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玉京(仵作娇娘)

作者:薄月栖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寸金07

      二夫人此前之语,分明是指责郑文宴污蔑郑文宸,更有害人之心,可当霍危楼此话问出,二夫人神色却现出明显惊慌,她甚至垂首打了郑潇一下,“潇儿!你胡说什么!”
      
      “三弟只是存了争夺爵位之心,并没有不吉一言。”
      
      二夫人垂着眸子,眼神闪躲,语气有几分畏色,霍危楼凤眸微狭,“郑文宸乃是被人谋害致死,你若有所隐瞒,或许会使凶手隐藏极深,你想好了?”
      
      二夫人眉心皱起,仍是点头,“民妇所言句句属实,不敢瞒侯爷。”
      
      霍危楼盯了二夫人片刻,转眸示意福公公继续。
      
      福公公便道:“二爷死的那夜,你们为何不曾同去老夫人灵堂?”
      
      想起那夜,二夫人眼底再生悲戚,“那夜,本是要一起走的,可夫君他却嫌去的早了,又要难堪,母亲死后,三弟怀疑母亲之死和夫君有关,一时间,府里上下都传是夫君害死了母亲,便是下人看夫君神色都不同,夫君为此发过火,却无丝毫好转,后来几日,他日日躲在房中不出门,到了那夜,便想着最后再去灵堂。”
      
      “夫君不愿早去,民妇却不想失了礼数,我们二房本就艰难,民妇便不是为了自己,亦要为了潇儿忍着些,便带着潇儿先去了,后来……”
      
      二夫人抹了一把眼角,“便是说夫君去了邀月阁,民妇带着潇儿,跟着侍奴最早赶到,到的时候,便见夫君站在三楼围栏之上,民妇正要疑惑,便看到了他身后之人……”
      
      二夫人眼底生出恐惧来,“当时来不及想那是谁,便眼睁睁看着夫君从楼上摔了下来,就那般……就那般生生摔死在了民妇和潇儿眼前。”
      
      眼泪滂沱而下,二夫人又忍不住哽咽起来,当着霍危楼和众人之面,她哭的极是压抑,可越是如此,越令人看的心痛,郑潇将脸埋在二夫人身后,也小声的抽噎着。
      
      “如果……如果不是三弟怀疑夫君,夫君便不必遭大家猜忌,那夜也就不会拖到后来才去,也就不会死了……”二夫人深深闭眸,轻颤的哭音里尽是悲痛委屈,却极少怨恨,仿佛她纤细的身子快要油尽灯枯,已没力气再生恨意。
      
      霍危楼问:“你可知,他为何要去邀月阁?”
      
      二夫人一边抹泪一边摇头,“民妇不知,邀月阁是赏景之地,从前大哥在时,倒是经常在那里,大哥去后,也只有母亲在有好景之时,偶尔召大家赏景小聚。”
      
      这便奇怪了,母亲头七之夜,明知法事要开始,却独自往偏僻的邀月阁而去。
      
      邀月阁久无人去,尘灰满布,总不至于是去那里小酌赏景,唯一的可能性,便是有人邀约,或诱他前去,可郑文宸脾性爆裂,在府中地位亦是尊贵,又如何才能令他去呢?
      
      “阖府上下,你可有怀疑之人?”
      
      霍危楼问完,二夫人肩背一缩,那是明晃晃写在面上的恐惧,“民妇……民妇不知,若说有谁与夫君有仇怨,倒也谈不上,唯一的可能便是爵位……”
      
      二夫人用了极大的力气才将这话说完,她不敢明白指证郑文宴。
      
      “头七那夜,郑文宴何时到的灵堂,中途可曾离开?在郑文宸出事时,又是何时出现的?”
      
      这般一问,二夫人忙抬起了头来,她用力回想一瞬,眼神稍稍一亮,“他是在三弟妹之后来的,她们也不曾一起过来,后来久等夫君未至,他一边命人去找夫君,自己也离去了,彼时他掌家,杂事繁多,去哪里也不必与众人交代,民妇也不知他去了何处,后来小厮来报说夫君去了邀月阁时,民妇急匆匆的往那边赶,并未注意他何时到的,只是感觉上,应该是最后才来……”
      
      这些言辞和郑云霓之语皆对了上,霍危楼凝眸,“郑文宴逼你们交折子是何时之事?”
      
      二夫人眼底此时才生出一丝怨恨,“夫君死后第三日,夫君是有潇儿的,若母亲当真写了折子,只要是母亲亲手所写,盖了印信,民妇便可着人送去京城,到时候爵位便会顺位落在潇儿身上,他便是为此,才来逼迫,他……甚至派人搜了我们的院子,可我们若当真有折子,又怎会不送入京中自己留着呢?他什么也未找到,我到底是他二嫂,府里那般多人看着,他只得无功而返。”
      
      到此处暂无别的可问,福公公便道:“劳烦二夫人将三夫人和三爷请进来。”
      
      “叫郑文安进来吧。”
      
      霍危楼开口,却改了问话的次序,福公公一愣,随后恍然。
      
      五爷郑文安容色温厚,进门便恭敬行礼,很是守规矩的模样。
      
      福公公若先前那般问了一遍,老夫人死的那夜,郑文安与夫人同住,其院内七八侍从皆可作证,而郑文宸死的那夜,他夫妇二人到的最早,后来也和大家一同往邀月阁去寻郑文宸,如此一来,他们二人可被排除在外。
      
      福公公又问:“五爷可怀疑二爷害了老夫人?”
      
