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妃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这日,一早服侍鐛仁起身上朝去,自己则带着翠雯紫雯两个去给太后请安。一进屋子就听见里面一片笑声,一个宫女见我来了,赶忙上前打起帘子,迎面就扑来一阵暖香,定睛一看,皇后陈妃萧妃还有几个嫔和贵人已经在里面了。我赶上前一步,蹲下了身子,“贤妃给太后请安!”
      皇太后看到我笑道:“快搀起来,皇上一早说过,让你免了这些礼节不是?”
      我笑着回道:“皇上只说免了我跪拜的大礼,可没有说见了太后也可以不行礼的啊,那岂不是太没有规矩?”
      太后笑道,“就你是个小机灵鬼!”我笑着起身,赶上前去给皇后请安,又和陈妃,萧妃见礼。也受了其他几个嫔和贵人的礼。乱了半天,这才按照太后的吩咐坐下。
      太后细细打量我,“这几日可好些没有?前两天听说你害喜害的厉害。”
      我笑着点头回道:“今儿好些,所以特地来给太后请安。”
      太后笑着,“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告诉厨房去做,可别委屈了自己!”
      我笑道:“我就是敢委屈自己,也不敢委屈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啊。太后放心!”
      “你这孩子就是乖巧懂事。”太后笑道,“难怪皇帝最疼爱你了!”这边正闲聊着,忽然听得一个宫女上前禀告道:“程姑娘来给太后请安。”
      “哦?”太后笑着看我道:“她来的正好,这里的人就你还没有见过呢。”说着吩咐人带她进来。
      展眼就看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走了低着头走了进来,身形十分的纤巧,走到太后跟前盈盈的跪下磕头道:“奴才给太后请安,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太后笑道,“今儿可巧了,贤妃也在这里,你也过来见见。”
      那女孩忙答应着,走到我身前就是一拜,“素素给贤妃娘娘请安。”我忙伸手拉了她起来,一双手握在手里盈若无骨,“抬起头来我瞧瞧。”
      素素慢慢抬起头来,我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好一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单论相貌她不及萧妃艳丽,然而萧妃是冷艳,再美也有冰样的感觉,她却完全的不同,五官都是细巧的,带着一种怯生生的神气,却更加的能打动男人的心,让人一见就忍不住想揽在怀里呵护。
      我转过头去笑着对太后说道:“果然是个十分齐整的孩子。”
      太后笑道:“你也别一口一个孩子,她今年十六了,也不过比你小两岁呢。”
      皇后笑道:“贤妃年纪虽小,却也是久为人妇了,自然沉稳的多。何况这也快当母亲了,更加的老练了!”
      素素的目光在我的小腹上扫过一眼,我微笑道:“可不是,我刚嫁过来来的时候才十四岁,比她还小着两岁呢。”
      便有人过来请用早膳,太后笑道:“难得今儿人齐全,咱们一块用也热闹些。也别讲那些个规矩什么的,都过来坐一圈,最是亲香。”
      众人只得笑着答应,太后坐在上座,身边分别是皇后与我,陈妃又坐我身边,那边萧妃挨着皇后坐下,素素则坐在萧妃陈妃之间,至于其他的嫔和贵人则站在一边布菜。王嫔与颜嫔虽然分位不低,然而她们出身低微,着实没有位置。太后从来正眼都不会看她们一眼,倒是对两个皇子关怀备至。
      一席无话,静静用毕。扯下饭菜,几人陪着太后喝茶说话,太后今天十分的精神,说了半晌话又道:“难得人多,不如打两圈牌,你们各自回宫也都是气闷。”
      众人忙笑着答应。这里皇后与我都是不爱打牌的,于是一边坐下看,太后,萧妃,陈妃与素素坐成一圈打了起来。我坐在素素身后,细细留神看她打牌。不多时便见她已经凑成了清一色,只待一张五饼就可以和。偏巧下一把就摸来了一张五饼,只见她不动声色,暗自扣在手中,却发了一张二饼出去,牌一发出去就见太后笑着把前面的牌一推笑道:“可不是我和了!”素素笑道:“我只当太后要和四饼,却不料是个二饼,这牌可打错了!”一边说一边将牌扣上往前一推,丝毫的不露破绽。我看得暗自点头,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看她打了半天,见她也不是不和,只是小小的和一把,下一把定然输一份大的给太后,把太后哄的分外的高兴,时不时又给陈妃萧妃两个吃牌,几圈下来,几个人都是十分的高兴。打完牌算算唯独素素输的最多,陈妃,萧妃也输了少许。不过两人自然是不放这点钱在心上。
      太后看看眼前赢来的银子笑道:“这可怜的孩子,把这么点银子都输给我了。你才进宫,只怕也没有什么钱,我赢来的都还你罢!”
