些墙头草不一样,他们忠于武国公,忠于长生天。
      武国公的大军,给被困多日的尚家军带来了极大的鼓励。国师从来没有跟外族人真正斯杀过,完全不知道先皇曾经征服的是这么一群嗜杀成性的修罗,他的军队大败。
      尚宛棠并没有冲在第一线,他只是站在城门之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的沙场。
      他看着一个我方的将士,从背后一刀砍下了敌人的头颅;他手里挥舞着那颗头,还来不及高兴,握刀的手就被砍断,随后被腰斩。
      战场如此之大,而尚宛棠的注意力只在那被腰斩的军人之上。
      他还活着,看着流了一地的内脏,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与绝望。他的一只手,还死死攥着敌人的头颅,仿佛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尚宛棠看着他在战场中挣扎、呼喊、被践踏,看着他的眼神变得空洞、表情定格,看着他慢慢地失去生命,手里还攥着那颗头——那颗与他一样,不配被记住姓名的头。
      胸中涌出一股热流,喉咙变得干燥酸痛,泪水突然流了出来了。
      戎族人的归处是长生天,无论善恶,即使□□已经消亡,也会在天上看着他的族人浴血奋战;而我们的灵魂,归处是哪里呢?
      尚宛棠想到了龚欣然放出的那三千阴兵。
      啊,那就是我们的归处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