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病娇先生

作者:蔷薇花开落谁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蜘蛛精】

      古言 蜘蛛精
      
      一章一个故事,病娇、痴汉、跟踪、偷窥、囚禁,各种喜闻乐见,所有带感的都有,简介废,喜欢的点个订阅或关注哦~!
      
      你叫牛爱花,从小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村庄里,父亲是村里的大夫,你每天的事情就是上山采药,有时候会随着父亲到镇子里开的医馆里给求医的人看病。
      
      清晨,天刚微微亮,你早早起身,阿娘起的竟然比你还早,你不禁有些疑惑,“阿娘怎么起这么早?”阿娘头发已经白了不少,她慈蔼地笑着,“这不知道你要去采药嘛,早点起给你做早膳。”说着阿娘用身上穿的粗布衣裳擦了擦湿湿的手,随后把一碗米粥放在桌子上,一小碟咸菜,几个馒头,你匆忙地吃完饭,背上竹筐就去采药了。“花妹,出去采药啊?”一名皮肤黝黑,虎背熊腰,但却长得十分憨厚的男人问道。男人和几个跟他一样的男人站在一起,手里都正拿着耕地的工具,看样子是要去地里干活,“狗儿哥!这不我阿爹医馆里的药材不够了嘛,今儿个想去采点。”
      
      “这样啊,要不我们几个送送你?这天还黑着呢,怪危险的。”你温柔地笑着拒绝了,刚才与你说话的是村里卖猪肉的李家二儿子,李二狗。因为两家关系挺好,又是同一村里的人,比你年长几岁,对你很是照顾。李二狗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你虽然是从一个小村子里出生,但你阿娘生的美丽,阿爹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因此你长得自然长得也是丝毫不逊色,甚至比皇宫里的公主都要美上几分。比玉都要白澈的肌肤,一双杏仁眼给人一种温柔如水的感觉,小巧精致的鼻子,唇红齿白,活脱脱的江南美人。
      
      “真的不用了,狗儿哥,我先走了。”你不等说完便加快脚步,“花妹,路上小心啊!”“嗯!”你回应了一声,等你走到山脚下时,天已经亮了,你坐在路边一块巨大石头上休息片刻,正当你起身背起竹筐要走时,却被人叫住了。蜘臣捂着受伤的手臂,浑身是血,有些狼狈脚步踉跄。蜘臣恼怒地看了一眼受伤的手臂,“都怪那些臭道士!”蜘臣正向他老巢时,忽然闻到有凡人的气息,他心中一喜,连忙加快脚步,只要将那凡人吃了,元气就会恢复不少。
      
      “有人吗?有人可以救救我吗?”蜘臣的声音中带着颤抖,你听到有人在求救,连忙背起竹筐,寻找声音的源头。“有人在,你在哪儿?!”你回应着他,“我在这儿,姑娘!”蜘臣向上伸了伸手,你向蜘臣走去,差点吓没了半条命,只见蜘臣浑身是血地躺在血泊中,把翠绿的草地都染红了。“公、公子,你还好吗?”你被吓得有些结巴了,蜘臣虚弱地笑了笑,“姑娘,在下是被仇家追杀到这儿的,在下的手臂好像动不了了,劳烦姑娘帮在下看看手臂好吗?”你听到他的请求有些怔了怔,脸不禁红了起来,你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俊美的男子,离他近了些以后,跪坐在地上,轻轻地抬起他的手臂,替他治疗手臂。
      
      你看着狰狞的伤口,心不免惊了惊,心想:‘这位公子从衣着上就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知是什么样的仇,竟下如此狠手,必须马上敷药,否则这条胳膊恐怕是要废了。’而你没有想到的是,在你低头为他检查伤口时,蜘臣整张脸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俊美的脸庞都在扭曲,一双丹凤眼逐渐在额头变成八个单眼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嘴咧的很大,尖尖的牙齿全部展露出来,消化液顺着嘴角流下,张开血盆大口正要将你的头颅咬下来时,突然有人大喊道:“那妖孽肯定躲在这儿附近,大家多加小心,那妖孽狡猾的狠!”蜘臣连忙恢复原样。
      
      你听到有人在喊,正要抬起头,看看是何人时,却被蜘臣捂住嘴,你整个人都靠在蜘臣身上,你身体僵了僵,蜘臣身上的血腥味儿钻入你的鼻腔,“嘘,是追杀我的人来了,不要出声。”蜘臣温热的气息扑在你的耳边,你耳朵痒痒的,你点了点头,“你先跑吧,他们要向你提起我,你就说从未见过我,然后快跑。”你震惊地看着蜘臣,蜘臣微微皱着眉,似乎在烦恼些什么。
      