      素素笑道:“输了的银子怎么还能讨回来?哪里有这个规矩呢!太后放心,素素也不用什么银子使。”
      太后笑道:“你哪里晓得这宫里,哪处不要银子呢!你不要这银子也就罢了,”说着回头唤宫女“秋霞,把前儿的那对八宝镯子拿来赏了素素。”
      素素笑道:“瞧太后,我倒好像是为了讨分大的赏赐了,素素不敢收。”
      太后一把将镯子塞到她手中笑道:“我赏你的,你还敢不收?”
      素素只得接下,跪下谢恩。我瞥了一眼萧妃陈妃,只见两人脸上虽然都是笑着,眼里却都有几分妒色。
      这边正说笑着,忽地听得太监高声道:“皇上驾到——”
      众人除了太后都忙着站起来,就见鐛仁笑着迈进来,“这里可真是热闹啊!儿子给母后请安!”
      “起来吧,”太后笑着道,“可不是呢,我们刚打了两圈牌,可对不住,让你的德妃输了好些银子!”
      素素红了脸道:“太后怎么拿素素取消呢。素素哪里是什么德妃!”
      太后笑着看鐛仁,“皇帝看怎么样呢?”
      鐛仁微微一笑,“就封素素作德妃吧。叫内务府挑个黄道吉日正式册封就是了。”
      素素忙着跪下,“奴才谢皇上龙恩!”
      “起来吧。”说罢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柔声问道,“可累了没有?”
      我笑着摇头,“哪里就累着了呢,在这边陪着太后说说话也好的很。”
      太后淡淡一笑道:“放心吧皇帝,谁也不敢给你的贤妃委屈受啊。”
      我心里一凉,知道太后又因为鐛仁的态度而心生不快。无奈的笑笑,鐛仁仿佛从来没有停止给我竖立敌手。
      鐛仁笑笑,“母后哪里的话呢。太后自然是和儿子一样的疼贤妃的。”
      太后这才面色稍缓,看着鐛仁笑道:“还是正经把侧妃的事情抓紧办一办。眼看着也要过年了,朝里的事情也是一堆,回头又混忘了。”
      “是,儿子谨遵太后谕旨。”
      “行了,我也不耽误皇帝正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是——儿子这就告退,”说着躬身打千儿退出去。陈妃萧妃也都站起来,“这也早晚了,太后也乏了,我们也告退吧。”
      太后笑道:“快去追吧,皇帝还没有走远呢。”
      陈妃萧妃顿时都红了脸。扭捏道:“太后——”
      太后笑着挥手让两人下去,两人忙着躬身退下去。我淡淡一笑,知道两个人肯定是追着鐛仁去邀宠去了。太后看看皇后,“你也忙,这也回去吧。”皇后也寒暄了几句,带着众人都离开了。最后只剩了我一个人,我微笑着站在太后面前,“太后可是有什么吩咐?”
      太后点点头,“你坐吧,咱们娘两儿也好久都没有好好在一起说说话了。”我于是在太后身边坐下。太后凝视着我忽然叹息道:“有些话,我早就想说,只是怕说了你多心。不过现在看来也不得不说了。说起来,谁都是打年轻的时候过来的,想当年先帝在的时候,那宫里的妃子也是不少,可是皇帝偏偏只宠爱一个韩贵妃,有什么赏赐第一份肯定是韩贵妃的,宫里的人哪个不眼红?明面不怎么样,背地里还不使绊子?可是先帝对韩贵妃是处处维护啊,甚至为了韩贵妃而不惜废掉前皇后!要说韩贵妃也算是个有福气的,可惜先帝给她的福分太大了,反而折了她的寿,她去的那年才二十八岁,鐛晔才十岁,真是可怜!如今我看着皇帝对你的宠爱就让我想起了当年先帝宠爱韩贵妃,真的是有些心惊胆战啊!现在的你也算的是三千宠爱在一身了,皇帝现在为了你,把皇后和其他的妃子都丢在一边,我看这也不是什么好事。皇后我是知道的,还是有容人的气度的,不过萧妃,陈妃哪个是不厉害的?锋芒太露招祸患啊,更何况这里是皇宫大内啊!”
