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头上华萎-6

      老国师用无量羽国最先进的医术,和他本身的仙法给龚欣然疗伤,让他不至于后半生残废。关于那只断掉的手臂,国师为他提供了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尸体的手臂。
      龚欣然动了动他的新零件。因为这东西和龚欣然的意识还没有完全融合,所以用起来些微有些不顺手。虽然行动不便,显得笨拙,但他认为情况会随时间的推移有所改变。
      国师为龚欣然又换了一次药,然后给他掖好了被子,坐在窗边看床上的年轻人,心里感叹,最小的总也是最可人疼的,怪不得郭氏如此喜欢他的小儿子。他也颇怜爱这个最小的徒弟,看他伤成这样,很是心疼。
      不过龚欣然本身却对自己的伤势没有过多关注。他一想到他和老国师一样,为了这个国家的子民而奋斗着,就有一种很强的归属感,觉得一切都值得。想到每一个牺牲都能让国师往前走得更远,就很为自己感动。他最后摸了摸自己的新手臂,躺在床上,与国师闲谈。道:“先生,我一直有个问题。”
      “讲。”
      龚欣然道:“那白家的三公子,凶残无比,草菅人命,哪里像个修仙的。老师为何愿意与这种人为伍?”
      国师把两只手压在手杖上,摇摇头,叹息道:“我亦不知白靖泉竟是那种性子。想着不过是少年心气,恃才傲物,又有些娇生惯养,霸道一些是有的,总不至于坏大事。没能计算到他的德行,是我的过错啊。不过看郭氏那无理取闹的架势,我也不奇怪他能生长成这个样子。”
      龚欣然也学着国师的口气,一声叹息。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白家到底是什么人?”
      “白家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龚欣然觉得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情,于是也不便再继续说话。
      老国师沉默半晌。龚欣然虽然纯良,却也不是傻子。这么长时间,自己使的什么手段,他多少心里有数。只是这种东西他从来没有拿上过台面,好像自己的阴狠是很难跟徒弟交代的一件事。
      不过,国师想,既然龚欣然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变成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有些事,他还是知道比较好。道:“其实你想问的是,仙门世家一向清高,可为什么白家会答应与我们合作?”
      “是,先生。”
      国师问:“你见过白宗主吗?”
      “白勋吗?未曾。”
      国师笑了笑,道:“你下次见到他可要好好留意。白宗主这个人啊,面若桃花,风流倜傥,温文尔雅又有风度。他时常穿着白色的衣袍,做工考究,飘然而至,仙气逼人。身上挂的玉佩叮当作响,声音甚是空灵,老远听见就知他来了。可以说,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地方不是经过精心雕琢的。”然后看了龚欣然一眼,问:“你觉得怎样?”
      龚欣然摇摇头。
      国师道:“欣然,我跟你说过什么?一个过分在乎外表的男人,他的心思一定会在女人身上。”
      龚欣然并不太了解仙门中的八卦是非,只道:“可我听说白宗主与早逝的夫人感情极好,以至于现在都没有续弦。”
      “那可也没说他不能沾花惹草吧?男人爱极了一个女人就会给她所有的承诺;而沾花惹草的男人分两种,一种是对每一棵草都信誓旦旦的傻子,另一种是再也不曾许诺给任何花朵的混蛋。你觉得白勋是哪一种?他与白夫人感情确实好,但他也确实风流。到现在他还只有郭氏一个侍妾,听上去挺令人惊讶的,但细细想一下,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对。”
      “原来是这样。我不知白宗主是这种人。”
      “嗯。”国师同意,又道:“不过话虽如此,他经营家族还是有一套的。”
      “确实,”龚欣然道,“我听说白宗主并不是长子,他头上还有个哥哥。”
      “对,白铭。按说长子长孙,白家应该由白铭继承。可是他不争气啊,跟端王一样,就不是干大事情的料。白勋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年纪轻轻就一脑袋主意,长大了以后也竟想着怎么用奇招妙法让白家壮大。而白铭呢,从来处处与白勋争锋,可心思又完全不在这上面,成天净想着怎么享乐。你说我要是白老太爷,我能把这么大的家族传给他?”
      龚欣然道:“那他们兄弟,关系也不会太好喽?”
      国师摇摇手,道:“不好不好,从小就一直打。但白铭就是处处下风,总也输白勋一子。因为脑袋空空如也,很自然,就与家里的守旧势力联合了。白勋继承家业以后,他们保守派基本上都被清扫了。”
      龚欣然奇道:“这家族内部,也如宫廷大戏一般?”
      国师笑了,道:“这家族内部的戏,才是最精彩的。嘿,越是名门望族,他们家的戏就越是精彩。”
      龚欣然觉得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不知何以先生还能笑得这么甜。
      龚欣然道:“现在少也听说白铭一家的消息了。”
      国师道:“现在白铭在白勋面前也是举步维艰呐。除了他自己不行,孩子们也不争气。他的大儿子白靖风,也不知道像了白家的谁,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干什么怕什么,天上掉下片叶子都怕被砸死。”
      龚欣然突然想到:“哦,他是章家宗主的相公。”
      “对。”国师冷笑一声,“好歹是堂堂白家人,得窝囊到什么地步才会去给章家做上门女婿。”
      龚欣然道:“但章家是母系氏族,宗主找名门望族的子弟当相公也是他们家的传统。”
      “对啊,名门望族的子弟给她们当相公,你觉得听上去好听吗?他们是正室,意思是说,章家的女人也会‘纳妾’。”
      龚欣然道:“这我倒是不知。”
      “章家人也怕别的仙门世家说三道四,有男宠这种事情毕竟放不到台面。不过在仙门,那也是公开的秘密了。”
      龚欣然年龄不大,这方面倒没有国师保守。他觉得,既然章氏能处理好自己的家事,那他们的女子愿意有多少男人也与外人无关。毕竟当男宠这件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也没逼迫谁家的少爷成亲。
      不过龚欣然也理解国师的意思,道:“所以,白靖风成了白家的耻辱了。”
      “反正他们家都不争气。老子白铭在弟弟继承家业以后郁郁不得志,成天炼丹。老大又是白靖风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老二白靖花是个女的;全家就只有靠老三白靖雪硬撑着。”
      龚欣然躺在床上,默默地想着这几个人的名字,道:“风花雪……那他们家可还有个白靖月?”
      国师瞧了他一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是啊,还有个白靖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