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病娇先生

作者:蔷薇花开落谁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手语老师

      手语老师
      一章一个故事,病娇、痴汉、跟踪、偷窥、囚禁,各种喜闻乐见,所有带感的都有,简介废,喜欢的点个订阅或关注哦~!
      你叫苏语,是一位知名的手语老师,正赶着去新应聘你去教手语的学生家,你调查了一番这位新学生,也就是前不久出车祸的富家子弟,名字是陈文。说起这陈文,可是掀起一场风波的人,因为头脑特别聪明本该上初中的年龄直接跳级去了重点高中,本来保送清华的天才学神,却在重要时期出了车祸,又因服用的药物出了差错,导致他在服用药物以后变成了哑巴。
      你坐在出租车上,看着手机上关于陈文的新闻,全是冷嘲热讽,各种嫉妒偏激的言论,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令你这个局外人都感到气愤不已,气愤的同时也心疼陈文这个孩子,他还未成年啊,就经历这样的事情。思来想去之间,已经到了陈家别墅,你将钱递给司机师傅后,下车走向别墅的大门,刚到大门处,门自动就打开了,这时一位管家上前弯腰说道:“您就是苏小姐吧,老爷和夫人已经恭候多时了,还请您跟我来。”
      你点了点头,跟着管家走进别墅内,别墅与通常电视剧中的名门贵族的不一样,反而体现一种典雅低调,并没有那么金碧辉煌,别墅内的风格也是同样的格调。
      陈夫人见你来了,和蔼地起身上前,握着你的手,道:“苏小姐,你可算是来了,快坐下。”你有些拘谨和尴尬,只能用笑容来掩盖尴尬,陈夫人坐在你的身边,“苏小姐,文文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文文这一生都无法开口说话了,我们迫于无奈只能找个手语老师来教他,方便他生活,你是最厉害的手语老师了,我们希望你能教教他,学费自然少不了的。”
      “陈夫人您放心,陈文少爷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我会尽我全力教他的。”陈夫人听你这么一说,更加满意了,“走吧我带你去楼上。”你点了点头,将教材拿好,跟着陈夫人上楼,走到陈文房间的门前,陈夫人敲了敲门,“文文,你开下门,妈妈给你找的老师来了。”回应她的是一声砸击声,他把杯子砸在门上,陈夫人被下了一跳,后退了几步,你连忙上前扶住陈夫人,陈夫人一脸歉意,“文文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受了打击才这样的,一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你思考了一会,向一旁的管家说道:“有备用钥匙吗?”管家一愣随后将钥匙递给你,“我们以前也用过备用钥匙,可每次都被文文赶了出来,我怕他做傻事,就没有用过了,你小心一点。”陈夫人不放心道。“您放心,等下我会一个人进去,我没出声之前先不要进去,不会有事的。”你用钥匙打开了门,随后快速将门反锁上。
      刚将身转过来,还没等你看清,就被瓷杯砸了个眼冒金星,你捂了一下额头,发现额头被砸出了一个大坑,留血了。你疼的想骂娘,硬是忍着疼,将杯子捡了起来后,这时你才发现房间里被陈文砸的面目全非,陈文见你被他砸了以后,惊讶又歉意地看着你,你忍着痛温柔地笑着,一步一步地走向他,他完全愣住了,他没见过被人砸了以后还能笑的那么开心的,你额头上的血已经流过眼睛了。
      你将杯子递给陈文,陈文宛如大梦初醒,看着你递过的杯子发愣,“呐,还你,消气了吗?要不要再砸一下子呀?”你语气中带着活泼,没有一丝埋怨,陈文怔了怔用口型说了一句对不起。“没关系的,是我没有进来敲门的。”陈文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你的额头,你用手指碰了碰伤口处,疼得皱了一下眉。
      陈文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起身迈过地上被他砸坏的东西,他走向床头柜,将柜门打开,找出医药箱,你有些惊讶,难道他要给你包扎伤口吗?陈文从里面拿出纱布和要擦的药水,拉着你坐在床上,“你是要给我上药吗?”你语气中带着笑意,陈文点了点头,他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他无法表达他想说的,显得十分焦急,“别着急,我自己来就好。”陈文却摇了摇头,他将你的手按下,给你上药,你怔了怔,随后笑了笑,道:“谢谢。”
      你这时才发现,陈文比照片上还要好看,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薄唇有些发干,皮肤十分的苍白,头发由于没有及时修剪已经有些挡住眼睛了,如果说陈文是个画中仙都不为过,陈文很瘦原本正好的衬衫已经显得十分宽大,肩膀都已经漏了出来。
