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妃

作者:花无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被迎娶进定南王府的时候我14岁,天真烂漫。鐛仁是我的丈夫。而我是他的第三个侧妃,我叫凌云。
      算命的先生在我周岁的时候说,这个女孩后日必当凌云直上,贵不可言。于是父亲取命给我叫凌云。自幼便同兄弟们一起读书识字,我聪敏过人,过目不忘,出于几位兄弟之上,父亲很是为我得意。
      皇上已经快60岁,已经是风烛残年,传位于哪位皇子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大皇子42岁,生性懦弱,二皇子早夭,三皇子出身低微不在话下,四皇子颇具才干,然而心胸狭窄,睚眦必报……鐛仁是九皇子,德才兼备,被称为“贤王”,在众臣中有很高的声望。但是皇上最喜欢的却不是他,而是十二皇子颢晔。颢晔是皇上最宠爱的韩贵妃所生,风神俊朗,机智灵敏,又善于揣度圣意,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选。
      朝中的大臣分为三派,一派是正统派,主张立皇长子为太子,另一派是拥立鐛仁为太子,还有一派,也是势力最强的一派,拥立颢晔为皇位继承人。
      父亲其时已经是工部侍郎,手中握有实权,成为三位皇子相互竞争的对象。父亲也曾为到底支持谁而彷徨了很久。终于一件事使得父亲下定决心支持鐛仁。起因是这样的。
      御史杨鼎忠上折子弹劾工部尚书刘玉棠贪污治河公款120万两,皇帝震怒,命鐛仁协同大理寺卿差明此事。鐛仁到任后,立刻雷厉风行的查办起来。此案牵连甚广,河南大小官员30多人同流合污,证据确凿,首犯刘玉棠俯首认罪,被处以斩首,其余大小官员或被斩首,或被抄家,或被流放,或被罢饳。案子处理过后,鐛仁上书称工部侍郎凌子鸿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举荐他出任工部尚书。皇帝于是应允,升父亲为工部尚书。父亲因此对鐛仁感恩戴德,第二天就站到了支持鐛仁的队伍中,并将我嫁给鐛仁做侧妃。
      鐛仁已经有一位正妃,两个侧妃。定南王妃是皇后的内侄女,容貌秀丽,举止端庄,颇具其姑母的风范,只是鐛仁并不很宠爱她,因为她严肃有余,情趣不足,鐛仁年纪又轻,所以另纳了两个侧妃。
      萧妃是大学士萧清河的次女,未出阁时便已经是艳名远播。萧妃身材修长,确实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与鐛仁站在一起的确是珠联璧合的一对玉人。萧妃颇有心机,对鐛仁的喜好掌握的一清二楚,故而最得鐛仁的宠爱,王府上下无人敢掖其锋。
      陈妃娘家虽然也是书香门第,远不如其他两位妃子那般显赫,故而为人也十分的低调。然而温柔婉约,细心体贴,所以鐛仁对她也是十分的钟爱,并没有因为她出身微寒而对她有半分的轻贱。
      出嫁的那天,母亲嘱咐了我很多话,大抵是“一入候门深似海”之类的,要我处处留意,步步小心。
      父亲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凝视了我片刻,道:“以后就看你自己了!父母帮不了你,荣辱皆在自身。”
      就这样我上了轿子,一路吹吹打打的到了定南王府。婚礼的仪式是繁杂的,然而却又有诸多的讲究。我也记不了那么多,只是象个木偶一样听喜娘在耳边吩咐,然后就照着她的话做。头上顶着十几斤重的凤冠,压得我整个人都晕晕的。若不是一直都有人扶着,怕是会一跤跌坐在地上。
      拜过了天地,便进了洞房,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我知道鐛仁在外面陪客人喝酒,等他回来了就会掀开我的盖头,然后是喝交杯酒,再然后……我的脸臊热起来,不敢再想。心却怦怦的跳个不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音,紫雯忙上前来帮我整理整理衣服,细声说道:“王爷要来了。”
      我直起已经酸疼的腰,端端正正的刚坐好,门就开了,紧接着进来了许多的人,然后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让凌妃久候了。”
      话音一落,房间里就跪倒一片,齐声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赏!”
