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二夫人院子里,婉莹蹙眉坐在屋外的回廊上,自从她上一次被周顺强行送回来,从小珍爱的琴也给扔了后,婉莹意志消沉了好几日,躲在屋里不肯出来,今日是二夫人拉着她,她才在这回廊上略坐一坐。
      
      二夫人喋喋不休的跟她说着雪园那边的事,婉莹听着,看到回廊下的池塘,心情又抑郁了几分。
      “听说侯爷冷了她好几天,昨日又巴巴的去了,我让下人去打听了一嘴,说是还教她写字,笑话,堂堂太傅之女,大家闺秀连个字都写不好。”
      婉莹没接话,她表姐整日嘲讽那位顾氏,可是人家就是有办法,让冷漠无常的镇北侯屡屡对她破例,怎么就不是本事了?
      
      不过教她写字……婉莹想到了什么,连二夫人叫她好几声都没听见。
      “婉莹,婉莹,你发什么愣?”
      
      婉莹终于回神,借口自己不太舒服,告别了二夫人回屋去了,二夫人不满,背后骂她烂泥扶不上墙,无能还自诩清高。
      
      别人的纷争影响不了顾澜,她这方小院子布置的极舒适,眼看就要入冬了,不知不觉她嫁来镇北侯府都一个月了,顾澜怕冷,让人在窗户上又糊了一层,终于不觉得四下漏风了。
      此时她正在小厅里练字,周廷焱要她一天写满几张,晚上给他送到书房去,他要检查,并说佛经不要她抄了,给老夫人的寿礼他来准备,顾澜自然乐得省心。
      
      书桌边上放着一个炭盆,怕崩出火星子外头用一个罩子盖上了,里面的炭烧的红彤彤的,暖意一阵阵飘来,顾澜有些犯困,不知不觉就打了个哈欠。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午睡时,彩珠神情别扭的走进来,口气不怎么好说道:“表姑娘过来了,要见你。”
      顾澜微微一愣,她一时差点忘了这位表姑娘。
      “那请人家进来吧。”
      
      彩珠噘嘴,老大的不愿意,她平时与顾澜随意惯了,又是同样喝尤氏的奶长大的,自然多了亲近,于是杵在那里不肯动。
      
      顾澜哄她:“去吧去吧,晚上给你吃炖肉。”
      彩珠哼了一声,负气出去请人了,她走到院门口,对婉莹也没什么好脸色,她比顾澜小两个月,但从小到大,她力气大一直护着顾澜,有时候也替她挨打挨罚,她看这个婉莹就不顺眼,怕她耍小心思欺负顾澜。
      
      “表姑娘当心着点,地上不平,仔细别摔了。”彩珠捏着嗓子阴阳怪气的。
      婉莹装作听不懂,还朝她笑了笑,于是彩珠更生气了。
      几人进了小厅,顾澜放下笔迎出来,客气道:“婉莹姑娘来啦,快进来。”她笑的天真又真诚,拉着婉莹的手把她往屋里请。
      
      两人坐下后,彩珠也不去倒茶,就站在顾澜边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婉莹,腊月拉拉她的袖子,今日尤氏出去了,没人管着彩珠,她不肯听她的,腊月只好先去端茶了。
      
      婉莹面对彩珠不善的眼神依然面不改色,与顾澜闲聊起来。
      “我到侯府这么久,还未来拜见过侯夫人,真是太失礼了,那日夫人说喜欢我做的香包,我特地带了几个过来,夫人瞧瞧?”
      
      顾澜脸上的笑恰到好处,亲切道:“真的呀,那多谢了,婉莹姑娘太客气了,你是二嫂的表妹,大家都是亲戚,你也别一口一个侯夫人了,我听着别扭。”
      彩珠偷偷在她旁边用手指戳她的手臂,顾澜躲开继续与婉莹话家常。
      她接过婉莹带来的香包,夸奖道:“呀,真好看,婉莹姑娘手真巧。”
      
      婉莹害羞的低头,其实是在掩饰眼里的轻视嘲讽,她来之前还真当这个顾氏是个心机深沉之辈,如今一看,她是真的蠢,连她的丫鬟都不如呢。
      “夫人喜欢就好,你也别叫我婉莹姑娘了,咱们一见如故,正该亲近些,不如我叫你一声顾姐姐,你叫我婉莹吧。”
      
