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牌大战丧尸

作者:清音长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遇见陈靖之

      安静的街道上只有杜巧巧一个人在等待出租车,她已经等了半个小时,如果还是没有车,她决定坐公交车去机场。
      
      杜巧巧关掉手机上的打车界面,准备往公交车站走。突然她的腰部受到了一下冲击,一个踉跄,差点冲到马路上去。
      
      “快跑!”追梦喊道,“那是暴食者,他会吃了你的。”
      
      杜巧巧回头看了一眼,提起行李就跑。
      
      她身后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脸色铁青,嘴角留着口水,一步一步小跑地接近她。
      
      杜巧巧拖着行李箱,根本无法甩掉那个小孩。跑了近千米,她已经气喘吁吁,双腿如同灌了铅。但她不能停,一旦停下,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你拿出锤子捶他一下,他就死了,干嘛这么折腾自己逃命?”
      
      “你是不是怂啊?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怕的,别跑了。”
      
      ……
      
      一路上,追梦一直在唧唧歪歪。
      
      杜巧巧喘息着,只能发出一丝气音:“你闭嘴,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孩子下手。”即便那个孩子现在可能已经算不上是人类了。
      
      追梦乖乖闭上嘴,没过多久,它又开口小声提醒道:“其实你不用说出声的,用思维就能跟我交流,我也是一直在用思维跟你交流。”
      
      一辆白色的车子从快车道驶向慢车道,它一路超过杜巧巧,停在了她前面的人行道边上。
      
      车子响着喇叭,试图引起杜巧巧的注意,它的车窗也慢慢摇下,从里头钻出一个俊秀的面孔:“仙草奶茶,你在跑什么?”
      
      杜巧巧一看是熟人,连人带行李,飞快地钻进了车厢。她顾不上解释,拍着那人的座椅,让他快开车。
      
      杜巧巧转过头,从后车窗看到那个孩子在她上车的位置徘徊着,大概是因为她的气息在那个地方中断了。
      
      “你刚刚在躲什么吗?”开车的男人等杜巧巧缓过气来才问。
      
      杜巧巧害怕那人把她当成疯子,像是在开玩笑:“我说刚刚有个丧尸要吃了我,你敢信吗?”
      
      那个男人轻轻一笑,似乎真把杜巧巧说的当成了玩笑话。
      
      不过,杜巧巧真诚地补了一句:“奶茶小哥,刚才真的谢谢你。”
      
      “别客气,我叫陈靖之,你就别叫我奶茶小哥了,怪不好意思的。”
      
      “嗯。”杜巧巧答应下来,她也说:“那你也别叫我仙草奶茶,我叫杜巧巧。”
      
      两人虽是熟人,却是第一次交换名字。陈靖之在大学城里开了家奶茶店,杜巧巧爱喝奶茶,特别是他们家的仙草奶茶,每次过去都点这个,久而久之两人就熟悉了。每次杜巧巧一进奶茶店,陈靖之就会问:“仙草奶茶?”这似乎成了他们俩之间的默契。
      
      汽车行驶了一段距离,陈靖之问:“你要去哪里,顺路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
      
      杜巧巧说:“我要去机场。”
      
      陈靖之看了一眼她不算大的行李箱,问:“是要去旅游吗?”
      
      “我是要回家。”
      
      陈靖之笑了:“其他人都是这个时候准备回校,你怎么想着回去。”
      
      杜巧巧沉默不语,她又开始往坏处想,父母这个时候会不会已经遇难。
      
      陈靖之突觉气氛尴尬,他开口道:“你如果去机场,就要在下个路口下车了。我刚刚听到广播说,机场大道上连续发生好几起车祸,拥堵非常严重,我怕会堵上一天。”
      
      杜巧巧猜测去机场会耽误陈靖之的事,而且他能停下主动让她上车,杜巧巧已经很感激了,她也不会恳求陈靖之一定要带她去。
      
      只是杜巧巧想着,这里到机场就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加上堵车,说不定三个小时都到不了。杜巧巧粗略估计,坐飞机回家可能需要十个小时,比高铁快不了多少。她问到:“那你去高铁站顺路吗?”
      
