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少帅我们不约

作者:文房二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晚上的时候,唐如烟跟苏立涛说话的时候顺便提了苏夫人的事情,丈夫是苏家未来的接班人,自己是苏家未来的当家主母,苏夫人这样自毁长城的事情,唐如烟是没有办法容忍的。
      不过唐如烟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孝顺的,她没有直接指责,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母亲不喜大妹,可是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她顿了顿,又道,“若不是大妹发现的早,在林家人面前丢了人,到时候没了面子名声的又岂止是大妹一个人,二妹三妹,包括我们的庭兰庭芝,这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还有父亲明年想上位,出了这件事情,林家还会支持父亲么?”
      最后她目光柔和,右手轻轻地抚在小腹上:“更何况,还有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母亲要扶持娘家,喜爱云表妹,我都没有意见,可她不该拿着咱们苏家的面子和名声给李家做垫脚石。”
      苏立涛在听到她提及肚子里的小家伙时,其他便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盯着她的肚子,仿佛能看到肚子里那颗小种子,他的声音似喜似泣:“有了?”
      唐如烟点了点头,林家人离开后,她去医院检查了,已经得到了准确的答复,在生下庭芝四年后,她再次有了身孕:“已经检查过了!”她低声说道。
      苏立涛伸手想去摸摸她的肚子,然而到了跟前又退却了,他已经二十八了,自然想有自己的儿子,唐如烟的肚子隔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在他几乎绝望时,小家伙居然来了。
      想起妻子方才说的话,苏立涛也觉得母亲过分了些:“这件事情我去找父亲谈一谈!”
      他身为儿子不好直接指责母亲的过失,可是母亲犯下这样愚蠢的错误,他也不会替她隐瞒。
      唐如烟点了点头,吩咐道:“好好跟父亲说,若不是母亲这次实在做的太过,我也不会跟你说的。”
      苏立涛点了点头:“我明白!”他拍了拍她的手道,“你不要想太多,安心养胎!”说完开门去了书房,这个点父亲应该还在书房里。
      苏夫人此刻正在房间里跟李湘云打电话:“云儿,那件衣服我已经给那个丧门星了,真不知道你干嘛那么好心,送她那么好的衣服,今天她在林夫人面前可是大大出了风头呢!”
      李湘云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今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吧?桦表妹的衣服穿着可还合身?”尽管已经从苏夫人的嘴里听出来自己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可她不死心,依然想跟苏夫人确定一下。
      “没什么事,一切都很顺利,我倒是希望能出点什么事,搅了这场订婚,可惜你姑丈昨天嘱咐我了,不能生事。”说着她又不瞒得骂道,“真是不知道那个丧门星有什么好,那林夫人偏偏对她看中的很,今天云儿你不在,你若是在了也就没那丧门星什么事了!不是姑妈说你,昨日就叫你过来,偏偏你面皮薄心又好,不肯过来,你若是来了,就凭你这模样本事,林夫人怎么会瞧上那丧门星。”
      李湘云冷笑了一声,她这姑妈真是个蠢得很,林夫人上门是去想看苏青桦,她去算是怎么回事?而且就她姑丈那个精明相,会让她一个外姓的侄女儿搅了自己家亲闺女的好事?
      只是那旗袍她明明动了手脚,苏青桦却没事,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自己怕做的太过被苏青桦发现,所以那线没有裂开?李湘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恼意,倒是个好运气的,难怪能做上少帅夫人的位置呢!
