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五衰

作者:BreadJuic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不乐本座-13

      二三十名士兵,骑着马飞奔而来。
      然而现在的白靖泉,心中却想的不仅仅是屠杀,更是复仇。
      这些士兵跟他无冤无仇,只不过是想保护他们的首领,然而白靖泉的内心却是“复仇”。所有跟他作对的人,哪怕是最轻微的反抗,都算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都会引起他的仇恨。所以,也许对于一般人不好理解,但是对于白靖泉,这种感情就是复仇。他就是如此睚眦必报。
      他也不怕国师会降罪于他。真正跟国师打交道的是白勋,而白勋娇生惯养的小儿子杀了几个无关痛痒的人,能怎么样?大不了家法处置。白靖泉并不怕他们白家的家法。再说,如若没有一个活口出去,那么这件事情的最终解释权不也就变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
      也是因为这种情感,他不可能仅仅只是把人杀死。如果要杀死的不仅仅是碍事的人,更是有深仇大恨的人,对于这种人,你会让他死得那么轻而易举吗?太便宜他们了吧!
      白靖泉右手捏住扇子,左手扣住扇柄上的一个机关,居然从那扇子上又取下一把扇子。
      这原来是一把子母扇。这得有多巧夺天工的设计才能让两把扇子重合在一起呢?
      他扔出一把扇子,然后手里掐诀御剑而起,飞到半空中,又丢出一把扇子。
      这两把扇子时而在士兵之中飞翔,时而又落回到白靖泉手里,让他再扔出去。扇子有的时候砍中兵器,有的时候砍中将士的甲胄,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而最多的,是砍中那些军人的血肉。
      然而没有一把扇子要了他们的命。这两把扇子速度惊人地快,但是每击中士兵一次只是割下一块肉,并不取人性命。
      刚开始,对于身经百战的将士来讲,少个一块两块肉没有什么区别,顶多像是被马蜂蜇了疼一下而已。然而随着扇子割下的肉块越来越多,这块空地之上渐渐弥漫起了浓浓的血腥味。
      将士们开始哀嚎,剧痛使他们的声音听上去扭曲恐怖。他们因为失去的肉太多而无法在马背上保持平衡,很多将士纷纷掉在地上。然而金属做的扇子却并不因为士兵的凄惨而减慢分毫。
      士兵们在千刀万剐之后,终于只剩下了一具具粉白色的枯骨,在肉酱之间时隐时现。而这一切,都在龚欣然的目睹之下。
      他艰难地想要爬起来,想要和那些将士一起对抗。可是每当他站起来,那扇子就过来像棒槌一样狠狠把他打趴下。很快,龚欣然浑身上下的筋骨尽数断裂。
      白靖泉只是打断他的筋骨,并不杀他。倒不是因为不想让他死,他是要让这满嘴仁义的人亲眼看看他所热爱的世界,是怎么死在他面前的。
      不能挪动的龚欣然,如同一块破布一样躺在地上,他看着那些骑马的战士在扇子排成的矩阵中钻心刻骨地嘶喊,心里悲凉急了,默默念道:“老师,您不该相信他,您不该相信他……”
      二十多名士兵,二十多具白骨,散落在周围。这里仿佛是远古墓葬的祭祀坑。
      白靖泉终于收起扇子,落在了地上。高空使他免受喷溅的血水的污染。所以就算站立在这肉泥白骨之上,他依然自认为优雅无比。
      周围一个活人也没有了,这令他有点不满。
      他要把躲藏起来的村民都叫出来,于是使出了空谷传声,洪亮的声音顿时在柳番村的上空响起:“如若不交出尚宛棠,这些白骨以后就是你们的样子。”
      村民们见到白靖泉如同见到了恶鬼,纷纷躲在了家里的炉灶之下,不敢出来。这一点令白靖泉非常不满。这些村民为什么总是要跟他作对呢?
      左手掐一决,右手扇子飞出,顿时,一排民房轰然倒塌,碎为齑粉。
      村民们躲也不是,只得在白靖泉的一再催促下,小心翼翼地出来了,聚在村里空地之上。然而看到空地上这景象,又纷纷呕吐晕厥。他们看着白靖泉,话都说不出来了。
      常三老爷双手颤抖,他记得上次一下子看到这么多尸体,还是四十年前山神作祟的时候呢。可那时的尸体有血有肉。
      白靖泉看到了常三老爷,用扇子捂住脸,面露厌恶之色,然后踩着那些肉酱走了过来,对着三老爷装模作样地轻轻鞠了一躬,道:“老人家,这情形你也看到了。我说过,我要尚宛棠那小子。我要,你就要给我。我说得难道还不够明白吗?”
      在他心里,他早就不需要尚宛棠了。他需要的是事事都如他所意的安全感,是所有人对他唯命是从的满足感,以及芸芸众生面临死亡威胁时的恐惧所带来的欣快感。
      村民们互相看着对方,浑身上下抖如筛糠,都说不出话来。
      “军……军爷!”常三老爷突然大叫,跪在地上给他磕头,“我……我们句句是实话呀!这个小子,我们真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们要是知道,肯定给您带来!他把我们害惨了!他可把我们害惨了呀!”
