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婉莹被周顺带着人送回了二夫人的院子,二夫人本来欢欢喜喜的等着,没想到等回来一个哭哭啼啼狼狈不已的婉莹,周顺上前皮笑肉不笑的问了声好,同时表示:
      “侯爷不喜府中吵闹,您劝劝这位表姑娘,安静些,否则……”
      接下来的话自然不用说,二夫人没敢与周顺翻脸,强撑着笑让下人送他,而后还要安慰伤心不已的婉莹,自己也闹得心烦。
      
      周廷焱与顾澜一起进屋,腊月连忙端了两杯茶上来,奶娘尤氏看他们在罗汉床上坐了,便带着腊月彩珠出去了。
      周廷焱抿了一口茶,随后才发觉嘴里竟然不是茶叶的苦涩,而是带着一股清甜和沁凉,他揭开盖子看了一眼,挑眉问道:“梨汁?”
      顾澜双手捧着脑袋,乖乖的点头,邀功一般:“我出的主意,侯爷整日喝些苦茶,不如换个口味喝点甜的。”
      周廷焱倒是没说什么,他又喝了一口,进来时萦绕周身的烦闷都没了,顾澜微微一笑,自从上次给周廷焱送甜汤,她就发现他爱吃甜的,只是碍于镇北侯的威严,平日压抑自己罢了,她有时实在不懂,他们这些人吃饭喝水都不得自由,仿佛不能有自己偏爱的东西。
      在顾家,顾太傅也是这样,极少的几次一大家子一起吃饭的时候,顾太傅每个菜就碰那么一筷子,她那时还小,觉得连像她一般的孩子都吃不饱,顾太傅是不是整日饿肚子。
      周廷焱今日情绪不太对,喝点甜的也许能让他心情好一点。
      顾澜回过神来,周廷焱那杯子里已经空了,她起身想叫腊月再续一杯,才走了两步就被周廷焱拉住,他捏了捏眉心,道:“够了,我回书房。”
      离得近了,顾澜也看出来他不舒服,她凑近了,小手抚上他的额头,担忧问道:“怎么了?头疼吗?”
      周廷焱几乎在她的手覆上自己额头时,便难以抑制的身上一震,顾澜的手滑腻柔软,凉丝丝的,一贴上来他就忍不住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退后。
      顾澜也愣了愣,心里微微别扭,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她想把手收回来,可敌不过周廷焱的力气,索性放弃了。
      “侯爷,我给你按按头吧。”
      周廷焱闻言闭目笑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点暗哑,莫名的好听,他问:“你会吗?”
      这有什么不会的?以前奶娘头疼时,顾澜也给她按过的,她没做声,把另一只手也贴上他额头,两只手找着穴位给他按,周廷焱看她那样子累得慌,稍微往边上让了让,拉着顾澜坐在他身边。
      
      只是顾澜长得娇小,这一坐下更加够不着他,她手酸,指着罗汉床说:“侯爷躺下吧。”
      周廷焱听话的挪动身子,但下一刻他没按照顾澜的话躺在靠枕上,而是将枕头塞进她怀里,在顾澜错愕的目光下,他躺了下去。
      “开始吧。”他扬起修长的眉,好整以暇望着她,从这个角度,他能看见她小巧的下巴,呼吸起伏,眼里有几分慌乱。
      顾澜着实被惊到了,一时有些不知如何下手,她手在半空中,放在他额上也不是,收起来更显得奇怪。
      周廷焱仍然看着她,眼底有些沉,出声催促:“嗯?”
      顾澜定了定神,如先前那般给他按揉额头,周廷焱最初还黑眸灼灼凝视她,很快就舒服的闭上眼睛,顾澜一直躲避着他的目光,直到那人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她才松了口气,放开手。
      