      我闻言肃然而立,原本对这位太后不是怎么看的起,然而今天这一番话确实十分的触动我,其实道理谁都明白,只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更多的时候不是我去争宠,而是鐛仁把我推到了这个位置,从进入王府的第一天就是如此。
      我肃然道:“多谢太后指点!云儿受教了。太后放心,云儿有分寸的!”
      太后点点头,“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
      我恭敬地福了个万福,这才告辞回去春兰宫。天开始飘起雪花儿来,刚出了太后的寝宫,就看见小路子站在宫门口手里拿着一件雪褂,见我出来了,忙上前为我披上,我笑道:“你怎么跑了过来?”
      小路子笑道:“在宫里等了半天,也不见主子回来,眼看着又下雪了,想着主子没有穿雪褂,这就干紧跑过来。”
      “随便打发个人过来就是了。宫里谁照看着呢?”
      “主子放心,嫣红和香草在呢。”
      我点点头,小路子与翠雯小心搀扶着,我一步一步慢慢的踱回去。一进春兰宫,香草就迎上前来,“主子可回来了,怎么去了这么久?可是太劳神了。”
      我坐下,嫣红已将一杯热茶递了上来,我接过茶且不喝,捧在手里捂着,手这才一点点的暖和过来,茶已经微凉,嫣红又重新端了杯茶过来,我这才慢慢的喝了一口,心也渐渐的定了下来。
      我已经在宫内树敌太多,萧妃陈妃早已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宫里其他的那些妃子哪个不看着我眼红?便是皇后虽然不敌视我,只怕未必就真的喜欢了。而太后,对我一直都存有戒心,惟恐我夺了皇后的位置。现在又来了一个德妃,只看她打两圈牌就知道她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确实处处都是危机……倒要想个办法,缓解一下大家对我的仇视。正想着,忽然小路子跑过来,“回禀主子,十二王妃过来请安。”
      我一怔,我自从封了贤妃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进来给我请安呢。忙道:“快请。”片刻就见林宁穿着朝服走了进来。见了我恭恭敬敬地跪下磕头道:“给贤妃娘娘请安。”
      我忙道:“快请起,不要这样多礼。”紫雯上前扶起她,我不禁感叹,世事变化真是快。曾几何时,她对我一笑我就已经是受宠若惊。“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十二王妃了,王妃身子可好?”
      林宁笑笑,“多谢贤妃娘娘惦记,臣妇很好。”
      “这大冷天的怎么过来了?你身子单薄也该注意点儿才是。”
      林宁只是笑,“自从娘娘被封贤妃后,臣妇还没进来请过安呢。今儿虽冷,却没有什么风,所以就进来了。听说娘娘有喜了?”
      我微微一笑,“有一个多月了。”
      林宁忙跪下磕头道:“恭喜娘娘了!”
      “快起来吧。”我忙扶起她,拉着她坐下来,细细叙了会家常,这才问道:“十二爷近来可好?”
      林宁已没有了初见时的局促,见我问叹息道:“自从先皇驾崩,鐛晔一直沉浸在悲痛中。幸亏许多政务让他分心,可是看他那拼命的样子,我又怕他累坏了身子……”
      我心一凛,鐛仁对鐛晔一直心存猜忌,鐛晔如此热心于政务,定然会让鐛仁更加的忌讳,毕竟朝中鐛晔的亲信十分的众多。我缓缓道:“朝中近来大事也不多,依我说,十二爷不如跟皇上告个假,在家里好好的修养修养,平时吟吟诗作作画,时间久了再大的伤痛也能平复了……”
      林宁愁容满面,“话虽如此,只是我劝他他怎么肯听呢?”
