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玉京(仵作娇娘)

作者:薄月栖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寸金10

      郑文宴死在了自己的书房里。

      夜幕已彻底的笼罩下来,霍危楼带着薄若幽到书房时,书房院内灯火通明。

      三夫人柳氏正带着郑文宴之子郑浩哭倒在地,小小的郑浩白着脸,靠在三夫人怀中,一边哭一边发着抖,像受过什么惊吓。

      守着此处的绣衣使道:“老夫人的法事在酉时结束,期间属下一直跟着郑三爷,后来郑三爷亲自将几位做法事的师父送出了侯府,而后便回了自己院中,属下一直守在院门口,郑三爷回院中不到半个时辰,便忽而神色凝重的离开,径直到了此处。”

      “属下不知郑三爷生了何事,见他只是进了书房再不出来,便只守着院门,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郑家二公子来寻郑三爷,他独自一人进了院子,属下先听到敲门声,二公子敲了许久却都无人应答,属下正觉不对劲之时,便听二公子在内惊叫一声。”

      “属下忙进院内,进来时,便见二公子面色雪白的跌坐在窗沿下,口中喊着‘祖母’二字,属下发现二公子戳破了窗纸,忙从那窗纸处往内看,当下见郑三爷趴在书案之上,还能闻到血气。属下心知不好,便用随身匕首开了门栓,进门之后,郑三爷却已断了气。”

      说完这些,此绣衣使跪地请罪,“属下看护不力,请侯爷降罪。”

      霍危楼晨时令此绣衣使跟着郑文宴,而整整一日,他亦的确是近身跟随,后来也都守在郑文宴所处院外,综其所述,并无失职之处。

      侯府已生两宗命案,谁会想到还会死第三人?

      饶是如此,霍危楼仍是神色严厉的扫了此人一眼,“自去领罚。”

      绣衣使面色微白,却松了口气似的应声退下。

      三夫人和郑浩来的最快,此刻身边两个侍婢扶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霍危楼心知此时问不出什么,带着薄若幽进了书房之门。

      侯府阔达,几位主子皆有独立小院做书房,此院只一进,左右厢房小,三间正厅尤为阔达,正厅全部打通,只以多宝阁做隔断,右侧放着高大书架,其上书册繁浩,几乎摆满了架格,左侧则为郑文宴见客进学之地。

      郑文宴趴在书案之上,一把形制精美的降魔杵插在其后心处,血顺着他背脊而下,此刻整个书案座椅之下,血色洇成一汪赤湖。

      刺鼻的血腥味令人头皮发麻,霍危楼分明站在灯火最盛处,可他周身却有着浓郁到灯火都照不进的黑暗冷酷,薄若幽知道,霍危楼动怒了。

      有他坐镇之地,凶手竟还敢动手杀人。

      贺成额上冷汗频出,忍不住拿着巾帕一直擦汗,福公公看着郑文宴的尸体面露不忍,“白日还是活生生一个人,这会儿就……”

      “验尸。”霍危楼忽而下令。

      薄若幽应了一声,抬步往郑文宴身边走去。

      尸体的温度还未完全散去,伤口也未曾结痂,稍做扶动,便发觉郑文宴的身体格外的松弛柔软,而其口唇微张,双目微睁,因趴在桌案上而生的压痕亦清晰可见,再查看其落于桌案的手臂,踏在地上的脚掌等处,尚未发现尸斑形成。

      这一切,都说明郑文宴死亡时间在半个时辰之内。

      薄若幽检查尸体之时,霍危楼正在打量这屋子,厅阁阔达,四周轩窗采光亦是极好,然而整个屋子,所有的窗户皆是锁死的。

      窗户从内锁着,门也上了门栓,凶手如何杀人的?

      而更诡异的是,杀人的凶器,是那把插在郑文宴后背背心的降魔杵。

      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这时,外面院子里却传来呼啸而至的脚步声,郑文安等人的声音响了起来,郑文安先劝慰了一句三夫人,而后便奔到了书房门口。

      一眼看到郑文宴趴在书案之上,脚下血色刺目,郑文安语声含悲,“三哥——”

      霍危楼令郑文安进门,指着郑文宴后背的降魔杵,“可认得此物?”

      郑文安看到那降魔杵,神色一变,“这……这是今日为母亲做法事用过的法器,几位师父本来打算带走,可三哥出言令其留下,说放在灵堂可辟邪。”

      霍危楼蹙眉,“此物放在灵堂的?”