      接着就见他用一根系着红流苏的金挑子挑开了红盖头。眼前霍然一亮,就看见一个风流俊雅的年轻人含笑看着我。我知道,这个就是我的丈夫鐛仁了。我微微的垂下了头,就听见他笑道,“原来我的凌妃居然如此清丽可人。”
      我脸一红,心里却象灌了蜜一样。我年纪虽幼,身形也未发育完全,却已经有了倾城之姿。
      喝交杯酒时,一时紧张,竟然将半杯酒洒落在鐛仁的袖子上,心下正忐忑不安之时,鐛仁却笑道:“不妨,不妨。”将酒一饮而尽。然后用帕子轻轻将我嘴角的酒迹擦掉。我心登时一热,脸又红了起来。
      鐛仁哈哈大笑,“你可真爱脸红!”说着在我脸上轻轻的拧了一把,我一羞,脸登时变成了红苹果。
      鐛仁忽然收住了笑,温柔的说道,“你且早点休息,不必等我。我还有客人要陪。明天一早要进宫去见父皇和母后,你养足精神才好。”不待分说便转身走了出去。随他进来的仆人也忙施了个礼跟着他出了去。
      我登时愣住了。这和我想象中的新婚之夜完全的不同。我默默的坐了下来,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紫雯上前道:“既然这样,小姐也早点安歇吧。”说着叫翠雯一起来帮我更衣,卸妆。
      我任她们两个人摆布。她们都是我自幼随身伺候的丫鬟,陪我嫁了过来。紫雯细心温柔,遇到大事却坚决果敢。翠雯直爽干练,聪明机敏,有临机应变之才。两个人都是我的左膀右臂。这以后的日子真是少不了她们。
      
      次日,刚刚四更天我就已经被唤起来,之后便是沐浴更衣。觐见皇上非同小可,这些都是必要的礼仪,省略不得的。
      刚刚穿上贴身的中衣,就进来两个嬷嬷,后面还跟着四个十六七岁的丫鬟,都生的十分的水秀。一个手里捧着大红的朝服,另一个捧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只累丝金凤,凤口里衔着三串珍珠,最中间那串的底下一颗足有拇指大小,发出柔和的光芒。还有一个丫鬟手里的托盘放着几只华丽的珠钏并耳环镯子玉佩。另有一个丫鬟捧着胭脂水粉。六个人一进来,齐齐的跪下,“给凌娘娘请安!”
      我微微一笑,“起来吧。”礼罢起身,其中一个嬷嬷道:“从今儿个起,奴才们就是伺候娘娘的人了。奴才夫家姓刑,那一个是张嬷嬷。”
      我点点头,刑嬷嬷继续说下去,“这几个丫鬟都是精心挑选出来伺候娘娘的,以后她们若有什么不是,娘娘尽管责罚。”说着指着捧朝服的丫鬟说道:“这一个叫嫣红,十七岁了,做事很是稳妥,娘娘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她。”
      我细细的打量了她,身材不高不矮,皮肤白净细腻,瓜子脸,眉眼都细长,人看起来温柔沉默,果然象是个稳重的人。
      接着又指着托着金凤的丫鬟道:“这个叫红玉,也是十七岁,做的一手好针线活。”红玉身量和嫣红相当,鹅蛋脸,眉毛弯弯的,眼睛又黑又大,十分的有神采,看起来就是个机灵的孩子。
      说着又介绍那两个。捧珠钏的那个叫小篆,才十五岁,模样也十分的出众,只是有点怯生生的。另一个叫香草,十六岁,也很是伶俐。
      我道了一声赏,紫雯忙拿出两个十两的大元宝两个尺头赏给两个嬷嬷。四个丫鬟则是一人两对银裸子并一副镯子,再加上一个尺头。六个人忙又跪下,齐齐的谢了赏。
      刑嬷嬷上前一步道:“容奴才给娘娘梳妆。”说着与张嬷嬷两个人一起动手,给我梳了一个宫妆髻,然后为我戴上金凤,插上珠钏,金步摇,又在鬓角簪了一朵刚刚撷下的红玫瑰。梳罢头又仔细端详了端详,这才让嫣红上来给我施粉上妆,片刻的功夫镜中就出现了一个高贵华丽的宫妆少妇的模样。
      张嬷嬷啧啧的称赞道:“这宫里宫外这么多的娘娘里就属我们凌娘娘最美了!”
      我脸禁不住微微的一红,正要说话,就听见外面一个细细的声音禀告道:“奴才小路子给娘娘请安!”