      我叹息了声,“就说是我的主意吧。”
      林宁点点头,“但愿他能听娘娘的劝。”
      正说着,忽见小路子拿着一个靠枕过来,笑嘻嘻地说道:“主子一早过去请安,到现在也都没歇会……如今主子是双身子,可要紧的很。十二王妃也不是外人,不如就在榻上靠一会,也疏散疏散身子……“一边说,一边放好靠枕,一边扶我倚下来。又回头吩咐道:“端热热的鸡汤过来。”
      就有小篆捧着一碗鸡汤过来,小路子接过来递给我,“主子尝尝,厨房里足足的炖了一天,又鲜又浓呢。”
      我笑着接过,“也给十二王妃端一碗过来。”
      小篆忙答应着去端过一碗,林宁忙谢过喝了。我这边也慢慢的喝了半碗又递给小篆。林宁见我喝罢,忙站起来笑道:“搅扰了这半天,娘娘可乏了。臣妇也该回去了。”
      我点点头,“闲的时候就进来说说话。回去帮我给十二爷带好。”
      林宁答应着去了。我凝视着她的背影怔了半天,长长叹息一声,但愿鐛晔能明白我的深意啊。
      这日晚,鐛晔驾幸陈妃住的祥庆宫。我独自躺在床上轻笑,宫中从来不会有专宠,而皇帝的山盟海誓又是最不能相信的一种。昔日唐玄宗何尝不曾有“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誓言?然而马嵬坡一条三丈白绫终究使得杨妃一缕香魂消逝!
      今日宠幸的是陈妃,不知道明日又是谁?或许便是那楚楚动人的德妃吧……想到此,嘴角不觉露出一丝笑意……
      不出几日,素素就正式被册封为德妃,赐住甘德宫。论理新妃都是备受宠爱的,然而素素虽然被封为德妃,鐛仁并没有特别的多宠幸她,待她一如萧妃陈妃。她也因而更加的低调处事起来,给太后皇后请安去的最勤,无事的时候就陪太后打牌,照例是输多赢少。与其他几个妃子相处也是,虽然她分位在萧妃陈妃之上,然而见面了总是“姐姐姐姐”地不绝口,对我更是十分的恭敬,一点礼数都不肯少,不多日子便得到宫里上上下下的一致称赞。
      到了年终,宫内日益的忙乱起来,制新衣,发年例,年终的各种赏赐都接踵而来。不用说,我自然是上上份,珠宝古董摆了一屋子,翠雯挑些稀奇的东西拿过来与我看,见我点头就留下,倘若见我不喜欢,就另行收起来,预备着日后赏人用。正打点着忽见小喜子走了进来,见我笑着磕头道:“给贤妃娘娘请安!”
      我忙笑着招呼他起来,“你这会子不在皇上跟前伺候,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小喜子笑嘻嘻地说道:“皇上打发我过来给娘娘送东西来了。”
      我笑道:“什么东西巴巴的让你拿过来?随便打发个什么人也就是了。”
      小喜子端着一个托盘上前一步道:“宫里的巧匠新近打制了上等宫钗十六只,皇上亲手为娘娘选了四支,娘娘瞧瞧可喜欢?”
      我就着他手中看了一眼,果然都十分的精巧别致。于是笑道:“很好,累你跑了一趟。”于是唤翠雯接过东西,翠雯细细看了眼,笑道:“皇上可真是细心,连这个都替娘娘想到了。”
      小喜子笑道:“那是,皇上待贤妃娘娘那是不用说的。那呈上来的单子上的字密密麻麻,偏偏皇上就看到了这个。立刻让人拿了过来,然后亲自选了四支最漂亮的让奴才送过来。”
      “没赏别人吗?”
      “自然也赏了的。皇后也是四支,德妃,淑妃,丽妃一人两支,颜嫔和王嫔只得了一支。”
      我微笑着点头,“回去代我给皇上磕头谢恩。”
      小喜子忙答应。
      “今儿皇上在哪个宫歇?”
      “皇上今儿去王嫔那里。”
      我点头。小喜子见我无话,于是磕头退去。
      
      次日,我正在绣着那扇屏风扇面,忽见鐛仁走了进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笑道:“皇上怎么这会子过来?”
