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妃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正月闺中忌针线,那面屏风扇面已经绣了大半,红梅树下,白衣女子带着淡然的微笑望着远方……女子的身边站着一名青衣小婢,也是笑靥如花,手中捧着一支自树上折下的红梅。我正端详着,香草端着茶走过来,也凑近看了看,笑道:“这个是翠雯,主子可也要把我们都绣上去?瞧这房子不是咱们以前住的那个?”
      我不置可否,接过茶喝了一口,“把它罩起来吧,省得落了灰。”香草忙答应着,取了一幅白绫子覆在上面。
      我向窗外望了一眼,外面正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天已经开始朦朦的黑起来。这下雪的天气只怕鐛仁不会过来了。
      嫣红走过来轻声道:“这会子这么晚了,只怕皇上不能过来了,不如主子您先用膳吧。”我点点头,“也罢。”于是命人传饭。用过膳后,天已经黑了下来,春兰宫里已经将灯火点的通明。我自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斜倚在榻上读起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两个时辰,只觉肩膀开始微微的酸痛起来,于是丢下书站起来。就看到小路子刚从外面进来,身上仍沾着雪花。忍不住笑问道:“这么晚的天你又跑哪里去了?”
      小路子嘻嘻一笑道:“奴才才去打听了下,原来皇上这会子还在上书房批折子呢。听小喜子说,皇上今儿从早上一直忙到现在呢。”
      “可进过膳了没有?”
      “早上进了一碗小米粥,两只春卷,晚上进了一碗鸭子糯米粥,两只水晶蒸饺,进的香。”
      我点点头,“传一盅热热的参汤,用盒子装好了,我要去上书房走一趟。”
      “哎唷,主子,这外面天这么黑,您又是有身子的,真要是不小心摔着了可怎么得了?不如熬了参汤让奴才送去就是了。”
      我摇摇头,“我得亲自走一趟。”
      小路子见劝不过,只得吩咐下去。片刻功夫参汤已经端过来,于是叫人在食盒子里面放一只小小的炭火坛,然后再将盛参汤的罐子放上去,这样一路走过去参汤就不至于变凉。小路子着春兰宫的小太监-小顺子提着食盒子,然后命小篆前面打着灯笼,自己和翠雯小心翼翼地扶着我一路往上书房去了。到了上书房门口,御前侍卫见我走过来,忙上前施礼道:“奴才给贤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我往里面望望,“皇上可还在里面?”
      那侍卫忙点头道,“是的,奴才这就让人去传禀一声。”
      我点头,不一会就见小喜子颠颠的跑出来,一把搀住我,“我的天,贤妃娘娘怎么过来了!皇上让您快进去呢。这大冷的天……”
      我微笑着走进去,就见鐛仁放下笔,自案前走过来,携着我的手带着几分埋怨的口吻说道:“这么晚的天你怎么过来了,要是不小心跌着撞着的可怎么好?”
      我微微一笑,“这么多人跟着还能出什么事情?皇上也担心的过头了。倒是臣妾听说皇上从早晨忙到这会子,所以让厨房熬了参汤,特地拿过来给皇上。”说着接过食盒子,亲自倒了一碗参汤递了上去。
      鐛仁接过汤摇头道:“朕要喝参汤传一声就到了,不必你巴巴的熬了拿过来,又费神又费力的……”
      我只是微笑,“这也是臣妾的一番心意不是?”
      “朕知道你的心意,只是舍不得你这么晚这么远的走过来。”
      “皇上还是快点趁热喝了吧。”说着转到御案前,只见上面累了一摞子的折子,“可是这几□□中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鐛仁一口饮过参汤皱眉道:“也算不上棘手,只是琐碎。朝中这么多大员,偏偏就没有个得力的,要是左先生在就好了。”
      “可惜左先生无意为官,他为人闲散惯了,受不得这个拘束。”
      鐛仁点点头,“高相为相三十多年,老成持重本是很好的,只可惜如今也是花甲之年,身体是大不如前了。宗相倒是年富力强,可惜才干上差了一层,也不能太倚重……”说到此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安慰道:“皇上也不用心烦,朝中这么多大臣,自然是有可用的,只是要慢慢物色罢了。便是有什么事情,且放给他们做做看,这一试也就知道他们的斤两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朕只是不放心!”
