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妃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我笑着拉陈妃进去,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弄好了一桌的酒席。又热了两壶酒,一切就绪,就见小路子颠颠跑了进来笑着禀告道:“皇上和十二王爷已经到了门口了。”
      我看看陈妃笑道:“咱们出去迎一迎吧。”于是两人携手走了出去。只见鐛仁与鐛晔正在院子里赏梅,两人笑语不断看似十分的融洽。两人走上前笑道:“里面的阁子里面已经摆好了酒席,不如里面去一边吃酒一边这边赏梅可不是好?”
      鐛仁转头对鐛晔笑道:“走,去尝尝凌妃的手艺。她等闲是不下厨的,今天也是你有口福。”
      鐛晔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劳动了……”
      我微微垂下头,柔声道:“十二爷客气了,里面请——”说着四人进了里面的阁子。鐛晔瞧瞧屋里的装饰不由得点头流露出赞叹的笑容,“果然是清雅精致,别具匠心。”
      我笑道:“过奖了,这是我屋子里的丫头翠雯收拾出来的,也还不俗。”
      鐛晔露出丝意外的神情,“哦?”正在这时,翠雯捧着一支红梅走了进来笑道:“现在梅花开的正好,可惜这外面冰天雪地的,且又不能吃酒。里面倒是暖和,偏偏又赏不到外面的梅花。奴才索性就折了一支,插在这瓶中,固然不如外面的梅林,可也聊胜于无……”
      鐛仁笑道:“好伶俐的丫头。”
      翠雯笑道:“皇上过奖了。那边酒菜已经上好了,请皇上十二爷还有淑妃娘娘移驾过去吧。”
      鐛仁笑道:“好,走,过去坐吧。”说着四人都走了过去,在桌前坐下。鐛仁打量了一眼菜,不由得点头,“好,贤妃果然没有藏私,把拿手好菜都做来了。来来来,大家吃,不要客气。”
      我转头吩咐道:“翠雯,给十二爷布菜。”
      翠雯答应着,于是一样一样夹给鐛晔,说道:“这一道菜叫做‘十面埋伏’,表面看起来是一盘子黄瓜,其实每片黄瓜下面都有这么一片肉,这肉可是用了十几种调料精心调制的,配上这黄瓜一起入口,爽而不腻,最是可口,十二爷尝尝。
      这道菜叫‘情丝万缕’,那亮晶晶的是鲤鱼的须子,用火这么一爆,再拿点子香油拌一拌,清淡鲜香的紧呢。
      至于这一道,叫做‘李代桃僵’,是用豆腐皮裹着虾仁,火腿肉做的……”
      鐛晔一边吃一边笑道:“这菜的味道好,名字取的更好。”
      鐛仁也笑道:“朕白吃了那么多次,居然不知道这些个菜里还有这么多的明堂。”
      翠雯笑道:“主子不像翠雯这么多嘴话儿多……”
      鐛仁摇摇头笑道:“这也是你可人的地方了!”
      我站起来,为鐛仁鐛晔斟了一杯酒,轻笑道:“可不是呢。这丫头聪明伶俐又是这样的品貌,等闲人家的小姐都赶不上呢。”
      几人一边吃酒一边闲聊,不觉都有了几分酒意。鐛晔量浅,且又一杯接一杯,眉宇间更是大有醉意。我瞧了鐛晔一眼,微微一笑道:“十二爷这一来在王府里深居简出,听说心情烦闷时候连个可心的姬妾在一旁陪着散心的都没有……所以皇上特地从这批新进宫的女孩儿里挑了几个品貌出众的,十二爷瞧着哪个好,哪个就送给十二爷……”说着一拍手,从里面走出四个十分清秀娇媚的女孩来。
      鐛晔斜着眼睛瞅了两眼,笑道:“模样倒是不错……皇兄果真要送我?”
      鐛仁笑道:“自然是真的。”
      鐛晔笑道:“我倒是看好了一个,就怕贤妃娘娘不舍得……”
      我笑道:“我有什么不舍得的呢!十二爷看上了哪个尽管开口就是!便是四个女孩都要了去,我也没有什么不舍得的!”
      鐛晔指着我身边的翠雯笑道:“那我就要这个丫头了!”