      “下了朝过来看看你……”鐛仁一边说一边走过来,“绣了好些了呢!我看你绣的这个白衣女子倒是有几分像你……”
      我微微一笑,不答话,转头唤紫雯,“还不帮皇上脱下朝服呢?”话音一落,紫雯和嫣红两个人忙忙的赶上来帮鐛仁换上便服,鐛仁这才坐了下来,就有香草端上来一盏茶,我于是吩咐道:“去取些点心过来,”说着转过头对鐛仁笑道:“皇上上过早朝定然是饿了,先吃点点心垫补一下。”
      鐛仁笑着点头,“果然是饿了。”说着接过点心就吃了起来。连吃了三块,又喝了碗茶才放下。香草服侍鐛仁漱罢口,鐛仁道:“你们都下去吧。”众人忙答应着下去。片刻间春兰宫只剩我们两个人。我思量着,怕是鐛仁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件呢。他这会子是从朝上下来,想来是朝中的事情了,朝中又有什么事情?如今边境太平,有身经百战的六王爷亲自驻守,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朝中虽然小事不断,然而最近也没有风闻有什么滔天的大案……那么是什么事情呢?难道……
      转瞬间我的脑海里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念头,这边鐛仁已经开口道:“今儿鐛晔上朝递了个告病的折子,我压着没有回他。”
      果然是他的事情……看来王妃已经把我的话带到了。
      “他前段时间和朝中的大臣打的火热,这会子却又忽然告病,真是让人有些奇怪。”
      我站起来亲自为鐛仁又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说道:“想来是十二爷不想皇上误会他别有用心,所以才特地的来告病……”
      鐛仁冷笑,“他难道不是别有用心?父皇驾崩,我这边才登基,他就日夜的忙着和众大臣聚会,还打着帮我分担朝政的幌子,还不知道私底下议论些什么!”
      我微微一笑,“叫几个人问一问不就知道他们到底在议论什么了吗?”我看看鐛仁的神色知道其实他早就问过了,自然是没有抓到鐛晔什么把柄,内心有所不甘罢了。我慢慢走到鐛仁的身后,轻轻按摩他的双肩柔声道:“其实说起来,当初的那些皇子哪个不想当皇帝呢?只是有些人有这个自知之明罢了。那没有自知之明的,最后又得到了什么好下场了呢?鐛晔这个人,要我看,风花雪月是可以的,论起来治国的才干虽然也是不错,不过倒是觉得他没有什么野心,听十二王妃平日里说起来,鐛晔很少在这些事情上用心,依我看皇上也不用过于的忧虑他,凭他怎样,也逃不出皇上的掌握不是?”
      鐛仁叹息道:“其实不论怎么说,他是朕的兄弟,他是什么样的人,朕心里也有数。不过,他是父皇最宠爱的皇子,这么些年来,朝中支持他的大臣不下三成。更不要说,兄弟中支持他的人了。别的人且不说,六哥自小对他就格外的疼爱,如今六哥又是手握兵权……”
      “六爷做事是很有分寸的,何况他现在守在边疆,皇上不用担心。”
      鐛仁点头,“就怕有些人不甘心,总在他耳边吹风……那样一来,即是他本来没有异心,时间久了也会生出祸患来。”
      “既然这样不如索性顺水推舟,就准了他的折子,让他在家好好修养岂不是正好?”
      鐛仁点点头,“也只得这样了!不过,还是在他身边放个人才能放心……”说着沉吟起来。
      我心一颤,声音却越发的温柔起来,“这也不急在一时,安插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个人却要好好的挑选,也要找个时机送过去不是?”
      鐛仁微微一笑,“你说的是。”
      “皇上要是信的过臣妾,这个人就让臣妾亲自来挑。”
      鐛仁揽过我,“自然是交给你办最好。朕的意思是挑个女孩过去……”
      我笑道:“皇上放心,臣妾定然挑一个模样又标致,人又机灵的孩子过去。”
      鐛仁这才释然,转过话头问道:“昨儿朕让小喜子送来的发钗你可喜欢?”
      我笑道:“皇上赏的臣妾又怎么会不喜欢?”
      鐛仁笑道:“喜欢就好。虽然比不得昔日天下第一匠,不过也算少有的精品。”
      我不禁想起鐛晔那年送我的那支沧海明珠来,心中忍不住微微的刺痛起来。忙笑道:“那都已经是绝无仅有的珍品了,怕是天下一共也没有几只了……”
      鐛仁笑道:“只要有,朕自然能弄来给你!”