      你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不,我还不能走,公子,你先跟我回村子里,有村民在,他们不敢怎么样。”蜘臣有些意外,要是常人早就吓得赶紧丢下他一个人跑了,这个丫头是傻了吗?“笨蛋,把我带回去会引火上身的,追杀我的都是会武的,你现在赶紧走。”你听他这么一说,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更加确定地抬起头,对蜘臣说道:“我阿爹告诉过我,医者仁心,况且,公子手臂上有伤,必须马上治疗,我不能走。”
      
      蜘臣怔了怔,随后眯了眯眼,启唇道:“这可是你选择的。”还没等你反应过来,蜘臣用一只手将你搂在怀里,起身运功,不知要带你去哪儿。等到了的时候,你还迷糊糊的,你回过神来,发现蜘臣带你来到一个山洞前,山洞上有张巨大的蜘蛛网,将山洞的入口盖住,“公子,这是哪儿?”你不解地看着蜘臣,“这里是我以前找到的一个山洞,先在这里躲一阵吧。”蜘臣也不明白,他为何要带你来到他最不愿回想起的地方。
      
      蜘臣脚步踉跄地走向山洞,你连忙上前搀扶他,山洞里的东西可谓是一应俱全,生活用具基本全了,你扶着他走到石床边上,蜘臣虚弱地躺在床上,你看着他伤的如此严重,不免有些难过,你决定去采药,“公子,你的伤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先去给你采些药材,我很快就会回来。”
      
      蜘臣似乎想要起身拉住你的手臂,却因为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刚抬起手,就昏迷了过去。蜘臣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小的时候,小蜘臣跟在蜘蛛阿娘后面蹦蹦跳跳的,他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日渐消瘦的蜘蛛阿娘,“阿娘。”小蜘臣似乎有些不安,小小年纪的他,却已经似乎猜到了什么,他伸出小小的手轻轻地拽住蜘蛛阿娘的衣角,蜘蛛阿娘温柔地笑着摸了摸小蜘臣的头,“蜘臣乖,阿娘要去找阿爹去了,蜘臣以后就要一个生活了,阿娘不能陪你了...”说完以后,蜘蛛阿娘躺在地上,她的力气已经维持不了人形,最后化为原型,她闭上双眼,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小蜘臣明白了什么,他也化为原型,流着泪大口大口地吞食着蜘蛛阿娘的身体,小蜘臣还没有捕食的能力,蜘蛛阿娘是在给他留下食物,维持到他长大以后有了捕食的能力。
      
      “阿娘...阿娘!”蜘臣猛然坐起身来,脸庞有温热的泪水滑过,他用手碰了碰脸庞,他看着手指上的泪滴愣了愣,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梦到蜘蛛阿娘了,果然是因为回到这里的关系吗......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走到洞口处,呆呆地望着已经黑了的天,他倚靠着石壁,他就想看你会不会回来,会不会也想蜘蛛阿娘当初抛弃他一样,他等了又等,见你迟迟不回来,心里难免有些担心,他随后又自嘲地笑了笑,“她本来就是个食物,居然会担心起食物来,真是傻透了。”蜘臣转过身,他已经不想等了,他明白你不会回来了。
      
      “公子!”你看见山洞处蜘臣在等着你回来,你欣喜地喊道。你跑到蜘臣的身边,用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随后将装满药材的竹筐卸了下来,“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离我经常采药的地方有多远,我不识路,只好到处摸索着,不过幸好离我经常去的地方不远,就是路上耽误了些时间,回来时已经晚了,我先给公子煎药。”
      
      你傻傻地笑着,一阵忙活以后,把煎好的药递给蜘臣,蜘臣喝了一口,口腔里瞬间被苦涩布满,他皱着眉将碗拿远,你扑哧一笑,这位公子还真像个小孩子啊。“公子,良药苦口嘛,一口气喝完它,我这有我采的果子,很甜的,喝完就吃好吗?”你一副哄小孩儿口吻令蜘臣有些尴尬,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小孩子。
      
      蜘臣不再多说什么,将碗里的药一饮而尽,你有些痴痴地看着蜘臣,你发现蜘臣双眼都各有两条红色印记,随着他眼睛的轮廓往太阳穴处去,将他的丹凤眼衬托的分外妖娆。他阿娘一定很美吧,才将他生的这般俊美,你心想道。
      
