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老夫人此刻的注意力全放在这门糟心的亲事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廷焱进来时与顾澜的“眉来眼去”。她沉下脸色,手下一拍,震得桌上的茶盏都晃了晃。
      “你早就知道了?”老夫人指着周廷焱问道。
      周廷焱面对母亲的愤怒,皱了皱眉,点头道:“昨夜刚刚听闻。”
      老夫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昨夜就知道为何不派人来与我说,如今……”如今这位顾家二姑娘在侯府过了一夜,无论如何都是说不清楚的,老夫人再次狠瞪了一眼儿子。
      “荒唐,简直荒唐至极。”
      “顾家也是,既然接受了圣上赐婚怎么能当成儿戏。”
      
      周廷焱显然习惯了这样的场面,站在那接受老夫人的瞪视同时面不改色欣赏起厅中放置的花瓶摆件,视线不经意的一瞥,就看见了一旁低着头听老夫人训斥,双手垂在身前,双肩微微抖动的女子。
      周廷焱忽然就觉得这一幕有些刺眼,他轻咳一声打断老夫人的话,说道:“同为顾氏女,娶谁都没有分别。”
      顾澜正困得不行,听到这话也惊讶了,偷偷看着周廷焱。
      周廷焱忽然发话,老夫人还没反应过来,方才指出顾澜身份的二嫂倒是先开了口:“话不能这么说,母亲和小叔恐怕还不知道吧,顾家的大姑娘顾鸾那是真正的出身高贵,生母乃是洛王府的云曦郡主,至于这位二姑娘,听也没听说过,怕是顾府的庶女吧。”
      被二夫人一指出来,所有人都看向顾澜,心想顾家若是拿一个庶女来糊弄,以两家的恩怨也是有可能的,因而看顾澜的眼神都有几分怀疑。
      顾澜一直低头观察着周廷焱,此时被丫鬟腊月轻轻扯了一下衣袖,方才迷茫的抬起头来,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氤氲着雾气,看起来是被众人逼问的眼神吓的要哭了。
      
      老夫人看她这可怜的样子竟罕见的心软了那么一瞬,大夫人便开口说和:“母亲,瞧这孩子年纪也不大,有什么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二夫人冷哼:“大嫂一向是个和善人,可顾家这次把庶女嫁过来摆明了欺负人,咱们小叔那是什么身份,别说配个世家贵女,就算配个皇亲国戚也不为过。”
      她一时口快,当看见老夫人脸上越来越凝重的表情时,才察觉自己失言了,周老夫人着急周廷焱的婚事,把京中年纪合适的姑娘相了个遍,最后对方不是被周廷焱杀人魔王的传言吓退,就是畏惧于他刻薄嘴毒,傲慢无常,因此,还真不一定有身份贵重的姑娘愿意嫁进来。
      
      二夫人一席话让老夫人不太开心,她也知道若不是这次首辅杜怀先牵了这个头,皇帝又耳根子软,是不会为两家赐婚的,因为老侯爷在世时那点恩怨,她也不满意顾家的姑娘,可顾家也不能干出这种用庶女替嫁的缺德事啊!
      
      大夫人被二夫人说的脸色也不好,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三夫人出言讽刺:“二嫂这张嘴可真了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这侯府里做主的人呢。”
      “你说什么?”
      “你有小心思还不让人说,谁不知道你有个表妹……”
      侯府的几位夫人先争吵了起来,老夫人被闹得越发脸色难看,顾澜睁着一双天真灵动的大眼,一眨眼眸中的晶莹水汽又溢出一些,汇成了一滴泪从脸庞落下。
      周廷焱本就不耐烦,这下真的动了肝火,喝道:“闭嘴。”
      吵闹声霎时一静,几个人都抖了抖,不敢看周廷焱黑沉的脸,他的视线在几个人身上转了一圈,嘲弄道:“是本侯娶妻还是你们娶妻?”
      没有人回答,只有老夫人叹了口气问道:“那你说这事如何解决?”
      周廷焱看了安静落泪的女子一眼,面色不虞,“既然拜了堂,那她就是我周廷焱明媒正娶的镇北侯夫人,此事无需再议。”
      听了这话几位夫人脸色各异,只有老夫人还算镇定,道:“也罢,你自己决定就是。”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周廷焱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发觉那小女子还没跟上来,暗骂一句,真是呆得很。
      他不悦回头,示意顾澜:“你还不走?”
      顾澜眨了眨困顿的眼,不受控制的眸中蓄泪,落在周廷焱眼里又成了一句,懦弱可欺。
      “侯爷。”顾澜笑的眯起双眼,只换来周廷焱一个冷漠的轻哼。
      男人大步流星,她只得歉意的回头看看老夫人几个,然后小步跟上。
      