      我看了看刑嬷嬷,刑嬷嬷笑道,“这个小路子是府里的太监,是王爷打发来服侍娘娘的。”说着唤他进来。
      只见小路子穿着太监的服色,把手紧逼着,快步走上来跪下请了个安,动作十分的伶俐。“王爷说外面轿子已经备好了,打发小路子过来瞧瞧娘娘是不是已经预备好了?”
      我点点头,“咱们走吧,别让王爷久等。”
      众人忙答应着,紫雯上前扶起了我,小路子颠颠跑到前面去引路。其他的人一溜的跟了过来。
      走到前厅,就看见鐛仁端坐在那里,今天鐛仁也是一身朝服,原本俊秀儒雅的面孔看起来也就带了几分严肃。
      我赶上前去给鐛仁请安,鐛仁忙笑着将我搀起来,“以后在家里不用行这个大礼。皇上这会已经下了早朝,我们得赶紧了。”说着携着我的手一同出去,然后扶着我上了轿子。
      我又惊又喜,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温柔体贴,在众人面前又是如此的不避忌讳。只是不知道他是对所有的妃子都是如此,还是单单对我一个这样呢?这会见了皇上皇后我该如何做才能讨他们喜欢?
      脑子里正胡思乱想着,轿子已经停住了。原来已经到了宫门,我忙下了轿子,换乘了一辆宫车继续走。又行了片刻,车子再次的停住,只听见外面一个尖细的声音道:“请凌王妃下车。”接着一个太监挑起了帘子,上前扶住我的手。另一个太监却在车前跪了下来。我登时愣了一愣,这脚就踩不下去了。
      就是这一犹豫间,鐛仁已经看出我的神色,笑着走上来一把将我从车上抱了下来。我的脸登时羞的通红。小声耳语道:“这么多的人,你怎么……”
      鐛仁微微一笑,“你是我的妃子,怕什么。”接着轻声说道:“下次你踩着太监的背下来就是了。”
      我方才明白,原来那个跪着的人居然是这个用处。不禁有些羞惭。
      我紧随着鐛仁走着,一路上心神不安,竟然也没有看什么景致,只是觉得深宫重重,充满庄严肃穆之气。正走着忽然见鐛仁停了下来,定神一看,原来已经到了皇后住的坤宁宫。就看见一个四旬左右的太监赶着上来打了个千,“奴才秦海给定南王爷,凌王妃请安!”
      鐛仁笑道:“起来吧。”
      秦海笑着起身道:“皇上皇后这会子都在里面等着见王爷和凌王妃呢。”
      鐛仁点点头,“你去禀告一声吧。”
      “是!”秦海打了个千,一溜烟的跑了进去。
      我的心不由的跳了起来,鐛仁转过头来看看我,低声道“你也不用害怕,小心应对就是了。”
      正说着,秦海走了出来,高声道:“着定南王,凌王妃觐见!”
      我定了定神,随着鐛仁走了进去。
      一进屋子就看见上面端坐着两个人,一个身着明黄色的龙袍,头发胡子花白,然而目光却炯炯有神。这自然是皇上了。侧坐在他身边的穿着正红宫装的中年夫人不用说就是皇后了。皇后今年不过四十多岁,然而保养得当,看起来不过是三十余岁的模样,却是慈眉善目。
      我不敢多看,忙垂下头,同鐛仁一起跪拜了下去。
      “儿臣鐛仁”
      “臣媳凌云给父皇母后请安!”
      皇上笑了声,“起来吧。”
      皇后笑道:“走近点我瞧瞧。”我忙上前了几步,在皇后面前跪下。
      皇后笑着携过我的手,细细打量了几眼,笑道:“哎哟,好标致的姑娘。”接着笑着对鐛仁说道:“我看啊,你的几个媳妇里面就属这个最漂亮。”接着细细的问平日有什么爱好,喜欢看什么书,我一一恭谨据实回答。”
      皇上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忽然微笑着问道:“你父亲是凌秉忠吧。”
      我忙答道:“是的。”
      皇上点点头,“凌秉忠做事老成谨慎,生的女儿也是德才兼备,不错。”接着问皇后:“你看我们赏她什么好呢?”
      皇后笑笑,“不如把前几天贡上来的那只白玉净瓶赏了她。”
      皇上一笑,只说了两句“小气。”
      皇后微笑着看着皇上,“那依皇上的意思呢?”
