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妃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旧皇的葬礼和新皇登基同时举行,使得京城一片肃穆萧索的气氛。然而在后宫,却掩不住那丝的喜气,王妃顺理成章的被封为皇后,萧妃被封为丽妃,陈妃被封为淑妃,而我则被封为贤妃。王氏与颜氏因为各生有一子,虽然身份低微,却也被封为嫔,至于其他服侍过鐛仁的姑娘大多被封为贵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红玉与珊瑚。
      我坐在被装饰一新的春兰宫中,心头涌起恍若隔世的感觉。不过前几天我仍被幽禁在这里,而现在居然成了春兰宫的主子。果真是世事难料啊!正思量着,忽见小路子着着一身新衣跑了进来,打了个千儿笑道:“皇上马上要驾临春兰宫了,请主子娘娘预备接驾。”我瞥了眼他,只见他一脸的得意,是了,他如今是我春兰宫的总管,这里上上下下的宫女太监,哪个不听他调停呢。脸上不觉微微一笑,伸手拢了下头发,轻轻站了起来。小路子忙赶上前一步,扶着我的手臂走了出来,动作轻巧而敏捷。“皇上这会子怕是已经到了宫门口了……”话音未落,就听得一个太监高声唱道:“皇上驾到——”
      我忙迎着跪了下去,“臣妾恭迎圣驾。”未等跪实,就已经被鐛仁一把拉住,“地上凉,朕不是说过了吗,不用你行这个大礼。”
      我飞了一眼微微一笑,“可如今您是皇上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鐛仁笑着点了下我的鼻子,“调皮!朕说不用就是不用。”说着拉着我的手走进屋子,坐了下来。就有紫雯赶上来上茶,鐛仁看了眼笑道:“看不出来这丫头换了这身宫装倒是俏丽了许多。”
      我含嗔而笑,“怎么皇上喜欢?如果皇上喜欢我把她送给皇上如何?”
      鐛仁大笑,“朕怎么闻到一股醋味呢?”眼见我涨红了脸,这才止住了笑声,“朕有你就足够了。”
      我拿手帕掩住嘴笑道:“皇上还说呢,刚才臣妾去皇后娘娘那边请安,皇后娘娘正说着选秀的事情呢。”
      鐛仁微微一笑道:“这不过是应个景儿罢了。”说着脸一板对着周围的人道:“你们都出去吧。”
      众人慌忙都退了出去,我心里微微的一沉,知道他只怕是要问我事情了。果然就听得鐛仁说道:“这几日朕一直太忙,没有时间问你,那日父皇对你说了什么?又为何把你幽禁起来。”
      几日来我一直想着如何应答这件事情,实话实说,只怕鐛仁从此对我心怀顾忌,再不能宠信如初,只能说个谎,这个谎要怎么说才能让鐛仁信服,这才是个问题。鐛仁天资聪颖,平白是骗不过他去的。
      我垂下头,低声道:“那日先皇留下我,看了我良久冷笑着说道‘鐛仁是不是已经预备好了?就等朕一死就发动政变,登上大宝?”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着鐛仁。果然这话一出口鐛仁脸色大变,我知道我猜的不错,当初鐛仁果然是那般筹划的。
      鐛仁铁青着脸问道:“那你又是如何回答的呢?”
      “臣妾也万万想不到先皇居然问了这样一句话,想来是先皇病中疑心大盛,只怕是有些糊涂了……臣妾万死,冒犯先皇!”
      鐛仁一挥手道:“接着说!”
      “于是臣妾忙回道‘臣媳虽然深居王府内院不问世事,然而臣媳深知鐛仁的为人,鐛仁对皇上是一片孝心,皇上或有小疾,鐛仁即寝食难安,必然亲自问药,皇上病愈方可安心……鐛仁断然不会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请皇上断然不可冤枉鐛仁!于是皇上说臣妾出言不逊,将臣妾幽禁起来。”
      鐛仁紧盯着我问道:“那父皇后来为何又赐你免死金牌?”
