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退休以后

作者:青丘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京城的春天并不算长,月季花开的时候,天气变热了起来。
      四福晋让人请了绣娘给满府的主子们做衣裳,婢女家丁也会得到几套崭新的夏衣,至少在这上面,她并不吝啬金钱。
      青黛却从量完尺寸之后便闷闷不乐的,或许是一个春天被宋舒予的伙食喂得太好了,她腰身至少得放出一寸半,说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对她这种对身材把控严格的女人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于是她开始绝食运动了,好比现在,餐桌上各种美食琳琅满目,宋舒予和蘅安吃的欢快,青黛却捧着一碗水煮青笋可怜巴巴地嚼着,这是真真正正的清水煮笋块,甚至除了一点盐巴之外半点调料都没放。
      这种时候,就连汤圆儿伙食都比她好,宋舒予看着青黛看天看地就是不看桌子,一副自欺欺人的样子也是好笑,轻轻啜了口汤水咽下,慢条斯理地取帕子拭擦了一下嘴角,道:“不过是一寸半罢了,何必呢?不过是两口菜,又能长多少?”
      “你懂什么?一个春天是一寸半,那等到夏天过完了不就是三寸了?这样一年下去,我还穿不穿衣裳了?”青黛瞪着眼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一双清凌凌的眸子瞪得圆溜溜的,看起来和汤圆儿竟有三分相似。
      宋舒予看了看青黛,又看看汤圆儿,嗤笑一声:“你都多大人了,还学汤圆儿?”
      最后还是蘅安站出来打了圆场,然后吃过午饭,各自散了回去睡午觉。
      院里的月季芍药等花开的正艳,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已经成功得到意兰的认可的阿染带着人采了香味最浓郁的花儿,也是竹叶煮水洗过之后在竹簸箕上铺好摆在廊下,等着干了之后填枕头。
      这算是一个固定活动了,一个春天过去,花瓣枕头宋舒予便攒了三个,如今看着阿染忙忙碌碌的样子,也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蘅安正坐在书房里写字,好歹是练了一年多的磨练,简单的小字还是入得了眼的,至少宋舒予看来,这字儿比她当年初学时的好多了,毕竟当年学写字的时候心思都在那群俊俏的美人师兄师弟上。
      但现在,心无旁骛的蘅安写起字来就认真多了,比起当年自恃天资嚣张肆意的宋舒予,如今的蘅安虽然天资不算上佳,但好歹用心,写出来的字虽然没什么神韵,但形体还是好看的。
      至少在青黛看来就好极了:“啧啧,你可真是亲额娘,但凡是个养娘,准有人说你苛待孩子。”青黛扶着容晶的窈窈窕窕地从书房那边沿着廊子走过来。
      为了显身条,她下手是极恨的,腰肢被缠的看起来和从前没多大变化,穿着一身曳地的青纱裙,腰肢纤细,腰封紧紧地系着,豆绿宫绦长长垂下,腰肢纤细,长发轻挽,微风吹过,青纱裙微微摇曳着,那样子看起来好看极了。
      宋舒予抬眸看了看她,然后摇头苦笑道:“你这可真下得去手。”
      青黛勾唇浅笑:“要么美,要么死。”
      宋舒予摇头轻笑,抬手给她斟了一盏茶水,汝窑雨过天晴色的盏子盛着澄澈清亮的茶水,青黛在宋舒予对面坐好,端起茶盏微微抿了口,啧啧地感叹道:“我是真不懂茶,苦兮兮的,也不知你们喝的什么劲儿。”
      “其实未必喜欢。”宋舒予勾唇微微笑着,抬手给自己斟了一盏缓缓抿着,正是石榴开花的季节,榴花似火般怒放着,一阵风吹过,一朵蔫了的红花随着风飘下,最后落在盛开着的月季上,红的粉的,甚是好看。
      她笑眼弯弯看着互相依偎着的花朵,眸中好似有泪光闪过,看起来亮闪闪的:“只是习惯了而已,茶未必都是苦茶,只是人心若是苦的,喝在嘴里就都是苦着的。”
      说到这儿她微微笑了,摆手唤了其芳来,吩咐她上了一碗奶茶来,一面对着青黛笑道:“让她给你煮了奶茶来,不必为难自己,这是苦茶,不是喝惯了的人是喝不下去的。”
      “你这是什么习惯呢?”青黛歪头看她良久,幽幽感叹一句,然后摇了摇头,先是唤了其芳回来:“你不必忙活了,我不喝奶茶了,喝了长肉长的厉害。”一面又对着一旁躺在软垫上懒洋洋晒太阳的汤圆儿招了招手:“汤圆儿过来。”
      汤圆儿还算给她面子,三两下跳到她身上,靠在她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的,舔了舔自己的小瓜瓜,然后咬着尾巴尖尖继续眯眼睡了。
      “汤圆儿跟了你,一天天不是吃就是睡,眼看着就胖起来了。”青黛缓缓摸着汤圆儿毛绒绒的身体,捏了捏软乎乎的小肥肉,转头与宋舒予笑道。
      宋舒予含笑看着她们两个,柔声道:“胖些好,可爱。”
      “那倒是的。”青黛满足地摸着汤圆儿的小肥肉,又感叹道:“不过人与猫总归是不一样的,我若是胖起来了,便不是可爱,是可怖了。”
      宋舒予轻轻摇头:“我倒觉着你胖些挺好的,如今这样,好似一阵风就能吹倒了似的。”
      青黛努力提着气,听到这话可是再也提不起来了,当下兴奋笑笑:“当真?你说的可是真话?没骗我?”
