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玉京(仵作娇娘)

作者:薄月栖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寸金09

      “洒金笺本为寻常宣纸,只是在宣纸制作时,在纸面上以胶粉施以细金银粉或金银箔,而后令彩色蜡笺纸上生出金银的光彩,因此,又叫洒金银五色蜡笺。”

      薄若幽用两支竹镊,小心的在瓷盘中拨弄着,“因此,洒金笺比较寻常宣纸要更为厚实,亦不易散墨,许多人喜好在上吟诗作画,显得更古意淡远些,在侯府,应当是常见之物。不过此物被死者吞下,在胃内多时,墨迹已被消解了大半,幸而纸质厚实,倒是有挽救之法。”

      说至此,薄若幽抬起头来,“民女需一样蓝草。”

      薄若幽弯着身子,衣袖挽起,一小截玉臂和皓腕便露了出来,而她纤细的腰身越发盈盈一握,整个人分明在忙碌着,却又透着一股子莫名的温婉优雅来。

      霍危楼睨着她,“何种蓝草?”

      “蓼蓝,菘蓝皆可。”

      蓝草可着色,为寻常染布坊常用,霍危楼点了点头,走出门吩咐了一句。

      薄若幽便又垂眸拨弄那一小团洒金笺。

      洒金笺只有巴掌大小,是被揉成一团后吞咽下肚,又在胃内消融数日,此刻最外面一层,已经只剩下透薄的一层,薄若幽不敢轻慢,生怕弄破后寻不出字迹。

      又换了两道清水,那皱巴巴黏糊糊的纸团才稍稍显了形状,福公公也站在一旁看着,惊道:“竟然真的是洒金笺。”

      被清水稀解后,洒金笺上淡淡的金银细粉现出了光彩,可整张纸都变的薄透松软,上面的字迹也只有偶尔的一撇一捺可见墨迹。

      福公公叹道:“这怎么辨的出来?”

      薄若幽道:“想要每个字都辨出不可能,民女会尽力而为的。”

      福公公转眸看了一眼霍危楼,“侯爷前院问话可有收获?”

      霍危楼神色沉凝,“与郑文宴所言出入不大。”

      福公公叹了口气,“如此,便是无法确定郑三爷说谎了,他的心思虽有些不端,可无证据,到底定不了是他害人。”

      福公公双眸明亮的落在薄若幽身上,“就看薄姑娘能不能从上寻出字迹来了。”

      霍危楼也在看着薄若幽。

      他下至地方州府办案数回,却还是头次遇见薄若幽这般,小小仵作比主官还要勤勉的,最紧要是的确技有所长,倘若是男子,倒可收用。

      霍危楼眼底不免生出了一丝遗憾来,薄若幽恰在此时以手背拭汗,稍一抬眸便对上了霍危楼此般目光,她微微一愣,有些不明。

      霍危楼眼底的情绪一闪而逝,蹙眉道:“若要令字迹现出,需要多久?”

      他语气又威严起来,仿佛适才那一瞬只是薄若幽眼花,她想了想,“只怕要明天了。”说完看向窗外,只见旭日已经快到中天,又道,“还需今日日头好。”

      霍危楼皱眉,似乎不太满意这个时间,薄若幽也不知怎地,忽而就想到了昨日初见时,霍危楼得知她竟是贺成所请仵作时的不满,“霍危楼看不起女子”的念头在心头一滑而过,她随之改了口,“天黑,最早也要今日天黑。”

      霍危楼眉头稍展,眸色也云开雾霁,世上有哪个上官不喜这样的下属呢?

      霍危楼心底再次生出一丝遗憾,这次却分毫都不曾露在脸上。

      “侯爷——”

      声音忽至,是贺成匆匆而来,霍危楼转身,贺成进门便道:“祠堂那边下官派人去了,已经见到了那位玉嬷嬷,她独自住在祠堂,据她自己说,这几年从未出过祠堂大门,府内的事,她只知道老夫人亡故,连郑二爷坠楼都不知。”

      说完,贺成神色有些奇怪,“此人有些诡异。”

      霍危楼望着贺成,贺成胖乎乎的脸皱成一团,“下官也不知怎么说,就是觉得一个人在祠堂住了那么多年,足不出户,这似乎不太可能,且……侯爷没见过她,她看着,便叫人心底有些发毛,阴气,阴气的很……”

      想了半晌,贺成用了“阴气”这个词。

      霍危楼蹙眉,“人如今在何处?”