      陈文的力度轻柔,只是让你微微感到疼痛,他又用纱布给你包扎好,之后才露出轻松的笑容。你用手碰了碰伤口处用些不是很适应,你转过头看着满地的狼藉,陈文有些不好意思,你看出他的尴尬,提议道:“要不我们找人进来打扫一下?”陈文听你这么一说,原本苍白的脸更白了,摇了摇头十分抗拒。
      你迷了眯眼,若有所思道:“好吧,那我来收拾一下吧。”你苦恼地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找到扫帚,陈文冰冷的手指触碰了一下你,你回过头看着坐在床上的他,他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是饿了吗?”他听你这么一说,惊讶地看向你,你又笑了下,“我这里有巧克力,虽然空腹吃巧克力不是很好,但是先垫一下肚子吧,牌子很普通,不要嫌弃哦。”你从包包里拿出巧克力,“是黑色的巧克力,不知道你吃的习不习惯。”你将巧克力递给他,他纠结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接过,撕开包装,咬了一小口。
      你见他吃了,很开心,“我先出去拿一下扫帚,打扫一下房间,等我一下。”你情不自禁地摸了摸他的头,他身体一僵,你还以为他不开心了,直到他的耳朵红了起来,你也不揭穿他,反而走到门口,将门打开,陈夫人见你一脸鲜血,头上裹着纱布吓得不轻,就差打救护车了,你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苏小姐,文文他...”“他很好,就是饿了,麻烦给他弄下饭菜,最好弄粥。”陈夫人听你这么一说都快开心疯了,她激动地握住你的手,感激涕泪道:“谢谢你,谢谢你苏小姐,我没找错人啊...”你回握住夫人的手,拍了拍了,“我先去把他的房间收拾一下。”“啊,不用,我叫佣人去。”你向夫人眨了眨眼睛,夫人虽然疑惑但是明白了,让人去拿了清洁工具。
      你接过工具,道了声谢,随后拿着工具进了房间,陈文见你拿着工具真要收拾,连忙起身要帮忙,“你先坐下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陈文一脸疑惑,他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因为你是他的老师,所以才帮助他的吗?
      你干活十分麻利,不到一会就收拾的差不多了,你活动活动身子,对着陈文笑道:“我这么做是有条件的哦。”果然吗...陈文面露失望,他把你认为是有目的性的人,“我的条件就是,你等下要好好吃饭。”陈文震惊地抬起头看向你,“可以吗?”陈文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
      刚说完,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你将门打开,一位佣人端着粥站在门口,你笑着接过后将门关上,端着粥走向陈文,将粥递给陈文,温柔地说道:“你刚刚吃了巧克力,现在喝几口粥吧,好几天没有进食,要是吃太过油腻的,会引起恶心哦。”
      陈文说不出现在是什么心情,有温暖有疑惑也有开心,一个老师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吗?你会不会对别人也会像对他一样,想到这里陈文就有些委屈,看着让人食指大动的粥也丝毫没有食欲,“怎么了?是要我喂你吗?我很乐意效劳哦。”你调侃道,刚说完,陈文的俊脸就红了起来,你忍俊不禁,这位传说中的天才学神也太可爱了吧。
      你十分接地气地盘腿坐着地上,拄着下巴,对陈文说道:“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我是夫人请来教你手语的老师。”陈文听到‘手语’两字就显得很不开心,“我知道你很不甘心,我也替你觉得不公,这么优秀的男孩儿,不应该被命运这样玩弄,你应该站在最顶端俯视这一切,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去拥抱这个世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最起码,你拥有我这么一位沙雕可爱的手语老师呀。”说至最后,你傻笑了起来。
      陈文见你这幅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其实,我就是一个奇迹。”陈文听你的语气有些沉重,疑惑地望向你,“我在小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是个无法说话的孩子,但我是个奇迹,我父亲打算将我抛弃到孤儿院的时候,我居然会说话了,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可能是因为我的求生欲吧,hhhh,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当手语老师的原因了。”