      “嗯?怎么了吗?”蜘臣见你在傻傻地盯着他,你猛然回过神,将眼神放到燃烧着的火堆上,把头埋得很低,似乎怕他看出来什么,“没、没什么,对了,公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牛爱花。”说着你拿起一根木棍在地上比划着你的名字,“噗嗤。”你疑惑地看着憋着笑的蜘臣,蜘臣知道有些太过失礼了,他干咳了两声,答道:“我叫张大壮。”“诶?”这下换你有些忍俊不禁了,没想到这位宛如谪仙的公子居然也有跟她差不多的名字啊。
      
      “没事,没事,我阿娘说了,名儿简单好养活。”你笑着安慰道,随后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张公子,你的家人什么时候来接你回去啊?毕竟这荒山野岭的,虽说有个山洞在,但我还是想要回村里,还不知道阿爹会不会担心我,会不会上山找我来。”你一边苦恼地用手拄着下巴,一边无聊地扒拉着火堆,蜘臣眼眸暗了暗,“暂时还未确定,不过应该快了,怎么想家了吗?”
      
      “说不想家是假的,诶,要不公子你还是先跟我回村里一趟吧,给你家里人送封信,让他到村里去接你回家。”“不必了,姑娘还是先在这里呆上几日吧,等明日我伤好点了,我会去打些食物回来。”“不用不用,我明日一早就回村里一趟,我给公子拿些药材,再拿些食物来,这样公子就不用害怕会连累到我啦。”
      
      “不行!外面有妖怪,很危险的。”“有妖怪?”你显然不信,但听他这么一说还是令你感到害怕,“嗯,是只蜘蛛精,很危险的,会吃人的,专吃像你这种到处乱跑的。”蜘臣大言不惭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你离开,可能已经一个人过了不知几万年了,终于有个傻子一样的人愿意跟他说说话了,“诶?!”你连忙起身,往山洞里面躲了躲,“可是,公子,我们在这里不是更容易被吃吗?”“不会,因为我会保护你,只要你乖乖地呆在这里,我就能把你保护得好好的。”你没听懂他的另外一种意思,只是十分感激地看着他,张公子真是个好人,我要是能成为他的妻子就好了,你崇拜地看着他。
      
      “天色已经不早了,应该就寝了。”蜘臣看了一眼外面的天,你为难地看着唯一一张石床,“怎么了?”“公子你先睡吧,我不困。”“没关系,你睡在里面就好,我会隔开点距离,毕竟姑娘还未出阁。”说着蜘臣就往外面靠了靠,空出了点空间。你见如此这般,只好爬上石床,小心翼翼地躺在蜘臣身边,怕碰到他的伤口。
      
      即便有些空间,但你还是离蜘臣很近,你和蜘臣面对面,只有一碗距离,彼此的气息都扑在彼此的鼻翼上,“姑娘早些睡吧。”说完蜘臣便闭上双眼,你脸微微泛着红,也闭上双眼,从微颤的羽睫可以看出你很紧张,蜘臣身上的味道掺杂着血腥味竟然也让你睡的十分安稳。一夜无梦。
      
      清晨,你习惯了早起,一大早就醒来了,拿出了昨天采的果子吃了几颗,看着还在睡梦中的蜘臣又泛起了花痴,蜘臣眉毛微微皱了皱,随后睁开双眼,看到你坐在已经燃烧殆尽的火堆旁边,温柔地笑了笑,因为刚睡醒,嗓音有些低沉,“早啊,姑娘。”“早上好。”你也红着脸回应了一声。
      
      “姑娘,饿了吧?”“没有,我吃了几颗昨日摘的果子,已经不饿了。”蜘臣有些懊恼,他竟然睡得这么死,不过这是他在蜘蛛阿娘死了以后睡得最香的一晚。“姑娘在这里乖乖呆着,我去给你打些食物来。”说着蜘臣就起身走出山洞,“等下,我陪公子一起去,公子的伤还未痊愈呢。”
      
      “那好吧,不过一定不能离我太远。”“嗯。”你背上你心爱的小竹筐跟在蜘臣屁股后面,蜘臣带你来到一片草原上,草地上有许多只野兔在吃草,“哇,好多兔子诶。”“嗯,你看着。”说着蜘臣随意捡起块石头,运功将石头扔向一只野兔,野兔瞬间倒地不起,“哇,公子好厉害啊。”你兴奋地鼓起掌,蜘臣嘴角含笑走向野兔,将野兔拎起,回头正想和你说些什么时,只见身后哪还有你的身影了。
      