      郑文安摇头,“还没有,是先和所有的祭品法器一起收起来的,说明日再重新布置母亲的灵堂,免得不像样子,三哥说反正案子还未破,也是打算给母亲停灵七七四十九天的,待过了七七,所有法事做完了,方才下葬。”

      郑文安说完,鼻尖一酸,“下午还好好的,怎么会……”

      正说着,院子里又响起人声,很快,门口出现了一抹纤柔端庄的身影!

      郑云霓站在门口,面白神惊,一双美眸几动,泪意已到了眼角,“三叔……”

      侯府一月之间,竟死了三人,且死的都是至亲,郑云霓身子一晃,扶着门框方才站稳,郑文安转头看到郑云霓,关切的道:“云霓,你不要看,去陪陪你三婶。”

      郑云霓哽咽的应了一声,僵愣了半晌方才退了出去。

      见到郑云霓,三夫人嚎哭之声更大,郑云霓细声安慰,又过了半刻钟,三夫人才稍稍平静了半分,霍危楼正令绣衣使和衙差们在院内搜查,见状踱步过来。

      三夫人哭的双眸通红,见霍危楼走来,到底有些忌惮,口中道:“侯爷……夫君死的冤枉,请您一定找出害人的凶手,为夫君伸冤啊……”

      说着又哭起来,霍危楼严声问:“郑文宴本回了院子,为何忽而来了书房?”

      三夫人一愣,摸着眼泪道:“民妇也不知,今日夫君为了母亲的法事累了一日,本是要回去歇歇的,可也不知怎么,刚换了衣裳,他便神色大变的疾步出了院门,民妇在后叫他,他却头也不回,那时民妇正要备饭,见此便也随他去了,后来饭食备好,人还未回,民妇便令浩儿出来寻他父亲,浩儿出门半刻钟,民妇才知出事了。”

      三夫人看了屋门一眼,哭声再起,“夫君不过而立之年,浩儿才七岁,以后我们孤儿寡母要如何活啊……”

      郑云霓在旁听着,亦是泪盈于睫,一边劝慰三夫人,一边哄着郑浩。

      郑浩埋头在三夫人怀里,人仍然在发抖,霍危楼看着郑浩,“你适才看到了什么?”

      若细心些,便能发觉霍危楼语气是温和了些的,可对郑浩而言,霍危楼本身就足够骇人,无论他用什么语气。

      一时郑浩更怕了,三夫人抽噎着道:“侯爷,浩儿说他看到了母亲……说他看到了母亲的鬼魂。”三夫人面露恐惧的神色,“这门窗都锁着,若非鬼魂,要如何进去害人呢?可母亲为何害夫君,夫君没有害过母亲啊……二哥死在母亲头七,今日是母亲二七……”

      三夫人喃喃自语,越说神色越是惊惧,只抱紧了郑浩,生怕鬼魂来害她们母子一般,郑云霓摇了摇三夫人,“三婶,莫说胡话,没有鬼神的!”

      满院皆处在鬼魂杀人的恐惧之中,郑云霓倒是显得十分镇静,霍危楼看了她一瞬,又问三夫人,“郑文宴离开之前都做了什么,可有见过什么人,听过什么话?”

      三夫人神色茫然的回想着,越想眉头皱的越紧,显然想不起有用之物来,就在这时,屋内响起了薄若幽的声音,“侯爷,请进来——”

      霍危楼没有迟疑的转身,待快步入书房,便见薄若幽站在书案左侧西窗之下,手中拿着一物示意他,“侯爷,找到郑三爷忽然离开的原因了。”

      她的语气有些沉重,而这一刻,霍危楼也看清了,她手中拿着的,是一张烧的只剩下一小半的纸。

      是洒金笺。

      霍危楼迈步过去,毫不意外的在上看到了“吾之二七”四字。

      吾之头七,尔之死期。
      阴年阴时,为吾偿命。

      片刻前才看到的另一张洒金笺上,写着同样的言辞,只是此处“头七”变作了“二七”,霍危楼和薄若幽四目相对,二人眼底都透出了一丝凛然。

      凶手以老夫人死七为时,以其鬼魂之形杀人,若凭此言,下一个七日,或许还会有一人殒命,而凶手如此大费周折,到底是为了杀人,还是别有所图?

      霍危楼和薄若幽几乎同时生出一种预感,在这处处透着诡异的侯府贵胄之下,有什么隐藏多年的秘密,就要浮出水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什么秘密呢?



    仵作惊华
    验尸破案撒狗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