      周廷焱离开后不久,他几位嫂子各自回去,老夫人叫来去请顾澜的那位葛嬷嬷,问道:“依你看这位顾二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葛嬷嬷是宫中女官出身,曾在老夫人长女端静太后入宫时教导过礼仪规矩,后来又在长女身边伺候多年,因而老夫人很是信任她。
      葛嬷嬷笑着回话:“依老奴看,这个小姑娘可是个伶俐又通透的人。”
      “哦?”老夫人不解,葛嬷嬷便道:“您可曾看见咱们侯爷维护过别的女子?”
      老夫人一听,本来乱糟糟的心绪为之一振。
      秋容这时突然开口:“老夫人,方才二夫人说的不知是不是真的?”
      听她提起二夫人,老夫人的笑意收敛了些,道:“真假都不重要,若是焱哥儿喜欢,什么都不是问题。”
      秋容讪讪闭了嘴,就听老夫人又说道:“往后她们再闹,就都撵出去分家,这侯府还轮不到她们说话,一个个小心思都快藏不住了,看焱哥儿迟迟不成婚没有子嗣,心都大了。”
      老侯爷有四个儿子,前三个都不是老夫人生的,她年逾三十才得了周廷焱这个嫡子,容不得任何人把注意打到他身上。那年周廷焱上战场的时候她整日提心吊胆,后来他回来了,二十多岁却不愿娶亲,这一晃都快三十了,老夫人心急如焚,愁的饭都吃不下。
      “希望这次能成啊……”
      
      从侯府通往雪园的小路上,周廷焱大步走在前头,边走边听到身后那细微的脚步声好像渐渐没了,他眉心微拧,回头看去,顾澜正仰头盯着路边的一颗冬枣树。
      周廷焱问:“在看什么?”
      顾澜咽了咽口水,勉强把到了嘴边那句“想吃”收回去,“侯爷,咱们雪园里也有这种枣树吗?”
      周廷焱不解其意,回答道:“没有,本侯不喜。”
      真是可惜啊!
      “你说什么?”
      顾澜一抿嘴,她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幸亏离得远周廷焱没听清,“那侯爷喜欢什么,能不能告诉妾?”
      周廷焱看着她,心头有些疑惑,一个快要死了的人,真能活的这般天真幼稚吗?
      至于喜欢什么?周廷焱细细回想,从小到大他从没有特别喜欢过什么,除了特殊讨厌的,其余都是无可无不可,本就没什么执念。
      “问这些做甚,快走。”他还有事要处理,且今日还要进宫去看一眼那顽皮的外甥。
      顾澜默默跟上,只是前方那人走的太快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一点一点拉长,周廷焱似乎意识到什么,有意放慢了脚步,可这般走了许久,身后那个笨小孩还没跟上来,他烦躁的停下步子,索性不走了。
      
      就在周廷焱耐心告罄时,一只小手伸到他面前,手心里还捧着几颗新鲜的冬枣,各个饱满里透着红,周廷焱侧过脸,看见一张带笑的脸。
      “侯爷,这个最甜,给你。”
      顾澜捻起手心里一颗最大的枣子,试探一般送到周廷焱嘴边。
      周廷焱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鬼使神差的还真想去尝一尝女子手指间的那颗红枣,他目光微沉,抬手挥开了她的手,在触及她手上一道被树枝划出的红痕时,怔了怔。
      “想吃让下人去摘,记住自己的身份。”
      顾澜不知他为何变脸这么快,且这一次比先前走的还要快,从小路到了雪园时,周廷焱的影子都没了。
      她只好回头问腊月:“你记得路吧?”
      腊月满脸茫然,就在两人在原地愁眉不展的时候,周顺带着几个下人走过来,向顾澜问好。
      “夫人,这几个是属下按照侯爷吩咐给您挑的下人,以后就在您院子里伺候了。”
      顾澜点点头,表示很满意,有周顺带路,自然不怕找不回去。
      周顺低声对其中一个下人嘱咐两句,下人便朝侯府那边跑过去,顾澜没有问原因,想是去那边传什么话。
      她们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顾澜手里的枣子给奶娘和彩珠分了,自己坐在罗汉床上揉腿,边揉边道:“这里离侯府真远,以后我去请安要走这么远的路,唉。”
      奶娘过来给她捏腿,说道:“姑娘,这一关总算是过了,方才听腊月说的,吓死我了。”
      顾澜微微一笑:“奶娘你没看出来,这侯府里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鲜活气,你可知为什么?”
      奶娘不解的摇摇头,顾澜想起今日几位夫人争吵的场面,叹道:“做他的家人好过做顾家人百倍。”
      两人正说着话,只见方才被周顺派去做事的那个下人回来了,用布装着一兜枣子,拿来给顾澜看。
      “夫人,最大最红的都给您摘来了。”
      “侯爷说,少吃,上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想吃冬枣,甜脆甜脆的,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