      白靖泉合上扇子,道:“不用跟我说这些废话。告诉我,怎么‘请’出你们那位娘娘!”他指了指山头,“那庙我已经毁了,你还想让我毁什么?”
      “军爷!军爷!娘娘真的不是我们想叫出来就能叫出来的,求您行行好,耐心等一等,娘娘会出来的!她一定会出来的!”常三老爷扑在白靖泉身上,用老迈的声音颤抖地请求着。
      白三公子厌恶地一把推开他,道:“我说了,我没时间陪你们玩!那小子我今天就要!现在就要!”
      “军爷!”
      “好。不说是不是?”白靖泉手里掐诀,伸手抓住一个呆立在那动弹不得的村民,一道闪电劈来,那人头像一颗弹球一样,一下子飞出二十多米。鲜血从脖颈里喷出数米高,身体一下子就枯竭了。
      看到这一幕,柳如意当时就晕了。陈宝生赶紧跑了过去。这边他娘一翻白眼儿,也晕了过去。陈宝生浑身剧烈颤抖,竟不知这两个女人应该先扶谁。最后脚一软,呆愣愣地坐在了地上。
      白靖泉甩掉那尸体,用扇子指着常三老爷说:“娘娘不出来,我就用你们祭天。每半个时辰祭一个。你们村子有多少人?”
      “军……军……军爷……”常三老爷吓坏了,瘫坐在地上。
      “不是说娘娘是你们的守护神吗?娘娘就是这么守护你们的?”
      “军爷,军爷,你误会了。娘娘是这条龙溪的守护神,并不是我们村子的守护神啊。只要这条龙溪在……”
      “你们觉得跟我求饶有用吗?拜托,”白靖泉嘴角一扬,装作一副很有苦衷的样子说,“我这里也是军令如山啊。还请您行行好,把娘娘叫出来,好不好?”
      “军爷……”
      白靖泉挥挥手,道:“与其在这废话,不如去给我请娘娘?我记得你们这里有个娘娘庙来着。”
      “您……您不是给烧了吗?”
      白靖泉“唰啦”打开扇子,点点头:“好像是这样。那你们就再想想别的办法啊。”
      常三老爷实在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他现在也是乱了方寸,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该说什么,只大叫一声:“陈宝生!还不快去山里请娘娘?!”
      三老爷知道,宝生请不来娘娘,他只想让这仔赶紧跑路。再在这里待下去,他也会被祭天的。现在能救一个是一个了。
      宝生实在,连滚带爬往山里跑,边跑心里边合计,这娘娘庙已经毁了,他到哪里去请娘娘呢?
      他现在是真的后悔了,后悔不听常三老爷的话。如果当时不是他和柳如意多管闲事,让娘娘救了他,那么白靖泉的山鸮很可能现在已经在村口找到了他。就算找不到他,也会跟着踪迹去别的地方。那样的话,这个瘟神连进都不会进他们的柳番村。
      他心里又是自责,又是慌乱,还夹杂着对白靖泉的仇恨。实在没辙了,想到宛哥儿可能是在泉眼被救的,于是也跑到了泉眼。
      到泉眼一看,常贵正怔怔地看着湖面。
      “常贵哥,你在干嘛?”
      常贵没有理他,只是口中念念有词:“没了……没了……”
      “常贵哥?”
      常贵猛地回过头来,狠狠揪住陈宝生的衣领:“都是你这小王八蛋!你毁了娘娘的庙!你怎么赔我?!”
      “哎呀常贵哥!”陈宝生推开他,“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揪着我有什么用?我们现在得要找娘娘啊!不然还要有更多的人死!”
      “更多的人?”
      陈宝生不想理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在湖边一个劲儿给湖面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喊着:“有求必应贤灯娘娘!有求必应贤灯娘娘!”
      陈宝生在湖边磕了十几个响头都没能召唤出娘娘,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他突然想起来,刚才那军爷从那白狗嘴里抠出一块玉佩。军爷当时把玉佩扔在了地上,没人捡。他趁人没注意,就顺手捡来了,想着如果还有机会见到宛哥儿,就把这玉佩给他,顺便让他教教剑法。
      陈宝生从兜里掏出那块玉佩,握在手里摩挲了一阵,然后把玉佩捂在手心,双手合十,小声念叨着:“娘娘,您救过宛哥儿一次。看在他的面子上,也救救我们吧。”说完,就把那玉佩投向了湖心。
      本已不报任何希望,谁知过了半晌,在湖心处幽幽闪出一点柔和的白光。娘娘凝视着陈宝生,手里攥着尚宛棠的玉佩。
      陈宝生大喜,赶忙连磕响头,一边哭一边喊:“有求必应贤灯娘娘!您显灵了!您显灵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