      我故意一怔,露出为难的神色看了看鐛仁,鐛仁也假意皱起眉头,“怎么这四个女孩没有能合你心意的?”
      鐛晔笑道:“果然舍不得了!”
      我叹口气道:“既然十二爷您喜欢,我割爱就是了。”说着叫了翠雯过来,吩咐道:“既然十二爷喜欢上了你,你以后就跟着十二爷吧。你要小心服侍,别惹十二爷生气……闲了也进宫来看看我,我可惦记着你呢。”
      翠雯磕头道:“奴才知道了。娘娘请放心就是!”
      我拉起翠雯将翠雯的手塞到鐛晔手中笑道:“十二爷,这可是我最心爱的丫头,虽然是丫头的名分,可是和我是情同姐妹,十二爷不要亏待了她才好。”
      鐛晔笑道:“我自然会好好待她,你也放心!”说道这最后一句,眼神中露出会意的神色。我心下忽觉酸痛,这半晌的戏却没有白做,他总算是体会了我的用心了。
      正说话间,忽然小喜子跑了上来递上一个折子给鐛仁,鐛仁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鐛晔笑道:“皇上这里还有政事,不如臣弟就此告退。”
      鐛仁点头答道:“也罢,改日再好好的请你。你且回吧。”
      我转身对翠雯柔声道:“你跟着十二爷一起过去吧。回头我打发丫头把东西送过去。”
      翠雯垂着头答应道:“是——”
      鐛晔施礼罢躬身退了出去,翠雯随在其后。鐛仁看看别人道:“你们也都退下吧。”众人闻言也都忙着退下。见左右无人鐛仁才笑道:“你这招‘欲擒故纵’却也高明。”
      我笑道:“十二爷是个聪明的人,平白无故的送个丫头给他,他自然会明白是皇上对他有了戒心,所以才弄个人过去监视他,他怎么肯那么轻易就接受呢。不过横竖都是要有个人过去的,他索性就自己选一个,这样总好过把皇上□□的丫头弄到身边不是?”
      “十二聪明,可到底还是落到了你的圈套里!哈哈,你果然是个女诸葛。”
      我一笑,“我哪里算的上诸葛,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更何况十二爷虽然聪明,可是到底是臣子,怎么敢违逆皇上呢。”说着话锋一转,“京里来的折子?”
      鐛仁点点头,“不错,真是没有一天不让朕操心!朝里的几名大臣联名弹劾苏州织造汤庆年,参他营私舞弊,中饱私囊,亏朕一直以来对他那么器重,真是气死朕了!”
      我端着茶递上去柔声道:“这个汤庆年才干是极好的,不过说他贪污只怕也是确有其事。臣妾也风闻此人极为好财。只是,如今朝中的大臣得力的少,他虽然德行有所亏欠,不过总归还有他的长处。”
      “朕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觉得为难,不查办他,对其他的大臣没有办法交代,更担心的是如果不查办他,其他的官员见有了这个例子,那还不大贪特贪?可是要是办了他,又可惜了他这个人才!”
      我想了想微笑道:“不如这样,查还是要查的,皇上明里对他大加的斥责,这私下里不妨露点子口风,让他把贪污的银子补上去。把大数都补上,留点子小数做文章,或是罚俸,或是降级,给那些参劾他的官员点交代就是了。”
      鐛仁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唉——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让朕为他操这么多的心!”
      “皇上放宽心些,要说这些个当官的哪里有几个不贪的呢?无非是多寡的问题。要臣妾来看,这有才无德的总比那有德无才的要强些。”
      “不过这贪污的风气断不能涨!不然底下的百姓还怎么过活呢!”鐛仁一脸的愤然。又看了我一眼,道:“朕且回去了,你歇着吧。”
      “是,臣妾恭送皇上。”我躬身施礼,送鐛仁出去。
      我见鐛仁出去这才回头叫香草,“去打点一下翠雯的东西,然后打发两个小太监送到十二爷那边去。再问问还需要什么东西,记下来回我,回头我找了出来自会给她送去就是。”
      那边香草答应着下去。紫雯端着茶过来,轻声道:“主子喝点茶吧。”我点点头,接过来却不喝,只是坐在那里发呆。紫雯叹口气,“主子也不用担心翠雯,她这一去,十二爷不会亏待她的。”
      我点头道:“十二爷是谦谦君子,自然不会亏待她……只是十二爷是自身难保……唉——”
      紫雯脱口而出道:“那主子为什么还要打发翠雯过去呢?”