      我转身从箱子里取出一幅画,在鐛仁面前慢慢展开,“因为这个。”
      鐛仁一怔,看了看画,迟疑地说道:“这是……”
      我轻声说道:“这就是先皇最宠爱的韩妃。”
      鐛仁点点头,“不错,只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皇上仔细看韩妃的这双眼睛……”
      鐛仁又仔细看了看,忽然恍然大悟,点头道:“原来如此。”
      “先皇弥留之时,曾宣臣妾到前,那时候先皇神智已经不是十分清晰,一度将臣妾误认成韩妃。先皇那时候说‘朕将皇位传给你的儿子你可欢喜?’臣妾当时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做答。先皇见臣妾不语,忽然叹气说,‘朕知道你不喜欢了,你只希望他一世平平安安……’臣妾只得连声禀明身份,先皇这才慢慢的恢复了神智,于是让臣妾唤人进去……”
      鐛仁听着不住叹息,“朕的这个皇位得来的委实侥幸!罢了,这些事情不要对别人说,连皇后皇太后也不能说。”
      我点头,“臣妾明白。皇上放心就是了。”
      鐛仁点点头,“朕还有事情要办,晚上朕来你这里。”
      我笑着蹲下身子,“臣妾恭送皇上。”
      鐛仁转身离去,我慢慢站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我知道我已经过了鐛仁的这关……
      这时翠雯走上来,附在我耳前轻声道:“左先生在御花园等主子呢。”
      我一怔,左先生怎么这个时候跑来见我呢,如今我已经是皇帝的后妃,来见我着实的十分不妥当。然而心下虽然有些踌躇,仍是点了点头,只带了翠雯一个人一路来到御花园。远远的就见左先生行影孤单的站在花丛中,看上去那么的落寞,心中忽然觉得几分酸楚。我独自慢慢走到他身后,轻声道:“先生——”
      左先生慢慢转过身来,微微一笑,我这才发现月余不见,先生又消瘦了许多,“云儿。”
      “先生有事情找我?”
      左先生笑笑,“先生要走了。”
      我一震,“先生——”
      先生轻笑,“你忘记了吗?我早就说过,九王爷一旦登基我就要隐退的……”
      “可是——”我心头顿时万般的不舍。左先生轻轻叹息,“我知道皇上太多的秘密,如果不走的话,迟早有一天他会来对付我。”
      “先生——”我忍不住轻轻拉住他的袖子,先生轻轻抚摸着我的一头秀发,叹息着:“我会离开京城,然后到江浙转转。你要保重!”
      我眼泪簌簌的落下,“先生也要保重!”
      左先生点头,“宫中比王府里更加的险阻重重,你要多加小心!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说着提起脚下的一个鸽笼,我这才发现里面有几只雪白的信鸽。我接过来点点头,“我知道了。”
      左先生微微一笑,“我要走了,宫中不适久留。”说着微笑而去。我一直看着左先生的背影消失在远处,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站的麻木,只得招手叫翠雯过来。翠雯忙着赶上前来,接过鸽笼,然后扶着我慢慢走回春兰宫。
      回到宫中,我慢慢躺在塌上,翠雯倒过茶来,见左右无人,轻声道:“主子不要太难过,朝中是非这么多,躲远点反而好。”
      我点点头,“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想到和先生又要分别,心中还是万般的难过。先生对我一直关爱有加,我却一直不曾报答过,心中真的很愧疚。”
      “来日方长!”话音刚落,见有宫女上来禀告:“红贵人来请安”
      我点头,“让她进来。”
      片刻见红玉穿着一身簇新的宫装走进来,一见面立刻恭敬的跪下,“奴才给贤妃娘娘请安。”
      我支起身子细细打量红玉,见她生产后丰满了许些,然而却更见女人的风韵,这一身宫装也使得她看起来高贵了许多,再不是当初那个在我面前小心奉承的丫头了。
      “起来吧。”红玉这才站起来,恭着身子站在一边。
      “身子可养好了?”
