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荣宠

作者:草莓酱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一支小曲道尽了落寞苦楚,顾澜声音本就偏软,又带了一丝清甜,听上去颇有一种缠绵之意,书房外的下人听得呆了,直愣愣的看着这位惹人怜惜的侯夫人,到底是什么人能忍心伤害这样的女子。
      周廷焱察觉到周围下人的反应,心里生出了一种藏好的宝贝被人窥探的愤怒,他合上窗户,在周顺惊讶的目光中,打开了书房的门,冷眸盯着院子里仍在轻声哼唱的女子,恼怒道:“过来。”
      顾澜鼻尖轻轻一抽,一声婉转的低泣在静夜里格外清晰,周廷焱身形一滞,从书房里跨出一步,脸上也不似刚才那样冷漠。
      “还不进来?”他挑眉问她。
      顾澜脸上绽开一个笑容,秋水般的眸也亮起来,专注的看着周廷焱走向他,周廷焱偏过头,脸上有些不自然,但他的余光一直瞄着顾澜,看她什么都不顾,一脸欢喜的朝自己走过来,一晚上的郁气就这么烟消云散。
      
      小丫头到了他面前,眼中还有一丝紧张和害怕,越是着急掩饰就越明显,她懊恼的低下头,声音乖的让人心疼:“侯爷,你别气了,好不好?”
      周廷焱怔了怔,微微垂下目光看她,顾澜今年十五,从小不被亲生父亲喜爱,在顾家受尽了委屈。她嫁给他,小心翼翼,乖巧懂事,在镇北侯府,他成了她头顶的一片天,周廷焱从不怀疑初见时顾澜那一句仰慕他,但他细想,又觉得她多半是想得他庇护,少有几分少女心思。
      想到此,周廷焱不得不承认他这气来的莫名其妙,她或许还不懂女子间为了男子争风吃醋,别人的龌龊心思,反倒不及自己生气不理她,来的让她惶恐难过。
      他想明白了也不再冷着一张脸,伸手给她,说道:“进来说话。”
      顾澜把小手放在他的掌心,周廷焱拧起眉峰,手这么凉,到底出来多久了,他不说话,脸色阴沉地皱眉,顾澜看见了不由瑟缩了一下,周廷焱轻轻揽住她,把她带进了书房。
      周顺极有眼色的带上门出去了,他挡在门口隔绝了众人的好奇的目光,驱赶着挥手。
      “看什么,出去不许胡说八道。”
      
      书房的下人都是周廷焱的心腹,自然不会多说,但别人可就未必了。顾澜前脚刚进书房,后脚就有人把这事传到二夫人那边去了。
      婉莹傍晚只顾着哭没有吃晚饭,二夫人过来劝着她吃了点清粥小菜,吃完正闲聊,那边一个丫鬟跑进来,对二夫人说:“夫人,侯夫人去书房了。”
      二夫人冷嘲热讽:“侯爷生气了哪是那么容易挽回的,吃闭门羹了吧。”
      小丫鬟点头,二夫人满脸写着得意,心说这顾氏不过如此嘛,没等她笑出来,小丫鬟又说:“一开始侯爷没叫她进去,后来她在外头唱了首小曲,侯爷就让进了。”
      “什么?”二夫人一惊,差点失手打翻茶盏。“唱的什么,你细说来。”
      小丫鬟便给她学了几句,二夫人听着那词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赶紧让小丫鬟别唱了。
      “这唱的什么,伤风败俗,哪有正经人家的姑娘学这个。”她一脸鄙夷,却又暗自动了心思,目光灼灼的看着婉莹。
      “表姐,怎么了?”
      二夫人转身走到房里那把琴边上,指着琴问婉莹:“我记着你会弹琴。”
      婉莹心里明白了她的打算,却还是问道:“会啊,表姐到底怎么了?”
      二夫人笑了笑:“这要是管用当然不能便宜了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只会唱点闺怨小曲算不上什么,她们婉莹可是会弹琴写词的才女呢,到时候一对比,还不高下立见。
      
      顾澜一进书房就乖乖立在周廷焱身边,看他处理一些紧急的公事,周廷焱虽然觉得她在身边,让他偶尔分心,但也没有赶她走,方才顾澜可怜的样子在他脑中徘徊不去,对着这样的她,他说不出一句重话。
      放下一份急报,周廷焱抬眸看她,“还冷吗?”
      顾澜摇摇头,小口小口喝着汤,厨房刚送来的什锦丸子,热乎乎的直冒气,她用勺舀了一个丸子,小心的咬一口,鲜甜的汤汁冒出来,吃的一脸满足。
      周廷焱抬手指着书房另一边的矮桌,道:“去那边坐着吃。”
      顾澜委屈的看着他,大眼睛眨呀眨,眼里水汽弥漫,周廷焱只得忍了:“吃吧,坐这里。”
      他把看完的公文归置到一边,让出了自己的座椅,按着顾澜让她坐好,然后垂首站在旁边,看着她嘴里一鼓一鼓的咬丸子。
      这种感觉荒谬又新奇,周廷焱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站在书房的桌案旁,看一个女子吃东西。
      顾澜仰起脸,目若灿星,“侯爷,你吃吗?”
      “不了。”周廷焱拾起一卷书,心不在焉的看起来,视线偶尔落在她红润的唇上,不过片刻就会躲避般移开。
      顾澜吃饱了,把碗推到一旁,双手撑起头看他,看两眼就忍不住打哈欠了,周廷焱察觉,问道:“困了?”
      小丫头掩饰的摇头,“不困。”可她眼里的困顿都要溢出来了,周廷焱用书卷轻轻敲她额头。
      “回去睡吧。”他叫来周顺,吩咐他送顾澜回去,顾澜走到门口,周廷焱想起了什么,问道:“那曲子谁教你的?”
      顾澜闻言情绪有些低落,“小时候我娘唱给我听的。”
      周廷焱没再多说什么,摆手示意周顺送她回去,书房里还有独属于女子的甜香,他重新坐回去,浑身都被这种香甜软糯的气息包围了,那卷书很久没能翻动一页。
      