      皇上且不回答,转过来问我,“你想要什么赏赐?”
      我忙跪下答道:“云儿不要什么赏赐。”
      “你想要什么尽管的说,不要不好意思。”
      我想了想,答道:“云儿听说最近父皇理政,忙的常常连饭都顾不上吃。要是皇上真的要赏赐云儿什么,就请晚膳的时候父皇您多吃一碗饭吧。父皇身体安康就是给云儿最大最好的赏赐。”
      皇上哈哈大笑,“果然是好孩子。”说着吩咐道:“秦海,去把上书房里的那只翡翠如意拿来赏凌王妃。”
      秦海忙答应着去了,半晌捧着东西过来,交到我的手上。这柄如意,通体碧绿,柄上还镶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十分的贵重。我忙接下来,跪下谢赏。
      “好了,朕还有政务要办,鐛仁,你和云儿先回去吧。”
      我们忙答应着。
      皇上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恭送皇上!”一屋子的人除了皇后忙都跪了下来。
      皇后又携着我的手说道:“我很是喜欢你,你闲着没有事情尽管来宫里坐坐,陪陪我说话。”
      我有点受宠若惊,“云儿知道。谢母后垂爱!”
      “恩。这会子你先回去吧。”
      鐛仁又说了两句闲话,这才与我退了出去。
      一出宫门就松了口气,鐛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没想到你居然投了父皇和母后的缘,那柄如意前一次四哥看上了求父皇赏赐给他,父皇都没有舍得,今天居然赏给了你。”
      我只是微微一笑。
      回到王府就立刻换掉朝服,将装容整理了一下往内堂走去。
      刚到门口,一个太监就迎上来打了个千,随后高声叫道:“凌娘娘到~”
      我定定神,提起裙裾迈了进去。
      鐛仁端坐在堂上,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妇。也不过是二十四五的年纪,容貌十分的秀丽,只是表情肃穆,不苟言笑。我知道这位必然就是鐛仁的正妃,皇后的内侄女-荣王妃了。
      她身边还站着两个年纪略轻的少妇,一位也就二十出头,身上穿的是绣金洋红缎褂子,下着雨过天青洋绉裙,乌黑浓密的秀发高高的挽了个髻,上面插着五凤朝阳珠钏。鬓如刀裁,肤似腻脂,柳叶眉、丹凤眼,小嘴很薄,此刻似笑非笑的抿着,着实是个闭月羞花的美人。只是目光却是十分的犀利,正上下的打量着我。这大概就是萧妃了。
      另一位年纪也是二十左右,上身藕荷色坎肩套着玉白衬衫,下身是葱黄水泄百褶裙,半露水红绣梅撒花鞋,也是珠翠明铛戴的十分的齐整。身材较萧妃略矮一些,鹅蛋脸,两条弯弯的新月眉,一双水凝杏花眼,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气度十分的温柔沉静。此刻也是不停的打量着我。看她的打扮自然就是陈妃了。
      我碎步走到鐛仁与荣妃面前,盈盈的拜了下去,“云儿给王爷,王妃请安!王爷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身后跟着的丫鬟们也都跪了下去,刑嬷嬷赶着捧过来一个小茶盘,里面放着一只小盖钟,小心翼翼的递给我,我接了过来,举过头顶,献给荣妃,轻声道:“请王妃用茶。”
      荣妃淡淡一笑接过茶,饮了一口,算是正式承认我这个侧妃。放下茶才慢慢的启口说道:“从今儿起,你就是王爷的侧妃了,以后服侍王爷就是你的本分。我这个人凡事是可有可无的,可是王府有王府的规矩。你只要守着规矩,断然没有为难你的事情。这个府里除了王爷和我,就属你和萧妃,陈妃身份高贵。她们进来的比你早,年纪也比你长,你也要尊称她们一声姐姐。以后你们要和睦相处,不要为了争王爷的宠爱而伤了彼此的和气。你可知道了?”
      我忙恭谨的回答:“云儿知道。云儿今后一定用心服侍王爷,谨守王府的规矩,和姐姐们和睦相处,但凡有不是的地方,还请王妃教导我。”
      王妃微微一笑,看来是很满意我的答复。
      “给萧妃陈妃见个礼吧。”
      我忙站起来,给萧妃陈妃分别都施了个礼,她们也都忙着回了一个平礼。
      鐛仁看着微微一笑,“云儿年纪还小,以后你们就多担待点吧。”
      王妃笑道:“这个是自然,谁还能难为她呢?”
