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梨娇养日常

作者:裙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此时离开宴的时辰还早,这会儿大家都三五成群各自闲聊着,老太太跟前围着不少祝寿之人。
      
      詹事府少詹事的嫡次女江五姑娘婷婷袅袅走上来,在老太太面前低眉行礼,“小女子不才,愿作诗一首为老太太祝寿,愿老太太福寿双全。”
      
      老太太先是一愣,而后欣然颔首,今日寿辰送礼之人不少,可作诗献寿的却只有这位姑娘,她大概也明白了这姑娘的心思。
      
      很快便有下人呈了笔墨上来,江五姑娘施施然提笔沾墨,沉吟即落笔,落笔即成诗。
      
      搁笔后,下人们便把丹纸呈开,展示给老太太和众人看,只见纸上留着娟秀的字迹:“六十阳春岂等闲,几多辛苦化甘甜。曾经沧海横流渡,亦赖家庭内助贤。连日凝神新墨劲,五更着意旧诗鲜。如今但祝朝朝舞,当信人生二百年。”
      
      诗句既结构对称,韵律优美,又在行文中夸赞了老太太,可称佳作一首。
      
      “好诗。”老太太当即赞道:“不愧是江大人的女儿,果真才貌双全。”
      
      众人皆为江五姑娘的才华鼓掌赞叹,老太太则是越看越喜欢,拉着江五姑娘的手在跟前细细问着年龄喜好,俨然一副看着准儿媳的眼神。
      
      “这位姐姐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陆宜玉在唐梨耳边悄声。
      
      唐梨恍然,方才那么多太太带着自家小女上来和老太太交谈,打着祝寿的旗子,实际上都是想打探陆三爷的亲事,在老太太面前介绍自家闺女。
      
      这位江五姑娘显然也有此意,只不过她选取了更为特别的方法,既给老太太献了寿,又展示了自己的一身才华,老太太最喜欢有才名的姑娘,这样一来就正中下怀。
      
      只是江五姑娘来了这么一出,别的太太和小姐们都不乐意了,这些姑娘们都是从小读过书习过字的,论起文采来谁也不落后,此时都纷纷表示也要为老太太作诗献寿。
      
      老太太也没有不高兴的,欣然同意道:“既如此,我老婆子就沾个光,把寿宴变成诗会,好拜读欣赏各位姑娘的佳作。”
      
      一群莺莺燕燕们当即便在长几上沾墨挥毫起来,凉亭下微风吹拂,粉墨飘香,倒真有几分春日诗会的景象。
      
      “真是够了。”陆宜玉表示生理性的厌恶,她最不喜这些文人墨客的做派,更讨厌她们为了一桩亲事彼此较劲讨好老太太。
      
      不过她想起唐梨去年在学堂上作诗赢得姜女先生一口称赞的事情,给她提议道:“阿梨,你的诗文不错,不如也上去显露一手,好搓搓她们的锐气。”
      
      唐梨摇摇头,这种场合,她还是不要出风头的好。
      
      陆宜玉怒其不争,道:“今日趁着各家太太们都在,你要是能展示些才名,也能收获一些青睐,将来你的婚事也不至于太被动。”
      
      唐梨还是摇头,今日宴席上的都是贵妇名媛,她根本没考虑过嫁入这些京城世家。
      
      “三妹妹,你就别操心了。”陆绮玉不知从哪过来,暗笑道:“唐姑娘已经由大太太做主了,人家将来可是要做新科进士夫人的呢。”
      
      她也听说了薛氏为她挑中萧竹清的事,心中不免嘲讽,再有才华再有潜力又如何,如今不过是个寒门举人,听说家里一穷二白,嫁过去也是过苦日子,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熬出头。
      
      “你胡说什么呢!”陆宜玉啐她,她虽然也听说了萧竹清的事,可也知道姑娘家在未出嫁之前这种事情都是不便说出口的,以免将来婚事有变,损了姑娘家的清誉,眼下陆绮玉这么明晃晃地说出来,可不就是找骂么。
      
      她说着回头看一眼唐梨,还是劝道:“你还是去试试吧,万一将来可以多一分选择呢。”
      
      唐梨见陆宜玉这么维护她,又这么为她着想,心下不免感动,想了想没法拒绝,只好点头道:“好,我试试。”
      
      她也走到长几上研了磨,脑中琢磨几许,腹里打了草稿,在纸上刻下诗句:“松龄长岁月,皤桃捧日三千岁。鹤语寄春秋,古柏参天四十围。绿琪千岁树,杖朝步履春秋永。明月一池莲,钓渭丝纶日月长。”
      
      行文没有刻意夸捧老太太,可祝寿之意溢于纸上,又化用多种意象,全篇自然流淌,娓娓道来。
      
      其他的女孩子们看见这诗脸都白了,她们皆知唐梨是寄居在府上的姨娘之妹,可眼下自己写下的诗句还不如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可不就是打自己的脸么。
      
      一时之间谁都没了自信,唐梨的诗之后,再也没有女子敢上前自告奋勇了。
      
      “干的漂亮呀阿梨。”陆宜玉朝她竖起大拇指。
      
      唐梨不好意思地笑笑。
      
      这时午时的梆子正好敲响,寿宴正式开始,宾客纷纷落入酒桌。
      
      宴席是薛氏操办的,她极有经验,每一桌的客人都安排得规矩合理,尽量把关系好的家族、阶层相近的家族或是年龄接近的客人都安排在一块儿,这样宴会上也有的话聊,彼此不至于太尴尬。
      