      红玉忙点头,“已经大好了。”
      我微笑,“那就好。寝宫可还好?”
      “很好,多谢娘娘惦记。”红玉谢道,半晌才迟疑道:“奴才有几日没有看到孩子了,不知道这几日小公主可还好?”
      我淡淡一笑,“让奶妈把孩子抱过来给贵人瞧瞧。”立刻就有人去传话,不多时奶妈就把孩子抱了过来,红玉立刻欣喜地抱过孩子,看了又看,不住地哄那孩子。我冷眼看着,也不作声。
      片刻红玉才转头对我说道:“小公主还小,不如还是交给奴才来照料吧,奴才着实想念孩子的紧。”
      我吩咐奶妈将孩子抱过来,只见那孩子小小的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笑的正可爱,不觉心中温柔的牵动,口中缓缓说道:“你想念孩子我是知道的,不过宫里有宫里的规矩,没有听说过哪个贵人自己带孩子的。奶妈是我精心挑选的,何况现在公主身边也是嬷嬷宫女一大堆,并不缺服侍的人。你自己这身子也好了,自然也要服侍皇上的,把孩子放在身边怎么成样子呢!”
      红玉扑通跪下,“求娘娘给求情,就让奴才破个例儿吧。”
      我柳眉一竖,“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皇宫大内!由得你破例吗?不要说你,就是皇后嫔妃也要守着这里的规矩的!你既然当初走了这条路,就早该有这个心理的准备。”
      红玉跌坐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着。
      我轻轻皱眉,“扶贵人起来,这成什么样子?”
      一旁的宫女立刻过去拉她起来,红玉脸色灰白,只是哭泣。我柔声道:“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我也无能为力的。皇家的规矩自来如此,你也要适应。想念孩子了,回一声,我自然打发你过去瞧瞧。”
      红玉慢慢的躬身下去,“奴才多谢贤妃娘娘!”说着退了出去。我冷冷一笑,对那奶妈说道:“小心服侍四公主,有半分差错为你试问!”
      她忙着磕头答应。我这才让她抱着孩子下去,心中的气渐渐的平了下来。怪得谁来?既然当初她有那个心机和胆识得到鐛仁的宠幸,就该做好所有的准备。今日的我断然不会同情她,我能容忍颜氏,王氏分宠,却不会原谅我曾宠信的人背叛我,尤其是踩着我的肩膀向上爬,我此刻想起仍觉齿寒。所以不要怪我无情,一切皆为自惹。
      暮色沉沉,春兰宫也开始点起了灯火,我坐在镜前看着自己,眉若远山,眼若秋水,依旧是倾城倾国之姿,三宫六院无人能及。只是一旦红颜老却,圣眷不复时,我何以安身立命?想到此处,不觉寒冷彻骨。只刚刚一抖,翠雯就已经拿了一件披风为我披上,我看着她微微一笑。论起身边的这几个丫鬟,其实还是翠雯最知道我心,故而但凡有事,身边也总是带着她。
      “天凉,主子小心着凉。”
      我点点头,“知道。”说着向外看看,“怎么皇上这会子还没有来呢?打发个人去瞧瞧。”
      小路子忙答应着去了。半晌转了回来道:“皇上现在在萧妃娘娘那里呢,今儿恐怕是不能过来了呢。”
      我一怔,心顿时冰冷。披着披风便走出宫门,已经是十二月的天气,寒风甚是刺骨,只刚刚走出去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紫雯已经是追了出来,“娘娘外面大冷的天儿,还是屋里坐吧。”
      我摇摇头,只是在院中站着,这宫中哪个不是厉害角色呢?萧妃今日能截住鐛仁的脚步自然有她的本事,不然又岂能在我进王府前专宠于前呢?可是,谁又是好相与的呢?今日既然有我凌云在,岂能容她得逞。今日她留住鐛仁,我必然要她以十倍代价换回来!
      天真是冷啊。我手脚都已经是冰冷。里面的丫头见了都跑出来当地跪下,“娘娘,这大冷的天,您可要保重自己的身子啊!您要是病了,奴才们担待不起啊!”