      连着三个反问问的宋舒予心中好笑:“自然没骗你,不过能到如今这个模样,可见你是下了狠手的。”
      “那倒是。”一口气下去,青黛瞬间觉着肚子压的厉害,忙提气,一面道:“这样的广袖长袍自然是要腰肢纤细穿起来才好看呢,若是真有水桶般的粗细,穿起来可是没法儿看了。”
      宋舒予笑的无奈:“哪里就水桶一般了?明明还纤细的紧,你偏偏为难自己。”
      “你以为谁都是你吗?”青黛也一挑眉,看了看宋舒予身上宽松的浅紫色衣袍和难掩的身段,突然倾身上前搂了宋舒予的腰一下,惊动了宋舒予,也惊动了躺在她怀里睡觉的汤圆儿。
      “喵!”猫咪的叫声尖利,小爪子一下就要往青黛身上拍去,宋舒予忙把汤圆儿抱过来哄,又白了青黛一眼,道:“一惊一乍的,把汤圆儿都吓着了?”
      一面说着,一面轻轻抚摸着汤圆儿,给揉下巴、揉爪爪、揉尾巴尖尖,最后在从头摸到尾巴,然后吩咐雯霁去取了汤圆儿的零食来,挑了小块儿牛肉干一点点喂给汤圆儿,又小声轻哄着。
      青黛还愣在那里,回味着宋舒予纤细的腰肢,闻此不由得抬手摸了摸鼻尖,难得虚心道:“我的错,让我们汤圆儿受惊了。”
      等汤圆儿在宋舒予怀里满意地迷上了眼睛,她方才道:“但你的腰未免也太细了吧?我没长胖前咱们的腰身仿佛是差不多的,怎么一个春天过去我胖了你却瘦了?分明你吃的还比我多些?”
      “这是天意。”宋舒予瞥了她一眼,道。
      青黛仿佛受了好大的打击一样:“我不信,我不信!你一定是有什么减肥秘方,好啊你,说好了一辈子的好姐妹呢?现在你就自己瘦了不管我还是个胖子吗?”
      宋舒予无奈看了她一眼:“作息要规律,你动不动熬夜通宵的,头发没掉光就不错了,还指着不长肉?何况我瞧着你如今的样子便极好了,何必苦苦逼自己呢?”
      “可怜我竟然被生活逼成了一个一百零五斤的胖子。”青黛苦苦感叹道,一面又道:“你不懂,我如今的身高,九十五斤便是最好的体重了,又不高,再重些便不匀称了。”
      “你这样子,让我想起了一群故人。”宋舒予摇了摇头,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一群为了瘦可以不要命的疯子,说什么翩翩君子世家女郎,一个两个的,为了二斤肉能绝食三天把自己硬生生的饿晕。
      再想到从前自己被阿娘逼着缠腰的样子,更是一阵恶寒,她道:“其实太瘦了也未必好看,好还是健康最重要,你看你如今面色苍白的样子,虽说涂了胭脂,可还能看出气血不足,福晋都要给你请大夫来了,是为了什么?瘦了就真的好了吗?”
      “她巴不得我有什么急症呢。”青黛撇了撇嘴:“她如今最怕的,便是我生个小阿哥出来威胁到了大阿哥的地位,以后抢了大阿哥的爵位,可也不仔细想想,生孩子那样的苦差事,若不是为了稳固地位和争宠,谁愿意干?先不说胖瘦问题,一不小心再有个性命之忧的,算什么呢?”
      这话宋舒予是极赞同的,从前那些崇尚以瘦为美的世家贵妇们也大多都是这个想法,当时的大家族大部分都是嫡支不兴,庶支却拼了命的生。
      毕竟没有家室,也就只有孩子补上了,有了孩子和没有孩子的自然是两个待遇的,不过但凡有了孩子和宠爱的便不会想要再生下去,毕竟怀个孩子至少要修养将近一年,到时候宠爱都没了,还提什么争宠?早有旁人顶上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