      蜘臣有些慌张地喊着你的名字,四处寻找你,见你迟迟未归,那种被人抛弃的感觉再一次席卷而来,蜘臣跪坐在地上,神情恍惚地不知道在想什么,“公子!我回来了。”蜘臣听见你的声音,瞬间眼里充满欣喜又掺杂着愤怒。他连忙站起身,走到你身边,一把把你抱紧怀里,“诶?”你有些愣住了,“你去哪儿了?!”蜘臣的声音中带着颤抖,抱着你的力道重了重,“我发现了一种对公子的伤口很有益处的草药,所以我就去采了点。”
      
      “你为什么没有听我的话?!要采药的话可以等我啊,我们一起去采啊!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是真的不怕有妖怪吗?!”蜘臣有些疯狂,他真的很害怕,很害怕你会抛弃他,所以他才会这么偏激,“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担心,我下次不会了。”你将蜘臣推开了些,他抱得有些太紧了,让你喘不过气,你却没有注意到蜘臣的失落。
      
      “对了,兔子呢?”你向蜘臣的手里望去,“啊,我一着急就忘拿了,走吧,我们回去取。”你点了点头,跟着他回到那片草地,随后你们又去抓了些鱼,一名身穿黑色锦衣华服的俊美男子坐在地上一条长腿弯曲另一条腿平放,右胳膊搭在弯曲的腿上,倚靠着身后的大树,宠溺地看着穿着粗布衣裳,正在水里抓鱼的美丽女子,女子兴奋地将手里抓到的大鱼放到男子面前,炫耀般地笑了笑,形成最美的一幅画。
      
      你和蜘臣待在山上的时间已经不知过了几日,这天蜘辰拿着一条黑色的衣裙走了进来,你惊讶地看着蜘臣手中的衣裳,那黑色的衣裙一看就知不是普通的凡物,甚至可以说是皇宫里的公主才能享受的丝绸衣裳,如果你要是看得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那衣裳竟然还能泛着光。“这是?”你不解地问道。
      
      蜘臣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他眼神瞟到别处,将衣裳递给你,“这是我给你做的衣裳,我阿娘以前剩的布料还有,另外你的衣裳已经满是补丁了,所以我就做了一件衣裳给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你受宠若惊道:“不行,不行,这我不能要,这衣服太贵重了。”“就当、就当这几日委屈你陪着我住在山洞里的赔礼好了。”“怎么会,我反倒是该谢谢公子你呢,谢谢公子教我打猎,教会了我许多不知道的东西。”“这个你收着就好,你先试试看合不合身,我先出去了。”说完蜘臣不等你说,就直接快步走出山洞,你满怀感激地看着蜘臣的背影,也不再多说什么,脱下粗布衣裳,穿上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锦衣华服。
      
      你穿上以后,红着脸走到蜘臣的面前,蜘臣转过身,眼里充满了惊艳,你将一头青丝用布条束在脑后,美丽的小脸丝毫不加修饰,那衣裳正正好好地贴合着你的身段,衬得你婀娜多姿,黑色显得你皮肤更为白澈,美得不像是凡间的美丽女子,反倒像是仙界的仙子。
      
      “真美。”蜘臣有些看痴了,你听他这么一说,脸更红了,蜘臣回过神来,看着你身上穿的衣裳有些不自然,你不知道的是,雄蜘蛛在求偶的时候会带上亲手捕的猎物送给心爱的雌蜘蛛,不过蜘蛛精有人性,蜘蛛精在求偶的时候会送上亲手用自己吐的丝织成衣裳送给心爱的人,衣服上的每一条丝都是充满了对你爱,就连织衣服时嘴角都是带着笑的。
      
      你穿着他织给你的衣裳转了一圈又一圈,开心地笑着。夜晚你躺在蜘臣的怀里睡得正香甜时,却被一阵吵杂声吵醒,你坐起身来,而蜘臣也醒了,“怎么了?”蜘臣柔声问道。“你听到外面的声音了吗?”你一眼不眨地看着山洞外,蜘臣的笑容僵了僵,“不,我什么都没听到,快睡觉吧,你应该是太累了,出现了幻听了。”
      
