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后心怀蜜谋

作者:许乘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岁行云上辈子常在终年积雪的苦寒山巅巡防,豪饮烈酒暖身必不可少,数年下来自练就惊人酒量,不知醉为何事。
      可惜如今这副体魄是在深闺娇养长大,这如何比得?她近乎独饮整坛,不醉才是稀奇。
      
      庆幸的是,她上辈子于军中曾受过诸多淬炼意志的严苛训练,即便醉酒后神智松散,言行也断不至于太过出格。
      除絮叨些让李恪昭无言以对的古怪道理、拒不肯交出酒坛、固执坚称要留在中庭“晒月亮”外,总体算是表现出了良好酒品。
      
      翌日酒醒,尴尬与耻感在所难免。
      
      岁行云木然靠坐床头,脑中浮现诸多无法连贯的零碎画面,其中最为清晰的,便是耐心告罄的李恪昭拎着她后衣领,提溜猫崽似地将她揪回来交给容茵。
      
      那蠢气四溢的一幕,无疑是岁小将军累计为人两世以来的最大耻辱。
      
      待到容茵捧着衣衫进来时,正瞧见岁行云那满脸的生无可恋。
      
      “外头飘雨呢 ,昨夜备下的衣衫怕是不经寒,您今日改穿这身烟霞锦,可好?”容茵小心翼翼觑她。
      
      岁行云于衣饰妆扮之事素来不太上心,此刻更是兴致缺缺。“哎。你怎么说怎么是吧。”
      
      见她揉着额穴,容茵急忙替她倒了温热蜜水奉上:“姑娘可是头疼?还是旁的哪里难受?”
      
      “心里。”岁行云幽幽再叹,捧杯啜饮。
      润嗓后,她没精打采地瞥向容茵:“昨夜好端端的,怎会惊动了公子?”
      
      “哪里‘好端端’?”容茵登时苦了脸,委屈嘟囔,“奴婢出去替您备个衣衫的功夫,回来您就没影了。主院四处遍寻不着,急得人眼泪都出来了,就这还‘好端端’呢?”
      
      岁行云自知理亏,将杯子递还给她,摸摸鼻子笑得心虚:“入夜宵禁,府外有城中卫巡防,想也知我不会出府门的嘛。”
      
      “不出府门就不叫人担心了么?知道您昨日在宫中遇见了……那两位。便是心中烦闷,想要躲着人喝两口酒消愁,总该叫上奴婢陪在旁呀。”
      说着说着,容茵眼里就包起了后怕的泪花。
      
      “你以为我……?咳,瞎想什么呢。”
      岁行云稍愣,旋即恍然大悟。笑轻轻捏了捏容茵的脸颊,又以拇指替她拭去眼中泪。
      “你十三姑娘已今非昔比,再不会为那种人、那种事去寻死觅活。如今我白眼都懒得给他们一个,你且安心吧。”
      
      “您与在家时,是有些不同了。”容茵眨巴着泪眼,神色稍霁。
      “是公子教您认字读书的缘故么?听说书上有许多道理,人读了书就会聪明,遇事不惊,心也宽。”
      
      岁行云顺着她的话点头:“可不?圣贤说了,读书使人明智。转头我也教你认字,叫你也能遇事不惊。”
      
      “这、这不成吧?”容茵惊疑不定,瞪圆了眼,“认字读书那是贵人们的事,哪有,哪有奴婢……”
      
      岁行云笑笑:“都是人,谁就学不得了?你瞧飞星,公子让他识字习武,遇有大事他便能帮着担待,多威风。”
      
      莫怪容茵惊骇。
      当此上古时,读书识字是公子贵胄们独享,就连世家望族的姑娘们都不是个个能得此厚待,就更莫说奴仆婢女。
      这般想来,李恪昭可当真是敢为天下先。
      
      “可,飞星是男子……”容茵嗫嚅道。
      
      岁行云不便说得太过,只能笑道:“既大家同样两个眼睛一双耳,男子能读书识字,女子怎就不能?就这么说定,回头咱俩一起认字。”
      
      *****
      
      吃过早饭,岁行云照例要去书房继续识字,得知李恪昭也在,她顿时又尴尬得头皮发紧,却也只能厚着脸皮佯装无事发生了。
      
      到书房门口,正巧遇飞星从里头出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络腮胡都遮不住满脸的笑。
      
      岁行云好奇,才要张嘴问,飞星却主动来分享喜讯:“嘿嘿,那位齐夫人还真来了!这会儿正在门口跪着呢。您要不要去当面受拜,出口心中恶气啊?”
      
      李恪昭昨日当着蔡王与王后的面撂了话,蔡王夫妇并无异议,岁敏今日自是不得不来。
      
      “我又没死,大清早受人跪拜多晦气。不去,”岁行云扭头看了看漫天飞舞的雨丝,“她也够衰的,赶上这天气,啧。齐氏或国相府竟无人去王前说情?”
      
      她倒不是心软,只觉不合常理。
      “岁十四到底是齐文周明媒正娶才两月的新婚妻,蔡国相的孙媳,在外顶的可是齐氏及国相府的脸面。她就这么在别家府门口罚跪,夫家竟不管不问?”
      