      如今亲事已定,她也没了奈何,可是从重生开始,她就为这件事情筹谋,这样的结果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放手,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是订婚而已,结了婚还能离婚呢,这一点小小的挫折可吓不退她李湘云,李湘云的嘴角勾出冷冷的笑意。
      苏青桦既然有胆子跟她抢林开衡,就该有接受名声受损的勇气。
      虽然这样想着,可是林开衡和苏青桦订婚的事情仍然叫她恼怒不已,她看着旁边橙香垂着头一副老实的模样,心中冷笑,就是这个看起来老实的丫鬟,竟然能够摸到陈礼仁的床上,还说什么陈礼仁强迫她的。
      就她这副模样,陈礼仁能强迫她,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陈礼仁后来纳的姨太太哪个不比她强,还在她面前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就让人恶心。
      不过后来陈礼仁也没给她一个名分,这丑东西大概也知道自己不得姑爷喜欢,倒是安分了不少,倒是让李湘云的郁气消散了不少。
      李湘云拿起手中的杯子朝着橙香砸过去:“没用的东西,让你办点小事都办不好,留你有什么用?”
      橙香方才听到李湘云的电话,便知道小姐不会放过自己,此刻李湘云的茶杯砸在她的头上,她也不敢躲,直挺挺的站着,茶水淋了她一头一身,额角也被茶杯砸的红肿。
      李湘云看着她这副模样,不但不解气,反而怒火更加高涨,随手拿起一个东西,继续朝橙香砸去,口中骂道:“没用的东西,养你就是白吃饭的,没用就算了,还是白眼狼!”这是把前世的事情也骂了出来。
      橙香心中委屈,但是李湘云正在气头上,她也不敢反驳。李湘云虽然脾气不好,但是李家给的工资比较高,她家里缺钱,也只能硬生生忍受着,不过是被骂几句打两下,她早就习惯了。
      李湘云发泄了一通,才让心底的那股郁气稍稍消散了一些,不过看到橙香跟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心底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拿个东西就丢过去:“滚,别站在这里碍眼!”
      橙香听到这话如逢大赦,赶紧退了出去,正好遇到梨香端着碗进来:“小姐又发脾气了?”
      “嗯,好像林少帅和苏家表小姐订婚了!你自己小心一点!”橙香顺手将头发上耷拉着的茶叶抹掉,叮嘱道。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换身衣服吧!”梨香端着碗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应之后便走了进去。
      李湘云对着橙香发泄了一通之后,情绪好了一些,见梨香进来,淡淡的道:“你来了,正好,我有事交给你去做!”
      “明天报纸上肯定会刊登林开衡和苏青桦的订婚之事,你给我找一些人散步舆论,就说苏青桦配不上林开衡!”
      想了想又觉得还不够,自己亲自打了个电话给她认识的一个作家朋友,在电话里,她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被表妹抢了婚事的悲情人物,然而这个悲情人物又非常大方地表示要成全自己的表妹。
      作家在那边大骂不止,当下朝她说道:“你放心,你吃的这个亏我一定会给你讨回来!”
      李湘云假模假式得劝说了几句,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电话。都是愚蠢的,这个作家,自己也不过是因为上一世的记忆随手帮了他一个小忙,就让他这样肝脑涂地。李湘云脸上闪过讥嘲,不过这样的人也最好利用。
      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李湘云嘴角勾出一个笑容,苏青桦啊苏青桦,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看你明天还笑不笑的出来,她可是知道舆论的力量是十分强大的,前世的时候,还发生过女明星被舆论逼死的事情。
      看你如何应对,李湘云眼睛眯了眯,十分愉悦。
      苏夫人跟李湘云通完电话后,回过头就见到丈夫站在身后,她不由得拍了拍胸口,嗔道:“你干什么,吓了我一跳!”
      苏泽天想起大儿子说的话,再看看眼前这个蠢妇还一副无知的模样,憋了一肚子的怒气爆发出来,他伸出手给了苏夫人一个狠狠地耳光:“蠢妇,愚妇,你这样害我苏家的女儿,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若是在苏家待不下去,觉得你那个侄女儿好,就给我滚回你李家去,我们苏家容不下你这等吃里扒外的东西。”
      苏夫人捂着脸,眼中含着泪,委屈道:“我做什么了,让老爷发这样大的火?我为老爷生儿育女,为这家兢兢业业,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爷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总得有个理由不是?”
      “理由?”苏泽天冷哼一声,“你今天早上是不是给青桦送去了一条旗袍?”
