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向来我行我素的镇北侯自然不会管楚钰的想法,他脚步飞快,很快就带着周顺离开了皇宫,侯府侍卫们在宫门口等着,一行浩浩荡荡的回到镇北侯府。
      周廷焱下马车时天已经黑了,他神色略有不快,埋怨那群拉着他告状的老臣,又想着刚才给楚钰那脚似乎太轻了。
      “这么晚了?”他状似不经意说道。
      周顺连忙会意,道:“夫人想必还等着。”
      周廷焱点了点头:“那就去看看吧。”说完一撩衣摆下了车,从侯府大门进去,绕着小道回到雪园,周顺在前头掌着灯,周廷焱走着路一抬头就看到了上午顾澜眼馋的那棵冬枣树,他顿了顿,对周顺吩咐:“回头你让人在雪园里也栽几棵果树。”
      周顺惊得险些崴了脚,心说什么情况,雪园刚建好的时候,里头是有不少应季的果树的,但他们家侯爷嫌有虫子,命人全给砍了,如今怎么又要栽树了?他心里的疑惑只是一瞬,应声道:“属下记住了。”
      “要这种冬枣树,其余的你去问夫人。”
      “是,侯爷。”
      周顺偷偷伸手合上自己因惊讶而无法合拢的嘴。
      两人走到了小路尽头,从月亮门进入雪园,周顺眼尖的看见前面站着两个身量娇小的人,便停下脚步,周廷焱显然也看见了,他挑了挑冷峻的眉,顾澜带着丫环腊月朝他走过来,行了个福礼。
      “侯爷回来啦,可是饿了?”
      女子看起来很怕冷,披了一件披风,手里还抱着个暖炉,声音有些明显的发颤,但依然透着一股清新的甜。
      周廷焱说不出是什么感受,他这二十几年还从没有被一个女子等过,就连她娘也只是恪守规矩偶尔派嬷嬷来问一问,何曾有人在他深夜回府时,这般自然亲切的问他是否饿了。
      “嗯。”在心里把这复杂难言的感觉压下去,周廷焱只能含糊的嗯一声,他靠近顾澜,才发现她一直在发抖,一张白瓷一样的小脸都冻出了几分红晕。
      有这么冷?她等了很久。周廷焱脸色微沉,训道:“怕冷还敢出来。”他想到顾澜的体弱,更加不高兴,催促道:“快回去。”
      若真是病了,晚间宫门下钥,可不好请太医,当然这些话他不会与顾澜说,顾澜睁着一双水润的眸子看他,那小模样看起来特别可怜,逼得周廷焱转过头,伸出一只手臂给她,那意思让她抱着取暖。
      顾澜脸上的表情僵硬一瞬,幸而在夜色下那飞快闪过的情绪无法察觉,她还以为周廷焱这样的人,顶多把身上的外袍脱给她,谁知他叫她抱着他的手臂。顾澜心想,都说镇北侯不喜女子近身,看来传言真是不可信。
      这些念头只在她脑子里晃了晃,顾澜小心的伸手要抱住那条看起来修长强健的手臂,可没等她碰到男人的衣服,周廷焱便等得不耐烦,手臂向后一捞把还在茫然的顾澜捞进怀里,就这么揽着她的肩膀往前走。
      “看你瘦的,不知道的以为我周廷焱苛待妻子。”
      顾澜没说话,从肩膀和后背处传来的阵阵暖意,还有周廷焱说话时在她头顶耳畔呼出的热气,这一切都让她无法立刻做出反应,竟然糊里糊涂就与他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进了院子,周廷焱很自然的放开她,手掌不经意碰到了顾澜的头发,柔滑的触感让他无意间搓了搓手指,心里更是对顾澜的乖巧有些满意。
      她身上没有其他女子乱七八糟的熏香,也不像寻常世家贵女那样脾气娇纵,性格温柔和顺,除了有些软弱,容易受欺负,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如今嫁了他,谁敢让他周廷焱的女人受委屈。
      周廷焱越想那张冷脸上越是缓和,等进了小厅,顾澜叫他净手,他便接过她递来的湿帕子,赞许的看了她一眼,顾澜心里诧异,周廷焱去了一趟皇宫,怎么忽然就变得这么……奇怪。
      没错,就是奇怪,他仿佛一只爱占地盘的猛兽,方才不知道哪里被触动到了,顾澜被他自顾自划归进了自己的领地,而周廷焱对待属于自己的人,向来与他人不是一个标准,就比如此刻在他面前安静等待的顾澜,她做什么都是顺眼的,合他心意的。
      顾澜看他擦完手,问道:“侯爷,叫人摆饭吗?”
      周廷焱神色放松:“嗯。”
      不一会儿,厨房的下人鱼贯而入,一张圆桌上碗碟紧挨着摆的满满当当,顾澜吃了一惊,明明中午那顿只有四菜一汤来着,这厨房的下人也是看人下菜碟,周廷焱一说晚上要来吃饭,他们就使尽浑身解数收拾了这么一桌子席面来,她一琢磨,就决定以后想办法多让周廷焱过来。
      