      “不用你们理会我。你们都下去!”
      “娘娘——”众人哭成一片。
      我看着他们,微微一笑,忽觉眼前一黑,身子便往后倒去。耳边依稀听得一片喧嚷,渐渐的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我仿佛一会在火中炙烤,一会又如堕冰窖,身子软绵绵,周围的一切都在摇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有人喂我喝药,又仿佛有人在我身边轻声抽泣,恍惚中鐛晔一脸疼惜的看着我,一会鐛晔的面孔又变成了鐛仁,对着我冷笑……忽然耳边又响起惠能和尚低沉的话语,“他日你定能母仪天下!”身子打了个冷战,忽地清醒。睁开眼睛却发现鐛仁坐在床边欣喜地看着我,“可算醒了!”
      “皇上,你怎么在这里……”我微弱地说道,忽地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有如破锣。
      鐛仁掩住我的嘴,柔声道:“先不要说话,你才好些,可不能劳累了。”
      我怔怔的看着鐛仁,忽地落下泪来。鐛仁一惊,“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呢?”
      “云儿以为皇上你要陪萧妃,不会来看我了……”
      鐛仁摇头道:“怎么会呢?在朕心里,谁又比的上你!没有想到我到萧妃那里坐了坐,你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痴痴的落泪,“ 云儿也知道是自己太傻,可是……”
      鐛仁握住我的手柔声道:“你对朕的心意,朕早已明白。朕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格外的偏疼你。朕虽然有很多的女人,可是却只有你一个这么爱朕。朕怎么会忍心辜负你?”
      “可是我没有孩子……”
      鐛仁一怔,忽而哈哈大笑,“原来你为这个担心!这又是什么大事,”忽地附在我耳边轻声道:“朕在你身上多下点功夫,让你给朕生十个皇子!”
      我脸一红,将脸靠在鐛仁腿上,“皇上——”
      “你放心,朕这段时间就专心陪你,可好?”
      我点点头,心头冷笑,知道自己已经赢了一个回合。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鐛仁果然夜夜留宿在春兰宫,春兰宫的宫女太监个个脸上得意洋洋。萧妃陈妃恨的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却又无可奈何。我知道在后宫中生存原不该如此的锋芒毕露,只是,我除了鐛仁的宠爱再无依靠,又怎么能不为自己的将来多多的计算?
      这日,陈太医照例来春兰宫为我把脉,把过右手又把左手,凝思良久忽而笑道:“臣恭喜贤妃娘娘,贤妃娘娘有喜了!”
      我喜出望外,猛的站了起来,“当真?”
      陈太医捋着胡须笑道,“臣从医三十余载,未曾诊断有误过,娘娘大可安心!”
      我略想了下,这个月葵水果然未曾来,只是因已往也都日子不准,反而忽略了。于是含笑道:“这还多亏陈太医指点,不然我也不会怀上龙钟,我这里谢过了!”我隔着垂帘微微福了一福,陈太医慌忙下跪,“微臣万不敢当!”
      “小路子,还不扶太医起来呢!”
      小路子忙上前笑着扶起陈太医,陈太医又道:“臣这就给娘娘开几付补养的方子,现在娘娘可是双身子的人了,万事都要当心。”
      我含笑点头,“那么有劳了。”说着回头唤翠雯,“拿了十两金子来谢太医。”翠雯忙答应着去了,陈太医推辞了几番,这才惶恐收下。
      陈太医开过方子,又嘱咐了一番,这才由太监引着退下去。翠雯见太医一走,这才笑道:“这个陈太医果然高明,他说娘娘那些日子容易受孕,假如皇上多留宿几次,或许会怀上龙钟,果真被他说中了!”
      我笑着点头,“他是太医院首席,自然是高明的。”
      翠雯拉着我在榻上坐了下来,“如今主子是有身孕的人了,可不能再劳累着了。”
      我忍不住好笑,“不过站一会,哪里就劳累到了。你也是太小心!”