      我牵住鐛仁的手柔声道:“皇上只是不放心,事事躬亲的话,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啊,您看,只是这几日皇上就消瘦多了……”
      鐛仁揽我入怀,“这几日也冷落你了,没有怪朕吧?”
      我微笑着,“怎么会呢?皇上忙的是国家大事,臣妾怎么敢怪罪皇上呢。只是心疼皇上的身体,您是万金之体,可要保重!”说着回头看看那些折子柔声道:“不如皇上就歇一歇,那些无关要紧的折子就让臣妾来帮着瞧瞧。”
      鐛仁笑道:“你要是男人的话朕就封你作朕的宰相!可惜偏偏你是个女人……”
      我莞而一笑,“臣妾若不是女人又怎么能嫁给皇上呢?”
      鐛仁哈哈大笑,“好,说的好!”
      我于是站在案前,开始翻阅那些个折子,无关紧要的就随手拿笔批复了,果真要紧的就择要讲给鐛仁,然后让鐛仁拿个主意,却仍是我下笔。朱笔批在折子上,瞬间有种乾坤在手的感觉。不过一个时辰,几十本的折子已经批完,再看鐛仁已经坐在椅子上昏昏睡去。
      我放下笔,走到他身前轻声道:“皇上,回宫歇着吧?”
      鐛仁猛地惊醒,“不必了,还是把那些折子批完再歇罢。”
      我微微一笑,“已经批完了,皇上要不要过目?”
      鐛仁甚是诧异,“这么快就批完了?”
      我轻笑道:“也不快了,都一个多时辰了呢。也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还不算太慢。”说着拿了几个折子递给鐛仁,“皇上瞧瞧这几个,可还使得?”
      鐛仁一看,且不论内容,只看了那字体就微笑,“你这字学朕的可是学的九分九的像。”
      我轻挑了眉头,“确是哪里不像?”
      鐛仁笑着提起笔来,在我写的那个“办”字的最后一笔又重新顿了一下,那字立刻就多了几分凝重。
      我看了半天笑道:“到底是皇上的字有大家的风范,我的字还是多了点女儿气。”
      鐛仁笑道:“学成这样已经很好了,朕倒是喜欢你的字有那么几分女儿的秀丽。”
      我笑笑,“时间不早了,皇上也早点歇着了吧?”
      鐛仁点点头,“也罢,今儿就去你那里扰一晚上。”
      我笑着躬身,“是。”
      小喜子忙道:“摆架春兰宫——”
      一行人于是逶迤着便来到了春兰宫。里面的人早就得了消息,进去汤水一律都是齐全的。我见鐛仁已经十分的疲倦,于是亲自帮他卸去了衣裳,服侍他睡下。一夜无话。
      次日五鼓鐛仁便已经起身,香草,小篆忙上前服侍鐛仁梳洗,然后才有紫雯翠雯上前为鐛仁穿上朝服,挂上朝珠,往外看一眼,外面仍是黑漆漆的一片。鐛仁抬脚便要出去,我忙叫住,“这会子还早,皇上还是稍微用点点心再去也不迟,不然一会忙了起来,又没时间进膳了……”
      鐛仁看看钟点点头,“也罢,用过再去。”
      嫣红忙端了几样精致的点心并细粥小菜过来,鐛仁看了微微一笑,坐下匆匆吃过,这才出去。我看着鐛仁消失在黑幕中,这才折回来。紫雯上前轻声道:“主子昨儿歇的晚不如这会子再睡一会子。”
      我点点头,于是复又上床昏昏睡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隐隐约约地听到外面有人说话,于是抬起身子拉开帘子提声问道:“什么人在外面?”
