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少帅我们不约

作者:文房二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这一次两人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在大厅,林开衡提前订好了包房,两人一进餐厅,就被热情的经理带到了包房门口。
      “怎么订了包房,上次在大厅不是挺好的?”青桦将手中的书包放到旁边的椅子上。
      林开衡坐到了她旁边,听到她的问话,便答道:“有些事情在大厅做着不方便。”
      “什么事情?”青桦还没明白过来,但是看到林开衡脸上坏坏的笑容,她突然明白他在做什么,“不要脸!”这个男人脑子里除了这点事,没其他事情可想了么。
      “对着你,我不需要要脸!”林开衡趁势压了下来,在青桦唇上偷了个吻,这个吻浅尝辄止,并不像以前在她的唇内肆意得掠夺,倒是让青慧觉得有些意外,然而她很快就明白了林开衡为何会这样。
      包房的门被敲了几声,在林开衡应答之后,餐厅的侍者端着托盘进来,和上一次一样,是新洲牛扒,不同的是,林开衡还叫了红酒,青桦挑了挑眉问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么?”
      “不是什么大日子,不过是想好好和你吃一餐饭!”林开衡给青桦倒了半杯红酒,说道,“喝一点?”
      青桦想起了在曹家喝的那杯酒,林开衡显然也想到:“放心吧,这酒很干净,我不会再给人在我酒里下药的机会。”
      青桦自然知道曹家那次是意外,林开衡这样的人,平时的保卫措施肯定做的很好,曹家那次,大概他也没想到曹沛瑜竟然会那样大胆,在他的酒里下药,不过曹家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青桦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红酒进入口腔内,滑入喉中:“好酒!”
      “喜欢多喝点!”林开衡看她这副模样轻笑了一声,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看起来竟有一种邪魅的味道,青桦一时竟看呆了。
      “好看么?”
      “好看!”青桦呆呆地点了点头,林开衡又轻笑了一声,青桦才反映过来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一时间脸上似火在烧一样,一下子红透了。
      “好看就多看看,摸一摸也可以,我不介意的!”林开衡盯着青桦,狭长的眸子里蕴着笑意,似乎对于能够让青桦沉迷于自己的美色很满意。
      “不要脸,谁要摸你!”青桦放下酒杯,专心地吃起牛扒。
      林开衡见状也没有再逗青桦,这一次他顾及了青桦的速度,吃的极慢,几乎和青桦同时放下刀叉。
      他端起酒杯跟青桦碰了碰,说道:“这酒不烈,喜欢的话多饮几杯也没关系!”他狭长的眸子盯着青桦,眼眸里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光芒。
      青桦看不透他,不过这酒确实如他所说不烈,口感极好,青桦也免不了贪杯,然而青桦不知道这酒后劲十足,喝时确实不觉得烈,几杯酒下肚,过了一会儿之后,青桦开始觉得有些头晕,眼前的林开衡似乎有些模糊起来。
      “你别晃啊,晃得我头晕!”青桦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想抓住林开衡,让他别动,偏偏她怎么伸手也抓不到他,她有些不高兴,耍起赖来,“说了叫你别晃啊,再晃我以后不理你了!我头有点晕啊!”
      林立衡看着她酡红的面颊,有些惊讶,没想到她酒量这么差,喝了这么几杯就醉了,他抓住她乱晃的手道:“我没晃,是你醉了!”
      “胡说!”青桦笑了起来,“我怎么可能会醉,就是你在晃,你别晃了!”
      酒精渐渐侵入脑中,青桦的脑子越发迷糊起来,她打了个哈欠,头一歪倒入林开衡的怀中,林开衡低头一看,竟然睡着了,他不由得失笑。
      他的手摩挲着她因为酒精而略微发烫的脸颊,那双娇滴滴得总是勾人的眸子此刻紧紧地闭着,只留下一片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林开衡伸手摸了摸那长而翘的睫毛,青桦似乎觉得痒,眉头皱了皱,伸出手将林开衡的手打掉,嘴里咕哝了一声:“别闹,痒!”
      林开衡的手顺着她的睫毛慢慢朝下摸去,直到摸到那嫣红的唇瓣,唇瓣上还留有些许酒渍。林开衡的手将酒渍轻轻擦去,用嘴巴吮了一下,甜的!