      翠雯叹息道:“小心点总是好的,陈太医都说了,主子的体质是不大容易受孕的,好不容易怀上了,自然要多加的小心。要我说,平时就少各处走,别的那些宫里的嫔妃看见皇上多宠幸了主子就已经眼里冒火了,如果要是再知道娘娘有了身孕,还不知道暗地里使什么坏呢?防人之心不可无呢!”
      我点点头,“是这道理。让宫里的人且不要张扬,晚上等皇上来了,我要亲自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皇上。”
      翠雯笑着点头道:“是——”
      
      晚上,鐛仁又来到春兰宫,一番缠绵之后,他闭上眼睛微微的喘息,我轻轻伏在他身上柔声道:“云儿告诉皇上一个好消息。”
      鐛仁睁开眼睛笑道:“哦?是什么好消息。”
      我脸色微红,羞赧地说道:“我有喜了……”
      鐛仁一愣,忽而满面的惊喜,“你说什么?你有喜了?当真吗?”
      我微笑着点头,“臣妾怎么敢欺骗皇上呢?”
      鐛仁大喜,“可叫太医看过了没有?”
      “太医院的陈太医已经看过了,说是喜呢。”
      “好!”鐛仁一把搂过我,“那就给朕生个太子吧。”
      我又惊又喜,“皇上——”
      鐛仁微笑道:“朕虽然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不过他们的母亲都出身低微,难以服众。陈妃好不容易养了个儿子,却也不幸夭折。皇后是久久不孕,怕是天生有碍……如今知道你有了身孕,朕总算内心有了几分安慰。倘若你能一举得男,那朕就不愁后继无人了。你这样的聪慧,生的儿子自然也是天资过人,又有你亲身教养,朕相信他的才气日后也能冠盖京华……”说着忽地收敛了笑容道:“只是你不要因此而恃宠而骄才好,其是对待皇后。皇后虽然无所出,然而她品德高贵,端庄有容,堪掌六宫。我知道你个性极强,不愿屈居人下,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尊重皇后,和她和睦相处。”
      我见鐛仁如此说,也郑重起来,“皇后对云儿一直关爱有加,云儿感激尚且来不及,又怎么会对皇后无礼呢?何况,皇后无所出,云儿的孩子自然也是皇后的孩子,日后孩子得皇后的照顾,便是于孩子也有万分的好处啊。但请皇上安心就是!”
      鐛仁点点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多了。”
      我又重新伏在鐛仁怀里,心却又冰冷了许多。无论他怎样宠爱我,我也不过是个妃子罢了。
      第二日,鐛仁又召来一位御医,为我把过脉后也诊断为喜脉,鐛仁终于定下了心,更是大喜,嘱咐从此对上不必行叩拜的大礼,又嘱咐御医按时过来把脉。于是我怀孕的消息顿时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内宫。鐛仁前脚出了春兰宫,萧妃,陈妃后脚就进了来。我原在榻上躺着,见她们走了进来忙着起身招呼,早已被陈妃一把按住,笑道:“可别起身,躺着吧,和我们还客气什么呢?何况连皇上都下了圣旨,说你现在就是见了太后皇后也都不用行叩拜的大礼呢!和咱们自然就更不用讲究这些个礼数了。”
      我半坐了起来,笑道:“多谢两位姐姐前来看我。”两人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上下打量了我番,“觉得怎样?害喜可厉害?”
