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作者:增删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屯田垦荒!”平儿失声惊叫,恐外头哪个丫鬟婆子听去,掀帘探头张望两眼,看外间没人,才放心回来。
      
      平儿可谓是王熙凤的管家钥匙,可毕竟做丫鬟长大,对政治上的筹算,根本无法同王熙凤相提并论。
      
      “奶奶,能行吗?”平儿心里没底,“要不要再和老太太、太太商量看看?”
      
      王熙凤不吱声,一手摸摸额头,侧过脸对着妆镜左顾右看。贾琏死后,她没少操心,眼角细纹突生,抹几下也消不去。算来她也就二十出头,少妇美貌动人的年纪,青春早寡。前头有个李纨,活脱脱的寡妇例子。
      
      寡妇的日子,侍亲、教子、守节。说不准,哪天被人再相中,得了长辈同意,重披凤冠霞帔再做一回新妇,仍旧去伺候另一个男人,在他身边长成寄生缠绕的菟丝花。她不似李纨有个儿子终身靠,却比李纨多了一重管家奶奶的身份,还有什么话说呢?一把金笼头,从此拴死在府里,呕一辈子心血。
      
      平儿善解她意,开解:“二爷去了,奶奶难过……凡事总得向前看。二爷泉下有知,看见奶奶这样,也不得心安啊……”
      
      凤姐吸进一口气,缓缓吐出,生生将眼眶里的泪花逼回去,“我何尝不明白这道理……”
      
      平儿还没开口,外头小红在外间报道:“奶奶!尤美人那儿来人了!”
      
      “什么?”凤姐听见“尤美人”三字就头大。二姐刚进府那会儿,她就听说尤家一双尤物,妹妹因贾珍父子捅娄子,被吕布拐去做妾。吕布败逃后,她人就不见了。原以为就是个可怜丫头,死了跑了都好,脱离苦海,省得来搅局。
      
      真真是命里魔星,凤姐绸缪多日,把尤二姐摆布得只剩一口气,专等她自己了断干净。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再没有比这更离奇的事儿!宫里突报,尤三姐进宫被封做美人。又把二姐从鬼门关捞回来。这一捞回来,有个美人妹妹做护身符,凤姐再下手就难了。
      
      王熙凤揭去膏药,整理仪容,出去和尤二姐一道接了旨。
      
      “家里长辈近来多病,不能出来接旨,还请中官见谅。”凤姐延请内侍到正厅招待,“美人真要请我们二姐同去鲁阳?”
      
      “圣旨上怎么说,照做就是,何来真假?”内侍喝茶,“陛下体恤美人与母姊分别多年,特开恩典招亲人进宫团聚,二奶奶不肯放人?”
      
      凤姐皮笑肉不笑,瞥一眼尤二姐,还是那副低眉顺眼、不知道心里打什么主意的样儿,高声道:“不敢!不敢!中官是知道我们家处境的,夫君新故,担子落在我一人肩上,可不得把院里人照料妥当了!”
      
      “既然是陛下恩典,我这就去给二姐收拾行囊,好生送她过去。”
      
      内侍回绝,“不必二奶奶费事!尤二奶奶带上随身物,这就随奴去吧,车马还在门口等着呢!”
      
      王熙凤面上一冷,银牙暗咬,暗骂她算哪门子的尤二奶奶。当着内侍,不能表露出来,少不得堆笑装傻。
      
      尤二姐这才抬起头来,对凤姐福身行礼,低声说:“跟奶奶告罪,我去去就回来。”
      
      “哎……妹妹说的哪里话!既是陛下旨意,美人召请,妹妹不妨在鲁阳多待些时日,切勿以我为念!”凤姐巴不得送她快走,“善姐儿,快去收拾你们奶奶平常用的,都带上!”
      
      “平儿,去老太太、太太那头通报一声。”
      
      凤姐殷勤送她上车,嘱咐些保重、向尤美人问安的话,目送宫内车驾绝尘而去。
      
      回身进院,天色将晚,四下霞光黯淡、夜色悄上。蟹壳青的天际,一圈荷粉、藕荷色的霞彩,月色溶溶,乌鹊归巢,盘旋低鸣,掠过屋檐。
      
      王熙凤不是伤春悲秋、触景生情的秉性,此时却仰望着树梢乌鹊,有所预感,说不上是好是坏,只觉得暗潮汹涌,有什么事,近了……
      
      当晚,亥时刚过,凤姐行色匆匆从王夫人院里回屋,进门就叫丫鬟婆子出去,独留下平儿。
      
      平儿沏茶过来,“奶奶怎么了?可是屯田的事有了眉目?”
      