      蜘臣说着,重新扬起笑容,拍了拍你后背让你快些入睡,你将信将疑地闭上眼睛,随后你猛然睁开眼睛,连忙将抱着你的蜘臣推开,“我没听错,是阿爹!阿爹来找我了!”你嘴角抑制不住笑容,飞快地跑出山洞,“娘子!回来!”蜘臣低吼地喊道,而你跑了出去,没有听见蜘臣刚刚是称你为什么。
      
      “阿爹!我在这儿!”你看见山下有一大片火光,大声喊道。“花儿!孩儿他爹,是花儿!花儿!阿娘马上就来把你从妖怪手中救出来!道长快!花儿在上面呢!”阿娘听你的声音,眼角瞬间盈满了泪水,连忙催促道长快些脚步。道长仙风道骨,“等下到了山顶,还请各位多加小心,那蜘蛛精十分狡猾,已经不只一次在老道手里逃脱,这一次老道定要除了那妖孽!”“道长可一定要救救我家小女啊,我家就这一个小女儿,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我们可怎么活啊!”“放心,老道一定会让牛姑娘平安无恙的。”
      
      一群人就浩浩荡荡地向山上走去。你正要跑下山去,却被蜘臣拉住,你疑惑地看着他,蜘臣摇了摇头,“公子,我阿爹来找我了,我要回家了。”你的这一句‘我要回家了’刺激到了蜘臣,“你没什么家!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哪儿都不能去!”你望着因为愤怒而两眼泛红的蜘臣,莫名地感到陌生,“公子...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找到阿爹以后,你也可以回家了啊...”你面对这样的蜘臣有些不安,“我们只有彼此不好吗?还是说你有他们就要抛弃我了?”
      
      说至最后,蜘臣抓住你的手腕的力度重了些,令你疼得皱眉,“公子,疼。”“回答我!你是不是也要像阿娘一样抛弃我?我没有了阿娘,更不能再没有你了,乖,跟我回去吧。”蜘臣温柔地哄着你,你却摇了摇头,蜘臣嘴角的笑容彻底僵住了,随后有些疯癫地笑了笑,将你抱在怀里,大手放在你的脑后让你不能离开他半点。
      
      “那孽障在那儿!快,布阵!”道长的声音响彻在漆黑的夜晚中,你愣了愣,而蜘臣也松开了你,将你护在身后,只见几个道士将你和蜘臣围住,你一眼就望到阿娘,你开心地笑了笑,“阿娘!”“花儿!快过来!离那妖怪远点!快过来啊!”要不是阿爹将阿娘拦住,阿娘恐怕早就上前将你拉了回来,你听阿娘这么说,有些奇怪,你环顾了四周一下,除了你和蜘臣以外别无阿娘口中的妖怪,你本身也不是,那么就只能是...蜘臣!
      
      你被你的想法吓到了,你不敢相信地看着蜘臣,蜘臣防备地看着那些道士,你走到他的面前,对着阿娘他们说道:“阿娘,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身后的这位公子他是张公子,他叫张大壮啊,不是阿娘口中所说的妖怪啊。”阿爹呵斥道:“花儿!过来!听你阿娘话,你阿娘说的没错,你身后的就是个蜘蛛精!”
      
      你回头看向他,“张公子?”蜘臣笑了一下,摸了摸你的头,“他们说的对,我是妖怪,我也不叫张大壮,我叫蜘臣,是只蜘蛛精,原本打算在我们成亲之日告诉你的,可是貌似要提前让你知道了,不过没关系,就算你知道真相要离开,我也绝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错愕地看着他,蜘臣向你伸出手,你迟疑地将手放到他手掌上,却被阿爹叫住了,“花儿!你是被那蜘蛛精给迷惑了吗?!他是吃人的!他是无恶不做的妖怪啊!”
      
      你猛然回过神来,摇着头,一步一步后退,含泪对蜘臣说道:“对不起。”你不敢看他的表情,闭上双眼,飞快地跑向阿爹阿娘身边。而蜘臣站在原地,不敢去相信你离开了他,而道长们见你回来了,就放开与蜘臣打在了一起。你流着泪将头埋在阿娘怀里,你捂着耳朵不去听他们的打斗声。
      
      一番打斗下来,蜘臣寡不敌众,自然败在下风,他不再恋战,“娘子,等我回来!”蜘臣将嘴角的血擦去,深深地看了一眼躲在阿娘怀里的你,那一眼充满了留恋与偏执,随后运功飞离了这里。
      
