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退休以后

作者:青丘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意兰的事情算是暂且定下来了,只需等回了四福晋之后让意兰回家待嫁,宋舒予已吩咐了另一个庄子上的管事娘子,也就是原身原本的贴身婢女周李氏明日过来一趟,到时候商讨的自然是给意兰出的嫁妆。
      原身原本四个贴身婢女,陪入宫去了一个,剩下三个都是嫁了下头生意或是庄子上的管事,有的随着出去做生意,有的留在京中,周李氏便是留在京中的一个。
      她丈夫管着宋舒予名下一个产出较大的庄子,也是太老夫人身边伺候人的小孙子,她公公是老来子,如今还算是壮年,在南边管着些生意,夫妻二人如今将那位周嬷嬷供养在她丈夫打理的庄子里,生了一儿一女,周嬷嬷不是个多事的,一家五口在一处,倒也和睦。
      得了传唤,第二日周李氏便梳洗打扮一番过来了,宋舒予见她红光满面的样子,便知道她的日子过得不错。
      “素云见过主子。”她一进来,干脆利落地跪下行了个大礼,宋舒予慢慢地摩挲着腕上的玉珠,一面叫了起。
      素云慢慢地沉下心,掩盖了面上激动的样子,宋舒予又例行询问了两句她如今的日子过的如何,又问了周嬷嬷的身子,素云忙道:“太婆婆年有八十,已是高寿,只是如今保养的极好,倒没什么只是时常怀念当时伺候老太夫人的日子,也常常想念主子。”
      “劳烦周嬷嬷挂念了。”宋舒予微微一笑,又道:“我看南边儿送来的东西有些顶好的阿胶,你回去带上一些,给赵嬷嬷用。”
      又寒暄了两句,方才进入了正题,素云听宋舒予说了,便笑道:“这不难,就按照奴婢当年出嫁时你吩咐准备的嫁妆再备一份,到时候您再给添些东西,也不折辱了这些旗下人姑奶奶。”
      宋舒予垂眸轻笑,对素云对旗下人的态度也没说什么,这些日子看下来,这些人对旗下人甚至旗人都不大看管,素云这样并不奇怪。
      “也好。”她微微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准备。”然后又微微顿了顿,吩咐:“你再备二十四匹彩色的锦缎绫罗并两副金头面、六副银头面、一箱漆器摆件,算作十抬吧,到时候另外有用。”
      “是。”素云欠身答应了,也不问为什么,答应的干脆利落。
      前天晚上谈完了意兰,第二天早起就谈了其芳,其芳当时娇羞的表情便已让宋舒予恍然大悟了,她当时不过是微微一笑,道了句:“说吧,是谁?”
      “也……也不是谁。”其芳当时正给宋舒予梳头,说到这个红着脸低下了头:“就是……就是开府之后阿玛额娘来看了奴才,跟奴才说了表哥的事儿。”
      宋舒予微微皱眉,她记得其芳说起过关于她表哥的话题:“就是那个前两年死了妻房,膝下有一女的你姨丈兄弟家的儿子?那岂不是你过去就给人当了娘了?”
      提到这个,其芳一下下给宋舒予梳着头,笑容中不免添了两分苦涩:“奴才今年都二十三了,早不是什么正是婚嫁年龄的小姑娘了,哪有意兰姐姐那样的好命,能碰上相仿的年纪却没有娶妻的呢?能嫁给人做继室而不为妾已经极好的,或者说能嫁出去便极好了,若是阿玛额娘想要奴才多挣些银子,便让奴才出去给人做教养嬷嬷,不嫁人,奴才还有什么法子的呢?”
      又不知想起了什么,她缓缓笑了,道:“何况表哥也是个极好的人了,家底厚实,不仅在京郊有地租出去给人住,自己还在京里经营着一个铺子,京中也有宅邸,若不是死了原配,人家也未必能看得上奴才,如今这婚事是姨妈的妯娌到奴才家亲自说的,奴才和表哥小时候也常见,也不算盲婚哑嫁,已是极好了。”
      宋舒予还能说什么,也不过是叹口气,点点头罢了。
      府里的护卫们是会互通有无的,故而去找四福晋的人也没扑空,就被带到了四福晋居住的庄子里。
      到的时候四福晋正坐在厅下赏竹乘凉,见来的是雯霁,便道:“怎么?你不是随着你家格格避暑去了吗?”