      王熙凤接过茶盏,喝下一口,神清气爽,眸光生辉,“今儿还多亏了咱们这位尤二奶奶!”
      
      平儿摸不着头脑,只当凤姐生气,“奶奶别和她计较……”
      
      凤姐隐隐露出兴奋之意,让平儿开匣取出家奴的死契,摊在桌上挨个看了一遍,数数差不多有五十来份,“我才从太太屋里回来,太太一开始也觉得我冒险大胆,不肯同意。但是有了今儿二老爷回来时抱怨的话,我就知道,事儿成了七分!”
      
      “哦?二老爷又说了什么?奶奶快别难我,说与我听听吧。”平儿受凤姐感染,不由跟着兴奋起来。
      
      “二老爷今儿回来,神色就不对,肚子里憋气,太太就问。说是曹将军执意要送陛下去鲁阳。”凤姐坏笑,翘起手指冲尤二姐房门指指,“多亏有她!大臣们还不能确定陛下是否要去,咱们倒是先知道了!”
      
      “便是陛下去鲁阳,与咱们屯田垦荒的事有什么相干?”
      
      “干系大着呢!”凤姐神采奕奕,口若悬河,“我前儿就说过,往后什么情况,谁能预料?谁又能保证没有下一个挟持天子的人出来?曹将军设屯田的地方在何处?在许县!他亲兵部从现又在何处?还是在许县!”
      
      平儿茅塞顿开,惊道:“鲁阳可是挨着许县啊!”
      
      凤姐笑吟吟又喝下一口茶,“依我看来,迁都许县,是板上钉钉的了!这位曹将军,手段确实不一般!”
      
      凤姐算盘打得精细,“往后许县就是国都。咱们在许县屯田,不就等于在皇城外头置了数百亩田产?”
      
      平儿喜不自胜,帮忙收好家奴卖身契,“奶奶真是神机妙算,多少男人都赶不上呢!”
      
      凤姐笑呵呵拍她一把,嗔道:“我最不喜欢听这些肉麻兮兮的话,你省省吧!”
      
      尤二姐和母亲,陪着三姐的车驾,跟随天子,由曹操领兵护送,移往鲁阳。鲁阳地方不大,可粮食充足,是个安定去处。后宫女眷着实过了几天舒服日子。
      
      刘协仍是愁眉不展。大臣杨奉在郭汜乱军中救驾有功,素与曹操不和,此番竭力反对来鲁阳。无奈杨奉屯兵梁县,等反应过来曹操借口粮食供给,实则居心叵测的时候,天子早就在赴鲁阳的途中。杨奉就是起兵拦截,还是徒劳。
      
      酷夏炎炎,曹操不嫌奔波辛苦,趁热打铁,逼迫天子迁都许县,改名许都。营造宫室,召洛阳百官前往许都。
      
      刘协反对无用,曹操全当耳旁风。悻悻回宫,胸中不平,摆驾尤美人宫殿。
      
      “哈哈哈哈哈……”离得老远就听见尤三姐笑声叠叠传来,“姐姐,你输了!休要耍赖,再吃我一杯!”
      
      看来二姐也在。刘协稍有喜色,止住内侍通报,缓步走进去,果见尤氏姐妹临窗设宴,趁晚凉解暑。
      
      姐妹二人,穿着一红一黛抹胸,底下系纱裙,鬓发松松挽起,半湿不干,似是刚出浴。玉臂柔嫩,脖间还留着水珠。推杯换盏,三姐笑闹,二姐半醉,真真一对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三娘莫欺姐姐!”刘协笑着过去,在桌边坐下,才看清二姐身上罩了一件素雪纱衣,衬得肌肤越发朦胧诱人。
      
      二姐低头不语,起身就要避开,被尤三姐佯醉按住,生灌了一杯酒下去,“姐姐怎么要走了!多陪陪妹妹不好吗?”
      