      萧妃也笑道:“一看这位妹妹我就喜欢的不得了,长的真真是标致!”
      我微微一笑,“萧姐姐天生丽质,云儿早就倾慕已久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云儿自愧弗如。”
      萧妃大笑,“好甜的一张小嘴!”
      众人又闲话了片刻,这才散了。我松了口气,扶着紫雯的肩慢慢的回到我住的飞云轩。
      回到房间我坐下,红玉眼疾手快,赶忙倒了杯茶过来,笑着说:“娘娘喝杯茶吧,一早就去宫里觐见皇上皇后,回来又忙着给王妃请安,忙了这么久连口水都没有沾,怕是渴的很了。这是上好的碧螺春,还是今年的新茶,只掐了心儿的那片嫩叶,水是玉泉水,您尝尝。”
      我微笑着接过茶来抿了一口,果然入口芬芳,不禁多看了那丫头一眼,果然是个机灵的人。一瞥眼,看见刑嬷嬷张嬷嬷仍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便说:“刑嬷嬷,张嬷嬷你们且下去吧,这里有这几个丫头也尽够服侍了。你们也去歇会,回头有事情再叫你们。”
      两个人忙赶上来施礼谢恩,躬着身子退了出去。我不禁暗自惊叹,这两个嬷嬷规矩真真是守的严。
      红玉看我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发怔,眼珠一转,笑道:“娘娘是不是觉得这两个嬷嬷规矩特别的多?她们两个原来是王爷的教引嬷嬷,那都是宫里出来的嬷嬷,难怪规矩多呢。”
      我点点头。红玉接着说道:“我们这几个人里,嫣红原来是王爷的奶妈子洪嬷嬷跟前的人,后来洪嬷嬷殁了,因为飞云轩一直都空着,就打发她过来统管着,主要就是看着屋子,顺便约束些下面的丫头子。这次把飞云轩赏给娘娘住,她也就直接来跟前伺候了。小篆,香草都是今年刚从下面的庄子里选出来的,人是很伶俐的,娘娘您尽管放心的使唤。”
      我含笑听着她把这些人的来历说了个遍,独独没有说到她自己。不禁笑了起来,“你说了这么半天怎么没有说说你自个儿啊?”
      红玉笑着:“我是洪嬷嬷的外孙女,原来是王爷房里二等的丫头,本来是个上不了什么台面的人,平实那是不入王爷眼的,因为勉强针线活做的还好,知道娘娘身边只怕还缺人使唤,就把我赏了娘娘了。现在奴才能才娘娘身边伺候,那是奴才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我不禁笑了起来,“一张小嘴真是能说会道,也难为你了,紫雯,拿那只翡翠簪子赏她。”
      紫雯将簪子取来,一边递东西,一边笑着说:“今后你就是娘娘身边的人了,你人十分的伶俐,那是很好的。不过以后眼睛里,心里都得只装着主子一个人,要是心里头存了别的想法,那也别怪咱们不客气!”说着目光冷冷的把房里的丫头都打量了一遍,“你们别当我只是说红玉一个人,这话也是说给你们听的呢。做奴才的第一个要忠心,第二个要用心,你们有了这两个心,娘娘自然会疼你们。赏赐也是尽有的,要是黑了心,贪人家的钱什么的做了对不起主子的事情,那上天都不会容你们!你们可记清楚了!”
      嫣红,香草,小篆忙都跪下,齐声道:“奴才们记的清楚了!以后自当忠心耿耿服侍娘娘!”
      紫雯莞而一笑,“都起来吧。”
      我暗暗的点头,好个紫雯,真真是恩威并重,若论心思,她这个丫头比我这个主子还缜密。我自然明白,她这是警告这些丫头,就是怕她们为了奉承那几个妃子,暗通曲款,做出什么不利于我的事情,所以事先给她们一个警醒儿。
      “你们几个都下去吧,这屋子里就留我和翠雯两个就够了。”
      丫头们答应着都退下去,却也不敢走远,只在外面的格子里站着。
      紫雯看她们都出去了,这才低声询问:“主子看奴才这么说可还使得?”
