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作者:增删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丁夫人沉默,凝眸望了望曹操。灯花“噗”一闪,丁夫人轻笑,“有,荣国公府上有两位王夫人。都管过家。”
      
      还不等曹操开口,她云淡风轻,自顾自补充,“不过夫君要问的,多半是那位王夫人了……”
      
      曹操会意,含笑不语。丁夫人是她正妻,出身贫寒,端庄自持,抚育养子曹昂。虽管不了曹操纳妾蓄姬,但私下颇有微词。曹操早就习惯了。
      
      “哦?”秋酿甚美,曹操饮下一口,很是满足,却话里有话,“那夫人就且说说你指的这位王夫人吧……”
      
      “荣国府内有两位王夫人。一位,乃员外郎贾政夫人。呵,今已年过半百了……生有长女贾氏,昔年为灵帝贵人。长子早亡,次子失踪。现已无力管家了。”丁夫人整理衣物,一边道,“所以,夫君所说管家的王夫人,当是另一位了。这位王夫人,妾未曾谋面,却早有耳闻,年轻貌美,才能过人,非等闲女子可比!”
      
      “哈哈哈哈……闺中吹捧耳!夫人休要唬我!”曹操拍腿朗笑,平日处理军机要务,这种高门家事、女眷八卦鲜少听过。丁夫人娓娓道来,他竟听得颇有趣味,拿来下酒,很是不错,“当世才女,我亦有所听闻。这位王夫人比起蔡邕蔡中郎之女蔡文姬如何?”
      
      丁夫人忍笑,突然岔开话题,问了个看似无关的话,“夫君可知去年府中开支多少?家中资财数目多少?每季更换衣物花费几何?”
      
      “此乃管家与夫人事务,我岂有余暇一一过问?”曹操皱眉,不耐烦摆摆手。
      
      “夫君只知文韬武略是才能。妾要说的这位王夫人,便是在管家上天赋异禀!”丁夫人好胜,在言语上压过他几分便可,也不想多费唇舌引起曹操对王熙凤的兴趣来,三言两语应付过去,“她出身金陵王氏,江东名门,嫁与荣国府长房长子为妻。最擅管家,手腕过人,在京城官眷中都是出名的。”
      
      “原来如此,难怪……”曹操也不理会丁夫人那点儿心思,想的完全是另外两桩事,“她家是不是还有一二房,尤氏?”
      
      丁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是又怎样?夫君到底何意?”
      
      曹操见丁夫人光火,抛出一半理由来安抚,“夫人有所不知,今日天子召我入宫,便是为了贾家的一妻一妾。”
      
      “唉……二房尤氏,是尤美人同胞姐姐。守寡一年,进宫探妹,被陛下看中。”曹操面露倦色,略有困意,“陛下年幼,面薄。尤氏又是荣国公府的儿媳。碍于君臣身份,哼,要我替他上门说和!”
      
      丁夫人也觉得荒唐,哭笑不得,“要么就别盯上人家寡妇,要么就干脆利落一道旨意了事。这般婆妈,哪有叫大臣替他说媒的理!”
      
      “说什么无人可托,唯有委托于我……”曹操意味深长,指指自己,“他手边就是封我为司空的诏书。料定我不会拒绝!陛下虽年幼,心思并不少啊……”
      
      “有什么心思?陛下不如你们老辣,还知羞罢了!”丁夫人酸道,“夫君手下说客甚多,随便派一个过去就行。”
      
      曹操袖里还装着刚才满宠派人送来的公文,思及公文内容,又想到丁夫人刚才说的“最擅管家,手腕过人”之语,面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不,我还是亲自登门拜会一番。”
      
      次日,曹操下了拜帖,着人送到荣府贾政处。贾赦空有爵位,贾政五品文官,与曹操素无往来,祖上也非旧交,不懂他为何下这拜帖。
      
      打开细瞧,“费亭侯司空豫州曹孟德敬拜,操有要事相商,于三日后登门拜访二位同僚和王夫人……”
      
      贾赦早就不管事,贾政不明来意,进内室同王夫人商量。
      
      王夫人久病未愈,身体虚弱,“他有公事,找老爷商量就可,为何还要见我?”
      
      贾政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看不透其中门道,“我也不知!”
      
      “我实在不能见客!老爷代我向曹司空告罪吧。”
      
      王夫人嘴上拒绝,仍不放心,派丫鬟请王熙凤过来,嘱咐:“我今病弱,不得理事。还要劳你坐在帘后,听听曹司空到底有什么事。”
      
      凤姐很有分寸,应道:“太太放心。到时我坐在帘后,不叫他们察觉。如果是公务,我就回房。如果有什么要紧的,回来告诉太太!”
      
      王夫人欣慰不已,抓住她的手,“你办事,一向叫我放心。前儿屯田的事,可还妥当?”
      
      王熙凤成竹在胸,眉飞色舞,“我都打点好了,不会出岔子的!”
      