      我伏在鐛仁怀中,柔声道:“只要能有皇上的宠爱,便是没有那天下的珍品又算得了什么呢?”
      鐛仁闻言紧紧拥住我,再不言语。我的心却开始飘忽游离,飘到那冬日的梅花树下,那人一身白衣盛雪,映着朵朵红梅,美的眩目……
      
      大年初一。
      一大早先是拜祭过祖先,然后皇后携着众嫔妃来到太后的寝宫,给太后贺岁。太后笑着受礼,又给有身份的几位嫔妃赐座。几个人刚坐下,忽听太监高声传禀道:“皇上驾到——”
      我们知道这是皇帝携着诸位男子的皇亲国戚前来请安了,忙都站起来,其他的嫔妃则呼啦拉地跪下。
      太后也含笑慢慢站起来,就听到一阵纷杂的脚步声,然后是鐛仁清朗的声音:“儿子给母后请安!”太后笑着拉起鐛仁,又转头对诸嫔妃说道:“你们也都起来吧。”
      鐛仁于是在一旁坐下,就有诸位王爷过来齐齐地贺岁请安。我于是忍不住看了过去,一眼就从众人中认出他来,他依旧那么俊秀儒雅,只是比起前次相见时清减了许多。
      太后笑着吩咐大家起来,鐛晔仿佛意识到我正在注视着他,目光也向这边飘了过来。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汇,我心一热,忙垂下头来。
      太后笑道:“好了,请安也请过了,皇帝也去忙吧,那些大臣还等着你呢!”
      鐛仁笑道:“既然这样,儿子先过去了,晚点再过来陪母后。”
      太后笑道:“行了,你快去吧。正事要紧!”
      鐛仁磕头携着众人离去,临出门鐛晔又回过头来凝视了我一眼,刹那间,心仿佛也被带走……
      太后见鐛仁等人离开了,这才笑着道:“那边同庆阁已经摆好了戏台子,咱们也过去,一边吃酒一边看戏去。”
      众人忙拥着太后过去,众人也都按叙落了座位,依次点了戏文,戏台子上这才开始唱了起来。我身边坐的人是陈妃,两人正在说笑忽然见德妃笑着走了过来。“素素来给两位姐姐敬酒,今后这一年还要两位姐姐多关照素素呢。便是素素日后有什么不是的地方,也尽管请两位姐姐提点着!”
      我与陈妃都含笑着将酒饮尽。素素又笑着问我道:“姐姐点了哪一出戏?”
      我淡淡一笑,“我平素不大看戏,也不太懂,才刚还是让淑妃代我点的呢。”
      德妃笑道:“原来这样啊,”说着忽然话题一转:“听皇上说,姐姐精于刺绣,以后还要请姐姐多多指点指点我……”
      我笑笑,“我哪里算的上是精通,倒是淑妃绣的精巧,你若真的想学,不如让她指点指点。”
      德妃闻言沉默半晌,忽然轻声道:“姐姐可是厌恶素素?”
      我正色道,“你我都是皇上的妃子,一家子的姐妹,何来厌恶之言?妹妹未免多心了!”
      德妃笑道:“果然是我多心了,让姐姐笑话了!”
      “哪里的话呢,”忽地看到太后往这边看,忙着推德妃,“太后那边只怕是叫你呢。”
      德妃转头一看,忙道:“既然这样,妹妹我先过去了!”
      “快去吧。”我笑着。德妃转身离开,陈妃低声笑道:“她低声下气地过来给你敬酒,你怎么反而不给她好颜色看?瞧她那可怜见的模样,我看了都觉得不忍……”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妃,“姐姐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呢?”
      陈妃微微一怔,笑道:“什么真的假的?”
      “明眼的人都看的出,这个德妃心机深重,单看她平时把太后哄的喜笑颜开就知道了。她又是新册封的妃子,自然日后是圣眷甚浓了。我知道平日她同姐姐和萧妃都很要好,只是提醒姐姐,小心养虎为患呢!如今她是姐姐姐姐叫的亲密,将来她一旦得势,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姐姐也算是阅人无数的了,怎么这个都看不出来?”
      陈妃闻言顿时不语,我知道她已经听到心里去了,微微一笑,转头看戏,“姐姐看这出杨妃醉酒,唱的果然是好的很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