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长安街上,镇北侯府的马车缓缓走过,跟随的护卫一声不发默默骑马,周顺打马走在马车边上,时不时往马车里看看,总觉得一股化不开的阴冷要从车里冒出来。
      
      他叹了口气,心说主子的脾气越发难以捉摸了,他能看出来这两日周廷焱心里烦,想去看顾澜又不知为何总是临时打消念头,更火上浇油的是,今日对通州知府的判决下来了。
      
      那个账本呈上去,丝毫没有咬到顾遥之,或者说那点影响可以忽略不计,顾遥之太精明了,提前安排了人认下全部罪责,他倒是假模假样的说自己的门生做下这等事,他要闭门思过一段时日,他言辞恳切,皇上只好答应了。
      
      马车停在镇北侯府大门口,周廷焱阴沉着脸下了车,他走得很快,全身散发着一种谁靠近就杀了谁的气场,门房惯会讨好,今日愣是缩着没敢上前。
      周顺不远不近的跟着,确定自己在一个能听到吩咐,又不会被迁怒的距离,周廷焱迈过门槛,踹翻了前院路旁的一个石墩子,对老夫人安排来拦路的秋容视而不见,拐了个弯直接回了雪园。
      
      周顺见他在一条岔路上顿了顿脚步,然后负气一般走向书房,他刚想跟着,就看到周廷焱停下脚步,把拳头攥的青筋暴起,黑着脸选了岔路的另一边。
      这是去找侯夫人了?周顺心里替顾澜捏了把汗,毕竟是顾太傅惹得周廷焱大怒,难保侯爷会不会把这股气撒在顾澜身上。
      他默默跟着,到了顾澜那小院门口,未见人先闻一阵笑声,周顺纳闷,这是在干嘛?
      
      周廷焱冷锐的眉峰微微挑起,进了小院直接朝笑声来源处寻去,时值深秋,院子里的绿叶染上一层秋红,因为这笑声,少了些凄凉多了点热闹,周廷焱的心莫名静下来。
      他随意的朝声音来处望了一眼,随即就再也移不开眼,小院的两棵树中间,被人绑了个秋千,小姑娘双手抓着绳索,一身湖蓝色宽摆千褶百迭裙,腰带上的玉环随着秋千晃来晃去,笑意娇俏,一双小脚轻轻翘起,像遗落凡俗的精灵。
      
      周廷焱这时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生气,他缓缓靠近侧身坐在秋千上的女子,在她一声惊呼声中伸手把秋千送的更高。
      
      奶娘尤氏看见这情形带着腊月彩珠退到一边,顾澜没看到人什么也不知道,还当是彩珠与她嬉闹,板着脸凶她:“彩珠,晚饭扣你一盘肉。”
      
      自以为自己捏住了彩珠的弱点,顾澜微微放心,但她显然放心的太早了,周廷焱岂会在乎那一盘肉的威胁,在秋千落下时,着力一推,顾澜发现这下比刚才更高,冷汗都下来了,她回头看见是周廷焱,不得不软下声音求他:“侯爷,放我下来吧,我怕。”
      
      她一脸委屈双眸含泪的样子对付他极其有用,周廷焱没再推了,等秋千晃到手边时顺手一抓绳索,顾澜稳稳的靠在他怀里。
      “侯爷,吃饭了吗?”顾澜从秋千上跳下来,一边双腿哆嗦着一边问他。
      周廷焱没回答,嗤笑道:“怕高还敢玩秋千。”
      
      顾澜心里小小的怨愤了一下,没敢回怼,她玩的好好地,谁知道这位爷今日气不顺又折腾什么?
      周廷焱顺着心意戳了戳她额头,顾澜揉着被戳红的额头委屈的直躲,男人见她如此笑了一声,低哑的不像话,顾澜弱弱的用手拦着,听着他的笑声心里不自在。
      
      “侯爷,你饶过妾吧。”她把额头露给他看,细嫩白皙的皮肤确实红了,周廷焱轻咳一声收回了手,他转身进了小厅,顾澜在后头咬牙切齿,瞪了他一眼。
      
      小厅里四下窗户开着,很是亮堂,周廷焱一进门就看到了桌上被风吹得飞起一角的宣纸,走近一看,那上面是一段佛经,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人头疼,只因这字写得太差了。
      
      “你写的?”侯爷满脸复杂,心里对顾澜的遭遇又心疼了一分,顾遥之当年是状元之才,女儿竟然连字都写不好,可见在家里有多不受待见。
      顾澜羞愧的低头,“母亲寿辰要到了,我想着……”她抬起一双雾气蒙蒙的水眸,难为情地问:“我这礼物是不是拿不出手?”
      
      周廷焱被问的一愣,原以为她是为了打发时间随便抄的,谁想到是给周老夫人的寿礼,他沉默了半天,含糊回答:“还算不错。”捏着一张虫子爬一样的字,侯爷眉头皱得老高,但他转而又神情舒缓。
      
      他那几个嫂子每年送些高价买来的玉佛如意、宝石珍玩、刺绣织锦,讨好的心思藏都藏不住,顾澜虽然字丑,但肯静下心来抄佛经,也算一片真心,何况她年纪那么小,整日对着佛经这种枯燥乏味的东西,更显难得。
      
      不过叫老夫人看见这字还是不太好,周廷焱招手让顾澜过来,小姑娘乖巧腼腆的走到他身边,周廷焱写了个字给她看,顾澜静静瞧着,眼神茫然。
      
      “学不会?”侯爷这辈子也没教过这么笨的学生,他自小禀赋绝伦,学什么不过是一瞬的功夫。
      顾澜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笨的不像样,继续摇头,周廷焱叹了声气,似无奈又心疼。
      “你过来。”
      
      他抓着顾澜的手,从教她握笔开始,一笔一笔教她写,这种小楷要比顾澜平时练的大字难,周廷焱只当她掌握不好力度,一遍遍重复着。
      “侯爷,这样行吗?”顾澜极力控制,就比先前写的好了一点,周廷焱看了一眼,昧着良心夸道:“嗯,有进步。”
      顾澜侧脸有些痒,用手背抹了一下,没想到手上沾了墨,顿时脸上黑了一块,侯爷见此,十分不厚道的笑了,顺手一揩,把那块墨迹抹的大了些。
      
      顾澜脸上的笑僵了一瞬才恢复自然,她只作不知,让他笑个够。
      周廷焱一上午因为顾太傅积聚的怒火,不到半个时辰就毫无踪迹,他离开后,顾澜盯着纸面上大小不一歪歪扭扭的字迹发愣。
      
      她把周廷焱写的那张小字翻出来,忽然不屑的笑了声,抬手在他的字旁边落笔,写下同样的一个字,两个字难以辨认分毫不差,后者足以以假乱真。
      窗外吹来一阵冷风,顾澜头脑清醒了些,把那张纸撕碎了团成一团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今天出去跟朋友吃饭,更的晚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