      我微微一笑,“倒也不甚觉得怎样。只是偶尔觉得恶心烦闷……”
      陈妃笑道:“那都是正常的反应,也不用担心,过了这阵子就好了!”说着自身后的贴身侍女手里接过一个盒子道:“我琢磨着你大概是爱吃酸的东西,我是我亲手制的酸梅,怕是对你的胃口,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了吧。”
      我忙着要人接过来,含笑谢过。
      萧妃笑道:“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就这里有几张方子,都是补身体用的,想来你也是用的着的,没事的时候让药膳房炖了吃,那是极滋补的。我怀孕的时候也没少吃呢。”
      我也笑着令人接了,“多谢两位姐姐如此费心,云儿感激不尽。”
      “客气什么呢,得了,你身子不舒服,我们也不多坐了,你好好养着吧。”萧妃站起来甩了甩帕子说道。
      我直起身子,“既然这样,两位姐姐就请回吧,改日我身子好些了,亲自再上门谢过。”
      两人笑着离去。我这才慢慢的又躺下,小篆手里拿着东西为难的问道:“这东西怎么好呢?”
      香草柳眉一竖,“这也要问?拿去不声响的仍了就是了。她们送来的东西,谁敢吃?”
      小篆忙答应着去了。我微微一笑,也不言语。
      
      又过了几日,害喜日益严重起来,常常是刚吃了一口东西就忍不住都吐了出来,香汗淋淋,分外辛苦。紫雯,嫣红每日用小厨房炖各种补品过来给我吃,鐛仁也是每日都亲自过来探视,不在春兰宫的时候就每隔几个时辰打发一个太监过来问候,体贴周到让众嫔妃嫉妒不已。皇后也不时来春兰宫探望,态度十分的和蔼。一时间,宫里最大的事情便是贤妃的身孕。
      这日刚刚用过午膳,就听得太监传报:“皇后娘娘驾到——”我忙起身迎了上去。刚刚蹲下身子,就已经被皇后一把扶住,“别多礼,”说着携着我的手同我一同进入房间坐下。又细细打量我,微笑道:“今天气色不错。”
      “这些日子已经好的多了。皇后娘娘怎么今儿得闲过来?”
      皇后微微一笑,“我从太后那边过来,顺路来看看你。”
      “哦?太后这会子忙什么呢?”
      “才刚见过选进宫来的那些个女孩儿。有几个还真是不错,相貌标致,看那品格也不错。”
      我淡淡一笑,“太后和皇后的眼光自然是不差的了。皇上可也见过了?”
      “自然也是见过了。”
      我心微微的一凉,鐛仁并没有对我说这件事。或许是怕我多心吧,然而宫里的这些个太监丫头居然没有一个告诉我,我就未免觉得有些生气。眼光不觉往身后那么一扫,嫣红,香草忙的垂下眼帘。此刻皇后在此,我不好发作。只是微笑着问,“那可要册封她们什么位分呢?”
      皇后笑笑,“这贤德淑丽四妃还差着一位德妃,皇上的意思是补上这个空位,其他的顺次补嫔贵人和常在。”
      “那么皇上的意思是选那个做德妃?”我悠悠地问道。
      皇后脸上浮现出喜悦的神色,“是镇国公的小女儿,唤做程素素。是这批女孩中的尖儿,论起模样来,虽然不如贤妃你,但是也算是沉鱼落雁,最难得的是性格温柔乖巧,知书达理,着实讨人喜欢。”
      我心一沉,忍不住在内心叹息,看来又多了一个对手了。“我这几天一直没有出去,倒是错过了见她的机会了。”
      皇后笑着摆手,“不妨事,改天让她过来给你请安。”
      我笑道:“那可不敢当,我又算什么呢。不过也是个妃子罢了。”
      皇后笑道:“你是贤妃,位于四妃之首,谁还能争过你的分位去呢。何况你这又怀了身孕,圣眷正浓,只管安心!”说道最后十分的恳切。
      我叹息,“其实我也不是那争风吃醋的人,只是我除了皇上的宠爱又有什么呢?如今怀了孩子,总算心里踏实些。我的这个心思皇后是最体谅不过的。这些年来,皇后是看着我一路走过来的,不能不说不艰辛。云儿能有今天,也和皇后的处处维护离不开。今天既然皇后来了,我也就说几句心里话,我对皇后是十分的感激的!我虽然有十分争强的心,却从来不敢对皇后娘娘有一丝的不敬。”
      皇后脸上现出感动的神色,也握住我的手,“这么多年,我也看的出来,你虽然面子上是淡淡的,但是心地确是极好的。你尽管好好养着,万事有皇上和我呢,断然不至于让你受了委屈。”
      我泪顿时落下,“我前些日子也和皇上说过,云儿的孩子将来也是皇后的孩子!”