      贺成便道:“还是在祠堂里。”

      霍危楼扫了薄若幽这边一眼,道,“带本侯去看看。”

      贺成立刻点头,霍危楼又看了眼福公公,福公公立刻道:“侯爷放心,老奴留下。”

      这般说完,霍危楼方才离开了灵堂。

      一出门,便觉今日虽有日头,可迎面而来的风却格外的冷,这时不远处又走来两个往灵堂搬重物的下人,霍危楼一眼便看到他们抬东西的手皆被冻得通红,他凤眸轻沉,忽而就想到薄若幽拿着竹镊的十指,细若削葱的纤纤玉指,仿佛在冰雪里捂过一般。

      霍危楼收回了视线。

      他只字未提心中所思,只打量侯府的园子,因祠堂已经脱离了侯府主体,因此霍危楼越往北走,越发觉侯府之大,“这园子是郑氏修建?”

      贺成咂摸不出霍危楼问话的意味,只得老实道:“不是的,此园乃是前朝一位亲王行邸,建造之时引来了城南浣花溪的活水,在园内造了三处内湖,后来朝代更迭,园子废弃,内湖都干了,大概六七十年前,被当时的郑老爷买下,重新修缮之后做了祖宅。”

      霍危楼目之所及,越是往北,越可见百年松柏,若此园是郑氏自己建造,则要花费不少价钱,他身负监察百官之责,自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

      穿过一道月门,便当真离开了侯府主体,眼前一片茂密竹林,日头当空,竹林里投下斑驳的一片光影,霍危楼带着人穿过幽径,很快便看到了隐秘在松柏之下的侯府祠堂。

      松柏参天,雪积翠稍,茂如伞盖的松柏仿佛天穹似得笼罩着祠堂,以至于只站在祠堂之外,便觉此处难见天光,阴气极重。

      虽寻常祠堂多伴以松柏彰显肃穆敬祖之意,可眼前这一幕,当真应了贺成所言“阴气”二字。

      一行人进了院门,院内积雪铺地,其上只有几串单调脚印,还是片刻前所留,贺成快步走在前叫门,“玉嬷嬷?侯爷来了,开门——”

      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就在贺成皱眉之时,门忽而毫无预兆的打开了,而此前,贺成竟未听见半分靠近门口的脚步声。

      门内出现了一张因常年不见光而显得有些死白的脸,玉嬷嬷年过半百,一张脸本就枯槁若鸡皮,再加上褐色斑点和一双毫无生气,黑洞洞的眼睛,乍一出现,便有些瘆人。

      她一张脸露在门缝后,看了一眼外面的人,目光定在了霍危楼身后。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情忽而生出几分变化,唇角一抿,将门打了开。

      她穿着一袭黑衣,未着缟素,屋内昏暗一片,她整个人亦像隐在黑暗中似的,贺成踌躇着没进门,霍危楼大步入了祠堂。

      进门便是阔达的正厅,郑氏祖先牌位摆在正北方向,其下长明灯灯火幽微,两侧皆有厢房,一侧为香火祭奠之物,一侧则为玉嬷嬷之居室,霍危楼大眼一扫,转眸盯着玉嬷嬷,玉嬷嬷负手而立,脑袋垂着不与霍危楼对视。

      霍危楼道:“你来此多少年?”

      “奴婢来此十五年了。”

      玉嬷嬷说话之时,透着一股子久不与人言语的僵硬感,再加之语声沙哑,听着略显古怪。

      霍危楼又问:“因何至此?”

      玉嬷嬷抿着唇,“奴婢有罪,来此赎罪。”

      玉嬷嬷低着头,若将门关上,便如同隐在黑暗中的一具人偶,通身上下不见半分活人气息,霍危楼默了默才问,“何罪?”

      玉嬷嬷垂着头,至此便不答话了。

      霍危楼蹙眉,贺成道:“问话的是武昭侯,玉嬷嬷,如今府上老夫人之死有疑,本官劝你知无不言,好为老夫人求个公道,也全了你们主仆情谊。”

      玉嬷嬷脑袋仍垂着,“老夫人年过半百,乃寿终正寝,过几日,奴婢也会随她而去,到底了地下,奴婢自会和老夫人再续主仆之情。”

      这般说完,贺成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没得说自己过几日也要死的,还说什么到了地下……

      一片黑暗中,霍危楼冷冷的笑了一下,“嬷嬷不畏死,可是否想过侯府其他子孙?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老人了,既不答因何罪至此,不若说说,府上郑文宴生而不吉之事吧?”