      陈文有些惊讶,没想到你竟然有跟他同样的遭遇,“你可以这么想啊,会了手语,跟会了一门外语一样,只不过手语是跟残疾人们交流的语言,其实手语超级难的,我当时也学了好久呢。”你跟陈文有一答没一搭地聊着,只不过只有你一个人在说啊说,但陈文却也十分认真地听着。
      之后的每一天你都来这里跟陈文说说话,你发现,陈文他真的很聪明,虽然现在他暂时无法回学校上学,但他一直都在自学,而且学的很棒,你来的时候他大多都在看书,你也开始教给他手语,不久的时候已经完全能够和你用手语交谈了,有一次他问你,“语,你有发现吗?我们的名字后面的字加在一起,就是语文了诶。”“诶?真的诶,这是命运吗?命运注定我们相遇。”也注定我爱上你哦,陈文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陈文从一开始的反抗到能出房间了,又从出房门到和大家正常在餐桌上吃饭,并且能够完全用手语交谈仅仅用了几个月,就连陈夫人都佩服不已。“小语今年二十六了吧,用适合的人了吗?”陈夫人知道你的父母去世以后更是将你当做自己亲生的疼,陈文听到陈夫人提起这个话题,紧张地看着你,你笑着说道:“没,我啊,打算单身一辈子呢。”陈夫人听你这么一说,嗔怪道:“结婚是一个女人的大事,可不能含糊,对了,我看我家文文就不错,要不等文文到法定年龄了,你们去领证吧,正好阿姨也特别喜欢你。”你听陈夫人这么一说,尴尬道:“我会考虑的,谢谢阿姨,但是吧,我觉得小文这么优秀应该配得上更好的,我学历也不是很高,家境更是糟糕。”陈文听你这么一说,连忙反驳,“在我心里语才是最优秀的!”陈文用手语比划道。
      你笑了笑,用手摸了摸陈文的头,“那就好。”谁都没有察觉到你刚刚语气中带有的不舍与无奈。
      过了几日,你犹豫了很久,将事情告诉了陈夫人与陈文,“什么?!小语,你要走了?为什么啊?”陈夫人一脸不敢置信,陈文也很焦急,挽着你的手握的越来越紧,生怕你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我也是思考了很久才决定的,时间紧迫,这段时间以来真的很谢谢您的照顾。”“语,你不要我了吗?”陈文用手语问道,眼里充满了泪水,你也很舍不得离开陈文,但是真的是时候说离开了。“小语,你是嫌阿姨给的学费少了吗?没关系,阿姨可以再加的。”“真的不是,阿姨,我真的实在是没办法了,阿姨,我还有其他学生要去教,我先走了。”你不给陈夫人说话的时间,拿起包包就要走,就在你要离开的时候,陈文伸出手拉住你的手腕,你回过头,忍着泪水,问道:“怎么了?”陈文用口型说,留下来,你与他双目对视,他眼里充满了祈求。
      你还是那样温柔地笑着,“我们短信联系呀,我不是有联系方式在你那吗?想我了,可以随时发消息给我,想我了,我可以过来看你的。”陈文摇了摇头,“听话,小文,乖。”你用力将陈文的手指掰开,陈文流着泪,无声地说着不要。
      你在陈文手指全松开以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而陈文仿佛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跪坐在地上,他想去拉住你,却被陈夫人拦住了,“文文,小语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她决定的事,谁也劝不了,她可能真的有事情要去做,我们给她点时间好吗?”陈文放弃挣扎,转身回到房间里,将自己锁在房间里。
      你一路上都在哭,你也不想离开,你只能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才能活得更久,陪在陈文身边的时间更久。你拿着诊断书去医院复诊,医生建议你住院治疗,你也很配合地去住院,在住院期间,你和陈文一直靠发消息联系着。
      陈文:语,我好想你,妈妈也很想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看我们啊?
      你:快了,等我忙完这段时间的,我也很想你。
      陈文:那我们视频吧?
      你:不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先不和你聊了,我先去忙了,拜~
      陈文:好吧...那你要快点哦。
      你:嗯。
      你将手机收了起来,心情十分的沉重,“苏语,等下有个检查,打完记得去啊。”护士给你打上吊瓶后,告诉你等下有个检查,你点了点头道了声辛苦了。等到点完吊瓶以后,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你拿着诊断书,去主治医师那儿,主治医师看完以后,一脸严肃地说道:“苏小姐,我建议你做化疗,病情已经恶化了。”你听到医生说的话,嘴角的笑容凝固在嘴角,随后又重新扬起笑容,“好的,如果做化疗的话,我还能活多久?”