      飞星惊讶又赞叹地竖了大拇指:“嚯,您这脑筋可够活络的。公子也说有古怪,正叫我设法探探底呢。”
      
      “那你先忙,我也老实认字去,”岁行云笑道,“若有需用我帮着敲边鼓的时候,你叫人来书房唤我就是。”
      
      挥别飞星后,岁行云独自站在门口又尴尬了片刻,这才叩门而入。
      
      李恪昭见她进来,便将手中狼毫搁到砚台边,淡淡乜她一眼:“酒醒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没个眼力见儿。
      岁行云心内不住腹诽,口中却只能好声好气应道:“昨夜多有失态,请公子雅量海涵。”
      
      “好说。眼下‘将不在外’,”李恪昭单手握住起面茶盏,指了指房顶横梁,“主君之命,当可号令于你吧?”
      
      主君就该有主君的样子,有事说事不好吗?这般挤兑人就很欠揍了。
      岁行云趁他喝茶垂眸的瞬间,忿忿拿眼神剜他。
      
      “请公子示下。”
      
      “齐夫人就在门外,但恐其中有圈套,”李恪昭放下茶盏抿了抿唇,“我需看看他们究竟图谋何事。所以,若你心中有气,今日也且先按下。这算主君之令,若违抗……”
      
      岁行云听得发笑,壮着胆子歪头挑衅:“就地打残?”
      
      “打残还不得我养?”李恪昭面无表情地同她斗起嘴来,“打哭就行。”
      
      ****
      
      两人说好岁敏之事后,李恪昭又波澜不惊地看过来:“那休书,你还要不要?”
      
      “自是要的。”
      岁行云不知他为何突然提这个,怕他以为自己是要出尔反尔,忙道:“请公子放心。我这人痛快,说过的话就如吐出去的唾沫,断没有再舔了吞回来的道理!”
      
      岁行云上辈子长于市井,后又从戎,有时一激动,不自觉地开口就是粗鲁江湖气。
      
      李恪昭被她这话呛得猛烈咳嗽起来,满面通红。
      
      “呃,我只是打个比方。就那么个意思,公子您别顺着那画面去想啊!”岁行云干笑着,不无狗腿地上前替他拍背顺气。
      
      “闭嘴!我没想,”李恪昭横她一眼,艰难从牙缝中挤出,“往后若要打比方,用干净些的比喻。”
      
      “是是是,谨遵公子教诲,”岁行云退后两步,低头垂首强忍笑意,“公子方才突然提起休书之事……”
      
      “眼下还不是时候,”李恪昭这才道,“我且问你,若我将来归缙,你是走是留?”
      
      “自是随公子归缙。”
      
      “若届时你拿了休书,也随我走?”
      
      “是。”岁行云越听他这话越心惊,总觉自己昨夜是不是说过什么了不得的话,或做过什么了不得的事。
      
      想了想,她赶忙再补一句表忠心:“您是我歃血盟誓认定的主君,我自是生随君侧,死在君前。”
      
      “昨夜你说想去同苴夫人习武,”李恪昭忽地话锋一转,“此事无法应你。眼下那匠人尚未脱手给素循,无法让你如愿;即便将人脱手了,你与苴夫人也不宜太近。能想明白吗?”
      
      岁行云虽有些失落,却也想通了其中利害:“明白了。昨夜是我醉后胡话,我自己都不记得,也请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再怎么说,她在外人眼里总归是“缙六公子夫人”。
      若她与卫令悦公开走太近,旁人不会认为这只是两个女子之间的私交,而是缙质子府与苴质子府的来往走动。
      这情形落在蔡王眼里,就更得是缙国与苴国结盟的信号。届时若再有卓啸煽风点火,那李恪昭与素循都没好果子吃。
      
      “苴夫人那里去不得,但有别的法子可让你如愿,”李恪昭稍顿,忽地笑了笑,“往后,每日丑时过半便自去西院,听叶冉指教。”
      
      岁行云与他四目相交,难掩震惊:“公子这意思,西院是……”
      
      “是我将来生死存亡之际,”李恪昭定定直视她,“最后的退路。”
      
      这一刻,岁行云不可抑制地烫了眼眶。
      多日前刚得知西院及叶冉这号人物时,她就猜过,西院和叶冉对李恪昭必定至关重要。
      她猜那应当是李恪昭的底线,所以从未贸然提及。
      
      如今他主动替她敞开西院大门,这意味着何等的信任,不言而喻。
      
      “昨夜你说,后宅狭囿,若许你习武,你执戈能护天地。我便与叶冉打了个赌,”李恪昭眼底有淡淡笑意,“让你进西院,等同我以性命下注。岁行云,命给你了。可别害我输。”
      
      “公子是想看看,行云心中这天地方寸,到底几何?”岁行云抬头挺胸,笑得豪迈舒张,“虽不知公子为何忽然全力信我,但请公子放心,我定不负所望。您赢定了!”
      
      “为何信你?”李恪昭重新端起茶盏,以氤氲茶香热雾掩去眼底的风起云涌。
      
      “因为你昨夜狗胆包天拍着我的头说,‘别怕,往后我护你。若护不下来,我跟你姓’。”
      
      岁行云呆若木鸡,满腔豪情顿凝成冰。“我醉酒后,竟有点狂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误我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