      我笑了,“比我自己说的还好呢!难为你想的周全。”
      翠雯也笑道:“你平实文文静静的,没想到发起威来也这么厉害。”
      紫雯笑道:“我哪里有什么威?我不过是借了主子的威罢了。”
      正说笑着,见小篆走到格子前细声道:“娘娘,午饭已经预备好了,是现在就传过来还是再等会子?”
      我笑笑,“她不说我也忘记了,这会还真是有点饿了,传上来吧。”
      小篆答应着去了,几个小丫头子忙进来摆桌子,翠雯忙也摆上杯箸,一会送饭的婆子将食盒子传进来,红玉嫣红几个人忙着将菜摆上来,我一看,满满的鱼肉,不禁笑了起来。
      紫雯也笑,转身吩咐:“咱们娘娘喜欢吃清淡的,告诉厨房已经做点精致的就是了,不用弄这个虚文。”
      红玉忙笑着:“要不然我吩咐厨房再重做一分过来?”
      我笑笑:“也不必了,我将就着吃点就是了。”
      嫣红笑着捧上来几样小菜:“这个是奴才亲手腌制的,只怕还能对娘娘的脾胃。”
      我看了一眼,笑道:“很好。”
      翠雯忙端过来放在我跟前。一时寂静无声,片刻饭毕。红玉端来茶,我漱了下口,嫣红才又奉上一杯喝的茶来。
      我看着几个小丫头子要将饭菜撤下去,忙说:“你们几个人还都没有吃,不如就着这些菜吃了。”
      几个人忙答应着。
      我自顾自的回内间去歇着。
      
      入夜时分,小路子噔噔跑过来一躬身打了个千,“王爷今天晚上过来,娘娘预备一下。”
      我心禁不住开始跳了起来,回头看了站在身边的刑嬷嬷一眼,刑嬷嬷面带微笑,“娘娘不用担心,咱们王爷是十分和气的。奴才给娘娘好好打扮打扮,准让王爷看的目瞪口呆。”
      我忍不住一笑,却立刻觉得自己失礼,忙收敛了笑容。这边刑嬷嬷叫了几个丫头,饶是几个人一起动手,也花了大半个时辰方才装扮好,向镜中一看,果然是艳若桃李。美目流转间,自有一番动人之处。
      正在镜中仔细端详,忽然看大镜中映出一个男人的影子,心里一惊,转身一看,鐛仁已走到跟前。慌忙站起来,一时间手足无措,半晌才想起来尚未给他请安,身子忙福了下去,礼尚未成,已被鐛仁扶了起来。一双俊目细细的打量着我,忍不住又羞红了脸,慢慢的垂下了头。
      鐛仁微笑道:“以前读书时读到‘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总觉得是言过其实,昨日见了你才知世间果然有倾城倾国之美人。”
      “王爷……”我又羞又喜,一时说不出话来。
      鐛仁手指轻轻拂过我的脸颊,带着明显戏谑的神情看着我绯红了的面庞,又轻轻将我拉到身边,在耳边轻声道:“本王就喜欢看你害羞脸红的模样,让人想一口吃下去。”
      我大窘,一直红到脖根,细声说:“让人家看见……”
      鐛仁哈哈大笑,“你看看还有谁在?”
      我向四周一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丫鬟嬷嬷太监都躲了出去,整个房间里只剩了我与鐛仁两个人。
      “放心了?”
      我更觉害羞,忙将脸埋在他胸前,一颗心怦怦直跳。耳边却听到他轻轻的笑声,“现在肯让我吃了吗?”
      我已经羞的说不出话来,他轻轻托起我的脸,吻就落了下来,顿时只觉天旋地转,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翌日清晨,我缓缓睁开眼睛,却发现他早已醒了,正凝神注视着我。一想起昨夜的缠绵,忍不住再次绯红了脸,忙用被子蒙住了脸。
      鐛仁拉开被子,笑道:“怎么还是这么害羞?看你脸红的,我又忍不住想咬你一口了。”说话间轻噬住耳垂,我身子顿时一抖,颤声央求道:“王爷……”
      鐛仁哈哈大笑,翻身起床,“这次就饶了你!”
