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玉京(仵作娇娘)

作者:薄月栖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寸金19

      傻姑跌坐在雪地上,整个人缩成一团,肩背瑟瑟颤抖,更垂着脑袋不敢抬头看人,霍危楼睨着傻姑,似乎也没想到拿住的竟是个小丫头。
      
      薄若幽低声道:“侯爷,她便是傻姑。”
      
      那夜在前院盘查府内下人时,傻姑站在角落并不显眼,因此此刻是霍危楼第一次见她,薄若幽又低声将大夫人与傻姑之缘分道出,霍危楼眉头便皱的更紧。
      
      周围皆是执刀而立的绣衣使,霍危楼更是气势迫人,薄若幽便上前蹲下,柔声道:“傻姑?你怎在此?”
      
      傻姑身子缩的更紧,薄若幽便道:“你看看我,上次你见过我的。”
      
      傻姑愣了愣,这才缓缓抬眸看薄若幽,可她目光木讷,神色茫然,似乎根本想不起来何时见过薄若幽。
      
      人人皆知傻姑痴呆,薄若幽见她认不出自己也不意外,只是望着这双眸子,虽仍觉好看,却无那日之灵秀,可在灯火映照之下,又莫名有些熟悉。而那疤痕,仍是横陈在她脸上,薄若幽那日只是惊然一瞥,如今细看,却觉比那日还要骇人些。
      
      薄若幽心头滑过一丝古怪,又轻声问:“你在此做什么?”
      
      此处虽是靠近祠堂,却亦是荒僻,且祠堂刚付之一炬,这周围还弥漫着一股烟火气,若无事,怎跑来此处?
      
      傻姑又垂了眸子,缩着肩背不语。
      
      这便有些难办了,她显然比那日更怕人。
      
      薄若幽上下打量她,她身上还穿着上次那件素袄,鞋上沾着雪泥,倒也看不出异常来,且她腿脚不利索,总不至于是她行凶。
      
      此处地上只有绣衣使和傻姑的脚印,一对比,傻姑的脚印十分明显,她左腿受伤,因此脚印总是一深一浅,亦比绣衣使们的脚印更小些,薄若幽往竹林的方向看了看,又去看那凶手留下的踪迹。
      
      蒿草枯黄,覆雪层叠,被来回踩踏之痕迹十分明显,薄若幽仔细比对,只觉和前次在郑文宴书房院外看到的脚印一模一样。自然,亦能看出和傻姑的脚印不同。
      
      薄若幽皱眉片刻:“民女适才所见之人,未有瘸腿模样,还穿着形制不同之冬袄,应当不是傻姑,只是她不肯说话,也问不出为何来此。”
      
      所有嫌疑之人中,最为棘手的便是傻姑这般痴呆或患有疯病者,霍危楼当机立断道:“带去前院,问问管事谁与她同住。”
      
      绣衣使应声,而贺成也在此时匆匆赶来,路上他已知薄若幽见了凶手,此时见到薄若幽便后怕道:“小薄啊,万万莫要一人出来了,太危险了。”
      
      薄若幽忙应下,霍危楼看了贺成一眼,这时绣衣使上前道:“侯爷,四周都搜过了,痕迹不少,却都极是繁乱,侯府各处要道皆有守卫,属下怀疑凶手这几日皆是绕行这等荒僻之处躲避戒严,这竹林再往北是一处梅林,梅林之后便是后院高墙。”
      
      此言落定,薄若幽后知后觉的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梅香。
      
      霍危楼便抬了脚步往梅林的方向去,贺成和薄若幽跟上,不过片刻,一片黄香梅林映入眼底,竹林无人打理,此处更靠北,便更是荒芜,饶是如此,如今正月凛冬时节,寒梅凌寒绽放,火光映照下,淡黄花蕊簇于枝头,暗香浮动,馥郁袭人。
      
      绣衣使抬手一指,“梅林内亦有些人迹,可此处空旷,不易躲人,最北边倒是有一口枯井,适才属下们查看过,无人藏于其中。”
      
