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退休以后

作者:青丘一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是夜,大雨倾盆。
      屋里的灯都熄了,黑漆漆静悄悄的,意兰和苏培盛各自垫着一个厚厚的毛毡子守在湖蓝色绣辛夷花的平素纱帐子外头。
      珐琅掐丝的小香炉缓缓氤氲出几缕浅淡的烟丝,带出了令人昏昏欲睡的香气,南屋的西窗半支着,带来外头清新的空气,又因层层落下的纱帐而没有将冷气带到了北屋。
      “啊!”一道惊雷劈下,宋舒予猛然做起来,脸色煞白,脑门上还带着豆大的汗珠,意兰听到声响,忙站了起来,斟了一碗温水放在床头,又将床头的一小盏灯点着,撩开床幔仔细查看。
      索性宋舒予今夜就在外侧睡着,胤禛面朝里睡得死沉死沉的,倒也没影响到他。
      宋舒予坐在那里,面色变幻莫测的,意兰看的心焦磨烂,却不敢轻易开口,只能将床幔挂好,又捧着温水小心地靠近。
      “我没事儿。”良久,宋舒予缓缓开口,接过那青瓷茶碗喝了两口,然后递给意兰,道:“你出去吧。”
      意兰仔细看了看宋舒予的面色,然后轻皱着眉,略带这些担忧地将床幔放下垂好,然后捧着茶碗低头走了出去,苏培盛也听到了声响,他和意兰还算熟悉,此时借着丝缕的光亮悄悄给意兰使了个颜色。
      意兰微微摇头,小声道:“许是被雷惊醒了。”
      屋里,宋舒予重新躺下,屋里漆黑漆黑的,她下意识地摩挲着手腕上的玉珠,一遍遍地小声吟念着清静经,运行着偶然得来的养气功法。
      这功法并不能使人飞升大成,却能益寿延年平复心绪,原本是给凡人养生用的,只是后来出了意外,宋舒予心绪不平,她好友看着心忧,就从下界顺手带了上来给她,聊胜于无吧。
      她已经许久没有梦见过他了,为她死在战场上的他。
      只是今晚,或许是天气的缘故,她又梦见了那满地的金色痕迹,他是远古神族后裔,天生为神,血液不必似平常仙、人的大红,而是闪耀的金色,浓情蜜意时,也曾用这颜色打趣过他,情比金坚时,也曾想过要用两方鲜血结成那远古的缔约。
      只是那都不过是空谈罢了,对宋舒予而言,那一段恋情带来的比甜蜜更多的是苦涩,和被算计的恼怒,本就是算计来的感情,哪里能求什么真正?
      说到底,还是那人痴了,既然一开始就决定了要利用她,那又何必惨兮兮地死在她面前,说到底,不过是为了死前最后算计她一回,能让她记着他一辈子。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至少宋舒予记了他许久许久,从前,现在,未来,宋舒予的修为足够她与天同寿,那这无尽的生命里,就能用永远地记着他,记着夷安元这个名字。
      那是她被算计的最恨的一次,这个名字会永远地镌刻在她的心脏上,随着她一身象征着地位与荣光的金色血液流淌着,在她身体里,直到永远。
      从前浓情蜜意时的一声声阿元,便是她一生的耻辱。
      第二日一早,天便大晴了,胤禛早早走了,今日不必给福晋请安,宋舒予本不必早起,却还是在卯时将过的时候起来了,意兰此时已经回房补眠,其芳和雯霁忙上来伺候她洗漱穿衣。
      最后,宋舒予穿着一身宽松的浅青色袄裙,用长簪挽着黑发,盘坐在炕上慢条斯理地用早膳,窗子开着,透着外头新鲜的空气,伴着院儿里娇艳的鲜花,昨夜的种种情绪已经随着那一场大雨散了。
      今日是和硕荣宪公主并和硕恪靖公主回京之后入宫请安的日子,众人齐聚于太后的寿安宫,德贵妃作为康熙后宫两贵妃之首,掌管宫务的贵妃自然要过去,也特意带上了蘅安,托德贵妃的福,蘅安也常常在太后面前露个脸。
      四福晋也早早过去了,她不想带着芷安,故而早早就领着蘅安往永和宫去了,到底是有正经婆婆的,还是随着婆婆一起往宁寿宫去比较规矩。
      所以宋舒予也是甚清闲的,竹藤炕桌上摆着两样粥、四样小菜并两碟点心饽饽,她慢吞吞地用着,那边雯霁手脚麻利地整理着床铺,打扫着北屋。
      其芳则搬了一个能折叠的简便桌案过来摆在南屋里,将浣衣局洗完送回来的衣裳摆在一旁,然后撒上些清水,再用铜熨斗细细地熨妥帖了。
      最后再整齐地叠起来,放到更衣间充满了香气的柜子里,这是宋舒予一素的习惯,春天用梨花掺兰花,夏天用茉莉掺梅花和薄荷,秋天则用百合掺菊花,冬天用忍冬掺玫瑰。