      外面的丫鬟听见里面有了动静,忙进来伺候。我也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他用手轻轻压住,“不忙起来,你再歇歇。今早也不用去王妃那里请安了。”
      我慌忙道:“这怎么成啊?那是规矩啊。”
      鐛仁淡淡一笑,然而声音却是不容置喙“本王的话就是规矩。你就歇着吧。”
      红玉忙道:“这是王爷心疼娘娘,娘娘别辜负了王爷的这片情意。”
      我看看鐛仁的神色只得答应下来,心下却暗自烦恼。这才是新婚第二日,鐛仁对我的宠爱是勿庸置疑的,然而他这样做却无意给我树了敌人。只怕王妃,萧妃,陈妃都会对我心存不满,日后在王府里岂不是举步为艰?然而他是王爷,谁敢违逆他?
      我看红玉嫣红几个人忙着给他换上朝服,便知道他这一早起床是要去上朝了。虽不起身,然而眼睛却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出了房门,才慢慢合上眼,也不敢深睡,略略躺了会才起身。
      紫雯忙过来轻轻扶住我,帮我整理了一下衣裳,这才吩咐小丫头进来。因为我仍坐在床沿上,那丫头就将脸盆举过头顶,翠雯将一块帕子掖在我领口,我这才开始洗脸,洗罢脸又拿过青盐擦了牙齿,漱过口后方起身着衣。红玉见紫雯翠雯两个人忙着,一时插不上手,便倒了杯茶过来,“娘娘一定口渴了,不妨先喝杯茶。”
      我心中暗暗赞赏,这个丫的确头细心机灵。有心想抬举她,但想想这会还不知道她的根底,若是好倒也罢了,若是不好,将来反而是个麻烦的事情。所以心中固自喜欢,面上却不露出来,只是接过茶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这里紫雯两个人服侍我穿好衣裳,刑嬷嬷便要上来给我梳头,我忙拦住了。“今天也不用进宫,让紫雯给我随便梳个头就是了。便是头上也不要那么多珠钏,沉甸甸的压的我头晕。”
      刑嬷嬷忙笑着答应了,又问:“早饭用点子什么呢?”
      我笑道:“要碗粥,再配上几样小菜也就是了。”
      刑嬷嬷忙答应着叫人去吩咐厨房。
      妆罢,丫鬟已经将早点摆好,我走过去一看,一碗碧荧荧的绿畦香稻粳米粥,一碟子水萝卜凉拌王瓜丁儿,一小碟子拌得喷香的芥菜丝,一碟子翠绿的黄瓜,一碟子胭脂鹅脯,另有春卷,奶油炸的小点心。忙点头,笑道:“就是这样才好。”
      红玉忙盛了一碗粥递过来,我就着小菜吃完。这边小丫头子将东西收拾下去,因看见翠雯收拾窗下的桌案,忙说:“把这个香炉放在别处,这里改成书案,把收在箱子里的笔墨纸砚找出来摆上。还有我的那些书也都拿出来。”
      翠雯笑道:“只怕书太多,这里摆不下呢。”
      香草正在一边站着,听了这话忙笑道:“这有什么难的,让人从库里拿出来一个用就是了。”说着叫小丫头子。“你去找韩大娘,就说凌娘娘要只书架,让她开了库拿一个送过来。”
      小丫头忙答应着刚要去,红玉忙拦住了,“这库房的钥匙现在是韩庆在管着,你叫人去找他娘子,韩大娘又要问过韩庆,倒费了两遍事儿。倒是叫小路子直接去找韩庆,怕还快点。”
      “这个韩庆是什么人?”我问道。
      红玉忙笑着答道:“韩庆,是王爷的奴才,现在是王府的总管,那库房的钥匙现在也是他管着,所以要寻他才拿的出来东西。”
      我点点头,小路子忙跑去了。过了会笑眯眯的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小太监抬着一架紫檀雕花书架。他自己赶着上来打千问道:“娘娘瞧瞧可中意?韩总管一听说是娘娘您要,立马亲自开了库房门,叫奴才选。”
      我点点头,“放在那里吧。”
      几个小太监忙放好,这才到我面前磕头请安。我也不正眼看他们,只说道:“拿了钱赏他们,难为他们老远的搬过来。”
      翠雯忙从柜子里拿出两串钱来,一人赏了五百钱。那几个太监忙又磕头谢过才退出去。这里翠雯忙着开箱子,一旁红玉,嫣红一起动手,把书拿出来,整整齐齐的磊好。
      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看她们忙,忽然窗外一声笑声,“妹妹这里好忙!”我忙着回头,却见人已经从门口进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