      竹林茂密还可藏人,梅林却梅树稀疏,一眼便可扫尽,霍危楼看着远处高墙,沉吟片刻带着众人转身往前院去。
      
      凶手忽而现身,还差点便被拿住,霍危楼命人搜查整个侯府,小半个时辰之后,府中郑文安等人又都集在了前院正厅,然而包括郑文容在内,大家今夜皆有人证。
      
      郑云霓来的最晚,她刚一进院门,便见厅外站着傻姑,傻姑垂着脑袋,安安静静的站着,可她听到脚步转身看到郑云霓,面上畏怕顿生,后退几步,背脊都撞在廊道栏杆上。
      
      薄若幽站在门口,刚好看到这一幕。
      
      郑云霓冷冷的看着傻姑,似乎在不满她竟然在此,可见薄若幽望着门外,她下颌一抬,仪态聘婷的进了厅内。
      
      厅中郑文安正在说话,“得了侯爷吩咐,在下一直在祠堂看着他们清理火场,傻姑做事笨手笨脚,且今日都是体力活叫的都是些家丁,在下也不知她为何跑去那边。”
      
      “侯爷,”郑云霓此时开了口,“她是去给母亲折黄香梅的,府内梅花虽不少,可母亲独爱黄香梅,只有北边那片梅林是黄香梅。”
      
      如此倒也有了解释,只是大晚上令一呆傻之人去折梅,听着实在有些诡异。
      
      霍危楼看了郑云霓一瞬,又看向郑文安,“当初你母亲那件衣袍,可确定烧了?”
      
      郑文安犹豫道:“是三哥派母亲身边侍婢烧的,逝者之物,一般无人会留下吧,且那袍子也非金银珠玉……”
      
      他这般说,便是不曾亲眼看到那衣袍烧掉。
      
      霍危楼看了眼贺成,贺成便出了厅门。
      
      郑文安说完见霍危楼不语,犹豫着问道:“侯爷,可是有了什么线索?”
      
      霍危楼搜查侯府,却未说缘故,等众人到了,亦先问了傻姑之事,因此,大家还不知今夜发生何事,霍危楼眸色微凝,“今夜凶手穿着那件素袄出现在东边竹林,被撞见了。”
      
      此言一出,众人神色皆变,尤其郑文安更是僵在原地,“什么……撞见凶手了?”
      
      郑云霓亦问:“可看清模样?”
      
      霍危楼语声沉沉:“未看清。”
      
      郑文容站在一旁道:“那她必定是藏身在竹林之内,或许这几日都在那里,府内这等荒僻之地颇多,侯爷可多派人搜查。”
      
      福公公叹道:“四爷,已经搜查过了,四周的确有不少人迹,可还是没找到人,也不知藏去了何处,这几日大家都要小心些,免得为凶手所伤。”
      
      郑云霓粉拳紧紧攥着袖口,神色沉凝,郑文安同样想着什么,神思不属,这时贺成进了厅门,霍危楼见他欲言又止,便先令众人退下。
      
      待众人退出去,贺成道:“侯爷,去问过了,当日烧衣裳的是老夫人的婢女墨意,将衣裳交给一个粗使婆子烧的,那婆子有些忌讳,将袍子扔进火盆之后便走了。据那婆子说,后来再去端火盆之时,里面又烧了不少杂物,也看不见衣袍了,想来是被烧尽了。”
      
      不曾亲眼所见,便仍是存疑,这时,又有绣衣使进门道:“侯爷,傻姑平日住在下人房里,和内院十多个粗使婆子们同住一院,因她得大夫人喜爱,自己有一间独立的小厢房。”顿了顿,绣衣使道:“当日烧老夫人衣物的粗使婆子,也住在这院中。”
      
      霍危楼眉峰一动,“带人去她房里看看。”
      
      薄若幽也在心底生出一丝异样,这样巧合,难道是她想错了吗?
      
      她看向厅外,便见傻姑缩在角落里,十分避忌郑云霓等人,她犹豫一瞬走向傻姑,拉住傻姑让她跟着自己进屋来,许是薄若幽亲善,傻姑亦步亦趋跟进了厅内,薄若幽将门关上蹲在傻姑跟前,轻声道:“傻姑,我是大夫,给我看看你的旧伤好吗?”
      
      傻姑愣愣的望着薄若幽,似有些意外,可她一来不敢,二觉薄若幽亲和,倒也不反抗,于是,薄若幽的手顺着她的脚踝摸了上去。
      
      往上便是纤细小腿,腿肚处却几乎只剩一层皮肉贴在骨头上,疤痕粗糙,细觉之下,能摸出骨头折裂又愈合的痕迹,薄若幽先是皱眉,继而又松了口气,她站起身来温和的抚了抚傻姑的发顶,“伤都好了,没事了。”
      
      傻姑眼底戒备松了一分,薄若幽将她带出去,再进门之时道,“她腿上的伤为真,瘸腿亦是真,她不可能行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当大家最觉得扑朔迷离的时候,真相就近了。



    仵作惊华
    验尸破案撒狗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