      “去高铁站没问题。”
      
      高铁站离大学城不算远,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就到了。一路上,杜巧巧都在用手机订高铁,不知道为什么,app界面一直显示网络购票暂停,连其他网络购票平台也无法购买车票。
      
      兴许是学生返校潮,大量购票,导致网站瘫痪吧。杜巧巧如此安慰着自己。
      
      车子很快来到了高铁站,杜巧巧在路口就说:“我在这边下车吧,谢谢你了。”
      
      “别客气,时间还早,我直接开进去吧,你提着行李不好走。”
      
      高铁站呈C字形,车辆可以从东南角的路口进去,绕行大半个高铁站,再从东北方向的路口出来,平常用不了几分钟的时间。
      
      陈靖之开进路口,一路把杜巧巧载到购票厅附近的下车点。
      
      购票厅门口挤满了人,犹如春运前的小高峰。但他们有没人排队,抱怨的抱怨,打电话的打电话,甚至有人破口大骂。
      
      杜巧巧挤进人群,购票厅的大门紧闭,门口贴着一张4A纸打印的公告。上面写着:今日高铁动车暂停运营。恢复时间没有写。
      
      人群中有许多声音,杜巧巧混在人堆里听了几句。
      
      “听说今早来的一架高铁中有个狂犬病病人,他咬了好几个,所以高铁站才暂时关闭的。”
      
      “狂犬病又不是什么传染病毒,把病人控制住不就好了,用得着直接停运么?”
      
      “你们消息太落后了,我听说根本不是什么病人,是有恐怖分子,候车厅也有好几个等车的乘客被攻击了。刚刚警车都开进去好几辆,你们都没看见吗?”
      
      “不会吧,那我今天还走得了吗,我还有个会要赶……”这人话没说完,他边上的人直接晕倒在他身上。他吓得往后一跳,晕倒的人直接摔到了地上,就算这样,他也没有醒来。
      
      那人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围其他人:“卧槽,吓死老子了,这不会是中暑了吧?”
      
      杜巧巧退出人群,绕着高铁站往北面出口走去,她问追梦:“那人是要变异了吗?”
      
      “对,而且他会往暴食者方向变化。”
      
      才半天而已,这个城市里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变成暴食者,这个世界可能已经有成百上千万人遭遇不幸。杜巧巧怀疑,仅凭她自己连活下去都做不到。
      
      启东市有900多万人,如果追梦说的90%的数据是对的,剩下的人就算有足够的物资,也很有可能沦为暴食者的口粮。
      
      杜巧巧拉着行李箱沿着通道飞奔,她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城市。
      
      接近出口,杜巧巧已经跑不动了,这一段路有好几千米几乎耗尽了杜巧巧所有的体力。她一手扶着腰,一手撑着行李,看着停滞不前的车辆。
      
      好像堵车了,说不定前面又有人变异。
      
      杜巧巧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往出口走去,她在车龙之中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子。她快步走上前,敲了敲车窗。
      
      车窗慢慢下落,里面依旧是带着温柔微笑的陈靖之。
      
      “你还不进去吗,车子还要很久才发?”
      
      杜巧巧说:“我坐不了高铁了,车站停运了。”
      
      “那你要不要再上我的车?”
      
      陈靖之问:“你现在准备去哪里?回大学城那边吗?”
      
      杜巧巧摇摇头:“还没想好。别说我的事了,你怎么堵在这里这么久,会耽误你的事吗?”
      