      翠雯赶忙进来道:“是丽妃娘娘过来看望主子。”
      我忙起身,披上衣服,穿了鞋子走了出去,就看见萧妃稳稳地坐在那里,见我出来才起身笑道:“妹妹好睡。”
      我笑着,“昨儿歇的迟些今儿就起晚了。”说着吩咐丫头倒茶。
      萧妃酸酸地说道:“妹妹昨儿服侍皇上,自然歇的晚了。”
      我淡淡一笑,不理会她话里的刺,只是招呼她喝茶。萧妃喝了口茶笑道:“也难怪皇上宠爱妹妹,这宫里的女子又有哪一个能像妹妹这般精通天下大事呢?真真是女子中的伟丈夫呢!”
      我心一沉,脸上却笑,“我哪里懂什么国家大事呢?姐姐这是听谁说的?”
      萧妃一扬眉,“哎唷,妹妹何必谦虚呢?谁不知道妹妹常常在上书房陪着皇上处理朝政呀?”
      我冷下脸来,“上书房我是去了,要说处理朝政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谁不知道后宫女子不得干涉朝政?何况皇上胸中有经天纬地之才,朝中又有那么多精干的大臣,哪里用的着我一个女子多言?姐姐也是大学士府出来的,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
      萧妃登时面色有些尴尬,“我也不过是听说……”
      我冷笑道:“这样说的人自然是别有用心了。”萧妃讪讪一笑,于是随口说了几句话,找个借口离去了。我胸中一团怒火,看来宫中果然有人对我放冷箭了,倒是不能不防呢!我凝思想了片刻,香草见我低头不语,于是上前轻声问道:“主子可要梳洗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于是点头,便有香草小篆上前为我净面,又用青盐刷了牙,这才在妆台前坐下。翠雯忙走上来为我梳头,我怔怔地看着翠雯,只见她穿了一件翠色点金的褂子,底下是青色的百褶裙。乌黑的头发梳了一个宫装髻,上面斜斜地插了一支金凤,口中衔着一条流苏,底下坠着一颗耀眼的明珠。耳朵上带着一副通体碧绿,晶莹剔透的翠玉耳坠子。一张脸光洁如玉,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更有一种清新可人的气质,让人一见就忍不住生出亲近之心。单论姿色,翠雯是丫头中最为标致的一个,甚至不在德妃,淑妃之下。故而我也极少让翠雯上前来服侍鐛仁,却不是顾忌着翠雯,只是因为翠雯是我最心爱的丫头,我不忍她的一生也如我一般葬送在这深宫之中。原想过些时日,亲自为她挑一门好亲事,一辈子一夫一妻和和气气地过上一辈子。然而人算终不如天算,只是不知道我这般的决定于她是福是祸呢。
      翠雯看了看我忽而一笑,“主子怎么今儿个呆呆的?可是有什么心事?”
      我心顿时纷乱起来,我看看周围的宫女太监,叹了口气,“你们且都下去。”众人于是忙地退下。翠雯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主子这是怎么了?”
      我拉着翠雯在身边坐下,怔怔地却不知该从何处说起。翠雯打量着我的神色道:“主子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尽管说出来,奴才虽然没什么大主意,好歹也能勉强当个商量不是?”
      我长长叹息,“我是真的不忍心,可是想来想去除了你却没有人能担当起这个责任……”
      翠雯闻言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在我面前跪下,“奴才从十二岁开始服侍主子,如今也有八年了,这八年里来,主子待翠雯情同姐妹,翠雯感激不尽。翠雯心里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报答主子的大恩,幸而如今有了这么一个机会,翠雯便是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辞的!主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
      我忙拉了翠雯起来,眼睛也有些湿润起来,口吻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我打算让你去服侍十二爷!”
      翠雯一愣,“服侍十二爷?”
      我点点头,“这也是皇上的主意。”
      翠雯神色有些迟疑,“难道皇上他……”我点点头,“不错。所以皇上一心想安排一个眼线在十二爷身边。十二爷本性纯良,如果皇上亲自安排了个什么人,我怕他稍有疏忽就惹来杀身之祸,所以我特地的跟皇上讨来这个差使,如果是我的人,十二爷就安全的多了。可是这个人选我却想了好久,紫雯谨慎有余,机敏不足;嫣红又太老实,香草心直口快,要是派她去只怕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小篆胆小怕事,也不足以担当大任,想来想去只有你,胆大心细,灵敏机智,且最是忠心耿耿,有你在十二爷身边,我也就能放心了……”
      翠雯一脸的肃然,“主子放心,奴才明白了!”