      而他的那声娘子,即便你捂住耳朵也让你听了个清楚,你心里全是对他的愧疚。阿爹将你带回了村里,你将蜘臣织给你的衣裳脱了下来,你已经不配穿它了,而你回到了你心心念念的村子里,却没你想象的那么欢迎你,你拿着银票去买猪肉,而这一路上都有人对你指指点点的,“诶,你看,就是她,老牛家的女儿,你说这老牛人这么好,怎么生了个这么个女儿,真是丢人,要不是老牛没有个儿子早就不要她了,她还能拿着钱上这儿来买猪肉来?”“就是嘛,还跟个妖怪私定终身了,真真是不要脸。”“据我家老李说,那妖怪走之前还留了一句什么娘子,等他回来,我的天呐,等他回来的话,咱全村不都得遭殃啊?真是晦气。”一名老妈妈冲你翻了个白眼。
      
      你拿着钱的手慢慢攥紧,对她们愤恨之极,但却又无能为力,因为她们说的都是事实。你闷闷不乐地拎着猪肉回家,看见阿娘在院子里喂鸡,“回来了?”“嗯。”阿娘见你回来了,喂鸡的手顿了顿,似乎有什么话要和你说。
      
      “阿娘?怎么了吗?”“就是我和你阿爹商量了一下,我们打算把你许配给镇里的赵少爷,赵少爷长得一表人才,也有个不错的职位,家里有亲戚是在皇宫里当官儿的,我们看着挺好,就给你答应了下来,等你出阁了,就把你嫁过去。”你听阿娘这么说,犹如晴天霹雳,手里拎的猪肉‘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不!阿娘!我不嫁!”“你不嫁?嫁不嫁我们说的算,你和那妖怪弄出的事情,京城都知道了!你想想你闹的多大吧,现在他们都觉得你是个妖怪,你是个祸害,没有把你处死都是人家赵少爷给你压下的!你还不赶紧感激人家,反倒嫌弃人家,花儿,听阿娘话,咱们女人家的清白比命都重要,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要你了,你就嫁给赵少爷吧,不会有你苦头吃的,你能嫁给他,都是上辈子积德了!”
      
      阿娘说的没错,阿娘把亲事定下了也是为了你好,否则到时候真的就没人要你了,你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里,将放在柜子里的衣裳,拿了出来,含着泪喃喃道:“蜘臣,你怎么还不回来接我啊?我怕我等不到你了。”你后悔了,你在想如果你没有跟着阿爹阿娘他们回来,会不会过得比现在快乐?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你出落的亭亭玉立,而你也到了出阁之年,可以出嫁了,在这一天,阿娘亲手将你头发挽成女人的发型,意味着你以后都要梳这种,因为你已经是个女人不在是女子了,是要嫁人的。你没有为此感到丝毫的快乐,有的只是伤心难过,你对蜘臣已经彻底死心了。
      
      “老牛家!快出来!赵家来了!”外面的人通知了一下阿娘,阿娘连忙回道:“知道了,马上出来。”随后连忙加快速度,“等下见到你未来的夫君记得要端庄些,切忌吵闹,等夫家来了,先给未来夫君倒杯热茶,记住要跪着递给夫家知道吗?”阿娘不停地嘱咐道,你点了点头,其实心思早已飞出九霄云外了。
      
      赵家人一来,阿爹立马把上座让给赵家人,坐在主座上的是赵老爷,副座的是赵夫人,而坐在赵夫人旁边的正是你的未来夫君赵少爷,赵少爷确实如阿娘所说的一表人才,可你还是不由自主地把他和蜘臣相比,他和蜘臣一比连他的脚趾都不如,就这样,外面的小女子都在春心暗动,都希望嫁给他的人是她们不是你。
      
      你优雅地俯身行了个礼,赵老爷满意地点了点头,而赵少爷看着你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你本人果然比传闻中还要美,能娶到你足够吹一辈子了。阿娘将热气腾腾的热茶递给你,你接过,犹豫了一会后缓缓地跪坐在地上,将茶杯举过头顶,递给赵少爷,只要赵少爷一喝就说明了你就是他的女人了。
      
      赵少爷一把接过,刚要喝,外面就有人禀报,“老牛家,不知是谁送来的金银财宝,放在了你家院里,出来接一下,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家。”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随后阿爹走出房屋,赵家人也都跟着出来,不出来还好一出来在场的所有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十几箱的金银财宝令人眼前发亮,两辆马车的丝绸布匹,珍珠宝石数不胜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金山银山。
      