      “是前面出车祸了。”陈靖之简单一提,“也不耽误事,我今天是跟我妹约好了,三点半去森林公园接她,现在还来得及。”
      
      现在不到两点,如果不堵车,三点之前绝对能到。
      
      可是就是堵啊。
      
      话音落下,车里安静了几秒,杜巧巧想要化解气氛:“这种天气去森林公园挺不错的,你怎么不一起去。”
      
      “她是去约会。”说着话时,陈靖之的语气比平常重点,像是很介意妹妹去约会的事。
      
      之后,车里的气氛更加微妙了。
      
      过了许久,杜巧巧又开口:“看起来还要堵好久啊,就不能先清出一条道吗?”
      
      陈靖之说:“前面的车祸听说挺匪夷所思的,只是一辆私家车轻微追尾,那个司机好像疲劳驾驶,交警过去把他叫醒时,听说他突然醒来,咬了交警一口。”
      
      陈靖之越说越觉得不对劲,他重复道:“咬了交警一口?”
      
      恍然大悟:“难道真的是丧尸?”陈靖之转过头来,紧盯着杜巧巧,“你之前说的你被丧尸追不是开玩笑对吧。”
      
      杜巧巧认真回忆:“不是开玩笑,那个丧尸是个小孩,没有尖锐的獠牙,也没有修长的指甲,他双目无光,脸色铁青,一看到我就流口水,追着我跑根本不会感觉累。”
      
      陈靖之没有立即下定论,他还在思考世界上出现丧尸的可能性。
      
      杜巧巧又说:“我可能更早之前就看见了。今天中午,我住的公寓楼下有人闹事,一个女人把一个男人的脸都咬烂了。我最近又看了好多丧尸小说,就往这方面想了。这不就害怕地想回家。”
      
      他们两人算是熟悉,但离无话不谈的地步差得远,杜巧巧不可能把自己的事如实告诉陈靖之。
      
      陈靖之反应了两秒钟,才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看他紧张的神色,可以猜测那边没有接电话。电话自动挂断,陈靖之又打了一个,结果是一样的。
      
      杜巧巧安慰道:“别担心,你妹妹很可能是约会途中不想被打扰。森林公园游客不多,不一定会碰到。我先下车买点东西,等下路口等我?”
      
      陈靖之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去吧。”
      
      杜巧巧开了车门,他又喊到:“等等,你把行李放到后备箱吧,等会过来坐副驾。”
      
      杜巧巧揣着暑假打工赚来的工资,到了车站外的一家超市,她想把这些钱全花掉,换成物资。而现实是,要买的东西太多,她根本拿不回去。
      
      杜巧巧买了三箱泡面、五袋吐司、两大桶矿泉水,外加一口锅。超市的推车被她装得满满当当。她找了经理想把推车一并买下,经理狮子大开口要了2000。
      
      两千就两千,过几天钱还有没有用,都不一定呢。
      
      杜巧巧推着推车,站在路口特别显眼,陈靖之一眼就看到了她。
      
      车子在她身边停下,陈靖之下来帮忙装车。
      
      “你买这么多东西,用得完吗?”
      
      杜巧巧说:“如果事态真像我们猜测的那样,这点东西还不够我们吃一个月。”
      
      虽然杜巧巧有系统,有把握不让自己饿死,但是她不想把这个秘密暴露在人前。
      
      “你说得对,可惜我的车子太小,装不了太多东西。”陈靖之拍了拍推车问,“这个你要送回去吗?”
      
      “我已经买下了,就随便扔在这里吧,我们快走。”
      
      上了车,杜巧巧才想起问:“你妹妹联系上了吗?”
      
      陈靖之低声回答:“还没有。”
      
      话说完,他趁红灯时间,又拨了次电话。红灯结束,电话还是没有接通。
      
      “你好好开车,我来帮你打吧。”杜巧巧提议道。
      
      陈靖之捏着手机思考片刻,才把手机交给杜巧巧。
      
      “麻烦了。”他道。
      
      杜巧巧开了免提,没一次拨出去,听到那无尽的嘟嘟声,让人感觉越来越慌。
      
      终于在拨打十几次之后,电话被接起来了。
      
      “啊!”
      