      “你以前也是见过十二爷的,我与十二爷的事情再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十二爷待我的一片心意我只怕是没有办法回报了,有你在他身边服侍他,也抵得上几分了!且十二爷原本就很喜欢你,你到了那边他不会为难你的。你从此也要一心为着十二爷,为他生,为他死都不要有任何的怨言和犹豫,这就算是报答我了!”
      “奴才以前心里只有主子一个人,从今而后,就有主子和十二爷两个人,翠雯拼着万死也要保护十二爷,就请主子放心!”
      我感动至极,一把拥住翠雯,哽咽着,“我的好翠雯,多谢你!”翠雯也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两个人相拥而泣。良久,两人分开,拿起手帕轻轻擦去泪水,这才唤紫雯等人进来与翠雯重新梳妆打扮,众人不明所以,然而既然是我吩咐的,也不敢多问,不多时便将翠雯打扮的焕然一新。紫雯左右端详了半天,忽然笑道:“原来你打扮起来竟是这样标致,和你比起来我就是那烧糊了的卷子!”
      翠雯淡然一笑,“紫雯姐姐又来取笑我,你自己也还不是一等一的美人?”
      几个人那边说笑,我听了却只是觉得心酸。看看时辰,差不多该是鐛仁下朝的时候了,于是打发小路子过去探听消息。半晌,小路子跑了回来,禀告道:“皇上已经下了朝,这会子正在上书房呢。”
      “跟前可还有别人没有?”
      “没了。”
      我点点头,扭头对翠雯说道:“咱们这就过去。”翠雯点头答应着,于是同小路子一起搀扶着我,一路往上书房走去。临行看到紫雯微微诧异的目光……
      一到书房门口,侍卫忙施礼,因知道我是常往上书房来的,也不敢拦,忙进去通报。展眼就又出现在我面前陪笑道:“皇上让娘娘进去呢。”
      我点点头,让小路子留下,自己带着翠雯走了进去。只见鐛仁正在那边批折子,见我进来于是抬头笑道:“你这会子来做什么?”
      我笑着,“皇上且别问我,你先瞧瞧这个丫头怎么样。”说着拉了翠雯出来,鐛仁微微一笑,“抬起头来给朕瞧瞧。”
      于是翠雯抬起头来,惊艳的神色一在鐛仁眼中闪而过。鐛仁笑道:“看着很是面熟,倒像是见过的模样。”
      我轻笑道:“这个是我身边的翠雯。”
      鐛仁十分的诧异,“是翠雯?”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笑道,“可不是,这么一打扮起来朕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皇上觉得如何?”
      鐛仁含笑点头,“十分出众呢。”
      我笑着扭头对翠雯说道:“你且回去吧。”翠雯闻言跪下磕了个头,于是躬身退了下去。
      鐛仁这才看着笑问道:“今儿怎么好好的弄个丫头过来?”
      我笑着,反问道:“皇上倒是猜猜,十二爷见了这个丫头会不会动心呢?”
      鐛仁盯着我看了良久,忽而哈哈大笑,拍手道:“好,果然好!不愧是朕的贤妃啊!”我看着鐛仁的笑容,心底长长叹息,说道底鐛仁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即便对方是自己的亲生的兄弟,他也不会因此而心软。
      “既然如此,明天就宣十二进宫。”
      我微笑,“也要找个名目才好,不然好端端的怎么好叫他进来呢?”