      二姐守寡一年不到,一身黛青深色衣衫。刘协也不出声,自己斟酒来饮。三姐不放人,天子装作不知,二姐就顺势留下。
      
      尤三姐面色潮红,可她酒量过人,看似醉酒,实际上清醒得很。故意把脸托在手背上,歪歪摇摇,嘟嘟囔囔,让姐姐陪陛下闲谈、喝酒。
      
      二姐本就被妹妹灌了半醉,跟刘协几杯酒下去,天旋地转,人事不知。等再度醒来,一睁眼,床帐绣金,发现自己躺在三姐的床上,身边天子酣睡正香。
      
      当下把尤二姐唬了个半死,胡乱套上外衫就往外跑。湘帘委地,三姐独自坐在灯下,芳影伶仃,把玩那把她永远看不腻的鸳鸯剑。
      
      二姐悲从中来,悔恨不已,噗通跪在妹妹面前,磕头,“姐姐并非有意,酒后糊涂,求美人饶恕……”
      
      三姐背对她,冷笑,“牛不喝水强按头!姐姐和陛下眉来眼去不是一天两天了,来的路上就有侍女在背后说闲话。姐姐以为我眼瞎了、耳聋了,心也盲了不成!”
      
      “我是真的不知……”
      
      “姐姐,咱们姐妹之间就不用如此遮掩了吧。咱们以前是做什么,心知肚明。床笫那点事儿,你可千万别当妹妹是傻子!”尤三姐抽抽鼻子,抬手抹去泪水。
      
      尤三姐欺身上去,“姐姐每每心里想要做什么出格的事,不说也不做,总要一步步引诱了别人,让人‘逼’你做了。你好说一句身不由己。姐姐没白生这张无辜惹人怜的模样!”
      
      “妹妹如此想我,我唯有死而已!”尤二姐肝肠寸断。
      
      “贾珍父子不算。可你那琏二爷,总是如此上钩的吧!”尤三姐沉默良久,叹息开口,“姐姐不必回去了。留在宫里享福吧……我们姐妹一场,为了男人恼了,不值当!”
      
      尤二姐恍若梦中,主意全无,懵懵愣愣,既没料到会和天子纠缠到一处,也没料到妹妹这般轻易就原谅自己。
      
      “三娘?”刘协睡醒,寻不到三姐,出来找她,入眼就是衣衫不整的二姐跪在三姐面前,姐妹俩泪湿花容。二姐抬头见了他,捂脸扭身跑进房里。
      
      “陛下是忘记自己做出什么丑事了吗?”尤三姐眼神如刀。
      
      刘协脑子“嗡”的一下,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怎么会?三娘……朕……”
      
      刘协明明记得,他与二姐喝了四五杯,二姐就醉倒。那时他还清醒,三姐又上来强灌不少,这才喝醉。他隐约记得自己本是拥着三姐进帐,躺下更衣,再看向身边,好像就不是三姐。当时他也醉得深沉,二姐三姐相貌又有几分相像,没多考虑。想是那时换了人。
      
      刘协震惊,质问:“三娘为何算计朕?”
      
      “算计?”尤三姐把剑横在案桌上,摆出媚态,声音好似在蜜糖里浸过,“三娘不知。”
      
      “朕软弱,可朕不糊涂!”刘协三步并作两步上去,扭住三姐下巴,愠怒,“朕信你,你却和那帮乱臣贼子一样欺负到朕的头上来!”
      
      三姐含泪跪下,倔强道:“姐姐守寡,大房恶毒,迟早受害。我姐妹情如一体,不可分离,妾不得已出此下策。还请陛下成全!”
      
      “不得已?出此下策?”刘协难以置信,“你们是姐妹情深了!朕呢?你可曾有半点真心对朕?”
      
      刘协惨笑着退步,指着三姐,“朕告诉你,休想!你姐姐已为人妇,还是国公府的寡妇。不是朕一道圣旨下去,就能收进宫来的!你不要脸,朕还要颜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你们觉得这章狗血,我不负全责,尤氏姐妹得跟我一块儿背锅!每次到她俩都要撒狗血……(逃)
    曹丞相下章就出来!出来收拾烂摊子了~
    以及,三国是真折腾文武百官!动不动搬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