      “她不去也要有人去的。既然无论如何都要去个人,自然还是翠雯去最好。”
      紫雯微微苦笑道:“去十二爷那边服侍,也是她的福气……”
      我闻言抬起头看她一眼,她在我的目光下禁不住低下了头,我轻声道:“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紫雯含泪道:“是——”
      “下去吧。”我疲倦地倚在榻上,慢慢闭上了眼睛。唉,身为女子总是有这么多的身不由己,我是这样,翠雯是这样,紫雯也是这样……什么时候女人的命运才能由得自己掌握呢?
      次日一早,刚刚起身,就听得外面有丫头高声道:“哎呀,十二爷,您怎么这么一大早过来?皇上昨天晚上没有在这边歇着,只怕是在德妃娘娘那边呢……”
      我忙给紫雯使了个眼色,紫雯忙赶着出去,“十二爷请里面坐吧。”鐛晔婉言推辞道:“我不过是来赏这里的梅花,倒是外面看看也就罢了。”
      “既然不进去坐,那奴才热点子酒过来,也好暖暖身子。”
      “如此最好。”
      于是紫雯复又进来,吩咐丫头热了酒,刚要端出去,我拦住道:“把酒给我吧。”紫雯只得答应,于是我接过酒走了出去。就见鐛晔站在树下,仰头望着一支含苞怒放的梅花。我走到他身后,他仿佛感应到了似的,转过头来,满目柔情地凝视着我,轻声唤道:“云儿——”
      我垂下头,将酒在石桌上放下,慢慢斟了一杯酒递过去。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一言不发地接过酒一饮而尽。
      我低声道:“何苦又跑过来呢。”
      鐛晔苦笑道:“原本不过是要出来走走,结果身不由己地就走到了这里来。说什么赏梅,不过都说想见你的借口。只要想到和你不过是近在咫尺,这颗心连带这双脚就再也管不住了……”
      我只觉心一阵狂跳,轻抚着胸口,半晌才慢慢说道:“十二爷请慎言……”
      鐛晔忽地一甩衣袖,“慎言!即是我再万般谨慎小心,皇上他也不会放过我的。早在他登基前我就已经是他眼中钉,肉中刺了!不除掉我,他是誓不甘心的……”
      我小声却坚定地说道:“我绝对不容许他伤害你,决不——”
      鐛晔凝视着我,目中充满了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狂野,沉声道:“你说我这个王爷做的还有什么意思呢?不如我们一起远走高飞……”
      “十二爷!”我忍不住提高了声调,话一出口已觉突兀,忙低下声音,退后了几步,苦笑道:“十二爷的一片心意,云儿感激不尽,可是如此一来,天下虽大却再无你我的容身之所了!云儿只恨相逢太晚,难以承受十二爷的一片深情……”
      鐛晔看着我叹息了一声,“是我冒撞了……我,走了……”
      我怔怔地看着鐛晔远去的身影,一时间不知道身处何处。忽觉面上冰冷一片,用手一摸才知道泪已千行。
      紫雯走上前来,将披风披在我肩上,柔声道:“主子还是到屋子里面去吧,外面风大,您还带着身子呢,可马虎不得……”
      我点点头,扶着紫雯的手便往里面走,忽地跑过来一个小太监,我认得是鐛仁身边的小梁子,只见他慌慌张张地跪下颤声道:“皇上请主子赶紧动身回宫,那边都已经预备好车了……”
      我一惊,“出了什么事情了?”