      “是啊,那是云儿为了祝贺青桦和林少帅订婚,特意去锦绣阁订的旗袍。”
      “为了祝贺?特地?”苏泽天听到这几个字,怒气更盛,“你那个侄女儿心眼多的跟筛子似的,她是为了祝贺?她分明是为了破坏我们苏家和林家的婚事,她送的那件旗袍,上面的线都松了,若不是青桦仔细,今天我们苏家还不知道丢多大的丑!我警告你,李慧琪,你若是再听你那个侄女儿的话,你就给我滚回李家去吧。”
      “不,不会吧,许是锦绣阁的绣娘手脚粗,没有缝好?云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苏夫人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想起云儿对林开衡的仰慕,不过她很快打消了自己这个想法,云儿那样善良,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一定不是云儿做的。
      苏泽天看她一副仍然相信李湘云的模样,也懒得同她多嘴:“你明天把手头的事情整理整理,这个家以后交给老大媳妇来管,你不用插手了!”
      “老爷,你不能这么对我!哪有婆婆不管家,交给媳妇管家的!”苏夫人不可思议的尖叫道,她怎么能放下苏家当家夫人的位置。
      苏泽天不理会她的嘶吼,冷着脸道:“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若是你不照做,就给我滚回李家去!”
      苏夫人看着苏泽天离开的背影,眼里充满了痛恨,凭什么都欺负她,她做错了什么,都是苏青桦那个丧门星,她就说她克她,那个道长说的一点都没错,看看,她才跟林开衡订了亲,她就被苏泽天剥夺了管家权,这门亲事她一定要给毁了,苏夫人那双和青桦极为相似的眸子里闪动着令人心悸的疯狂。
      还有唐如烟那个贱妇,还以为她是个老实的,没想到却在背地里阴她,想要管家权,一个嫁过来七八年,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的贱妇,凭什么抢她的管家权。
      看来立涛房里人太少了,该给他添些人,看那唐如烟还有功夫来跟她抢什么管家权,做她娘的青天白日梦。
      这边唐如烟听了苏立涛转述的结果,眼底露出一丝欣喜,不过她很快将这丝欣喜遮掩过去,看着丈夫,有些忐忑不安:“父亲让我管家,按理说我不该推辞,可是妈还在,又一向把家里打理的不错,我帮妈分担点事务就好了,管家就不必了!”
      “父亲已经决定了!”苏立涛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疼,他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能够做出那么愚蠢的事情,这两年来,母亲行事越发荒唐,确实该让母亲受受教训了,但愿母亲经历这一次,日后能够清醒点。只是这话却不好跟妻子说,母亲再不好,到底是自己亲生的母亲。
      唐如烟见丈夫态度坚决,知道这事算是定下来了,心底一定。对于苏夫人这个婆母,从前唐如烟也是敬爱的,可是自从她连着生下两个女儿,苏夫人便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时不时地想撺掇丈夫娶二房。
      哪个女人能够容忍婆母插手自己的房中事,唐如烟也不例外,虽然因为她的强硬拒绝,丈夫没有纳姨太太,只是她与婆母的梁子到底结下了,如今婆母自己犯了蠢,拿捏到她手上,自然不能怪她出手。
      更何况她做的不也能说错,毕竟再让婆母管下去,这个家只怕真的要出事,婆母也不知道被那李湘云灌了什么迷魂汤,从前的时候虽然也向着娘家,但是到底还是以苏家为重的,自从李湘云来家里走动的勤了之后,婆母俨然把李家当成了自己家,苏家反而抛在了脑后。
      真是笑话,自己儿子的前程不管,苏家的名声不理,女儿成了侄女的踏脚石,她不但不觉得错,反而觉得理所当然,丈夫会这样容易的就同意了公爹的主意,只怕也是对这个失望了吧!
      愚蠢!
      她不为自己的儿子丈夫着想,她唐如烟却得为自己的儿女丈夫着想,这管家之权,就是公爹不发话,她也是要夺过来的,好在公爹发话,倒省了她的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