      他的眼神渐渐暗了下来,仿佛包房外浓重的夜色,他低下头吻上了那片温软娇嫩的唇瓣,他肖想了一天的唇瓣,唇瓣里淡淡的酒味,让人愈发沉醉于其中,她于他,就是那最浓烈的酒。
      在他触及到她之后,身体内隐忍了一天的欲望在这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昨夜做的那些荒唐而绮丽的梦,像是电影片段一样,不断地在他脑海里回放。
      林开衡陡然坐直了身子,不能这样,不然只怕他真的会在这里就要了她。
      他是不介意,但是他能想象到,他那样做了之后,她会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他,那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她的心甘情愿,这是他一整天没做事,思索出来的结果。
      小姑娘娇气又倔强,亲吻两下都不乐意,若是真的要了她的身子,还不知道会怎样的闹腾,林开衡越发觉得那天没有趁着药性要了她,是自己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
      这种事情从零到一,是十分难以跨越的距离,可是从一到二,再到无数,却是顺理成章、十分简单的事情了。偏他把婚前唯一一次能够从零到一的机会给浪费了,林开衡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没这么绅士过,也没这么傻过。
      他用手摩挲着那片温软柔嫩的唇瓣,手指突然重重下压,仿佛在发泄着什么,半晌,他低声说了一句:“小狐狸,今天就放过你了!”
      将青桦灌醉是他本来的计划,他计划着来一次酒后吃点豆腐,昨夜的梦不时得在他眼前徘徊,刺激着他要做些什么,什么都计划好了,可是他没想到青桦的酒量这么差,竟然直接醉到睡着了。
      他伸出手指捏了捏青桦的睡熟的脸,轻哼了一声:“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坏蛋!”
      林开衡掀了房铃,叫来了侍者,吩咐道:“煮碗醒酒茶来!”
      将醒酒茶给青桦灌了进去之后,又待了半个钟头,青桦才逐渐醒来,只是脑子仍然不十分清醒,声音也有些沙哑:“我这是怎么了?”
      “喝醉了,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林开衡仍然维持着半搂着她的姿势,没有松开她。
      青桦有些晕晕乎乎的,也没有在意,摸了摸头:“怎么可能呢,才喝了几杯呀!”
      想她在大学期间,虽然不是千杯不醉,可是这么几杯红酒就想灌醉她是绝对不可能的。蓦得,她停下了动作,她忘记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苏青桦,她穿到了一本书中,真是晕了,她敲了敲自己的头。
      又在林开衡怀里靠了一会儿,青桦觉得自己清醒了,才从他怀里坐起来,假装不经意地问道:“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那倒没有!”林开衡回答道,让青桦松了一口气,“不过,就是趁着酒劲轻薄了我!”
      “我?轻薄你?”这怎么可能?青桦听这话一惊,扭转头去正好对上了林开衡那双狭长的眼睛,那漆黑的眸子闪着笑意,青桦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不由得锤了他的胸膛一下,“不正经!”
      “唔,我还可以更不正经!”说着,他的唇便压了下来,他把她的话当做夸奖,在她的唇瓣上碾压吮吸,直到她觉得唇瓣上微微痛,开始挣扎,他才用轻易地撬开她的牙关钻了进去,与她湿滑的香舌搅在一起,挑动得她跟他一起沉沦。
      许久他停了下来,趴在她的肩膀上,青桦不敢乱动,她坐在他的怀里,清楚地感觉得身下的坚硬,她虽然没有吃过猪肉,却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林开衡喘着粗气,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不由得低低地笑出了声,故意顶了顶她,又在她耳边吹着热气,用一种十分低沉却又性感十足的声音问道:“怕吗?”
      这句话与其说是问话,倒不如说是一种挑逗。
      然而这个时候,青桦却十分乖巧,她知道有些男人经不起挑衅,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她面对的是林开衡这匹披着羊皮的狼,青桦不会给他一点机会的,她颤着声音回答:“怕!很怕!”
      林开衡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轻轻印了一吻,道:“狡猾的小狐狸!”
      做完这个动作,他没有了动静,过了一会儿,才将青桦从他腿上扶起:“走吧,送你回家!再不走,只怕你就真的走不了了!”
      青桦闻言立即拿着自己的书包往前走了两步,与他保持距离,生怕他化身为禽兽。
      林开衡长手一伸,就将她勾了回来,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哼道:“躲什么?真要想对你做什么,躲得掉?”
      青桦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躲不躲得掉是一回事,但是躲不躲却是另外一回事,这涉及到态度问题。
      虽然三番两次和林开衡有了亲密接触,但是都不是她自愿的,她只是没有办法躲过他罢了,在他的想法没改变前,她的态度绝不会改变,这是原则问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