      鐛仁微笑,“那还不容易?就说让他进来给太后请安就是了。”
      我轻轻摇头,“自来十二爷就很少在太后跟前承欢,这么说倒觉得矫情了。十二爷如今不是告病了吗?他也不是真的有什么病,不过是因为先皇驾崩,悲伤之情郁结于胸。皇上不如在外面的万景园摆个酒席,单请十二爷过来散散心,倒是比在宫里行事便宜些。”
      鐛仁含笑点头,“果然你想的更细致周到些,就这么办吧。明儿咱们就去万景园,然后召老十二过去罢。”
      “正是这样。”我笑着附和,说罢看看时辰柔声道:“时候不早了,我且回去了。”
      鐛仁笑着拉住我,“且不忙走,这里有几个折子你帮朕着瞧瞧。”我笑着推开鐛仁的手,道:“这会子我不方便在上书房久呆,让御史知道了回头参我一本乱议朝政我可吃不消……”
      鐛仁笑道:“他们哪里知道这些个。”
      “宫里人多嘴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日子我来上书房来的多了,宫里隐约的也有些流言蜚语,我听着也不好。”
      鐛仁一皱眉,“什么流言蜚语?”
      我淡淡一笑,“说我狐媚邀宠,妇道人家,妄议朝政……”
      鐛仁大怒,重重地拍了桌案一掌,“什么人敢如此乱嚼舌?”说着高声叫道:“小喜子,给朕滚进来!”
      小喜子原本在门口站在,听到鐛仁这一喊,吓的三魂去了六魄,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咕咚地跪在地上,结结巴巴地道:“皇上有什么吩咐?”
      鐛仁紧紧盯着小喜子,“从今以后要是有人敢议论贤妃妄议朝政的话,杀无赦!”
      小喜子忙重重地磕头,“奴才明白了,奴才一定让底下的人管住自己的嘴!”
      鐛仁盯着小喜子看了半天,冷笑了声,“滚吧!”
      一丝微笑轻轻浮上我的嘴角。鐛仁一转身,我已经收敛了笑容,柔声道:“皇上也别生气,不过听了这些个流言蜚语,臣妾也有些个警醒,臣妾虽然没有任何的私心,不过人言可忌,果真这些个流言蜚语传到御史耳朵里,便是皇上也为难。不如这上书房以后臣妾也少来,便是皇上果真有什么事情要臣妾分担的,不如拿到臣妾的春兰宫去,倒是那边口风紧些。”
      鐛仁点点头,“也罢,你先回去。”
      我躬身施礼于是退了出来,小路子见我出来赶忙上前搀住我,于是两人回春兰宫去。
      次日,皇帝御驾前往万景园,太后因为天冷,懒的动弹,于是皇后也只好留在宫内陪太后。萧妃小恙故而也不能随驾前往,所以随行的妃子只有德妃,陈妃和我。宫里的其他嫔与贵人都不能随行,难免对我又多了几分嫉妒,送行的时候言语间也多是透出酸意,我听了却只是淡淡一笑,我已经处处都占了上风,又何苦和她们斤斤计较,反而折了自己的身份。
      车马一路逶迤着驶向万景园。与我同坐在宫车内的是妆扮一新的翠雯。也不多话,只是偶尔轻轻掀起厚重的帘子向外张望。
      我忍不住感慨:“一入侯门深似海……”
      翠雯转过头来笑道:“侯门哪里又比的上深宫呢?奴才当初进宫的时候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出来了呢。”
      “那又怎么会。其实如果不是为了十二爷,过上几年,我也会选一门好的亲事,放你出宫去。如今却是委屈了你了……”
      翠雯柔声道:“十二爷是人中龙凤,能去服侍十二爷是翠雯的福分,哪里又算的上是委屈呢?便是委屈,也是十二爷委屈,翠雯不过是个丫头,怎么配的起堂堂的王爷!”
