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退休以后

作者:青丘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娘俩儿的早膳很丰盛,汤汤水水的摆了一桌字,宋舒予吃的无比满足,此时此刻,是真的感觉那个待了上万年的地方待不得啊!毕竟一个两个修炼上瘾的,谁还管这口腹之欲呢?
      再不然,喝点露水灵脂,啃点果子丹药,这在很大一部分仙人眼里已经是顶顶好的伙食了,但是现在!宋舒予看着满桌子的好吃的,只想对那群过去的同僚高高地竖起自己的中指,去你的不染凡尘,有好吃的还管你们?修炼?修什么炼?有好吃的还管你们?
      蘅安坐在对面,十分淡定地看着自己额娘又露出这种诡异的表情,挖了一大勺子香喷喷的银耳羹就着米糕吃下去,宋舒予咽下一口小菜,看了看认真吃饭的蘅安,喝了口粥慢慢道:“等会儿咱们去你乌雅额娘那里一趟,她给你做了两件衣裳,让你过去试试。”
      “乌雅额娘做的?”蘅安眼前一亮,俨然是极惊喜的,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乌雅氏的手艺绝对比天下大部分的绣娘老师傅要好,这就是绝对的天赋了,但是偏偏还懒得很,图纸一沓一沓的画,最多却能坚持一个月不懂针线。
      用她的话说,有想要动手的冲动,但是不想动的欲望能够压过这种冲动。
      所以满宫里能穿上她做的衣裳的人都少得可怜,德贵妃算一个,宋舒予算一个,蘅安算一个,胤禛勉强算一个。
      之所以说是勉强,还是德贵妃心疼自己儿子,又为了自己侄女,逼着她动手给胤禛做了一件,从此惊为天人,那满满的暗纹和行走之间露出的图案,绝对成为了整个皇宫里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多少人询问衣服的来历,甚至后来康熙都开口打趣了两句,从此那件衣服就被好好地收了起来,虽然十分喜欢,但是想起被人议论的痛苦,胤禛还是决定就让它好好在柜子里待着吧。
      这足以说明乌雅氏的手艺精湛了,德贵妃曾经评价自己这个内侄女,手艺精湛,可惜人太懒,要不是灵感多的要炸了,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由此可以知道蘅安的两件衣裳到底有多稀奇了,蘅安高兴之后也敏锐地觉得这里头可能有什么问题,面上不免带出了两分疑惑来,宋舒予微微一笑,道:“她最近心情好,熬了好几个大夜了,不止给你的,还有给你玛嬷的,给你额娘我的,连你阿玛都有,你有两件自然也不必疑惑了。”
      又慢慢喝了口清粥,道:“你今儿个可得好好哄哄她了。”
      “是!”蘅安兴冲冲喜滋滋地答应了,心中兴奋不已,可是看着宋舒予慢悠悠喝粥的动作却又不免有两分着急,宋舒予抬眸看了看她,一面用块子夹了一筷子小菜放在身前的小碟子里,慢慢道:“今儿的字多临两篇。”
      蘅安一愣,哭丧着脸答应了,宋舒予淡淡地看了看她,没再说什么,意兰在一边看着,也只能垂手侍立在一旁,不敢吭声,毕竟宋舒予吃饭的时候一般是没人敢出声的,昨天的巧儿就完全是意外了。
      饭后,宋舒予又扯了个朱橘慢慢吃着,直到看着蘅安心焦磨烂就快要坐不住了,这才趿鞋下炕,幽幽对着蘅安道:“走吧,去你乌雅额娘那儿。”
      “是!”蘅安早就跃跃欲试了,当下脆生生地答应了,在奶母的帮助下穿上了鞋,被宋舒予拉着手往隔壁乌雅氏的住所取了。
      乌雅氏全名乌雅青黛,是德贵妃的嫡亲内侄女,当时选秀的时候在德贵妃身边混了一段时间,本来是打算讨好讨好姑母,自己在京里开绣坊做衣裳混日子的,哪成想康熙脑一抖手一抽就给指到了胤禛身边。
