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梨娇养日常

作者:裙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月明星稀,夜浓霜重。
      
      城郊小客栈的厢房里,素色罗裙的女孩伸手推开窗,静静地坐在窗檐边。
      
      时值初秋,晚风已带着丝丝凉意,凉风习习抚过女孩的侧脸,发梢微动。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侍女雪萝从外间进来,看见女孩吓了一跳,“姑娘怎的开了窗子?”
      
      女孩却没有反应,神情淡淡地望着窗外的桂花树枝,任由衣袂在晚风中飘扬。
      
      雪萝顿了顿,又劝道:“外头风大,姑娘身子弱,快些关了窗就寝吧。”
      
      说着她便打量了眼这客房里的床铺,四面帷帐,狭窄坚硬,她家姑娘从前也是娇生惯养的唐家小姐,何时住过这样简陋的房间。
      
      若不是……若不是没有钱,也不至于落得这个境地。
      
      “雪萝。”窗边女孩像是回过了神,转过头来看着她,声音却是讷讷的:“你说……陆家会欢迎我们吗?”
      
      雪萝闻言一愣。
      
      她们主仆俩从江南一路奔波来,就是去京城投奔陆家的。
      
      可她们实在算不上陆家的什么正经的亲戚,说起来姑娘只有一个姐姐,在陆家大房做妾。
      
      一个妾,在高门大户里,都算不上什么正经的主子。
      
      可姑娘实在是家破人亡,走投无路,只能去投奔远在京城的姐姐了。
      
      幸亏那陆家主母仁慈,听说唐姨娘十分心疼这个没了依靠的妹妹,才同意了收留她们。
      
      想到这,雪萝便有了底气:“陆大太太都同意了咱们寄居府上,想来不会不欢迎我们吧?”
      
      窗边的唐梨却垂下眼眸,双手环绕抱住自己,身子微微发抖。
      
      三年前父母离世,姐姐也嫁去了京城,唐梨被舅舅接回去抚养。
      
      那时候舅舅也是满口保证,一定会对自己好。
      
      可后来舅母日日苛责,姐妹间日日争执,舅舅也渐渐对她不耐了。
      
      一直隐忍到再也待不下去,她才给姐姐写了信哭诉,才有了如今的千里投奔。
      
      陆家是她最后的去处了,如果连陆家都不收留她,那她真的无处可去了。
      
      雪萝看着自家姑娘也是心疼不已,从前也是江南商家的千金小姐,可偏偏遭遇意外,父母双亡,舅舅家也待不下去,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女。
      
      “姑娘别多想了,过了今晚咱们就到京城了。”
      
      她们白天奔波了一路都没能赶到京城,只能在这京郊小客栈先歇下,待明日天一亮就进城,约摸午时就到了。
      
      说着她不由得又看一眼这间屋子,京郊的客栈就是简陋,隔音都不是太好,她似乎都能听见楼下嘈杂的动静。
      
      雪萝便提醒道:“这附近荒郊野岭的,姑娘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小心点,别睡得太沉。”
      
      她们两个姑娘家出门在外,得时时刻刻都小心警惕着。
      
      唐梨点点头,平复好心情,见天色不早了,她从窗檐上起身准备睡了。
      
      窗外的桂花树微微摇动,送来枝头清香。
      
      她欲关窗,手刚搭上窗扇,就被一个宽厚温热的东西覆上了。
      
      “啊——”
      
      唐梨瞳孔微缩,像是触了电般地缩回手,尖叫一声。
      
      雪萝本打算退出去了,猛然听见声音回头:“怎么了?”
      
      “有……有人!”
      
      伴着唐梨颤抖的声音,只见窗外的桂花树探上来一个人影,一张脸上混着污泥腥灰,头发零散地披在肩上,墨色的衣袍破了好几个口子,胸口处晕染出一滩血色痕迹。
      
      似乎是个男人!
      
      饶是镇定如雪萝这会儿也惊呆了,双腿忍不住打颤起来。
      
      “你……你是谁?”
      
      这人虽然衣衫凌乱,身上有伤,却身手敏捷,纵身一跃便跃上窗沿,有细微的血从窗缝滴下来。
      
      雪萝和唐梨连忙后退一步,唯恐避之不及。
      
      思及这附近荒凉偏僻的环境,这人怕不是从哪出来的乞丐登徒子,唐梨和雪萝双双抱紧彼此,只恨不能就地逃走。
      
      “两位姑娘,”这男人蓦然开口了:“恕在下唐突。”
      
      “在下乃京城人士,被歹人追杀至此,伤势过重,无力反击,现下歹人就在楼下,可否请两位姑娘行个好,让我藏进屋,帮我遮掩一下?”
      
      这人虽面容污秽,衣衫褴褛,但说出的话却逻辑清楚,言语间也十分规矩礼貌。
      
      不是登徒子?
      
      雪萝默默放开唐梨,试探着上下打量一眼那男子,他说的不是没理,言语间也十分诚恳,只是……
      
      雪萝还是皱了皱眉:“我们二人都是尚未出阁的姑娘家,公子你这样……”
      
      “我只藏一会儿,待那些歹人走之后,我便离开,绝不纠缠两位姑娘。”
      
      男人的声音清冽如霜,说话间似乎伤口又裂开了,男人捂住胸口,神色苍白,十分虚弱无力。
      
      这模样,雪萝也有些不忍了,她回头看了眼唐梨,用询问的语气:“姑娘?”
      