      我牵着翠雯的手勉强笑道:“你这样兰心慧智的女子配谁都不会委屈了他。说起来,十二爷如果能平平安安,你跟着他倒是比跟着我强的多。便是王府里,虽说有正妃,不过她温柔贤淑,你又是我的人,她是断然不敢为难你的。”
      翠雯垂下泪来,“在奴才心里,那些荣华富贵都抵不上主子您这些年待我的情意!只是奴才没有福气服侍主子一辈子……”
      我登时湿了眼眶,紧紧握住翠雯的手道:“你去服侍十二爷就和服侍我是一样的!好在便是去了王府,你还可以时不时的进宫来,便是你自己不要进来,宫里也会打发人去接你。以后见的日子还多的很。”
      翠雯破涕为笑,“可不是,倒是奴才弄的像生离死别似的了。”
      我一边用帕子轻轻拭去翠雯脸庞上的泪水,一边轻声道:“你这一去是打着监视十二爷的名目去的,皇上那边肯定是要时不时问你十二爷的动静。我猜皇上在十二爷那边定然还安排了别的什么人,只是未必有你这么贴近十二爷。你去了以后,一面要把十二爷的饮食起居,出门会客的事情都细细的报上来,这样,皇上才能对你日加的信任;另一面你要留神观察看看皇上那边安排了什么耳目,等查清楚了就过来回我,咱们得想个法子把这些人都一一的除掉。
      再者,你过去那边,平日里除了服侍十二爷,还要帮王妃打理王府的事物……只有这样,你手里才能有管理王府的权利!有了权利,那时候,你用什么人,贬什么人,都会得心应手,然后再把十二爷身边都换上忠心耿耿的人,这样一来,十二爷也就安全了许多了。王妃那个人没有什么伎俩和手段,现在王府里头的事情是一盘散沙,你去了正好立威……”
      翠雯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路上的时间就这样在我的悉心指点下慢慢的渡过。
      一个时辰后,御驾到了郊外的万景园。这座园子自高祖年间开始修建,到如今已经近百年的历史了,数不清的亭台楼阁,看不尽的奇花异草,万景园的确是名副其实。此刻虽然是冬季,然而园内的景色依然另人心旷神怡。
      陈妃喜爱蟠璃宫的富丽堂皇,故而向鐛仁讨了蟠璃宫住。鐛仁自然应允,又回头问德妃,“素素喜欢哪里?”
      德妃含笑道:“臣妾倒是喜欢雅苑的小巧精致……”
      鐛仁笑着点头,这才转过来问我,“你这半天可想好了没有?”
      我还未及回话德妃已经笑着说道:“贤妃姐姐一向喜欢梅花不是?倒是冷香园最好。”我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由得微微冷笑了下。雅苑临近皇帝的寝宫,而冷香园却是最远不过。不过鐛仁自然想不到这些。还只问我,“你觉得怎样呢?”
      “德妃妹妹果然心思细腻,冷香园很好。”我淡然一笑回道。话音一落,就看见德妃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你喜欢就好。”这边正闲聊着,只见小喜子跑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跪着呈给鐛仁。我与陈妃都知道那里面装的都是折子,德妃却是第一次见,好奇地看着鐛仁打开那锦盒,直到看到里面的东西才恍然大悟。于是笑着站起来,“皇上这边忙的紧,咱们也散了吧,别扰着皇上办理政事。”
      陈妃见说也只得站了起来,鐛仁只顾着看文,也不抬头,只是嗯了一声。我见鐛仁无话于是也站了起来,刚要迈步出去却听得鐛仁叫住我,“贤妃且留下,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陈妃会意地点头笑笑,“是,臣妾等告退。”说着拉了一把德妃退了出去。鐛仁这才抬起头来,“朕打算明日召十二进来……”
      我微笑着。“臣妾明白了,皇上尽管放心就是。”
      鐛仁点头,“你去吧。”
      “臣妾告退。”我一面说着一面躬身退了出来。紫雯忙的迎了上来,笑道:“奴才还当要等好会子呢,不想这么快就出来了。”
      “小路子呢?”
      “小路子和翠雯一早过去冷香园去收拾去了,只留我和香草这边候着。”
      我点点头,由两人搀扶着一路慢慢往冷香园走去。还未及到,远远的就闻到一股冷冷的甜香沁人心脾,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道:“好香——”
      紫雯也笑道:“可不是呢。倒是比先前在外面住的时候梅花更多,主子定然是喜欢的。”
      我也不禁来了兴致,“咱们快走几步吧。”
      于是几人进了冷香园,就见园中数十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那支支梅花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几人不由得都看的醉了。
      正在梅林中徘徊,忽然见一个女孩穿了一件大红羽毛缎斗篷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件白狐里的雪缎鹤氅,仔细一看原来是翠雯,不禁露出笑容。展眼翠雯已经走到眼前,只见她笑道:“这里景色虽然好,到底冷些,现在身上穿的那件到底不如这个暖和,还是换了这个的好。”我笑着,“还是你细心些。”说话间她已经帮我换上了雪褂子,换下的那件让香草送回房间去。紫雯笑道:“近来翠雯怎么这么细致了?”
