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梨娇养日常

作者:裙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这日新雪初霁,唐姨娘坐在海棠院的堂屋里,接见年末来送礼的吕庄头。
      
      吕庄头是城外青山庄的庄头,年纪四五十了,青山庄是陆家的资产,吕庄头也算陆家的老熟人了。
      
      唐姨娘一面笑着,一面招呼吕庄头:“可算来了,这一路可还顺利?”
      
      青山庄在外地,离京千里,吕庄头这一路奔波,也得一个多月。
      
      吕庄头拂了拂衣袖上的尘灰,老实笑道:“前段日子下雪,路上难走得很,紧赶慢赶的,生怕耽误了贵人,才在年前赶来了。”
      
      他往年来陆府送礼,接触的都是陆大太太薛氏,今年倒是第一次面对姨娘,也不知是个什么脾性。吕庄头一面琢磨着,一面把备好的年礼单子呈上去。
      
      唐姨娘接过吕庄头送上来的礼单,扫了一眼,却是蹙了蹙眉:“这数量……好像不太对吧?”
      
      她虽是第一次管家,也第一次处理庄头掌柜的年礼,但她不是不知道规矩,已经提前把去年的单子翻了一翻,心里还是有数的。
      
      眼下吕庄头送上来的明细,不论是家禽猎物,还是柴炭果蔬,都较去年少了小半。
      
      吕庄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知道这个看上去温柔娇美的姨娘不是好糊弄的,挠头解释道:“姨娘勿怪,今年庄上收成实在是不好,夏日里闹旱,两三个月不落雨,庄稼都枯死了,好容易熬到冬天,今年的雪又下得格外大,地里积雪四五尺深,别说送礼了,咱们庄家人自己都过得艰难呢。”
      
      唐姨娘听这话抿了抿唇,这情况下她虽然也同情庄上人,可这数目是薛氏定下的,她也没权利更改,一时之间有些为难。
      
      见唐姨娘的表情,站在一旁静候的管事妈妈叶妈妈拱了手道:“姨娘倒不必担心,庄上的情况太太是早已知晓的。太太心慈,每年遇到这种情况的庄子,都会格外开恩,允许年末少交一些岁贡的。”
      
      “当真?”唐姨娘睁大眼睛,虽这么问,心下还是不放心,吩咐身后的雪葵:“雪葵,你去沧澜院问问,今年青山庄这境况,可否少交些岁贡。”
      
      “姨娘也不必费这精力,太太可还病着呢。”叶妈妈拦住客气道:“姨娘若是不信的话,可以翻一翻前年黄花庄的岁贡礼单,奴婢记着那年夏日山洪,黄花庄的收成不如往年,太太就允了少交些岁贡。”
      
      唐姨娘着人寻来了前年的礼单,翻了黄花庄的一看,果然发现数目少了,和这吕庄头呈上来的差不多。
      
      唐姨娘这下打消了疑问,再加上叶妈妈是府里多年的老管事了,定是没错的,唐姨娘不疑有他。
      
      “那租金呢?”唐姨娘问道。
      
      “也可酌情减半。”叶妈妈不假思索答。
      
      唐姨娘点头,按着份量收了吕庄头送的年礼和租金,又打赏了银踝子,客客气气送走了吕庄头。
      
      原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可谁知几天后,沧澜院的钱妈妈忽然为这事找上了唐姨娘。
      
      “——数目不对?”唐姨娘听了钱妈妈的话,讶异道:“青山庄今年收成不好,叶妈妈说可以酌情减免些岁贡的……”
      
      钱妈妈道:“按理说,岁贡是可以减免些,可租金是要如数上交的。”
      
      唐姨娘心中疑惑,这和叶妈妈跟她说的不对啊,于是她把叶妈妈从管事处请来对峙。
      
      叶妈妈来了却一脸震惊:“老身何时和姨娘说过这样的话,老身在府中做事多年,从见过可以减免租金的情况。”
      
      “……”唐姨娘一脸黑线,心想叶妈妈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道:“叶妈妈不记得了?那日你还让我翻了前年黄花庄的礼单,说可以酌情减免的。”
      
      “岁贡可以酌情减免,但租金不可。”叶妈妈一口咬定了这句,忽而眯起眼睛,表情耐人寻味:“唐姨娘不会是自己私拿了这笔钱,将这事怪到老奴头上吧?”
      
      唐姨娘:“……”
      
      唐姨娘这会儿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像是落入了一个圈套,从一开始就给她设下一个套,眼睁睁看着她跳下来。
      
      “姨娘勿怪,老身方才有些失礼了。”叶妈妈福了福身:“只是姨娘说的这些,老身是断断没有说过的。姨娘再仔细想想,是不是记错了什么……”
      
      她这话说得客气又委婉,就连钱妈妈也忍不住扫了眼唐姨娘,狐疑道:“姨娘别急,您再仔细想想。”
      
      待到这事传到薛氏耳朵里的时候,这事儿就变了味了,人人都觉得唐姨娘像是因为得了掌家权,心就大了,私底下贪污了年末庄头送来的租金。
      
      唐姨娘当下百口莫辩,唯一的证人大概是那吕庄头,可人已经走了大半个月了,就算把人找回来,以他的立场也不一定能替唐姨娘作证。
      
      唐姨娘这下彻底崩溃了,急得躲在屋里直哭,这事终究没有瞒过唐梨。
      
      唐梨知道后也着急,反复追问道:“真的解释不清楚吗?”
      