      这也没什么,毕竟混日子哪里都能混,青黛也不是什么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何况宫里好料子好丝线都不少,德贵妃也开私库给了她不少好东西,所以也就认了。
      何况现在不在阿玛额娘身边,德贵妃心存愧疚,四福晋看起来就是个面团儿样的人物轻易不开口,也就没人敢管她,她的日子可比在家里自在多了。
      宋舒予拉着蘅安慢慢走着,一旁又有奶母和教养嬷嬷虎视眈眈,即便蘅安有心想要走的快一些,却还是只能顺着宋舒予慢悠悠的步伐,不过短短的一段路,对蘅安来说却好似度日如年了。
      进屋的时候青黛正靠在炕上抽着水烟,“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断,却并不很大,屋里带着些朦朦胧胧的烟雾,她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鸭青色暗纹旗袍,袖口用丝带系住了,头发松松散散的,没有什么首饰,一手扶着烟,一手在炕沿儿的鸡翅木炕柜儿顶上轻轻敲着,上头还零三搁着两张纸,旁有两支油纸包着的炭笔,屋子里凌乱的不成样子。
      她眼下带着淡淡的青黑,面上带着几分疲惫,身上搭着一张线织的薄毯,轻轻靠在那炕柜上,头发松散着,看起来懒懒散散的,却带着一股颓废的美感,此时靠在那里浅浅笑着,嘴角明明弯着,却莫名的凉薄。
      不像宋舒予屋里,青黛这个屋子,南边的暗间里炕小,还被桌案炕柜占了一大半,另外空出来的地方就是各种架子和一张大大的桌案,各种工具、笔墨、图纸随处放着,这些东西即便是服侍了青黛多年的容晶也不敢乱动的。
      青黛见宋舒予拉着蘅安的手进来,下意识地放下了手里的烟枪,趿鞋站了起来,道:“屋里烟大,正厅坐去。”
      宋舒予点了点头,也就没带着蘅安进去,而是自顾自在正堂上首右侧的椅子上坐了,青黛屋里的家具都是一色儿鸡翅木的,乌雅家送进来的青黛自小用惯的了,一色儿的曼陀罗纹样,是青黛五六岁那年画出来的了,又让老师傅改过之后照着打造的。
      此时屋里随处都能看见微微泛着黄色的图纸和各色的彩线,她偏头往被命名为工作室的屋子里看了看,满屋子的东西乱七八糟的放着,轻轻嗅嗅,还能闻着一股子烟酒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带着淡淡的香气,并不难闻。
      青黛却急急忙忙地让蘅安看了衣裳,微微比了比,说还有两处地方要改的,就让蘅安出去找二格格玩儿了。
      “你这一日日的熬着,也别熬坏了。”宋舒予一手敲着椅子扶手,看着那上头的曼陀罗花纹,无意识地摩挲起了自己手腕上的珠子,慢慢道:“平日里活的慢慢悠悠的恨不得一年不动针线,现在倒是着急起来了。”
      青黛幽幽叹了口气,摸了摸手腕上缠着的一百零八颗念珠:“你不懂,就是平时压的太狠了,如今不动睡不着。”
      “我瞧你动了也未必能睡着。”宋舒予撇了撇嘴,抬手在她的额头上点了点头,在腰间翻了翻,找了个小香包出来递给了她,道:“拿着,但愿它能让你睡个好觉,不然我也没法子了。”
      青黛颇为惊喜地收下了,下地走到宋舒予身前,凑在她脸边,微微勾着唇,嗓音低沉暗哑却更有磁性:“好舒予,谢谢你。”
      宋舒予仍然非常的淡定,毕竟天族比青黛开放的女仙多了去了,她每回征战归来,骑着老伙计走在街道上,都能收到满满的鲜花香包,大部分都是出自于女仙之手的。
      她抬手拍了拍青黛的肩,道:“回去坐好。”