      玉嬷嬷的肩膀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她忽而抬眸往霍危楼身后看了一眼,仿佛霍危楼身后藏着什么人一样,这一眼看的贺成心底一抖,也连忙往霍危楼身后看去,可霍危楼身后不远处,只有一张挂在墙上的不知哪位郑氏先祖的画像。

      “十五年前,侯爷身边一妾产子,奴婢照顾不力,使其母死子亡,本该被杖毙,老夫人却念主仆之情,令奴婢来此恕罪,这便是奴婢来此之缘故。”

      玉嬷嬷说完,转身走到郑氏列祖列宗之前跪下,口中念起了经文来。

      她背影好似一尊石雕,贺成欲要上前再问,霍危楼却抬手制止了他,霍危楼知道,这位玉嬷嬷,今日绝不会再开口了。

      霍危楼唇角噙着一丝冷笑,转身朝外走去,贺成跟在后面,出来后忍不住揉了揉起满了鸡皮疙瘩的手臂,“侯爷,就是这么个人,太古怪了,适才下官来时,她就开了半边门,亦只站在门内答话,当真瘆人。侯爷,现在怎么办?”

      “去查侯府下人,看谁是在府里待了十五年以上的,看看她说的是真是假。还有关于郑文宴的不吉传言,所有侯府的老人,一个个问。”

      霍危楼走到院门口忽而停步,转身再看向屋门之时,冷凝之色再度浮现在了眼底,“越是装神弄鬼,那不吉之言越是大有文章。”

      霍危楼头也未回的离开了祠堂。

      西院灵堂中,绣衣使寻来了缪蓝草,薄若幽正将薄薄的洒金笺浸入无色汁水之中,福公公又是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薄若幽便道,“此汁水看起来无色,可将布匹或纸张浸透之后,再经暴晒便可使其着色,这洒金笺已是稀薄,着色会极差,可有墨色之地,便会显色。”

      福公公惊讶道,“你如何知道的?”

      薄若幽笑,“义父教过,前两年县衙一宗案子,凶手将一封书信沉入了湖底,亦是字迹浅淡难辨,义父便用这等法子让些字迹现形的。”

      福公公便道:“那你义父也是极厉害的人物。”

      薄若幽只笑不语,让那洒金笺浸泡了半个时辰之后,捞起来平铺于一块巾帕之上,而后便拿到了日头之下晾晒,福公公眼也不眨的瞧着那洒金笺,只见晒的越久,果然原本褐黄的纸张开始色变,而那墨迹亦现出了些形状。

      日头渐渐西斜,字迹显得越来越多,却只有一二字能勉强认出,薄若幽面露沉色,拿了巾帕纸张入灵堂,又请衙差生来火盆,加以炙烤。

      黄昏之时,霍危楼带着贺成再度到了灵堂,待说起祠堂之行,贺成满腹慨叹,福公公则听的啧啧称奇,“好好的侯门世家,怎处处透着古怪?”

      夜色已要降临,而薄若幽说在天黑之时便能使字现形,福公公或已忘记此话,薄若幽却没忘,她拿着那张纸,距离近了会被烤脆,距离远了不见效用,就这般不近不远的捧着,一张小脸被烤的红彤彤的,而那双明眸映着火光,火光一跃,潋滟秀色便在其眉眼间流转,竟生出几分清妩娇媚之意味来。

      霍危楼站在门口,本只是惊鸿一瞥,却不由得住了目光。

      就在这时,薄若幽秀眉一扬,一双美眸生亮,唇角亦高高扬了起来,“见字了……”

      这是霍危楼第一次见薄若幽这般笑颜,流转的潋滟妩媚霎时间更为鲜活,刹那间如穿过黎明时晦暗飞烟渺雾的曦光一般慑住了他的心神,他那惯常只专注在案情公差上的心思,竟因此一滞,落后了福公公一步方才踱过去。

      幽幽的火光中,福公公忍不住念出了上面的字迹。

      “吾之头七,尔之死期。”

      “阴年阴时,为吾……这是何字?”

      墨迹有些脱了形,福公公一时认不出来,可霍危楼认出来了。

      “阴年阴时,为吾偿命。”

      霍危楼冷沉的念出这八字,福公公和贺成当时便打了个寒颤,而薄若幽忽然皱眉,“今日……是老夫人二七之日……”

      贺成和福公公没明白薄若幽的意思,霍危楼却瞬间直了身子,也就在此时,一个绣衣使快步入了灵堂,“侯爷,郑三爷出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留评的小宝贝多了很多!今天来发一波红包吧,下章更新之前,留评都有红包!



    仵作惊华
    验尸破案撒狗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