      主治医师迟疑了一会儿,“您尽管放心说,我心大...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你嘴上说没事,其实你说话的声音已经哽咽了。“如果做化疗的话,最多一年。”你点了点头,主治医师叹了口气,“其实这世界也会有奇迹发生的嘛,我要在最后的时间里做一只快乐的沙雕女孩。”你的这段话,令主治医师哭笑不得,但他也为你这种‘心大’而感到心疼。
      你的笑容在出了房间以后就崩溃了,眼泪夺眶而出,你控制不住地哭出声,旁边的人和护士都向你投向疑惑的目光,你擦了擦泪,回到了病房,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你的身体缓缓随着门倒下,不知过了多久,等你睁开眼时,自己躺在病床上,嘴上戴着氧气罩,而医生见你醒了,怔了一下,随后给你检查了一下,便出去了。
      你苦笑了一下,自己已经病到这种地步了吗?你拿起手机,发现自己竟然昏迷了一天,而陈文给你发了上百条消息,都是在问你怎么不回他的消息,你看着这些充满了关心的话,心中流过一股温暖。
      你:我手机没电了,又没放在身边,没有看到哈,抱歉啦~
      陈文似乎守在手机旁边一样,刚发过去就回了过来。
      陈文:语,你可吓死我了,对了,语,你家在哪儿啊?我想去找你,好不好?我已经三天没见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你知道如果你再这样含糊过去,陈文可能会察觉到什么。
      你:我看看后天吧。
      陈文:啊...要后天吗?好吧,我等你。
      你:嗯,我家小文最乖了。
      陈文:嘿嘿。
      陈文:对了,语,我的生日你还记得吧?
      你:记得,小文的生日我怎么可能忘掉呢。
      陈文:最爱语了!
      你不再回他,而起身去主治医师那儿,“医生,我明天想要化疗一次。”......
      化疗的痛苦令你无法忍受,一场下来,冷汗流了你一身,几乎要将你浸透,你为了不让他们看出你的病态,用粉底和腮红提高你给人的精神度。你打起精神去往陈文家,陈文见你来了,立马笑着向你快步走来,用手语说道:“语,你可算来了,我好想你啊。”随后一把抱住了你,你温柔地笑着拍着他的后背。
      “小语来了,快进来,文文知道你要来,特地为你准备了好多你喜欢的菜呢。”陈夫人笑着说道。你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一忙起来就不知道照顾自己,快进来歇歇。”“谢谢阿姨。”你故作没事,心虚的怕陈文看出什么来,连忙脚步加快。
      你陪了陈文一整天,陈文经过这几天不见面以后更加的依赖你了,就连你上厕所都要在外面等你,生怕你离开他,你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你身患绝症的事情了。
      “阿姨,我走了。”“慢点,我叫司机送你吧。”陈夫人不放心道。“没事,不远,很快的。”你笑着说道。“小文,我走了。”陈文见你笑的很开心,也笑了起来,跟你挥了挥手,“拜~”你也挥手回应,转身离去,陈文望着你的身影发着呆,他为什么有种感觉,你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究竟是为什么呢?
      你每次化疗以后都会去见他们,跟他们说说话,只是渐渐地时间越来越短,你在回去的路上突然晕倒了,你悠悠转醒,发现病房里,背对你站了个人,“你是?”你刚发出声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微弱,那个人缓缓转过身,你瞳孔瞬间放大,震惊地看着他,“小文......”陈文一脸平静地看着你,只是眼眸里的受伤与难过让你明白,他知道了。
      “语,你醒了......”陈文干净好听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更为震惊,嘴角带着欣喜的笑容,“小文...你能说话了?”你明明是笑着说的可是最后却越来越哽咽,眼泪从眼角滑落,你笑着哭了起来,面目倒显得十分狰狞。
      “嗯,我能说话了,我本来想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告诉你的,可是我生日你没来,你知道你昏迷了几天吗?三天,整整三天,要不是医生给我打电话说你病危了,我都不知道你生了病,你知道吗?我有多着急吗?我现在你看你醒来我就有多恨你,我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生了很严重的病,苏语,我恨你!”