      皇后也含泪点点头,“你歇着吧,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大冷天,皇后也不用特特的过来,我好些自然去给皇后请安的。”
      皇后点点头,起身回去。我躬身施礼直到皇后出了春兰宫才直起身子。慢慢回过身去,沉声道:“你们几个都给我过来!”
      小路子等几人忙机灵的跑过来,见我面色不善,都齐齐的跪了下来。
      我坐下冷笑道:“好哇,你们几个人也开始和我弄鬼了!”
      小路子忙道:“奴才们不是存心想瞒着主子您的,只是如今主子身子要紧,我们怕主子听了生气,伤了身子……”
      我面色顿时缓和了不少,不禁苦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呢,哪个皇上不是三宫六院呢,你们想的多了。以后宫里有什么事情都要立刻过来回我,我最恨被蒙在鼓里,明白了吗?”
      “奴才们明白了——”
      “行了,都起来吧。地上跪的膝盖生疼的。”
      几个人爬起来,香草最机灵,跑上前来,“主子刚才坐了半天,只怕身子都酸了,我来给主子捏两下,松散松散。”
      我好笑道:“不用你来献殷勤,你且去把我前日绣了一半的屏风扇面拿来。”
      紫雯低声劝道:“今天已经劳了半天神了,就不要绣了。”
      “不碍事的,一天都闲着也是无聊。”
      紫雯见劝不过我,只得让香草去拿。片刻拿了过来,我在窗前坐下,怔怔的看着那屏风扇面,那上面绣的是冰天雪地里,一树红梅傲然绽放……白色的雪,红色的花,分外的耀眼。我捻起针,在树下开始绣了起来,半个时辰后,一个白衣女子的轮廓呈现出来……正在用心之时,忽然觉得身边什么有几分异样,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鐛仁已经来到我身边,正看我刺绣。
      我忙放下针线,笑道:“皇上怎么一声不响的过来了?”
      鐛仁拉着我坐下,同我细细地看那幅屏风,笑道:“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个手艺……”
      我轻笑,“女儿家哪能不会这个?只是以前懒得动针线,这几日觉得无聊,所以拿出来绣几针。久不练习,生疏了许多呢。”
      鐛仁摇头,“哪里有生疏,我看宫里那些针线上的都不及你一半好。只是虽然绣工好,不过这也是费神的事情,你现在有身孕,还是不要太劳累的好了。”
      “我知道,这也要歇一歇了呢。”说着让紫雯来倒茶。喝了口茶,斜倚在榻上,这才觉得脖颈有些酸痛。翠雯见状,忙敢过来,为我轻轻的揉捏,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我微笑着说,“今儿听皇后娘娘说,皇上已经选定了德妃的人选了。”
      鐛仁笑着点头。
      我笑着,“怎么皇上还要瞒着臣妾呢?这也是喜事,云儿要恭喜皇上了。”
      鐛仁拉过我的手柔声道:“我不急着和你说就是怕你多心,上次我不过是在萧妃那里多留了一会,你就大病了一场……”
      我叹息,“皇上真当我是争风吃醋的人了吗?我并不是嫉妒皇上宠爱其他妃子,只是萧妃有些欺人太甚罢了。”
      鐛仁点点头,“她原是娇纵惯了的。你也不用太理会她。”
      我伏在鐛仁怀中,“云儿何尝想和她计较呢,她不来招惹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
      “我知道你暗地里受了不少的委屈,所以封妃子的时候我把你的名分反而排到她们上面,也是让她们晓得这个道理的。”
      我微笑,“我知道皇上疼我,只忘皇上不要为了新人忘了我这个旧人就好了。”
      “怎么会呢!还有谁能及的上你呢?”
      我笑着拥住鐛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