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顾澜吃完了一盘水果,让腊月倒了一杯葡萄汁,小口小口喝着,姿态悠闲,这时候彩珠也回来了,她急着往回跑,额上都冒汗了。
      顾澜招手让她过来,拿了两个蜜桔给她,随口问道:“送去啦?”
      彩珠边剥桔子边点头,“送过去啦,我看着周顺拿进去的。”
      
      顾澜又问:“你都跟周顺说什么啦?”
      彩珠歪着脑袋想了想,往嘴里塞了一瓣桔子,腮帮一鼓一鼓说道:“嗯,我说表姑娘最近总来陪您,还说她看你练字,帮你收拾桌案。”
      顾澜若有所思点点头,看彩珠吃的高兴,又给她塞了两个蜜桔。
      
      临近冬日,天黑得早,晚饭后没多久,天色就彻底暗下去。婉莹心怀忐忑,她瞒着自己的丫鬟和二夫人派来的青梅,在天黑后就去了侯府花园里的假山,距离那首藏头诗上约好的时辰还有一会儿,婉莹把自己隐藏在假山后,紧张地等着。
      
      没多久,前方的小路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婉莹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从假山后探头往那人来的方向张望,天太黑了,她只能隐约从轮廓和脚步判断那是一个男子。
      是镇北侯!一定是他,除了他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往假山这来,婉莹心中窃喜,他一定是看懂了她的诗,明了她的心意特地来见她的。
      
      婉莹拢了拢头发,整理了自己的裙角,争取让自己看上去温婉动人,娴静淑雅,以最好的面目迎接镇北侯。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婉莹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嘴角上翘的弧度,等那人来到假山前,几乎可以听见呼吸声时,婉莹终于做了一个深呼吸准备出去,她提起裙角迈出一步,让自己的身形出现在那人眼前,然后又往前走了一步,终于让自己彻底出现在那人面前,同时也看清了面前的人。
      
      “表姐夫!”婉莹看着面前眯眼打量她的男人,脱口就是一声惊叫。
      二爷周廷瑁今晚故意喝了点酒,此刻兴奋不已,道:“表妹,你小声些,回头让人发现了,我是无所谓,你可怎么好?”
      婉莹恐惧的退后一步,脸上血色褪尽,颤声道:“表姐夫你怎会来这里?”
      
      周廷瑁笑了一声,“不是你让我来的吗?爷都来了,你还装什么呢?”他不怀好意看着她:“爷早看出来了,你一个大姑娘平白往侯府里跑,定是早就有这层意思。”
      婉莹摇头:“你别再过来了,我,我告诉我表姐。”
      周廷瑁不屑的笑了:“你表姐知道你写诗引我来,你猜她会不会赶你回去。”
      
      “诗,怎么会?”婉莹苍白着脸,本就害怕,此时更是又惊愕又惶恐,脚下挪不动一步。
      
      周廷瑁急切的向她扑过来,婉莹尖叫着往旁边跑,一边求救一边解释:“表姐夫,这其中有误会,那诗,那诗不是……”
      那诗不是给你的,婉莹突然住了口,难道要她说那诗是给周廷焱的,她后悔不已,怎么一时头脑发热就做了这种事,“表姐夫,你喝醉了,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不会说出去的。”
      
      周廷瑁醉醺醺的哪里还管这些,直接就要伸手抓她,婉莹只顾躲避,一时没注意脚下,踩到了一块圆滑的石头,顿时整个人跌进了假山旁的莲池里,池里水很浅,但这个时节,池水冰凉,泡在里头被水一冰,婉莹几乎要晕过去了。
      周廷瑁也没想到会如此,他脚往那池子里伸了伸,颇为犹豫,正在这时,小路那边走来一个打着灯笼的下人,一看见这情形就嚷嚷起来。
      
      “来人啊,有人落水了,救人啊。”
      周廷瑁没来得及拦,那下人已经大叫着跑远了,他嗓门大,把整个侯府的人都惊动了,老夫人刚要睡下,一听说赶紧带着葛嬷嬷等人往这边赶,大夫人和三夫人也去叫了二夫人一起过来,还有大爷和三爷,整个侯府的主子都来齐了。
      