      阿爹看到这些金银财宝双腿都在打颤,“来者是何许人也?”阿爹说话都在颤抖,村里面的人都知道老牛家来了个贵客,都跑到这里来想一睹尊荣,将整个老牛家围得水泄不通,这时一辆豪华马车架了进来,马车后面跟着十几个长得人高马大的壮汉,一双白澈修长的手撩起帘子,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好久不见啊,牛老爷。”蜘臣好听的声音回荡在在场所有人的耳边,“蜘臣...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你不知道该是哭还该是笑了。
      
      蜘臣变得不一样了,你差点没认出是他来,他身上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的蜘臣是谪仙的话,那现在的他就是坠入魔道的谪仙,一双丹凤眼由黑眸化为红眸,一头黑丝化为白发,高高的束在脑后,依旧是那一身黑衣,浑身散发出不可一世慵懒的气势。
      
      懂点道法的都知道蜘臣他走火入魔了,学了禁术,他现在的功力绝不容小觑,而那一头黑丝与黑谭般的眼眸就是他的代价。“是那只妖怪!快!快去把道长叫来!”人群中不知是谁说出的这句话,令不明真相的人瞬间醒悟,无一不惊恐地后退,“蜘蛛精!”阿爹痛恨地怒瞪蜘臣。
      
      “诶,牛老爷,我此番来是为了娶牛姑娘的,可不是来决斗的。”蜘臣的眼眸直视你,你与他对视上,他是温柔的,而你却是充满愧疚的。“想都不要想!你这孽障害的我爱女已经被别人戳脊梁骨了,你还想怎么害她?!”阿爹气愤地吼道。蜘臣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后拍了拍手,从暗处走出一名男子,男子长得可谓真正的是妖魔,丑陋到极点,男子恭敬地递上一把宝剑,蜘臣拿起宝剑,众人见他拿起剑,都离得远点生怕被他杀了。
      
      蜘臣毫不犹豫地将整条左胳膊砍了下来,“啊!”在场的女子们都捂住眼睛,更有甚者当场吓晕了过去。鲜血洒了满地,阿爹震惊地看着他,阿娘死死地拉住你,你想要挣脱开来却无奈挣脱不开,只得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名字,蜘臣向你看了一眼,温柔地笑了笑意味着他没事,你心疼地看着掉在地上手臂,而意想不到的是,掉在地上的手臂竟化为了蜘蛛的幻肢,那名男子将巨大的幻肢轻而一举拿起跪在地上,将幻肢举过头顶递给阿爹,这些动作竟与你的动作一般无二,你们家是在求赵家娶你,而蜘臣是在求你们家嫁他。
      
      你满脸泪水地摇着头,你不值得,不值得他这样。“不知牛老爷现在可愿将小女嫁与在下?”而蜘臣的断臂不知何时长了出来,“你!”阿爹现在已经是被他震惊到说不出来话了。蜘臣见阿爹还是不愿松口,他微微启唇,无数条蛛丝从他的口中伸出,十分有默契地在人群中找出那几名在说你坏话的老妈妈,蛛丝死死地勒着她们的脖子,将她们举到阿爹面前,逼得她们伸出舌头,蛛丝顺着脖子爬到她们的舌头上,似乎要将她们的舌头拔下来。
      
      “牛老爷,只要您一句话我家主子就可以放过她们,这些金银财宝都是您的,那条胳膊是我家主子对我家夫人的诚意,而这些个人的舌头只要您一句话全部都能拔掉,保证让我家夫人在这天下没有任何人说她半句。”“好!蜘臣你小子够狠!先把那些个村民放下!嫁不嫁要看我小女的意思。”阿爹将这烫手山芋丢给你。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你身上,“小花,嫁给我,我会把你所有想要的东西全都双手递上,我爱你,我会比这个世上谁都要爱你,小花你不知道蜘蛛把幻肢给你意味着什么,雄蜘蛛生下来注定的命运就是死在心爱的雌蜘蛛手里,成为雌蜘蛛的食物,我将幻肢送给你,意味着我爱你爱到死,甘愿为了你付出我的生命,呐,小花,嫁给我好吗?”
      
      你含泪点了点头,而阿爹也让阿娘松开你,你获得自由,立马跑向他,蜘臣将你抱在怀里,“开心吗?”蜘臣在你的耳边轻声问道,“嗯,特别特别的开心,我原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我真的很过分,抛弃了你,追求我所谓的温暖,我后悔了,蜘臣,我爱你。”蜘臣欣喜地将你抱得更紧了,“没关系,你嫁给我,就是对我最大的赔礼了!”
      