      两人坐下,顾澜看自己特意要求的那碗红枣人参鸡汤放在中间,她就站起身,盛了一碗给周廷焱。
      “侯爷,是您早上让人送来的枣熬的汤,您尝尝?”
      周廷焱端着那碗汤,见上面的油花都被顾澜细心的撇净了,满意的喝了一口,赞道:“不错。”
      
      他不再说话,遵循着食不言的规矩,顾澜留心观察他,才发现这位镇北侯虽然是个上过战场的武将,可他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优雅和尊贵,心想世家贵胄果然不一般。
      周廷焱端着一副沉稳的架势,其实心里却想了很多,他喝一口汤,再看一眼顾澜,见她小口小口的吃一个焦溜丸子,神色并不如今日在回雪园路上时活泼,于是他想起了周顺拿回来的调查结果,顾澜从小没念过什么书,勉强识字,自从生母故去,身边只有一个奶嬷嬷相互依靠,想必他们平时相处时是很轻松的,不那么重规矩的。
      他放下汤匙,主动给她夹了一只丸子,顾澜钟爱那道菜,即便要顾着周廷焱在身边,她也伸了好几次筷子。
      此时,顾澜盯着碗里的丸子,微微出神,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见美食晕了头,周廷焱这样骄傲的人竟然纡尊降贵的给她夹菜了?
      “侯爷,您也吃。”顾澜投桃报李,给周廷焱也夹了个丸子。
      周廷焱看着面前冒着油光的丸子不说话。
      他身后的周顺欲言又止,众所周知,他们家侯爷洁癖十分严重,吃饭也挑剔的要命,别看他在军中待过,可回来这毛病一点也没改好,反而更严重了,油腻的不吃,味道重的不要,厨房拿出这么一桌菜,其实他肯动筷子的没几样。
      而且,周顺刚才瞧见,顾澜给他夹菜时可没用公筷。
      谁知下一刻,周顺就觉得自己脸上一疼,当然他也替周廷焱脸疼了一下,他们家侯爷看了一会儿那胖丸子,竟然真的夹起来吃下去了。
      “好吃吗?”顾澜开心的问。
      周廷焱蹙眉喝了口汤,把那股油腻劲顺下去,道:“甚好。”
      他看着面前的女子嘴唇上冒着亮光,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一舔嘴唇,被一道辣菜辣的双颊红润,额上也冒了汗,不知怎的,他就觉得这屋里太热了。
      周廷焱耳朵尖上微微发烫,不敢再看对面的顾澜,起身说道:“我还有事,你慢吃。”
      不等顾澜抬起头,他已经走出了小厅,周顺愣了愣,也快步追上去。
      “侯爷,怎么了?”周顺不解的问。
      周廷焱别扭说道:“屋里热,回头吃饭时叫人把炭火撤了。”
      周顺一脸惊疑挠着脑袋:“侯爷,厅里没放炭火。”
      可谁知听了这话,周廷焱更生气了,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下人怎么伺候的?这都快入冬了,怎么不放炭火。”
      周顺还要跟着,被他支使去找雪园的管事要炭火,还说再偷懒怠慢夫人,就要打了板子撵出去。
      看着周廷焱走远,周顺越发觉得他们雪园里的差事不好当了,毕竟连侯府那边老夫人的院子里也没用上炭火呢。
      
      小院里,彩珠抻着脖子看了一会儿,高兴的往回跑。
      “姑娘,侯爷走了。”
      顾澜听了连忙招呼她们:“奶娘过来吃饭。”又给了彩珠和腊月几碗好菜,让她们在门口的小桌上坐着吃。
      奶娘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忧心道:“我瞧着侯爷待你很好,你怎么不告诉他明日要回门呢?”
      顾澜摇头:“那可不能说,他跟父亲那样的关系,难道真要他上门喊一声岳父。”
      奶娘一想觉得也是这个理,没得让镇北侯受这种委屈,只是她还是担心:“那大姑娘为难你可怎么办?”
      没想到顾澜一脸不在乎,说道:“今时不同往日,我替顾鸾嫁给镇北侯,他也承认我了,我就是堂堂正正的侯夫人,她敢为难我,就是跟侯府明面上过不去,父亲也不会同意的。”
      顾遥之无论如何在朝堂上与周廷焱针锋相对,但这位当今陛下的亲舅舅,他是不敢得罪狠了的,那道赐婚圣旨给他钻了空子,他要硬说当初想嫁的是顾澜这个女儿,连皇上也无话可说,毕竟圣旨上只写着顾太傅之女,又没提顾鸾的名字,但这事他已经理亏,断不会再敢惹镇北侯。
      顾澜笃定道:“明日咱们回去,谁的脸色也不用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