      翠雯笑道:“我怎么就不该细致?难道我天生就该粗枝大叶的?”
      紫雯骇笑:“我才说了一句你就已经这么多句跟上了,仗着主子宠你越发的连我都不看在眼里了。”
      我轻轻皱皱眉头,“如此美景之前拌嘴岂不是大煞风景?”
      翠雯吐下舌头,笑道:“紫雯最近也疯了,说起话来总是透着酸气!”
      我闻言禁不住打量了眼紫雯,却见紫雯随即抵了头,半晌才抬起头笑道:“我哪里有酸,分明是你自己多心。”说着一转话头道:“这外面到底太冷,赏罢花还是进去坐的好。”
      我点点头,“也罢,还有赏花的日子呢。”说着携着两人的手一同走进房内。当日夜,鐛仁留宿在雅苑,原也在意料中。
      次日一早简单用过早点便到鐛仁宫中,见陈妃,德妃早已经坐在那里,正在和鐛仁调笑。见我来了都先停了说话,我含笑上前,身子微微一蹲,施了一个最最端庄的礼。“给皇上请安。”
      “快起来,不必多礼。”鐛仁笑着说道,“这边来坐。”鐛仁指指自己身边的位置。我笑着走过去坐下。陈妃这才笑道:“你可是来晚了,按理该罚呢。”
      我笑着答道:“可不是晚了呢?冷香园一路走过来也得半天,却也不能怪我。”
      陈妃转头对着德妃笑道:“都是你混出的主意,结果倒把贤妃妹妹支到那么远去。”
      德妃红着脸道:“我只想着贤妃姐姐爱梅花,哪里晓得冷香园却那么远……”
      陈妃还欲说话,我忙拦着陈妃笑道:“也怪不得德妃妹妹,她是第一次来,哪里晓得哪里远,哪里近呢?倒是难为她知道我爱冷香园的梅花,也是一片的好心。”
      鐛仁看了眼德妃,淡淡一笑,然后牵住我的手柔声道:“也是朕疏忽了,不如搬到跟前的天香阁,却也近便……”
      我笑着摇头,“也不必那么费事了,反正在这园子里也住不了几天,再搬过来搬过去的反而麻烦,先能着住罢。”
      鐛仁笑道:“朕知道你有了身子,懒怠动弹,也罢,且住着吧。反正过来的时候也是坐车过来,只是耽误点时间。”
      我只是笑,“也不碍事。”正说着话,见一个小太监上来禀告道:“十二王爷这会子已经到了,现在外面候着呢。”
      “让他进来吧。”
      德妃忙的站起来,“臣妾等还是回避下吧。”
      鐛仁摇摇头,“那也不必了,都是一家子人,见见也没有什么。”
      德妃闻言只得复又坐下,陈妃撇嘴冷笑,探过头来低声道:“装什么乖呢。”我只是微笑,也不答话。片刻间就听得一阵脚步声,于是心开始砰砰地跳,再抬起头来就见鐛晔一脸淡然的微笑出现在面前,只见他撩起前裾跪了下去,“臣弟鐛晔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鐛仁笑着搀起鐛晔,上下打量了番问道:“这些日子可好些了?朕听说你日夜悲伤,常常连饭也不吃,那可不成啊,身子骨最是要紧。
      唉——父皇驾崩,朕也是心如刀割,可是你看,朝里这么多的事情,竟然没有半点不让朕操心的!朕有的时候倒是羡慕你,可以尽情的悲痛!不过,悲痛过度最是伤身体,你可要保重啊!你是朕的肱骨之臣,朕还要你来帮朕打理江山社稷呢。
      今儿个也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怕你在王府里闷的越发出了毛病,所以特地叫你来散散心。你是朕的亲兄弟,朕没有一时一刻不惦记着!”