      唐梨坐的这一桌,十几个人都是京城中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们,一个个花枝招展,清丽娇美。
      
      陆宜玉跟这些女孩子们是极熟悉的,她自小随着薛氏出入京城各大世家的名门聚会,身边已经有了不少同龄同阶层的闺中密友,此时在酒席上俨然如同一个主人家一样招待着小姐妹们。
      
      不过,贵女们也是有自己的小圈子的,像陆宜玉这样出身高贵的名门嫡女,自恃身份和教养,交往的朋友也都是同一阶层的嫡女。而庶女则和庶女们在一块儿玩,两个圈子如楚河汉界般互不干扰,各自安好。
      
      陆绮玉也在这一酒席上,她虽是嫡出的身份,可她这一房只是陆家的庶枝,父亲又是常年卧病在床没有功名在身的庶人,嫡女们也不大乐意和她在一块儿。
      
      然陆绮玉自视清高,不愿意和那些她认为卑贱的庶女混在一起,所以在宴会上反而落单了,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唐梨也是孤零零一个人,不过她倒是很坦然,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些贵女们是真有钱,她自己不过是假富贵,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女孩子们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唐梨在一众人群中抬起头,正好对上陆绮玉有些落寞的眼神。
      
      两个同样孤单的人,四目相对。
      
      唐梨莫名有些同情她,伸手给她夹一筷子枣泥卷,“二小姐,这个味道不错的,你尝尝。”
      
      陆绮玉感受到唐梨同情的眼神,心中顿时升起不耐烦,她再怎么样也用不着这个乡下丫头的同情。皱着眉把那块枣泥卷拨到一边,冷冷道:“不用了,我不爱吃。”
      
      唐梨:“……”
      好吧,是她多管闲事了。
      
      然后她就愉快地自己吃起来了,枣泥卷酥脆,樱桃煎甜美,她自己都还嫌吃不够呢,没有人打扰她吃东西正好。
      
      就在她沉醉在自己的美味世界之时,身边传来弱弱的声音:“你是唐姑娘吗?”
      
      唐梨闻言侧过头,看见一个五官娇细的女孩正对着她,女孩的小脸楚楚娇美,只是皮肤有些灰暗,显得整个人没什么光彩。
      
      “你是——”唐梨疑惑。
      
      “我是陈家六姑娘陈予婳。”女孩声如蚊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紧张地问:“方才很喜欢你的诗,可以和你交朋友吗?”
      
      唐梨微微惊讶,她来京城快一年了,除了陆宜玉,还没有人主动想要和她做朋友呢,当即点头道:“可以呀,你也喜欢作诗吗?”
      
      陈予婳点点点,又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我没有唐姑娘那么厉害……”
      
      “这倒不难。”唐梨想了想道:“我那里有《佩文诗韵》和《平水韵》,可以借陈姑娘看看。”
      
      “真的吗?”陈予婳很惊喜:“那真是太谢谢唐姑娘了。”
      
      一起在酒桌上欢欢喜喜吃完午饭,随后唐梨就起身,两个人一起去海棠院取书。
      
      唐姨娘知道她新交了朋友也开心,吩咐丫鬟上了最好的茶招待,唐梨从案上取下书,献宝般的递给陈予婳,温声道:“俗话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你看完……”
      
      陈予婳接过了书,心思却仿佛不在于此,四下张望了一眼,突然悄声问道:“唐姑娘,陆三爷的住所……离这里近吗?”
      
      话语倏地被打断,还问的是陆三爷的话题,唐梨先是有些茫然,而后眯起眼睛:“陈姑娘问这个做什么?”
      
      陈予婳的表情顿时变得不太自然,“没什么,我、我就是随便问问。”
      
      唐梨抿了抿唇,有一种直觉,女孩子的随便问问通常都是重点,她淡淡道:“不近。”
      
      心中也没有了招待她的心思,两个人拿了书一起回前院。
      
      陈予婳大概也察觉到了唐梨突然的冷淡,一路上欲言又止,一直到快到前院的时候,才又开口:“那唐姑娘……知道陆三爷有相好的女子吗?”
      
      “上次花灯节,我在路上碰见陆三爷,看见他身边带着个戴面具的女子,虽然别人说那是陆三姑娘,可我瞧着身材明显不像……”
      
      唐梨这下哪怕再傻也明白了,这陈予婳姑娘分明不是真心想要和她做朋友讨论诗文,而是想从她这儿变着法的打探陆三爷的事情。
      
      陈予婳是户部郎中家的庶女,挤不进陆宜玉的嫡女圈,没法向陆宜玉打探,陆绮玉也是个不好相处的性子,这绕来绕去的,整个陆家也只能从她这儿入手了。
      
      唐梨心中冷笑连连,一颗心沉沉坠下去,她还以为自己真的收获了纯澈的友情,原来不过是欺骗。
      
      她顷刻间止住了脚步,严肃地看着陈予婳:“麻烦陈姑娘把书还给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糖梨说:好好学习,多多读书,可以赶跑情敌
    学渣作者读书太少,不会作诗,所以本章诗句均摘自百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