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像你

作者:岁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0

      相较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和赵书棠成为同桌无疑是阮眠转到八中以来最让她糟心的一件事。
      上次月考她和赵书棠的名次只差几名,按照周海以往排座位的模式,她们俩不该是同桌。
      但没想到,周海这次改了排位的顺序,只有前十名和后十名是按照拉帮扶的模式。至于剩下的一部分学生,则是根据学生各学科情况综合排出来的另外一种拉帮扶模式。

      理(1)班共有五十六名学生,阮眠上次月考刚好排在四十六,倒数第十一个,不在第一种模式之内。而上次月考赵书棠语文和英语都排在年级前十,但数学却和阮眠的语文一样,堪堪挂在及格线上。
      在周海看来,赵书棠和阮眠在生活上是一家人,在学习上又互补,坐在一起再合适不过。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两人表面看着和谐,私底下却是针尖对麦芒,爆发只在一瞬间。
      赵书棠是当晚吃过饭回去才知道座位的事情,那时候他们全家都坐在客厅看电视,她看完消息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像极了阮眠之前的样子。

      阮眠权当看不见,坐在原地按兵不动,打算等明天去学校,再去找周海聊这件事。
      但等到第二天,阮眠到学校正准备去找周海的时候,赵书棠却告诉她:“你不用去了,我已经找周老师聊过了,我们做同桌这事,是你妈建议的。”
      她嘲讽的笑了声:“真有意思。”

      方如清的目的显而易见。
      两个年纪相仿的孩子,想要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势必要先有近距离相处和接触的机会才行。

      阮眠心里梗着一口气:“不管你对我、对我妈有什么意见,她现在已经是赵叔叔的合法妻子,在法律意义上是你的长辈,你没必要这么阴阳怪气的。现在是你爸和我妈过日子,将来要走一辈子的也是他们,不是和你,懂吗?”
      赵书棠翻了个白眼,“不过就是贪图我们家的房子,至于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吗?”
      “……”阮眠觉得自己没法和她交流,丢下一句“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就下楼去操场了。

      陈屹上午有跳高比赛。
      阮眠到操场的时候才知道他在八中的人气有多高,整个跳高场地,里三圈外三圈站着的全是女生。
      她没往里硬挤,和孟星阑站在不远处的看台上,高度的原因,正好可以看到被人群围起来的那一小片场地。
      陈屹今天穿了身黑色的运动服,长身鹤立,起跑起跳的时候像一道流畅的抛物线。
      完美而精准,轻而易举的赢得了满堂喝彩。
      人群里不时传出女生激动的叫好声,阳光刺目,阮眠微眯着眼,视线里全是男生肆意潇洒的模样。
      操场的广播里又响起那首耳熟能详的《晴天》,歌词里唱到“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
      一如此时,他在人群里闪闪发光,而她不过是台下芸芸众生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几百米的距离,却划出了两个世界的悲欢喜怒。

      -

      两天的运动会结束后,班级里的座位安排也已尘埃落定,阮眠和陈屹短暂的同桌生活还没来得及步入正轨就被彻底掐灭掉所有可能性。
      换座位那天平城下了场小雨,空气湿沥沥的,带着南方城市特有的潮湿和黏腻,阮眠早上起晚了,到教室的时候班里全是挪板凳拽桌子的动静,她收起雨伞放在门口,在角落找到自己的桌椅。
      她和赵书棠同桌的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新座位在第三组第四排,和远在第一组第一排的陈屹相隔甚远。
      但好在是他前她后,只要抬头就能看见。

      阮眠刚把椅子架到桌上,路过的体育委员林川搭了把手,“你坐哪?我帮你吧。”
      “在那边,第三排。”
      林川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的桌子搬了过去,阮眠拿着椅子和书包,走过去说了声谢谢。
      男生爽朗的笑了笑,摆摆手说不客气。

      教室里吵闹只持续了一会,换好座位之后,赵祺便捧着茶杯来了教室,瞧见班里的座位变动,他站在讲台下,问坐在中间第一排的女生:“座位你们周老师调的?还是你们自己选的?”
      “周老师安排的。”
      他“哦”了声,抬头看了一圈,捧着茶杯走到阮眠面前:“听说你们周老师给你报了高一那边的作文辅导班?”
      “应该是的吧,他之前有提过这事。”阮眠无意识的捏着书页边缘。
      “这样啊,那也行吧,你先去上着,有什么不懂得就过来问我。”说完,他低头看了眼阮眠摊在桌上的课本,屈指轻敲桌面:“早读看什么物理,多背背语文和英语。”
      “……知道了。”

      班里书声琅琅,窗外是绵绸的雾雨,和赵书棠同桌的第一天,阮眠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话可说,两个人之间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挡住了所有可能性的交流,好在彼此心里都有数,这样的情况是最好的结果。
      相安无事过了一周,阮眠按部就班的上课,到了周日下午,要比其他同学先去学校上两节作文辅导课。
      那天下午,她坐在全是陌生面孔的教室里,听着老师讲起枯燥无味的内容,也终于明白有些事情只能是奢望。