      “回贤妃娘娘,宫里来人,说太后娘娘不好了!皇上这会子骑着马已经先赶回去了,皇上要贤妃娘娘,德妃娘娘,淑妃娘娘坐着车也赶紧回宫去。”
      我忙点头,“知道了。”接着唤人收拾东西,于是和陈妃,德妃聚齐了坐着车一路急行回宫。
      回到宫里,下了车就赶忙往太后的慈宁宫赶去,刚进宫门就听得哭声震天,我心一颤,知道太后只怕是已经西行了。忙着进去,只见里面跪了一屋子的人,宫里的嫔妃并诸位王爷都跪在里面。最前面的是鐛仁,他跪在太后的床前已经是泪流满面,皇后更是泣不成声,我掏出帕子掩住面,也放声哭了起来。众人直哭了半晌,几位王爷见鐛仁哭的十分的伤情,忙上前来劝慰,“皇上还请节哀顺便,太后的丧事还要料理……”
      鐛仁这才慢慢起身,哀声道:“太后的丧事就交给高相去办,先皇的大丧便是他主持的,也十分的周到,这次便还是派他吧。”
      众人忙着答应。鐛仁摆手道:“下去吧。”说着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水。众人于是躬身慢慢退下,我也忙着回宫换上素服,然后叫来留守的小太监问道:“太后好好的怎么就薨了呢?”
      小太监忙回道:“说的也是呢,前一天还好好的呢,结果第二天就不行了。太医说太后这是痰症犯了,这一口气没有上来就……”
      我点点头,心头如释重负。这深宫大内少了这位太后日后我的日子好过不少。心下虽然如此想,然而这表面的功夫却一样都少不得,哭丧守灵一应十分的哀恸。
      太后的丧事在高相的主持下,进行的是有条不紊。宫内却是忙成一团,皇后伤心过度又病倒了,宫内的事情无人主持,论分位我最高,然而却也因为怀有身孕不能过度劳累,德妃进宫的日子短,也不能倚仗她,所以一应的事情就交给陈妃打理,由我在一旁协同,这样经管了几日宫内方才好些。
      这日正在陈妃宫内商量事情,忽见太监来回:“王太医,陈太医,郭太医,冯太医进宫来给皇后娘娘看病来了。”两人一听忙着起身一起到皇后的宫中去。两人坐定,就见王太医领着几个太医低着头进来,先是给我们两个人请安,这才到里间去给皇后娘娘诊脉,好半晌才出来,几个太医低声商议了半天,拟了个方子呈了上来。
      陈妃瞄了一眼笑道:“我不懂这个,还是贤妃妹妹瞧瞧吧。”说着递了过来。我也笑。“我也不过是看了点子医书,也不怎么通的。”话虽如此说,还是接过了方子看了一眼,不由的点头,果然是太医开的方子,平稳中和,一味的温补,治不了大病,却也吃不死人。陈妃见我连连点头,问道:“这方子可还使得?”
      我笑道:“太医院王太医开的方子自然是高明的。”说着递给身边的太监,“拿去照着方子抓药吧。”太监忙答应着去了。我站了起来道:“我去里面瞧瞧皇后去。”
      陈妃点头,“你且过去吧,就说我也本想进去的,不过如今她身子不好,进去太多人只怕吵着了她,回头我再来给皇后请安。”
      我答应着走了进去,就见皇后正躺在床上,见我进来于是欠身要起来,我忙快走几步按住她,“娘娘可别起来,就这么躺着吧。也不是什么外人。”
      皇后叹口气道:“瞧我这身子这么的不争气,连日来让你和淑妃受累了。特别是你,还带着身子呢。”
      我微笑,“皇后千万别这么说话,不过是点子小病,太医说没有什么大碍,吃几付药就好了。您尽管放宽了心养病就是了。”
      皇后微微一笑,“你这些日子可觉得怎么样呢?千万别劳累了,不然都是我的罪过了……”
      “我好的很,娘娘放心好了。”
      皇后点点头,“你可要当心自己的身子,虽说皇上已经有了两位皇子,可是都不是主位生的,这宫里头如今都看着你呢。”
      我点头,“我明白,我自己会当心。”又说了会闲话,见皇后微露倦意,于是忙起身告退。
      如此月余,皇后身体才慢慢痊愈,于是又开始重新管理内宫的事物,我也落得轻闲,再加上身子日益沉重,也不宜于过度操劳,鐛仁索性连我的晨昏省定一概都免去了。不过就是闷的时候到御花园里转转,也是前呼后拥的呼啦拉地跟上一群的人,生怕有了一点点的闪失。
      我的身子已经不能再继续侍寝,不过鐛仁还是差不多每日都过来探望,果然政务繁忙抽不开身来,也必然打发一个太监过来问候。
      这日来的是鐛仁身边的小良子,我倚在榻上一边喝茶一边含笑道:“回去回禀皇上,就说多谢皇上记挂,我今儿很好。”
      “是,奴才记着了。”
      我看了他一眼,含笑道:“昨儿是哪位娘娘侍寝的呀?”