      唐姨娘抹着泪道:“我们哪有证据……”
      
      她现在才知道,这个所谓的管家权有多烫手,原来自从她一拿到管家令牌的那刻起,府里人就盯上她了,就等着这一刻呢。
      
      唐梨抿了抿唇,境况确实难解……她又问道:“租金缺多少?可否我们自己补进去?”
      
      唐姨娘算了算,“大概八百两银子。”
      
      “八百两银子……”唐梨喃喃道,这数目不小,对于一个月月钱只有五两的她们来说,大概也要不吃不喝攒个几十年。
      
      “姐姐手上有多少银子?”唐梨问。
      
      唐姨娘差雪葵去清点,回来之后道:“手上有六十多两存银。”
      
      六十多两……这和八百两比起来算是杯水车薪了,远远不够。
      
      唐梨还是安慰唐姨娘道:“姐姐,你先别急,我再帮你想想办法。”
      
      可她一个小姑娘,又能想到什么办法呢?回到西厢房,唐梨坐在玫瑰椅上也忍不住唉声叹气。
      
      雪萝给唐梨添了杯茶,“姑娘要不找人寻寻法子?”
      
      唐梨咬着唇,找谁呢,府里唯一关系还算好的,大概只有陆宜玉,可是她也清楚,陆宜玉这个人心里是藏不住事的,必定瞒不过薛氏。
      
      铃兰站在一边欲言又止,待到雪萝出去换茶时,才附在唐梨身边说:“姑娘不如找陆三爷。”
      
      唐梨眼皮一跳,望着铃兰:“找他做什么?”
      
      铃兰道:“只要姑娘去求陆三爷,这事儿保准有结果。”
      
      唐梨愣了愣,而后默然不语。
      
      她不想再和陆三爷扯上关系的。
      
      可是这事儿又拖了两天,连薛氏都有些不满唐姨娘了,唐梨终究稳不下心了。
      
      这偌大的陆府,好像除了他,真的找不出一个可以求救的人了。
      
      ……
      
      是夜。
      
      青松院的门在寂静中被叩响,朝烟一面想着这么晚了会是谁,一面匆匆赶出来开门,而后看见了一身黑色斗篷素面粉黛的唐梨。
      
      “唐姑娘?”朝烟讶异道:“这么晚了……”
      
      朝烟又看了看唐梨的衣着和神情,咽下了话,转而道:“外头冷,唐姑娘快进来吧。”
      
      唐梨为了掩人耳目,几乎全身是素黑的打扮,也没有带任何人,进屋的时候带进一室的寒气。
      
      等捧上朝烟送上来的热茶,她才觉得自己冻僵的身子恢复了知觉,犹豫了半晌,抬头道:“朝烟姐姐,我想见三爷。”
      
      朝烟在心底微微叹气,她家主子可就等着这句话呢,而后微笑道:“唐姑娘稍等,奴婢进去通传一声。”
      
      唐梨垂下了眸子,在心里默默打着腹稿,片刻后,朝烟从里间出来,“唐姑娘请进。”
      
      唐梨连忙起身,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她按捺好情绪,才独自进了屋去。
      
      屋里不知是点了什么香,有一种极其淡雅的香气,陆郁穿着家常的月白锦袍,临窗而立。
      
      唐梨看着他的背影,默默道:“三爷。”
      
      眼前的男人还是没有回头,空气中弥漫着一阵沉默,唐梨咬了咬唇,只好继续道:“我有事情想要求三爷……”
      
      “呵。”男人的喉间忽然溢出一声浅笑,转过身,一步步走向唐梨,“不自称奴婢了?”
      
      唐梨咬着唇,知道这话是讽刺那日的自己,不敢吭声。
      
      陆郁满意地看着她这副表情,而后走到书桌前坐下,靠着椅背漫不经心道:“为了你姐姐的事?”
      
      看来他都知道了。唐梨没有过多惊讶,点了点头:“嗯。”
      
      陆郁倚在靠背上,似是沉思了一会,而后道:“这是你们大房的事,说起来我无权插手。”
      
      唐梨连忙道:“如果三爷不方便的话,可否借我些银子?”让她能把那笔钱补上。
      
      “多少?”
      
      “八百两。”
      
      陆郁默然不语,这笔小钱对他来说几乎不值一提,要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他的目光看向唐梨,“无缘无故的,我凭什么要借钱给唐姑娘?”
      
      唐梨哑然。
      
      诚然,她和陆三爷的确无缘无故,她想了想,道:“若是三爷愿意借钱给我,我可以每天给陆三爷做想要的吃食。”
      
      她什么都没有,能被陆三爷看得上的,可能也就时一手厨艺了。
      
      然而她却听到男人的一声轻嗤:“唐姑娘以为自己是什么名厨不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按头谈恋爱真是费了老心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