      我听了暗自叹息,不知情的人只听得这一段话定然当鐛仁兄弟情深,却不知这原不过都是做做样子。鐛晔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然而答话时却是眼睛微红,哽咽道:“多谢皇兄记挂!却让皇兄费心了。”
      鐛仁一摆手,“说这个就见外了。你也坐吧,没有外人,就当一家子人聚聚。”说着转身招呼我们三人,“过来见过十二爷。”
      三人于是上前,微微施了个万福,“十二爷金安。”
      鐛晔慌忙的回礼,深深的鞠了一躬,见我们都坐下了,这才在位置上侧身坐下。
      鐛仁道:“这万景园景色不错,虽然是冬天,却也有可观的地方,一会朕陪你四处逛逛。”
      “臣弟受宠若惊。”
      鐛仁笑道:“当年父皇也常带你过来,想必园子里的景色你还是熟悉的很的,喜欢哪一处呢?”
      鐛仁笑道:“这个时节正好赏梅。臣弟记得冷香园的梅花开得甚是有趣。”
      小喜子陪笑道:“哎唷,这个可是不巧了,如今贤妃娘娘住在冷香园里……”
      鐛晔也微微的诧异,忙道:“既然如此就算了,别处逛逛也好。”
      鐛仁笑着踢了小喜子一脚,“关你什么事情要你多嘴。”说着转头对鐛晔笑道“不妨,就去冷香园。”说着就吩咐摆驾冷香园。几人忙站起来,鐛仁笑道:“一路踏雪走过去倒是有趣,不然咱们步行过去。”
      德妃陈妃不由得面露难色,却也不敢分辩,只得跟了上来。鐛仁牵过我的手柔声道:“你是有身子的人,别劳动了,不如先坐车回去,打点些酒菜。”
      我微笑道:“是,既然这样,不如让淑妃姐姐同臣妾一起过去,也好帮臣妾料理料理。”
      鐛仁笑着点头应允,“别忘了炒你的拿手好菜,也让十二弟尝尝。”
      我笑着答应,“那臣妾等先行一步了。”说着点头向鐛晔示意,然后携着陈妃一同乘上车子,紫雯香草小路子,还有陈妃的贴身的侍女百合,芍药同坐另一辆车跟在后面。
      陈妃上了车先含笑道谢:“多谢妹妹了,不然这冰天雪地的倒要一路走过去,可要冻死了!”
      我轻笑,“咱们姐妹何必这么客气,其实今天换做姐姐,姐姐自然也是会求皇上让我一同先行的。”
      陈妃忙点头,“是是。”忽然噗哧一笑,“就让德妃一路跟着去吧!也有她受的呢!说起来真是可气,她自己住离皇上最近的雅苑,倒把你支到冷香园去,真是打的好算盘!想起来我都替你生气!也亏的你好脾气!”
      我淡淡一笑,“皇上心里明镜似的,她的那么点手段又能瞒过谁呢?我住的远点也无妨,如今我是有身子的人,也没有办法好好服侍皇上。倒是姐姐,已经有了两位公主,如果能再添个皇子这位置不就坐的更稳了?凭是谁也不敢不另眼看姐姐不是?丽妃所受的宠爱已经大不如前,王嫔,颜嫔和那几个贵人都不足虑,眼前能跟姐姐争宠的只有这么一位德妃了……”陈妃攥紧了拳头,冷笑道:“她虽然是新宠,也不见得就能胜过我这个旧爱,咱们就走着瞧好了!”
      我微微一笑,再不多话。半晌的功夫,到了冷香园门前,车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丫头忙的先下了车跑过来扶我们两个下了车。陈妃先是打量了下周围,笑道:“难怪十二爷要来这里呢,果然好景致!”
      我笑着,“咱们且去备办点酒菜,回头皇上和十二爷怕不是还要饮几杯呢?”
      “好,咱们就先过去弄几个小菜。早就听说你的手艺好,皇上最爱吃你做的菜,今儿我也和你学学好了。”
      我笑着拉陈妃进去,不过半个时辰就已经弄好了一桌的酒席。又热了两壶酒,只等鐛仁鐛晔过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