      “好。”青黛耸了耸肩,转身坐了回去,衣袂翩飞之间露出了旗装里头隐约的纹路,看起来好看的紧,却又带着些无端的神秘,她看了看里间,又道:“我给你做了一件袍子,配着纯白的打底内衬和绫裙定然好看。”
      她说着又站了起来,缓缓走到里头,没一会儿又抱着东西出来,宋舒予坐在那里看着她的动作,她走起路来会下意识地挺胸抬头,肩膀会微微往后靠,据她说是因为针线活儿低头做多了脖子不舒服,这样好受些,腰肢儿会微微摆动,身姿摇曳着,好似花蝴蝶一样。
      有时冷漠逼人,却又处处留情。
      屋里淡淡的烟草气并不难闻,她平时并没有多大的瘾,不过三五日一次,酒水更是不沾的,唯有这个时候,这一个小屋里会烟酒不断,一进来就能闻着味道。
      青黛俨然也发现了宋舒予稍许的不适应,将东西在她身旁搁下之后,就转身去了正堂当下的暖炉处,往里添了一把薄荷叶和晒干了的橘皮。
      宋舒予伸手掀起那盖着的湖蓝绸子,地下被盖着的是一件浅青色水墨刻画的锦袍,她小心地抖开看了看,方领开到胸前,可以露出里头一块儿打底的白衬衣的一块儿领子,或带出两处精致的刺绣。
      然后是一溜儿的琵琶扣,扣的紧紧的,和着江南烟雨朦胧、水墨画一样的图案,从后看,便是大片大片的烟雨图案,水墨一样的颜色不知道是怎么调试出来的,却好看的紧,一眼看上去,便吸引了人全部的眼球。
      寂寥安静,却另有一番灵秀。
      这锦袍样式是宫里常有的,却也与最初的锦袍样式不同,顶上领子开的大,露出里头配套打底的衬衣,或是方领的,或是鸡心领的,有时还有圆领的,下头胸口下到肚子都是琵琶扣连着的,底下露出大片大片的绫裙,行走之间又带动身后垂地的锦袍后身,微微摇曳着的样子,极美。
      “怎样,好看吧?”青黛微微笑着,斜靠在鸡翅木雕花的隔断上,笑意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她一手摩挲着念珠,一面道:“这可是花了好大的心思的,清洗的时候可悠着点,洗坏了可就没有第二件了。”
      宋舒予的手在那大片大片的烟雨朦胧上慢慢滑过,一面笑着:“自然是会小心的。”
      又抬头看向青黛,微笑道:“我很喜欢,多谢你了。”
      “这有什么。”青黛微微挑眉,道,“你以后要谢我的多了,如今就开始谢了,以后还谢不谢的完了?”
      宋舒予冷哼一声:“夸你两句你就上天了。”
      一面又站了起来,抱着那东西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看着斜靠在那里慵懒散漫的青黛,终是微微皱了皱眉,道:“我那里有一匣子安神香,我闻着不错,回头让人给你送来。”
      “多谢了。”青黛不知从哪里摸出了帕子来,对着宋舒予挥了挥,玩笑道:“大爷,不送了。”
      宋舒无奈叹了口气,一面好笑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应该猜到青黛的来历了吧?
    放荡不羁的宅女设计师。
    嗯。
    邋遢懒散,但是底子在那儿,不论怎样都是好看的。
    她以后的戏份还是很重的,至少比胤禛中。
    请问我们现在都没出场的男主在哪里?
    其实女主未必喜欢男主,文案上说了,风流风流。
    宋舒予对胤禛多数是一种玩乐一般的心态,胤禛也未必有真心。
    他们只是在嚷嚷红尘中抱着团前行。
    所以不要期望男主的戏份有多重,大家都知道,我不喜欢感情戏。
    或许对宋舒予来说,青黛比胤禛重要多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