      小良子小心陪笑道:“这几天都是德妃娘娘侍寝。”
      “皇上没去看皇后娘娘吗?”
      “去了,和皇后娘娘说了会子话,还一起用了晚膳。不过皇上说皇后娘娘身子刚好,不便在那里搅扰,所以就移驾德妃那边去了。”
      我微微一笑,回头叫紫雯,“赏小良十两银子,难为他跑了一趟。”
      小良子一听立时眉花眼笑,连声道:“这怎么敢当,奴才可受不起。”
      我笑道:“我赏你的你敢不要?还不快接了去,你要是不接下次就别进我的春兰宫。”
      小良子忙着接过磕头笑道:“那奴才谢贤妃主子。”
      “去吧。”
      小良子又磕了两个头,这才笑眯眯地退了下去。
      紫雯皱着眉头低声道:“这个德妃可真的是不简单呢,您瞧她才进宫多少日子,就已经把陈妃萧妃排挤到一边去了,日子长了还了得?”
      我淡然一笑,“且由着她去,日子还长着呢。”
      紫雯见我这样说,只得点头。
      
      日子就这样过去,转眼间已经过了半年,这日鐛仁又来我宫中探视,他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我隆起的肚子,柔声问道:“还有多久才能生?”
      我笑答:“太医说还有一个月呢。”
      “朕等的真是心急啊。”
      我噗哧一笑,“生孩子的事情可是急不得的。”
      鐛仁也笑,两个人轻声细语地正在闲聊,小路子躬身上来禀告道:“甘德宫的总管王常贵在外面,说是有要事要回禀皇上。”
      鐛仁一愣,皱眉道:“有什么要紧事情居然找到这里来!”
      我柔声道:“既然说有要事,那就传进来问问吧。”
      鐛仁点头,“叫他进来。”小路子答应着下去传话,展眼王常贵恭着身子赶上来,先是冲上磕了个头高声道:“奴才王常贵叩见皇上,贤妃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贤妃娘娘千岁千千岁!”
      “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王常贵笑道:“奴才恭喜皇上,德妃娘娘有喜了!”
      我如一盆水当头浇了下来,登时手脚冰凉。鐛仁闻言先是一怔,转而大喜,“果真?”
      “没错皇上。今儿德妃娘娘早起就说身子不舒服,奴才不敢怠慢,赶紧传了太医院的王太医来给娘娘诊脉,结果王太医说娘娘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鐛仁哈哈大笑,“果然是大喜,赏——”说着起身转过头来道:“朕得过去瞧瞧去,你先歇着,朕回头再来看你!”
      我心里一阵气苦,脸上却仍是笑,“皇上去吧,臣妾这里没有什么要紧的。”
      鐛仁点点头抬脚就走。我起身躬身拜下去,高声道:“臣妾恭送皇上。”只这一拜,忽觉腹中开始剧痛起来,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众人大惊,忙地将我上床,连声问道:“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我已经是痛的满头大汗,咬牙道:“我只怕是要生了……”
      香草大惊,“天啊,不是还有一个月才生吗?”
      紫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连声叫“少废话,快传产婆!”紫雯接着又叫小顺子,“你快追上皇上,告诉皇上娘娘要生了!”小顺子忙答应着,一溜烟就跑了出去,一路高喊:“皇上留步,皇上留步,贤妃娘娘要生了——”
      这边产婆已经传来,虽说事发突然,然而宫中一切都已准备妥当,故而忙而不乱。我这边已经是痛的死去活来,就听得外面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接着是鐛仁高声问道:“贤妃怎么样了,贤妃怎么样了?”
      外面的婆子拦住鐛仁道:“皇上还请安坐,贤妃娘娘就快要生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一阵剧痛,婴儿的啼哭响彻屋中。产婆高声笑道:“生了生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问道:“是男是女?”