      恐惧的尖叫声从手机中传出,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呼救声。
      
      陈靖之听得出来,最开始那声尖叫是他妹妹陈娴之发出的。他双眼紧盯着前车,一度想超过去,可是拥挤的车道不允许他这么做。陈靖之歪着头,尽量贴近手机,说:“找个地方躲起来,哥马上去接你。”
      
      也不知道陈娴之能不能听见。
      
      杜巧巧想到了什么,对着手机喊道去:“去洗手间找个没人的隔间躲起来,你一个人躲。”
      
      陈靖之疑惑地看了杜巧巧一眼。
      
      杜巧巧说:“谁都不能确定他男友会不会突然变异。”
      
      陈靖之觉得杜巧巧说的没错,他抢过手机,喊着:“娴之,你有没有听到,快去洗手间,一个人躲着,把门锁好,哥马上就来。”
      
      “哥,你在哪里?”陈娴之总算说出一路完整的话,只是带着哭腔,以及沉重呼吸声,勉强能听清一二。
      
      “哥马上就到,你快去躲好,别挂电话。”
      
      “嗯。”
      
      接着手机中传来杂乱的喘息声。
      
      时刻联络着,让陈靖之放心不少,可是一旦出了点事,会让他更加恐惧。
      
      手机那头再次传来陈娴之的尖叫声,接着“啪嗒”一声巨响,陈靖之呼叫了好多次,也没有人回应。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隐约暴起了青筋。
      
      这个时候,杜巧巧也说不出安慰的话,他们只能祈祷。
      
      车子离开城市的主干道,一连闯了好几个红灯。 
      
      离森林公园不远的道路上,有不少车辆与人群从公园的方向涌出,只有杜巧巧二人是往那个方向去的。
      
      这些徒步的人能走到这里,代表着森林公园出事至少有半个多小时。 
      
      陈靖之踩着油门,直接往公园里面开去。公园里面是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的,不过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管。
      
      杜巧巧说:“我知道几个洗手间的位置。”
      
      她带着陈靖之到了离入口最近的洗手间,这里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之后他们又去了第二间、第三间……都没看到陈娴之。
      
      陈靖之的面色越发凝重,杜巧巧轻声安慰:“别担心,会找到的。”
      
      这种无力的安慰是最没用的。
      
      森林公园本就大,这个时候外围的人都散去,更显空旷寂静。陈娴之的名字在空气中不断回应,可始终没人回应。
      
      狭小的隔间中,三个人挤在一起,根本转不开身。墙壁上黑黄色的污渍令人抗拒接近,空气中飘散,难以言语的味道,更是令人作呕。
      
      但是陈娴之不敢出去,她害怕那些疯子就在门口。
      
      终于,她好像听到了哥哥的声音,她也扯着嗓子喊:“我在这!”
      
      可惜离得太远,陈靖之没有听见,反而他的声音越来越远。
      
      陈娴之急得直跺脚,她几度想要出去,却都因为害怕没有打开那扇门。
      
      她的男友祝正祥站出来说:“我跟嘉良出去联系你哥,你在里面呆着不要动。”
      
      “可是外面很危险。”陈娴之急得几乎要哭出来。
      
      祝正祥深情道:“在我心里,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两站在洗手间门口呼救,他们的声音很快指引着陈靖之两人寻来。
      
      陈靖之看到妹妹安然无恙,整颗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
      
      他与妹妹寒暄了几句,说着自己的担心,又说幸好有祝正祥在,能代替自己保护她。最后才小小职责了一句:“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心疼人?也不知道叫他们两兄弟躲起来,站外面遇到危险怎么办?”
      
      “哥,我有。”陈娴之撒起娇来,“正祥是听到你的声音才出去的,之前我们都呆在一个隔间里,正祥说这样才好照应。”
      
      陈靖之的眼神暗了暗,他能猜的出来,不是妹妹不听自己的话,而是祝正祥的花言巧语迷惑了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