      她虽比唐梨大两岁,可毕竟唐梨才是主子,救不救人,还要问唐梨的意思。
      
      唐梨也刚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睫颤如翼。
      
      眼前那男人似乎也知道了她才是拥有决定权的人,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眼神里满是诚挚。
      
      唐梨就这么定定地打量着他。
      
      目光扫过他凌乱披散的头发,惨淡苍白的面容,破烂不堪的衣衫,还有……血液渗开的伤口。
      
      这场景,和幼时的某一记忆重合。
      
      而在此时,楼下的动静越来越大,似乎是有什么人冲上阁楼来了。
      
      窗口的男人也听见了,面色一紧,等不及唐梨发话,一只手就撑着窗沿,作势要跳进屋。
      
      唐梨却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咬了咬牙,声音脱口而出:“不行。”
      
      然后一个健步冲上去,在雪萝和那男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伸手就把那男人推出去,紧接着迅速“啪”一声关上窗扇。
      
      动作迅猛之极,连雪萝都看呆了。
      
      “姑娘……”她呆呆叫了一声,伺候她家姑娘这么些年,从未见过她有这么果敢直接的时候啊。
      
      唐梨做完这一连串动作,也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似的,靠着窗边的墙根蹲下来。
      
      “雪萝……”
      
      她的声音绵软无力:“我不是故意见死不救的,我是真的害怕……”
      
      雪萝叹了口气,走过去抱住唐梨。
      
      她是知道自家姑娘有多胆小的。
      
      且方才她也没考虑清楚,这种情况确实不适合救那个男人。
      
      他虽说他是被人追杀,可万一他才是真正的歹人,进屋之后就挟持了她们,那可如何是好?她们两个小姑娘,连逃都无处可逃。
      
      退一步讲,若他的确是被歹人追杀,她们帮忙掩藏了他,可若是被外面那些歹人发现,不仅他逃不了,她们俩也只有死的命。
      
      出门在外,连自己都难保,如何去救别人呢?
      
      雪萝轻抚上唐梨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姑娘别怕了……”
      
      唐梨蜷缩在雪萝的怀抱里,睫毛颤了颤。
      
      有些话她没说出口。
      
      她并不是害怕那男人,也不是害怕外面的歹人,而是……
      
      三年前,她还是江南唐家的娇小姐,那夜,家里也是来了这么一个被仇家追捕的落魄男人,祈求借宿在自己家。
      
      唐老爷和唐夫人都是难得的好心肠,不仅收留了他,还给他布置了整洁的客房,干净的衣裳,还安排了下人去照顾他。
      
      可那逃命的男人一看到唐家的富庶,就起了不该有的歹心。
      
      唐梨闭上眼睛,想起了最不愿回忆的一幕。
      
      父母双双被刺死,家里的钱财被洗劫一空,姐姐抱着她藏进衣橱里,才躲过一劫。
      
      那一晚上几乎是她生平以来最大的噩梦,偏偏今晚的情况,和那晚如出一辙。
      
      叫她怎么能不害怕?
      
      屋外的动静似乎小些了,被推落下去的男人也不知如何了,可她们俩都没心思去管了。
      
      这夜,两人都睡得不安稳。
      
      唐梨一直做着噩梦,而雪萝则是害怕那些人会回来,就这么睁着眼睛看着顶上的承尘,直至天亮。
      
      ……
      
      午前,一辆青顶马车拐进城北的荣熙巷子,车轱辘碾过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最终稳稳停在陆府的角门前。
      
      “姑娘,到了。”
      
      唐姨娘早早带着一众丫鬟仆妇等在这里了,只见那车帘打起,女孩踩着云丝绣鞋缓步下车,露出一张水灵的面孔。
      
      丫鬟婆子们也跟着呼吸一滞。
      
      早就听闻唐姨娘远在江南的妹妹要投奔过来,据说也就十一二岁,跟府中三小姐的年岁差不多,也只当是个孩子罢了。
      
      可轿上下来那女孩,明显有着和府中小姐不同的样貌。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嫩得可以掐出水来,肤色极白,不是那种没有光彩的苍白,而是肤如凝脂,欺雪赛梅的白皙。
      
      身形娇小柔弱,五官因着还未长开,倒显得有些稚气未脱,可周身那份江南女子特有的清丽柔婉的灵气却不容忽视。
      
      女孩一下车看见唐姨娘,眉眼便弯起来,嘴角显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平添几分少女的可爱和不染世俗的天真。
      
      丫鬟婆子皆心中一动,小姑娘身形还未长开便有如此气质,若是再过两年长大了,可得更勾人心魄了。
      
      唐姨娘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自己妹妹,怎么看都是好的,她几步上前,将几年未见的妹妹揽进怀中。
      
      “梨儿……”
      
      “姐姐……”
      
      顿时,家破人亡的悲苦,久别重逢的喜悦,一齐涌上心头,姐妹俩皆双目发红,泪光点点。
      
      那声声哽咽,听得一众丫鬟仆妇也心中微酸。
      
      姐妹俩在门口哭了许久,才在丫鬟们的劝慰下止住了声,唐姨娘牵起唐梨的小手,带她走进府中去。
      
      进了垂花门,穿过抄手游廊,又走了好长一段路,唐姨娘才带着唐梨走到长房的寿康院。
      
      唐梨只觉得陆府好大啊,她走得腿都快酸了,院子里的景致也甚是好看,雕梁画栋,穿山游廊,她原先也是富庶商家出身的,却远不及这京城陆家富贵。
      
      一种自卑感油然而生,她没敢多看,唯恐被陆家的下人们笑话,给姐姐丢了脸。
      
      一行人赶到寿康院门前,正有婆子打了帘子出来,一身石青色褙子,青丝整整齐齐地挽在脑后。
      
      “韦妈妈。”唐姨娘虚行了个礼,“老太太和太太在里面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我的文,就是我的人=3=
    大家好呀,我是裙袂。
    如果觉得海星的话,就给我点个收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