      雯霁笑着道:“回四福晋,是主儿吩咐奴才过来一趟,回您主儿身边的意兰、其芳两位姐姐回家出嫁的事儿。”
      “是到了年龄吗?”四福晋微微皱眉,掐着手指算了算,觉着到也差不多,便道:“身契内务府都送到了我这儿,本来就打算把宫里带出来的人放回家去,却一直耽误了,如今你家主儿既然起了头,那就让人回府,取了身契给你主儿,另外封两个二十两银子你给带回去给你那两位姐姐,也告诉她们,炎天暑热的,不必折腾过来给我磕头了,就让家里人接回去吧。”
      “是。”雯霁应了,也松下了心。
      四福晋发话了,她庄子上的护卫也麻利,快马加鞭天亮之前取来了,给了等在那里的雯霁,让雯霁给带了回去。
      宋舒予保证,拿到身契的时候,她看到了意兰和其芳眼中的泪光。
      当下也笑了,道:“好好儿的,哭什么呢?今儿天也晚了,先歇一天,明儿一早,让庄上的人回你们家里通知了家人,你们再回府收拾了行囊,可是真正的自由身了。”
      意兰和其芳都满是激动地给宋舒予磕了头,宋舒予笑着安慰了两句,然后摆手让退了。
      “主子,喝茶。”以柔捧了一只白玉茶碗来,小心奉给宋舒予,一面道:“宋初元宋先生来了,是为了江南铺子上的事。”
      “他来得到快。”宋舒予端起茶碗轻抿一口,然后意味不明地扯了扯嘴角:“让他厅里候着吧。”
      以柔恭敬地欠身应了:“是,奴婢知道。”
      宋舒予瞥了她一眼,道:“日后改口吧,自称奴才,也不要在人前唤主子,意兰她们有人时都唤我主儿,你也告诉以筝一声,东西都收拾收拾,等伏天过了,便要回去了。”
      “是。”以柔心中一喜,也有些激动,好在多年历练让她还能板的住脸,还能勉强看上去面色如常地退下。
      回头和以筝分享了,以筝也是激动的,她的表现方式就是晚上在自己的院子里耍了三套拳法。
      意兰和其芳各回了家里,其芳的嫁妆家里是早就备着的,女儿回来了,那边就有媒人上门,两家快速走了流程,最后订下了一个不错的日子,其芳也就可以在家里安心绣嫁衣准备出门了。
      而意兰这边,她回了家里,她嫂子本是不乐意的,可没两天,郑家的人便上门了,还透露了能给出多少聘礼,她嫂子也就开心了,意兰的伙食待遇也必原本好了不知多少,至少不是冰凉冰凉没点米的稀粥和老咸菜了。
      而后每天没两日,宋舒予给她准备的嫁妆也上门了,素云是个手脚极麻利的,各种东西都是从下头各个铺子里调过来的,全套的家私也是,反正郑永婚房的大小是极普通的,这东西在里头也能搁下,什么丈量尺寸独家定制的家私,这些都是大户人家搞得事情,意兰并不在乎这些。
      三十二抬的嫁妆摆在意兰哥哥家的小院儿里,一口一口杨木大箱子把院子摆的满满当当的,打开一看里头上到绫罗绸缎下到棉麻细布,从金银首饰到日常用具应有尽有,看的意兰的嫂子眼都红了,刚有了想法还没来得及出手拿一点,却早被亲自送东西来的素云一顿挤兑给吓怕了,从此就差给意兰供起来了。
      其芳那边嫁的着急,刚出了伏,天气还没凉爽多少便已经吹吹打打地带着嫁妆到了那边的家门,意兰到仍是慢悠悠的,不紧不慢地绣着嫁衣,郑嬷嬷亲自出山,请了一位高人看了好日子、算了好时辰,天气彻底凉爽之后,才让郑永把意兰迎进了庄子里面。
      不过这时宋舒予已不在京里了,她随着胤禛去了木兰秋狝,这许是补偿吧,胤禛往宗人府送了给李氏请封侧福晋的折子,不为别的,只为了弘昐,好歹是他膝下唯二的儿子之一。
      对宋舒予母女俩,他算是带上了几分愧疚,秋狝的时候就带上了宋舒予,而蘅安则是康熙亲口点名的。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路了,宋舒予只当没看到李氏那既带着嫉妒不满又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眼神,让以柔打点了行囊,高高兴兴地跟着走了,毕竟出去遛弯透风还是很好的。
      以筝并不能跟着,京里离不开她,她是负责和外头那群人接触打交道的,若是走了,宋舒予一夏天也就白忙活了。
      不过刚走没两天,宋舒予就灭了兴致,毕竟皇家狩猎也不是没看过,一开始不过是时代不同的兴致吊着她,上路两天,每天待在狭小的马车里,再好的性质也没了。
      以筝看出来宋舒予的无聊,从箱子里翻了话本子出来给宋舒予读,好歹还能解解闷儿,雯霁也攒着绒线珠线在那儿给她打络子看,不过马车上颠簸,她们两个也不能久做,仍旧是无聊至极。
      最后就干脆变成了宋舒予在那盘膝打坐调息,以柔在一旁修习内功心法,雯霁则在马车外待着赶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