      郑文安略一犹豫道:“在下不怀疑。”
      
      福公公扬眉,“愿闻其详。”
      
      郑文安便道:“母亲生二哥的时候不容易,因此自小对二哥颇为宠爱,这才将二哥养的性子有些乖戾,从前大哥在时还好些,有个人能压住他,大哥去后,二哥便有些不受管束,不过二哥虽是脾性暴躁,却是个懦弱之人,他不敢杀人的。”
      
      “你们府上,可有流传郑文宴是不吉之人的说法?”
      
      霍危楼忽而这般一问,郑文安眉头一扬,似乎有些诧异,可他很快定下神来,“侯爷怎有此问?此话怎讲?”
      
      他仿佛全然不知情的模样,福公公看了他一会儿,又看了一眼霍危楼,见霍危楼波澜不惊的,便道:“五爷去吧,请将五夫人请进来——”
      
      郑文安拱手退出,福公公低声道,“不是说郑二爷会对夫人动手么?”
      
      霍危楼淡声道:“懦弱无能的男人才会对自己的妻子动手。”
      
      五夫人柳氏很快进来,所言和郑文安无二,很快便问完了,福公公道,“烦请三爷进来。”
      
      郑文宴进门时,神色已有些不好,霍危楼开口便问,“药库的钥匙为何不见踪影?”
      
      郑文宴一脸苦相,“回禀侯爷,府内有处理家务的回事厅,要紧的钥匙在下随身带着,其他不要紧的库房钥匙都放在回事厅的小书房内,药库的钥匙便是如此,药库多日未开,在下也未曾查看钥匙还在不在,今日知府大人说要,这才派人去拿,没想到钥匙不见了。”
      
      霍危楼直接问道:“老夫人头七那日,你到的最晚,后来又离开,你都做了什么?”
      
      郑文宴忙道:“来得晚是因要安排几位做法事师父的客院,后来离开,是听说到处找二哥都未找到,派了人去找之后,我忽然想到二哥上次便说自己在书房没有听到外面叫人,便亲自去二哥书房找他,到了地方,却见屋门开着,门内的确无人。刚从他书房出来,便听说看到他去邀月阁了,我赶忙赶去,却没想到已经出事了。”
      
      “可有人为你作证?”
      
      郑文宴面露难色,“这……我从书房出来,在西北侧的花圃边遇到了府中林管事……”
      
      然而西北侧的花圃距离邀月阁和郑文宴的院子都不远,此证人即便遇到了他,也并不能证明他那段世间没去过邀月阁。
      
      “你去郑文宸的书房,是去找郑文宸,还是找你母亲准备请封郑文宸的折子?”
      
      霍危楼目光如刀,一句话问完,郑文宴面上已生出一层冷汗,他咬牙道:“侯爷此问在下不明白,我当真是去找二哥。”
      
      霍危楼眸色分毫未变,仍威压慑人,郑文宴又急道:“母亲死的那夜,在下整夜都在自己院中,在下有人证,侯爷不该怀疑在下才是——”
      
      霍危楼却在此时站起身来,“去药库看看。”
      
      郑文宴擦了一把汗,恭敬应是,霍危楼便抬步而出,走到薄若幽身侧时,目光自她面上扫过,“你跟来。”
      
      薄若幽应声,跟在福公公和贺成身后走了出去。
      
      一行人出偏厅,只见花厅内人人面色凝重,见郑文宴满头大汗带着霍危楼一行朝外走,想跟上,却被绣衣使制止。
      
      药库在侯府北侧,因并不常用,整个院子显得有些荒僻。
      
      进了院子,郑文宴指着院中左厢房道:“这三间便是药库了,侯爷看,锁还锁着,就是钥匙不见了。”
      
      霍危楼示意身后绣衣使,那绣衣使上前,也不知如何拨弄了一下,锁便开了,郑文宴先进门,走到左侧一排药柜之前,瞅准了写着“曼陀罗”三字的药屉打了开,“曼陀罗就放在此——”
      
      “处”字还未出,郑文宴话语声已断,因那药屉之内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一丁点曼陀罗的影子?
      
      “这……这不可能……”
      
      他随手极快的将周围五六个药屉打开,只见里面满满的放着人参、灵芝等物。
      
      更珍奇的药材都在,却偏偏曼陀罗不见了。
      
      霍危楼看着郑文宴,“看来,你要好好解释一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修改了两百字,可看可不看,影响不大。



    仵作惊华
    验尸破案撒狗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