      一应都是用晒干的,搭配好盛在绣纹素雅一个巴掌大的香袋里,一个柜子里放上四五个香袋,慢慢地浸染出两分浅淡素雅的香气,沁人心脾,惹人喜欢。
      这是个极繁琐的活计,不为别的,单是干花用的花瓣就要采味道与旁的比浓郁些的,用新采的竹子嫩叶和枝条煮水清洗两三遍,然后用吸水的棉布细细地揉过两遍,在阳光并不强烈的黄昏时刻,盛在藤条簸箕上借着那微微的太阳晒干,再小心地用白瓷罐子储存着。
      这些都是看花朵的季节的,例如春日的两样花就可以用当季的,夏日的梅花却需要上一年的冬日晒干,秋日的百合也要在夏天收好,分成小份晒干,冬天干脆两样就都不是当季的了。
      这些都是意兰要操心的,索性意兰是个再细致不过的性子,所以这几年下来也都做得妥妥贴贴的。
      也因为意兰的妥贴细致,宋舒予的身上永远都会带着一份沁人心脾的雅香,合时宜而不招摇,却能让人心旷神怡。
      蘅安也喜欢这一股香气,不过在了解了这一串繁琐的工作之后就彻底地闭上了她的嘴巴,这也太繁琐磨叽了。
      意兰其实是凌晨回去歇着的,有其芳过来给她接班,她睡到天大亮了,就麻利地换了身衣裳来上差。
      “你来啦?”其芳拿这个鸡毛掸子打扫正堂,见意兰穿着一身紫褐色的宫装、踩着青布鞋、梳着长辫子过来,笑着道,一面又指了指北屋,道:“给你在熏笼上留了早饭,小菜和饽饽都是主子的份例里剩下的,你趁热吃吧。”
      “唉,谢了。”意兰笑着答应过了一句,一面转身往南屋走,宋舒予正坐在炕上翻书,她行了一礼,宋舒予一摆手,她便往从屏风旁的熏笼上将那包了厚厚棉套子的食盒拿了起来,库房里去了。
      库房里箱笼架子占了一大半地方,另外一小半地方则可怜兮兮地摆了一张小桌子,放着三把小板凳,一旁还有个低低的小架子,上头摆放着一些零散的东西。
      她掂了掂桌上包着棉套子的水壶,把手伸进棉套子里摸了摸,还是热乎的,用热水和饴糖冲了碗糖水,才将食盒打开。
      那食盒里头紧促地摆着一碗陈粳米饭,一碟颜色不太好看的酱菜、一碗白菜豆腐并一碟好几样并在一起的颇为精致的小菜,另外还有一碗饽饽,里头有一大个圆馒头,两个精致的小饺并一个奶饽饽。
      在宫里混了这些年,她吃饭的动作快速且利落,但是看起来还不缺乏仪态,约莫一盏茶时间就吃完了,雯霁轻手轻脚地撩开了深蓝软绸绣白色辛夷花的帘子,对着意兰道:“意兰姐姐,李格格屋里的融雪过来了,其芳姐姐随着主子出去了,您快过去看看吧。”
      “嗯。”意兰忙放下了筷子,喝了口水漱了漱口,又捻了一块儿干橘皮嚼了嚼,确定嘴里没什么味道方才起身,打开紫褐色宫装上系着的结,端着和煦可亲的笑容走了出去。
      “哎呦呦我的意兰姐姐,你这出来的可是够慢的。”融雪正站在门口等着,见意兰从北屋出来,也不等她说话,便开口道。
      意兰也笑了,一面引着融雪要在杌子上坐了,自己用下用的白瓷茶盅倒了一杯茶水给她,笑道:“我这不是昨儿晚上值夜,刚过来,正用早饭呢,你就来了。”
      融雪笑着接过了茶盅,打量了一眼那茶水,微微眯了眯眼,又道:“那可就是我来的不是时候了。”一面喝了口茶水,暗暗咂舌,这应该是内务府分配给宋格格的茶叶份例,和下人喝的几文钱一两的旧茶叶根子或是沫子果然是不一样的。
      而且这并不是冲泡过一次之后主子不要的陈茶,而是新茶叶冲泡的,想来是直接就赏了人的,这样一想,她喝茶的动作也不免矜持了起来,一面撑着和煦的笑容对着意兰道:“这不是我家主儿,昨儿个爷出宫,给我家主儿带了些宫外的点心,我家主儿记挂着宋格格,就让我给送来些。”
      一面说着,一面将怀里的油纸包递给了意兰,意兰微微挑眉,想到那两大包的各种点心小吃,再看看这瘪瘪的一包,心中好笑之余也收下了,一面对着融雪笑道:“可劳烦妹妹走一趟了,昨儿四爷在这儿歇着,也送了些点心,我家主儿尝了,还颇为喜欢,这可不就是李格格的贴心了。”
      她笑的灿烂,融雪的面色却不怎么好看,只匆匆喝了两口茶,就借口屋里有事,又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可能更多的是一个日常文,不止是女主身边的日常,还会穿插着府邸里的日常,乃至日后的许多许多,不喜勿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