      雪园这边,顾澜听着外头的动静也带着彩珠过去了,侯府花园离她这里近,是以虽然她去的晚,却是与周老夫人他们前后脚赶到的。
      
      “呀,这不是婉莹姑娘吗?”
      三夫人头一个认出来,她们几个妯娌到的早,都看到二爷把婉莹从池子里抱出来了,三夫人幸灾乐祸,再看二夫人的脸色果然很精彩。
      这时候周老夫人也到了,看她们都围着,咳嗽一声板着脸问:“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落水了?”
      
      婉莹冷的牙齿打颤,从池子里上来她就抱着臂缩在角落里,二爷还算有良心,跳下去把她救了,又把外袍给她披上了,此刻自己冷的在一旁跺脚,二夫人看着更不是滋味。
      三夫人唯恐天下不乱,开口道:“问你们呢,究竟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两人这么巧就遇上了?还落水了,啧啧。”
      
      顾澜来时正巧听到这一句,她脸上是恰到好处的疑惑,过来跟老夫人请安,婉莹本来一声不吭,谁知一看见顾澜来了,她就激动起来,伸手指着她恨得咬牙切齿。
      “是你害我,一定是你。”
      
      顾澜被吓得倒退一步,脸上懵然无措,问:“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周老夫人见此怜爱的环住她肩膀,怒道:“澜丫头刚来,你就往她身上泼脏水,岂有此理。”
      
      顾澜适时低下头,委屈的往老夫人怀里缩了缩,婉莹依旧用怀疑的眼神审视她,她现在觉得顾澜就是故意的,就是在这么多天里放松防范,引她上钩,她如今的无辜都是装出来的。
      
      周廷瑁此时也慌了,他觉得婉莹这个女子都能把这事推给顾澜,何况自己呢,老夫人本就看自己不顺眼了,可别真因为此事绝情的要分家,到时候他可就没有这么舒坦的日子过了。
      于是为了防止婉莹胡乱攀咬,二爷决定先发制人。
      
      “母亲,我什么也不知道,都是这个婉莹给我写了一首诗,约我在这里见面,孩儿一时糊涂又喝多了酒就来了。”
      他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秋容过去接了拿回来给老夫人看,二夫人几个也围过来,老夫人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锐利的眼神将婉莹从头看到脚。 
      
      “这是你写的?”
      她把那张纸扔了,恰好飘到婉莹面前,婉莹顿时白了脸,她不小心看到二夫人眼里的恨意,更是连连往后退。
      “不,不,是,是误会,我没有。”
      
      二夫人忍了许久,她性子本就泼辣,这下子更是直接扑过去,想要挠花婉莹的脸。
      “好啊,我对你那么好,原来是引狼入室,你原来一早就看上我家二爷了。”
      
      周廷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还要点面子,不想让二夫人当着全家的面闹下去,劈手拦住她,喝道:“好了,成什么样子,让人看笑话。”
      二夫人急了,一爪子挠过来,吼道:“笑话,我看你才是笑话,你是不是早就对她有意思,怎么人家给你写个诗你就赴约了呢。”
      
      婉莹此时发髻乱了,脸上也被二夫人挠出了红印子,她恨自己不够谨慎,却更恨顾澜,都是她骗了自己,没准那首诗就是被顾澜的丫鬟交给了二爷。
      “侯夫人,你好狠的心啊,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毁我名节。”她早就忘了自己的初衷也是约镇北侯过来,将一切怨愤发泄到顾澜身上。
      
      顾澜小小的身影一抖,忍不住挨着老夫人近了些,就在此时,有个更加宽厚的臂膀把她捞过去揽在怀里,那人身上的热气包裹住她,顾澜抬头一看,周廷焱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老夫人身边。
      
      “闹什么?”
      镇北侯神情冷漠,随意的一眼扫过去,冰冷威严的气势让在场的人噤若寒蝉,谁都没敢再说话,二夫人也讪讪收了手,二爷更是捂着脸畏惧的抖了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