      只是她又犯了难,他这么枕着她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夜深了,她不时地打哈欠,困极了揉着眼睛。
      顾澜委屈地伸手推他肩膀,可刚碰上,看他睡着时仍蹙起的眉,又暗恼着放下了,她今日就不该生出好心非要给他揉头,这下子害她没法睡觉,指不定要在这罗汉床上熬一宿了。
      奶娘和腊月进来两次,看见这情形也不敢打扰只能避出去,到了后半夜,顾澜实在熬不住了,趴在小桌上睡着了。
      天不亮周廷焱就醒了,他这一觉睡得极沉,醒来时还有些怔忡,一时分不清自己在哪,直到侧目看见一旁熟睡的女子,他记忆开始回笼。
      顾澜一开始是趴在桌上睡的,后来不知怎么两人就挤在一起了,她身上盖着他的外袍,周廷焱小心的把自己的胳膊从女子脖子下挪出来,动了动僵硬的肩膀,起身站在床边看她。
      顾澜睡相不错,只是踢掉了鞋子,一双小脚露在外头,白的晃眼,周廷焱不自在的移开视线,看到里间床上的锦被,他走过去拿起锦被,再回来给她盖上,从头罩到脚,眼前终于不用再受那双小脚的折磨。
      周廷焱离开时没惊动下人,独自回了书房,周顺看他没穿外袍震惊不已,只是面对着镇北侯那张冷漠如斯的脸,他也不敢问什么。
      周廷焱回到书房才松了口气,天色尚黑,这一路没人瞧见他,不然准要暗地里嘴碎了。
      他看了眼天色,放弃了再眯一会儿的打算,思量起昨日想了一半的对策来,或许是睡得好,他比前一日精神百倍,头不疼,脑子里也清楚,很快就想好了关于宁州府的解决之策。
      
      天亮时,顾澜裹在棉被里睡得正香甜,尤氏进来喊她,她才醒过来。
      尤氏问:“侯爷呢?”
      顾澜用手背揉着眼睛,一脸茫然:“什么?不知道。”
      她这才想起周廷焱昨夜是歇在这里的,她扯了扯身上缠紧了的外袍,皱皱鼻子不愿意道:“哎呀,可累死我了,他可别再来了。”
      尤氏惊在原地,暗自打量着顾澜,累?是她想的那回事吗?
      “姑娘,你,可有哪里疼?”尤氏问的小心翼翼。
      顾澜抬起手腕给她看,“疼。”转而又晃了晃脖子,苦着脸道:“哎呀,疼。”最后指了指自己的腿,哭唧唧:“腿麻了。”
      尤氏最后只得直接问道:“昨晚你们都做什么了?”
      顾澜睁着湿润迷茫的大眼,控诉道:“给他揉头啊,还当了他的枕头,我都没睡好,准是落枕了。”
      尤氏听了心里不知是悲是喜,脸上复杂的很,她们家姑娘是真的还没长大呢,镇北侯也真是让人惊讶,竟然真的什么都没做,单纯的搂着媳妇睡了一宿。
      她不免又想起曾经听过的传闻,心说这侯爷不会真有什么问题吧。
      
      正院里,老夫人刚刚听说周廷焱昨夜没回书房,此时笑的牙不见眼,拉着葛嬷嬷说话。
      “我原还想着要把那婉莹撵走,谁想到她折腾这一出还真有用,焱哥儿不就歇在澜丫头院子里了吗?”
      她感叹道:“这倒真是不能赶她走了,闹吧闹吧,闹得我抱孙子了才好呢。”
      周廷焱自打那天宿在顾澜那里,已经好几日没见她了,不知为何,他一想起顾澜,那天那双嫩白的小脚就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从而让他像烧着了一把火,浑身难受,见她觉得煎熬,不见又暗自恼怒。
      
      久而久之,周老夫人也发现了他的刻意躲避,他下朝回府就让秋容带人堵着他,前两回周廷焱躲过了,这一次却没能躲过。
      他冷着脸去了正院,周老夫人一直瞪他,怕他不耐烦再走了,一脸痛心的问他:“你到底怎么回事?”
      周廷焱皱眉问:“什么?”
      周老夫人捂着心口:“今天澜丫头来请安,说你都好几日不着面了,你想什么呢?媳妇娶进门来你就看着不成。”她说着又抱怨道:“对了,如今你看都不看了。”
      周廷焱忍下心头火,“母亲,你问她了?”
      他这样在意,倒让老夫人疑惑了,瞧着也不像是不喜欢,这不在他亲娘面前还维护着吗?她哼了一声:“没问,我犯得着跟一个小姑娘说这些。”
      周廷焱面色稍缓,道:“顾澜年纪小,不急。”
      他不想与老夫人谈论这个,借口有事离开了,老夫人气的不行,说的是什么话,就知道顾念人家年纪小,也不想想你都多大了。
      
      周廷焱出来时沉着脸,显然不像面对老夫人那般着意忍耐了,他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圣人,不止如此,从那晚开始,小丫头每夜入他的梦,他都恨不得将人箍在怀里肆意妄为,可放到现实,她确实还小,且体弱多病。
      那么瘦,还是养养吧,侯爷无奈的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