      ……
      两节作文课结束正好是五点,阮眠收拾好东西,和一起上课的同桌学妹交换了联系方式。
      离开高一教学楼,阮眠去校外的饺子店吃晚餐,来八中的这两个月,这家饺子店是她最常来的一家店。这会正是学生返校高峰期,狭窄的店里全是学生,阮眠要了份香菇肉馅的饺子,和几个不认识的女生拼了桌。
      无意间听她们聊起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阮眠微垂着眼眸,不动声色地放慢了咀嚼的动作。
      很快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你们听说了吗,今天下午有个女生在球场和陈屹表白被拒绝了。”穿蓝衣服的女生说。
      另一个坐在阮眠旁边的女生问:“不是吧?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不信你们回去用电脑上学校贴吧看看,大家都传疯了。”蓝衣服女生拿出手机看学校大群,群里正好在聊这事,“你们看,现在还有人在说。”
      消息较为滞后的两个女生头凑了过去,不时发出各种惊叹声,“这女生真敢啊。”
      “哪个班的知道吗?”
      “好像是高二文艺班这学期新转来的美术生。”穿蓝衣服的女生显然比她们消息要快捷许多,“据说还是从首都那边过来的,叫……”
      蓝衣服女生一时没想起来名字,“叫什么我忘记了,反正人长得特别漂亮,而且身材也很——”
      她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惹得另外两个女生嗤嗤笑起来。

      几个人聊得热火朝天,阮眠吃完最后一口饺子,端起汤碗放到门口的桌子上,从店里走了出去。
      那会夕阳正好,阮眠随着人流走进校园,沿途路过热闹沸腾的篮球场,她扭头看了眼,视线里全是奔跑的身影,陌生又生动。

      回到教室,班里同学都在说这事。
      其实在八中有人和陈屹表白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不过这次表白的这个女生,平常在学校的行为做派太过惊世骇俗,以至于大家都没有想到她会和陈屹牵扯上关系。
      孟星阑从江让那里弄到了第一手消息,见阮眠回来,拉着她聊八卦,“其实这次也不算是表白,我听江让说那女生的意思也就是想和陈屹交个朋友,至于其他的可以等以后慢慢相处,但陈屹他这个人呢,是个特别嫌麻烦的人,拒绝各种花里胡哨,直接就没理人家,后来给他们男生一乱传,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原来是这样。”阮眠笑了笑,没怎么在意的说:“不过那个女生还挺勇敢的。”
      “那当然,毕竟人家有资本敢啊。”孟星阑边说边用手在胸前比划,恨不得自己也拥有那样傲人的身材。
      看着孟星阑的动作,阮眠想起之前在饺子店碰到的那个做了同样动作的女生,以及她口中没想起来的那个名字,手翻了翻书页,装作无意问道:“那……那个女生,她叫什么啊?”
      “叫——”孟星阑话还没说完,余光看到往这里走来的人,立马抿了抿唇噤声。
      “嗯?”阮眠疑惑的看着她。

      话音才落,陈屹已经走到两人跟前,高大的身影落在桌上。阮眠下意识抬起头,看到男生没什么表情的脸,目光闪了闪,莫名有些“在别人背后说闲话却被当场抓住”的心虚。
      她咽了咽口水,默默低下头,旁边却突然递过来一张A4纸,耳边响起男生的声音:“这是书单,你回去对着买,看完一本写一份读后感给我。”
      “啊?”阮眠没反应过来,又抬头看着他。
      陈屹把手里的纸撂在桌上,眼眸漆黑,语气淡淡:“赵老师之前不是让我多教教你作文吗,这是第一课。至于老周让你去的那个作文班,你找个理由退了吧,对你没什么用。”
      “……”

      陈屹没多说,把该交代的交代完,人就走了,留下阮眠和孟星阑面面相觑又不知所措。
      “你以后有罪受了,陈屹很严格的。”孟星阑拿起那张书单看了眼,“之前江让找他补英语,他直接把江让教到快要放弃这门课了。”
      阮眠压着内心的欢喜,不让它泄露一分出来,面上依旧平静,“是吗,这么严。”
      “等你体会到了就知道了。”听力预备铃响,孟星阑放下手里那张书单,起身的时候又想起什么:“对了,刚才话还没说完,那个女生叫盛欢,文艺班的,长得特别漂亮,有机会我带你去文艺班看看。”
      阮眠笑了下,“好。”
      孟星阑回了座位没多久,教英语的宋老师便拿着资料进了教室,阮眠收起陈屹给的书单,打开了听力材料。
      ……
      那天是阮眠第一次听到盛欢这个名字。
      当时不以为意的她却从未想到,在之后很多个枯寂难熬的漫漫长夜里,这个名字会成为她千万遍的耿耿于怀和无数次的辗转反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赵书棠不算坏吧,幼稚成分居多。
    -明天早九点正常更新,本章发个红包,感谢喜欢。
    -放一下感谢名单
    地雷:赛罗、希沫i、易先生、橘子fairy.
    营养液:想想是想想、45232972、、苏沫呀、耳语. 5瓶;芒果班戟我ban你、鹤之、小七、啷个哩个啷咚咚锵、平生、yiyuxintian、小周周、默、QWERT一 、留给你的一点甜、啷个哩个啷咚咚锵、沁飏、小子女
    感谢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