      你睁大双眼,哭着说道:“我真的没办法告诉你,我原本都想好了的,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真的不想让你伤心难过的,小文...我...”陈文走到床边,坐在你身边,用手指替你擦泪,“阿姨是不是也知道了?”你哑着嗓子问道。陈文点了点头,“妈妈很伤心,她已经去找专治你的病的医生去了,你会好起来的。”“小文...我真的活不了多久了...别这样...小文...”“我说能你就能!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你的!”陈文眼里的偏执与疯狂让你着实吓了一跳。
      不知道是不是陈夫人和陈文知道你已经生了病,你最近几日心情很好,胃口也很好,比生病的时候吃了好多,精神也比之前好了不少,你似乎明白了什么,特地让陈文出去,病房里只剩下陈夫人和你,“阿姨...你知道我最近的情况意味着什么了吧...”陈夫人怔了怔,忍着泪说道:“哪有,小孩子别胡说八道,这说明你要好了啊......”“阿姨,我快死了...您能帮我个忙吗?”你别过脸看向窗外,陈夫人忍不住哭了出来,“好...你说...”“阿姨,等我死了以后告诉小文就说我是去国外接受治疗了,瞒着我死了的事情,我死了以后的葬礼,我希望只有您一人参加,我把您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可以吗?把我死了以后的骨灰撒在海上,我喜欢海,我想在死了以后也躺在海上......”你转过头带着泪扬起笑容。
      站在门外的陈文将你们的对话听了个全部,他没有哭,反而笑了笑,那样的笑容,谁看到都会心底发寒,很可怕也很可怜。
      你去世了,葬礼也只是陈夫人在你的墓碑前放上了你最喜欢的蔷薇花,陈夫人抱着你墓碑歇斯底里地大哭了起来,而她没发现的是,陈文一直站在暗处看着陈夫人哭的不能自已。陈夫人怕让陈文发现异样,擦干了泪,装作不知道你去世的样子回去了,陈文见陈夫人走远了,来到你的墓碑前,墓碑上的照片里的你笑的依然那么开心那么温柔,正如刚见面时你笑着的样子,陈文也只是撇了一眼,说了一句令人有彻骨寒意的话,“这个语是假的,真的语她去了国外,她去接受治疗了。”
      陈夫人按你说的将你生前写给陈文的信递给陈文,陈文一脸茫然地看着陈夫人,陈夫人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故作开心道:“文文,我有一个好消息哦,小语她去国外了,国外有一家医院专门治疗这个病的,这个是她走之前给你留的信,因为实在是太突然了,她就直接收拾行李走了,也没跟你说一声,这孩子真是的。”陈文演的跟真的不知道你去世了一样,但能知道他在的演的是他微微颤抖的手。
      陈文接过信,回到屋子里,查看你写的信。
      亲爱的小文:
      小文,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我要去国外治疗了哦,那里的医疗环境超棒的!你要好好学习哦,要考上清华,另外就是不!要!放!弃!自!己!哦,你是我的骄傲,我认识你真的很开心很开心,等我回来的时候估计小文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位漂亮温柔贤惠的妻子呢?我很好奇呢,可惜啊现在暂时没办法看到了哦,你要乖,我最近不在你身边,我很担心你,担心你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对了对了,一直都在说小文,忘了跟你说阿姨了,阿姨可能因为我的不告而别而感到伤心难过哦,你要好好照顾阿姨,阿姨年级大了,不能让她操心哦,我的小文最乖了!另外我有一句话要送给你,我画画很丑哦,你不要嫌弃哈,那就这样哦,拜拜!
      最爱你的语
      陈文将信的背面翻了过来,原本很开心的笑容瞬间崩塌,泪流不止,那是你亲手画的几双手,那几双手摆的姿势的意思是:我爱你,小文。
      陈文红着眼眶,哽咽道:“我也爱你,我会一直等你的,我回乖乖等你回国,我会等你......”
      十几年过去了,一家特殊学校里来了一位新的手语老师,老师长得十分好看,甚至要比明星都要俊美,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问他的有没有结婚,他却说“结婚了,只不过妻子在国外接受治疗,很快就能回来。”他们只知道那位新来的老师脖子上总是戴着一条项链,项链的吊坠是个迷你玻璃瓶,玻璃瓶里装满了灰,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灰,谁知道呢?或许...只有他本人知道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