      “恭喜娘娘,是位皇子!”说着把孩子抱到我眼前,我看了一眼,只见孩子正闭着眼睛大哭,不由得心神一松,便昏然睡去。
      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鐛仁惊喜的面孔,只见他满面春风地看着我,低声说道:“云儿,我们有儿子了!”
      我虚弱地笑笑,轻声问道:“孩子呢?”
      紫雯忙把孩子抱过来,我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到怀里,这才第一次细细地看自己的孩子。只见他生的粉雕玉琢,皮肤细嫩的弹指欲破,不由得露出笑容。
      紫雯在一旁笑道:“稳婆说接生了这么多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比小皇子更漂亮齐整的。”鐛仁笑道,“这孩子长的像他母亲。”
      我细细端详了半天摇头道:“臣妾倒是觉得更像皇上呢,您瞧他的鼻子,和您是一模一样呢。”鐛仁又看了看哈哈笑起来,“嗯,这鼻子确实长的像朕!”说着从我手中接过孩子笑道:“好孩子,快点长大吧!”
      我想了想道。“这孩子还没有名字呢,请皇上赐个好名吧。”
      鐛仁沉吟了片刻,道:“就叫‘皓熙’吧。”我念了两声,笑道:“这名字好,多谢皇上赐名!”两个人正在逗弄孩子,小篆跑进来笑道:“皇后娘娘,陈妃娘娘,萧妃娘娘都过来看望主子和小皇子了。”
      我忙欠身道:“快请。”
      话音刚落就见皇后几人打着帘子进来笑道:“恭喜贤妃,贺喜贤妃!”话音未落就看见鐛仁,赶忙施礼,鐛仁笑着让几人起来。皇后笑道,“原来皇上也在这里,快把孩子给臣妾瞧瞧。”紫雯忙把孩子抱到皇后眼前,三个人都围上来细看,一时赞不绝口。“哎唷,好齐整的孩子!”
      皇后转头笑问道:“可给孩子取名了没有?”
      我笑着回道:“皇上刚给赐了名字,叫皓熙。”
      “这名字好。”皇后笑道。
      “皇后娘娘,两位姐姐快请坐吧。”我招呼着,“还不上茶?”
      陈妃笑着摆手,“妹妹刚生了孩子,可辛苦了,不必招呼我们。我们不过是过来看看你和孩子,也不能久坐,你还得好好的修养呢。”
      皇后也点头笑道:“可不是,我们坐坐也就回去了。生头胎最辛苦了,你还得好好养着,这月子里可万万不能着累的。想吃什么,尽管让御膳房去弄,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我笑着谢道:“多谢娘娘关心,云儿知道了。”
      皇后站了起来,道:“你歇着吧,我们先回去了。”又转头对鐛仁说道:“皇上也坐坐就回去吧,让贤妃好好休息休息。”
      鐛仁点头,“朕知道。”
      皇后等人这才回去。鐛仁看着我笑道:“瞧她们,倒比自己生了孩子还高兴似的。”
      我微微一笑,调转话题问道:“不是说德妃有了身孕吗?皇上可过去瞧过了?”
      鐛仁微笑道:“才刚你睡着的时候朕已经去过了,果然是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可要恭喜皇上又要添一位皇子了。”
      “说来,朕子嗣稀少,当年父皇在朕这个年龄的时候都已经有了六位皇子,七位公主了。朕现在才三个皇子,四个公主……”
      我忍不住捂嘴噗哧一笑,瞬而正颜道:“那皇上就多多努力啊。”
      鐛仁一怔,瞬间便明白我是戏弄他,忍不住好笑道:“好大的胆子,居然连朕都敢打趣!”我听了一点惧怕都没有,只是笑。鐛仁见我笑的模样忍不住靠近贴着我耳朵低声道:“等你出了月子,朕就在你身上多多努力,让你给朕生一打皇子!”
      我忍不住羞红了脸,轻轻捶了下鐛仁的肩头,娇嗔道:“皇上——”
      鐛仁站起来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我慢慢收敛了笑容,看看身边的孩子,心中一种异样的情感顿时涌上心头,这个就是我的孩子了,日后我赖以生存的孩子……我轻轻将孩子抱在怀里低声道:“孩子,放心,日后有天娘定然将这片天下交到你的手上……”
      次日一早,我刚刚起身就听得外间隐隐有人说笑,于是问道:“是谁在外面?”