      这句姐姐自然是有私心的,彩珠听的膈应,就差上手掐顾澜的肩膀了。
      顾澜眨眨眼,面上的疑惑很真实,“那怎么行呢,我听说你十六了,比我大一岁的,叫我姐姐你就亏了,不好这样的,你也别把我当侯夫人敬着,咱们按着年纪来,我该叫你一声婉莹姐姐呢。”
      
      婉莹姐姐?婉莹脸上僵了一瞬,这声姐姐她可不敢应,别说顾澜身为太傅之女本就出身名门世家,她一个七品小官的女儿,如何敢这么脸大,更别提她是侯夫人,她这一声姐姐叫出来,镇北侯的脸面可就完了,到时候周廷焱会找天真懵懂的顾澜算账吗?
      不会,婉莹心里知道,他肯定会找自己算,把她赶出府算轻的,甚至可能牵累到她父亲。
      
      婉莹心惊胆战的扯开话题,绝口不提刚才那声顾姐姐,而是说道:“夫人满意这些香包的颜色吗?若您有什么喜欢的颜色和花样,尽管跟我说,我回头做好给夫人送来。”
      
      顾澜自然是顺着她的话就被那些香包吸引了,忘了先前的话题,开始挑选起来,彩珠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把手里揪皱的衣服给顾澜抚平了。
      婉莹一进来就看到顾澜桌上铺满的宣纸了,这时候才抬头,假装好奇问道:“夫人这是在练字呢?”
      
      顾澜捏着香包笑得一脸纯良,起身走到桌旁,一边整理写好的字,一边说道:“侯爷教我写的小楷,他每天要检查的。”
      婉莹不经意凑近看了一眼,顿时心中鄙夷,这顾氏的爹是当朝太傅,才高八斗,写的字还不如小孩子,也不知侯爷到底看上她什么了,对她那般特殊。
      顾澜整理好,把一叠宣纸给了彩珠,让她送去周廷焱书房。
      
      婉莹在一边看着,心里飞快的计较着,她想她从前的举动是不是太含蓄了,让镇北侯看不出来自己对他的心意,今日对这顾氏了解的深了,她更不信那般矜贵傲气的男子竟会独独对她特别,是不是这顾氏没有一般女儿家的害羞,或许他就喜欢这般大胆的。
      
      婉莹心思活络,着急回去想办法,于是连忙说下午二夫人有事找她,告辞离开了。
      
      接下来几日,婉莹时常过来看她,与她说话,也带些她家乡的新鲜物和小吃过来,顾澜每次都很高兴,对她带来的东西更是来者不拒,婉莹还经常翻看她的字,夸奖她进步的快。
      这一日,顾澜又要彩珠把练好的字送去书房,她懒洋洋的不爱动,婉莹便说帮她整理,顾澜谢过她,就没有盯着在榻上吃起水果。
      
      婉莹看彩珠在那给顾澜剥桔子,没注意到她这边,便偷偷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卷好的纸,飞快的展开塞进顾澜那叠宣纸中。
      “夫人,好了,可以送过去了。”
      顾澜心情挺好,请她过来一起吃水果,婉莹看彩珠看都不看就把那叠纸拿走了,心里忐忑又期待,神思不属的与顾澜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回到二夫人院子里,紧张不已的等着天黑。
      
      书房里,周顺拿着一摞纸推门进来,“侯爷,夫人叫人送来的。”
      周廷焱在繁忙中抬起头,顺手接过来,翻了几张,舒展的眉目忽然紧皱,脸色毫无征兆的沉下去。
      
      他捏起那张纸看了眼,上面写着一首小诗,字迹娟秀,一看就不是顾澜写的。
      最重要的,这还是一首藏头诗,意在约他天黑后在侯府花园的假山前见面。
      “这几日有谁去找夫人了?”
      
      周顺想了想,回答:“方才彩珠说,表姑娘最近常常去陪夫人说话。”
      周廷焱笑意森冷,勾勾手指让周顺近前来,在他耳边悄声吩咐,周顺听了,犹豫开口:“属下……”
      
      侯爷冷厉的一眼瞟过来,他连忙改口:“属下一定按您的吩咐办好。”
      
      周廷焱手指在那叠宣纸上敲了敲,神情不悦,小丫头太过呆笨,一点心机也没有,该教育教育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