      蜘臣不再理他们,直接将你抱回马车里,你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马车,你有点拘谨,你怕你把垫子碰脏了,蜘臣似乎看出来你的拘谨,“娘子尽管坐就好,等下回到我的王府,你可能会更惊讶。”你现在就很惊讶,蜘臣竟然成了王,“是蛛王吗?”蜘臣宠溺地笑着摸了摸你的头,“娘子真聪明。”
      
      蜘臣一口一个娘子叫你的不禁脸红起来,你忽然想起什么来,“等下!蜘臣,你给我织的衣服还在那儿呢。”“要叫相公,另外那件衣服都已经旧了,我给你织了不只那一件,等回到王府上你一天换一件都行。”“可是那件有纪念意义啊。”你有些郁闷地嘟着嘴,蜘臣无奈地笑了笑,“好好好,我等下叫人给你取回来好不好?”“诶?真的吗?谢谢相公。”你甜甜地笑着,这声相公给蜘臣哄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在你们成亲的那一天,蜘臣将村子里的所有人都叫来了,原本村里人打死不想来的,可是他们再怎么反抗都抵不过你一句‘我想让婚礼热闹些’,不过好在每来一个人都有一块金子,来的倒不憋屈。一天下来,可谓是普天同庆,其乐融融。
      
      你躺在蜘臣给你织的巨大一张网床上,“娘子。”蜘臣温柔地喊道。“嗯?”你疑惑地看着他,“我们行鱼水之欢吧。”说完蜘臣吻向你的樱唇,你闭上眼睛,回应着他。
      
      过了几个月,你发现你怀孕了,你欣喜地笑着说道:“相公,我有喜了!开心不?!”可等你说完,蜘臣却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开心,反倒显得那么绝望。
      
      “相公?”你有些不知所措地喊着他,“啊?怎么了?”蜘臣猛然回过神来,你的肚子咕嘟咕嘟叫,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怀上宝宝以后,总是在不停不停地吃,而且总是吃不饱,光吃不见胖,而蜘臣只是有些不太自然地笑了笑,也渐渐地不与你亲近了。“相公我饿了。”你委屈巴巴地嘟着嘴,“那我去叫人给你做。”“我不想吃这些!我要吃肉!”蜘臣有些绝望地看着你,眼睛泛着泪光,他没有告诉你的是,雌蜘蛛怀上宝宝以后会十分十分的饥饿,而这时只有将雄蜘蛛吃掉以后才会缓解饥饿。
      
      “诶?我要吃的肉是什么来着?诶?什么肉来着?好像是...猪...”完了!蜘臣有些控制不住泪水了,他知道你要吃蜘蛛肉了,他还不想这么快与你分别啊,他连宝宝的样子都没见过就要死了。“诶诶诶?!相公你咋哭了?”你见蜘臣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觉得有些奇怪,“我是不是快把王府吃穷了啊?”“哦,那没有,你几辈子吃都吃不穷。”你很不解,问道:“那你为什么哭啊?
      
      “娘子...接下来的事情,不要觉得伤心和愧疚,这是正常的,我会想你的。”说完,蜘臣横躺在你面前,脸上带着泪,闭上双眼,化为原型,一只巨大的大蜘蛛就躺尸在你面前,你一脸懵比,用手指怼了怼蜘臣胖乎乎的大屁股,你将脸凑近,“你这是在干嘛?”“没事,娘子,你放心吃吧,我这几天天天洗澡就等这一天呢,即便我做不了什么,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能让你吃的舒心。”说着蜘臣又哭了起来。
      
      “我说我要吃猪头肉,你给我弄饭,我饿了!”空气中沉默了几秒,蜘臣猛地翻起身,八个复眼齐刷刷地看向你,“诶?!不吃我吗?”“我吃什么吃啊,我又不是雌蜘蛛,我想吃猪头肉,好久没吃猪头肉了。”“原来你知道啊......”你向蜘臣翻了白眼,“我阿娘都已经告诉过我蜘蛛的习性了,你长几个复眼我都知道。”
      
      “我不想跟你说这些啦,我饿了。”“好嘞,我现在就去给娘子做饭。”蜘臣蹦跶地跳床,“你变回去,怪吓人的。”“哦,好的。”说完蜘臣就变成那个翩翩公子,你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有蜘臣此生足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