      话音刚落就见小篆打着帘子进来道:“是王嫔,颜嫔和几位贵人过来给主子请安。”香草看了我一眼道:“请几位娘娘先在外面坐着喝茶,娘娘梳洗过了再见她们。”
      小篆答应着去了。这里香草和几个宫女忙着服侍我梳洗,又换过衣裳,这才传王嫔等人进来。她们一进来就齐齐地跪下贺道:“恭喜贤妃娘娘喜添贵子!”
      我笑着招呼她们,“快起来吧,我身子不便,不能扶了。”
      王嫔等人站了起来,笑道:“昨儿就过来想给娘娘道喜,谁知道来的晚了一步,娘娘已经歇下了。这不,今天赶早来贺喜呢。”
      “多谢你们跑过来一趟。”说着叫紫雯,“把皓熙抱过来给几位娘娘瞧瞧……”
      王嫔忙道:“别惊动了小皇子了,还是我们几个过去看一眼吧,孩子小,可经不住折腾……”我笑着点头,“也好。”几人这才轻手轻脚地过去,也不敢高声,看了一眼就复又折回来,这才笑道:“哎唷,小皇子生的好生的漂亮!宫里头这么多的孩子,没有一个比的上他的。”
      我微笑,“过奖了。不过是个孩子,哪里有什么好看不好看了……”
      颜嫔笑道:“皇上可是喜欢的不得了,昨儿一直都是笑的合不拢嘴呢。”
      红玉也赶着凑趣道:“可不是,这可是今年宫里头的头等喜事呢!”
      我淡淡一笑道:“如今甘德宫主子也有了两月的身孕了,皇上那边可是双喜临门呢。”
      王嫔脸色一变,“怎么?德妃有了?”
      我露出微微诧异的神色,“怎么妹妹没有听说?”王嫔尴尬地摇摇头,我笑道:“这宫里只怕已经都传开了,想来是妹妹太忙,竟然没有时间留意这些个事情。说来德妃也真是圣眷隆宠,这进宫不过半年的功夫就有了身孕,将来生了皇子更得恩宠有加了!”
      颜嫔笑道:“就算生了皇子,论起圣眷来,谁又能及的上娘娘您呢?”
      我摇摇头,“我哪里及的上她,她是可是皇上的新宠啊!不说别的,就说皇上的那块九子连环玉佩,多少人跟皇上讨过,皇上都没有给,可是德妃说了声喜欢,皇上就赏给她了……”我一边说一边留神打量几人的神色,果然此话一出口,几个人都变了颜色。我知道她们几个人,包括萧妃,陈妃都跟皇上讨过那块玉佩。
      王嫔勉强笑了笑,“不过是块玉佩,也算不了什么。”
      颜嫔冷笑道:“也不知道是谁为了那块玉佩跟皇上磨了好几天……”王嫔露出怒色,然而在我面前不好发作,只得强忍下去。我心中暗自笑了笑,口中却打了个哈欠。红玉见状忙起身道:“娘娘倦了,咱们还是不打扰了吧。”
      珊瑚也笑道:“娘娘还是好好歇着吧。我们回头再来给娘娘请安!”
      我笑笑,“劳烦你们走了一遭,多谢了。”
      “娘娘真是客气,我们先告退了……”说着几个人退了出去。香草看着她们出去走的了没影才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可算走了,吵的人头疼。”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香草道:“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这张嘴话太多!”
      香草吐了下舌头,调皮地一笑,“奴才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我叹口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香草跪下重重地磕头道:“奴才一定改!”
      我好笑地看了看她,“起来吧。以后说话前都要在心里掂量掂量,这话是该不该出口的。要知道,这深宫内院里住着,最要紧的就是不该说的不能说!”
      “奴才知道了,以后不该说的奴才绝对不说了。”
      “嗯。快起来吧,地上怪凉的。”
      香草这才站了起来,小心问道:“娘娘是不是该用早膳了?”
      我点头,“是有点饿了,传膳吧。”香草忙答应着叫人传饭,一时用毕,复又休息。如此堪堪地过了一个月,这才能出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