      到了约定的第三日,曹操晨起用完早饭,穿戴齐整,备好车马、礼物,准备去荣府拜会。临走时,交给手下一封书信,道:“好生送去荀文若府上。”
      
      曹操十九岁时就举孝廉入东都,被封为洛阳北部尉。当时他年少气盛,又逢上洛阳城内皇亲国戚专横跋扈。为严肃法纪,在县衙两边设五色大棒,凡有违反禁令的,不论家世地位,皆以棒仗杀。不久就得罪权贵,明升暗贬,调任出京城。
      
      当时他就听闻这京中,宁荣两府贾家、史侯史家,外加后来居上的王家与皇商薛家,贾史王薛,权势不容小觑。且这四家子弟,多有不肖,曾多次犯事被苦主告到曹操跟前。最后或用权势压人,或用银钱贿赂,逃避刑罚。
      
      曹操下马抬头,看着如今搬到许都的贾府,自然与昔日洛阳城的大宅院不能相比。门可罗雀,已露衰败之象。
      
      高门大户,最忌内生蠹虫。蛀空满室家业,不过一两代人的事。曹操冷笑迈步,由下人引路,走到贾府正厅。
      
      曹操今日特意留心查看贾府内院情形。府内仆役不多,但都恭肃稳重,办事妥帖,足见管家之人能力不凡。
      
      “幸蒙司空下降,不胜荣幸。”贾赦、贾政在厅前等候,见曹操过来,躬身行礼。
      
      曹操挥手虚虚拦住,客气道:“二位不必如此。”
      
      三人进屋,小厮上了香茶,互相客套一番。贾赦和贾政不知曹操此行为何,对视一眼,贾赦颤巍巍问:“不知司空大人前来,有何要事?”
      
      曹操抬手示意,随从立刻抬礼物进来,惊得两兄弟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曹司空,这是……”
      
      曹操不急于说明来意,悠悠问:“府上王夫人可在?还请出来一见。”
      
      贾政抱拳道:“司空大人见谅,拙荆染病,委实无法出来见客……”
      
      “哈哈哈哈……”曹操拈须大笑,“不是贵夫人!我是指府中长房儿媳王夫人。”
      
      帘子后本在探听他们谈话的王熙凤猛地一惊,头上珠钗步摇相碰,发出几声清脆碎响。
      
      曹操是沙场上征战过来,耳力过人,很是警觉,一眼就瞥到帘后有人,隐隐露出裙角,猜测多半便是那位女中豪杰王夫人在偷听了。
      
      “夫人既然在场,何不出来相见?”
      
      贾赦、贾政大惊失色,贾政忙告罪,“司空休怪。王氏不仅是长房儿媳,还是拙荆侄女,代替拙荆前来议事,又怕于礼不合,这才藏身帘后。”
      
      凤姐向来自诩胆量大,眼下又是寡妇,俗礼虚礼不那么计较,掀帘就要出来,“曹司空莫怪,有什么话尽可直说!”
      
      帘珠碰撞,劈啪作响。但见一丹凤眼、水蛇腰美人快步而出,袅袅婷婷,不似寻常女子娇弱。
      
      因在夫丧,一身水色衣裙,头戴银凤、珍珠钗,素净非常。这身素服实在与她光艳的容貌不相匹配。饶是这般,还掩盖不住一股凌厉气场,叫人一望便知,此女不可小视!
      
      曹操登时明白丁夫人那晚所言非虚,心头像有孔雀翎毛在挠一般作痒起来,笑眯眯道:“是操唐突,夫人恕罪。”
      
      贾赦、贾政窘迫不已,又不敢表示,只能坐在一旁。曹操见人都到齐,单刀直入,“曹某今日前来,是奉陛下旨意,来说和一件美事!”
      
      曹操径直对王熙凤开口,“操听闻长房有一妾氏,姓尤。”
      
      王熙凤虽意外,还是冷静对答,“是。先夫在时,为开枝散叶,确纳尤氏为二房。她是宁府尤夫人的继妹,也是尤美人的姐姐。现被美人召入宫中陪伴。”
      
      曹操追问:“尤氏可有子嗣?”
      
      凤姐脸色微沉,复干笑答:“未有。”
      
      曹操仰回身,长舒一口气,指着堂下礼物道:“陛下喜爱尤氏温驯恭顺,品貌皆备,有意封做美人,召入掖庭。”
      
      曹操话还没说完,贾赦手一抖,茶碗摔落在地,跌得粉碎。
      
      贾赦本就因丧子去了半条命,哪里经得住别的刺激,凤姐怕他出事或是说胡话,忙叫丫鬟扶他进后院。
      
      贾政也是六神无主,擦擦汗,支吾:“此乃陛下恩典,我等身为臣子,自然、自然……”
      
      曹操暗笑,好整以暇端起碗喝茶。王熙凤来回打量,知道这曹司空绝非善茬。何况天子封妃,他们哪敢反对。
      
      她跪地行礼,喜笑颜开替贾政接话:“妹妹能入宫侍奉,这是我府上荣耀,谢陛下恩典!”
      
      设若只是这事,的确不需曹操亲自上门。曹操此行,还是为了另一件私事。曹操看看尚自恍惚不安的贾政,“存周兄可否让我和王夫人单独谈谈?”
      
      一波接一波,贾政彻底愣住,不知回什么才好,只得点头退到内室。王熙凤看出情势非常,叫其余丫鬟退下,留了平儿在旁。
      
      偌大的会客厅,平儿看着眼前,一个凤姐,一个威名赫赫的曹司空,大气都不敢出。凤姐也不看曹操,兀自抚弄手上那只扭丝玉镯。曹操这个客人,比主人还自在,一杯茶一口一口啜饮。
      
      要不是平儿伺候凤姐多年,简直要以为他俩这架势,是这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可眼前境况着实诡异,见过不少世面的平儿都站立不安。
      
      “嗯……好茶……”曹操喝了半碗茶水,才搁下盏,赞不绝口。
      
      凤姐摩挲玉镯,莞尔一笑,“这是春天江东新出的茶叶。司空喜欢,我家里还有,回头送您几罐!”
      
      “夫人真是爽利大方!”曹操微眯眼,“果然名不虚传呐!”
      
      “大人过誉……”
      
      “哎……夫人休要过谦!”曹操从袖中取出满宠呈上的公文,掷到桌上,声若洪钟,“夫人计谋过人,都算到曹某头上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凤姐和阿瞒第一次过招!
    其实屯田一事,对于凤姐和贾家来讲,是一次投机。但是对于曹操来说,意义就完全不同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碧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啊涵涵涵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