      第二天,周廷焱忙到傍晚才回府,宁州府连日多雨,水涨起来把河堤淹了,送往赈灾的粮款又出了问题,刚报上来,死了一个五品同知,说是贪墨赈灾粮款畏罪自杀的,议政司一群老臣吵吵嚷嚷,迟迟拿不来一个章程,周廷焱听了半日,直到现在头还疼着。
      他简单吃了点东西,又在书房里想对策,总不能一直没有决断,恰在这时,书房外传来一阵琴音,还伴着女子柔婉的吟唱声。
      周廷焱捏了捏眉心,头痛加剧,刚想了一半的对策就这么被打断了,他扔了桌上的镇纸,咣当一声砸在门上。
      “周顺,滚进来。”
      主子不耐烦,周顺缩着脖子不敢大声说话,“侯爷,有什么吩咐?”
      周廷焱指着外头,脾气差的要冒火,“什么声音?”
      周顺愣愣的回答:“像是琴声。”
      “谁问你这个,把弹琴的人轰走,琴给爷毁了,办不好你有多远滚多远。”
      “唉,属下这就去。”周顺应了一声,连滚带爬的跑了,老虎正在气头上,惹不得。
      
      与此同时,顾澜在小院里散步消食,也听到了琴音,彩珠愤怒的进来,说:“姑娘,奴婢刚才看见厨房的小桃,她说表姑娘在凉亭里弹琴呢,那亭子跟咱们雪园就一墙之隔,离侯爷的书房可近了,侯爷这时候一定听见了。”
      顾澜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十分有闲情逸致的让腊月搬张椅子过来,嘴里夸道:“挺好听的。”
      她来侯府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吃得好不说,吃完还有人弹琴唱曲,简直不要太开心。
      尤氏看她这样子,叹息着摇摇头,进去给她铺床了。
      
      凉亭里,婉莹一边弹一边问青梅,“有人过来吗?”
      青梅知道她想的什么,装装样子看着那边,嘴里敷衍道:“没呢,您再弹一会儿吧,兴许已经过来了。”
      婉莹定了定心,边弹边唱,她侧身坐在凉亭里,露出自己姣好的侧脸,姿态端庄,神情温柔,长发随着夜风轻轻飘起,旁边一盏夜灯发出暖融的光。
      
      可惜这样的美好意境注定没人欣赏了,青梅打远瞧见周顺带了几个人过来,心里咯噔一声,提醒道:“表姑娘,周顺来了,咱们要不先回去。”
      婉莹哪里肯听,还心想是周廷焱听了喜欢派周顺来寻人,便摇了摇头,不肯走。
      青梅暗笑一声,也不再劝她,自己躲得远远的,周顺来者不善,动起手来更是六亲不认,别殃及了她这池鱼。
      周顺心急火燎的带着人找过来,正好撞见婉莹在弹琴,这下子连赖也赖不掉了,他火大的吩咐下人:“来人,送表姑娘回去。”
      婉莹震惊极了,怎么回事?周廷焱不喜欢听曲吗?她还弹琴了呀,词也写的雅致,比顾澜昨日唱的好上百倍,怎会如此?
      不等她想明白,有两个下人对她道了声得罪,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拉走了,青梅要来收起琴,周顺把她挡开,客气笑道:“我帮你拿。”
      她当即预感不妙,果然下一刻,周顺“哎呦”一声,装作不小心崴了脚把琴扔进凉亭边上的小池塘里了。
      “对不住。”他敷衍说道。 
      青梅连连摆手,谁敢让这位道歉,嫌死的不够快吗?周顺向来圆滑,必定是侯爷下令了,他才这么不留情面的把琴扔了。
      青梅心里有了计较,看来得想个法子离开这个婉莹姑娘,最好离二夫人也远远的,这俩人作死千万别拉上她。
      
      小院里,顾澜听的正美,琴声戛然而止,她睁开眼睛失望地问:“怎么不弹了呢?”
      过了一会儿,彩珠回来了,她方才过去看热闹,如今满面笑容的来跟顾澜说:“姑娘,侯爷让周顺去把表姑娘赶走了,琴都给她扔了。”
      顾澜听了直叹气:“可惜了。”多好的琴声啊,以后怕是没机会听了。
      
      “可惜什么?”
      周廷焱觉得自打那个婉莹来了,府里乌烟瘴气的,他在书房待了一会儿,头疼的心里烦躁,想了想还是决定到顾澜这里看看,寻个清净,结果进门就听她说了一句“可惜了”。
      顾澜听见他的声音就觉得不好,自己偏要多嘴说什么可惜了,这回给他听见不知又要折腾什么了,她反应极快,转身就朝他走过来,脸上带着甜蜜的笑,歪歪头显得很可爱。
      “侯爷忙完啦,我刚才在想,这么美的夜色侯爷不能陪我一起看,真是可惜了。”
      周廷焱其实没听清她跟彩珠的对话,只是随口一问,听到她这么说,心里的烦躁稍稍压下几分,黑眸里浮现一点笑意。
      “今日都做了什么?”
      顾澜双手挽住他手臂,两人往屋里走,她把这一天的做的事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走到房门前才说完,周廷焱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虽然还是头疼疲惫,但心里的火气神奇的消了大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节日快乐,留言送红包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