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刺

作者:常怀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9 章

      东阳市火车站位于南区与西区交界的泰兴大道上,火车站有东、南两个出站口,停车场位于火车站西侧,她将车随意地停进负一层的某处停车位中,将引擎熄火、拉手刹、拔车钥匙,解开安全带后,她打开车门下车,她确定了一下停车场的环境后,将车门关好、锁上,沿着车道往电梯的方向走去,李飞已经在抵达处等她。
      来的路上她大致跟李飞讲解了一下她制定的计划,她们装作是周昶的友人去接周显,若是周显不肯跟她们走,她们只能强硬一些将周显强行架走,如此,她需要李飞的人先与火车站的警员通气,免得节外生枝。
      [已到停车场]
      [好]
      在等待电梯下降的时候,她给李飞发出了通知自己已抵达的消息,李飞回复她的同时附上了火车抵达班次表,周显搭乘的班次会在十分钟后抵达东阳。
      电梯门缓缓开启,她趁着人流走进电梯内,站在靠近电梯按键的人自觉地伸手按下了一楼的按键后,大家都在等待电梯上升。
      稍等了十余秒钟后,电梯门再度缓缓开启,他们走出了电梯像从杯中倾倒而出的水四散开去,她抬眼寻找着候车室或抵达处的标识,是在十一点钟的方位,她看见不断有拖着行李箱或扛着大包小包的人们从那边朝着出口的方向涌去。
      她平静地朝着抵达处走去,心中想的是她和周显已有六年未见了,不知这个讨厌鬼现在是什么德行,是依旧混账、以自我为中心还是说他已经懂得收敛自己的本性,在外人面前会有所保留呢?
      周显和周韵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一个是混账,另一个却没有长歪,按部就班地读书、实习,半点没让父母操过心。他们母亲身上所有的劣根性,周韵没有遗传到,不过越是看起来无害、良善的角色越狠,一个连自己的原始个性都能完美隐藏的人,真要做什么是不会含糊的。
      “袁,这里”李飞远远地便冲着她挥手,他带来的警卫已分开站在抵达处的四个位置,像一张张开的网等待随时收拢,她看了一眼站在抵达处的中年警察,他抱着手站着,此刻抵达处并没有旅客,那四个警卫的站姿很是可疑,那位中年警察却没有上前来询问情况,说明他们已经打过了招呼。
      “看起来不错,我们尽量不要引起关注,让他们站得远一些”她和李飞汇合后,担忧地扫视了那四人一圈,这样看确实太显眼了。
      “好”李飞抬起手,对着那四人摆了摆手,那四人便退到更远一些的位置站着,装成是旅客的模样或是打电话或是装作在玩手机,其中有两人装成是多年不见的友人在寒暄,这样比较正常。
      她和李飞耐心地站在抵达处的栏杆外等待,抵达处上方的电子屏幕显示还有五分钟,周显搭乘的K五三七次列车就将抵达东阳,慢慢地也有了些来接人的人围在栏杆外,有些人还举着牌子。
      她在等待的期间,掏出了手机,解锁手机屏幕后刷新了一下社交软件的动态,余珊珊在五分钟前发布了动态,明说自己要来接一位亲属,周昶把接待周显的任务交给了余珊珊,他是真的很不想看见周显。
      “到了”李飞轻轻地拽了拽她的衣角,提醒她,周显搭乘的班次已经抵达,她将手机锁屏后,放进右侧裤兜内,仰起脸来等待周显从候车室里走出来。
      “周显”熙熙攘攘的人流从候车室里走出来,她努力地分辨着人流中的每一张脸,终于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即将从自己面前走过,她毫不犹豫地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臂,那人转过脸来果真是周显,有些人不必看脸,只看身形便能知道他是谁。
      “你是?”周显茫然地盯着沈袁瞧着,他拉着行李箱绕过了栏杆后,走到了她和李飞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二人好一阵子,似在判断他们的关系又像是在对他们的衣着感到好奇。
      “我是余珊珊,是你哥让我来接你的,这位是李勇,你哥的朋友”她从容地解释着自己的身份,随后向周显介绍着李飞的新身份,以此来打消周显的顾虑。
      “原来是嫂子啊,那走吧”周显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追问的意思,说着便要随他们走,时间和身份都已对上了,他没有怀疑他们的理由。
      “车停在地下车库,我们走吧”李飞友好地上前接过了周显拉着的行李箱,周显很顺手地将行李箱交给了李飞,他们二人自然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周显跟在他们身后,按下电梯的下行键后,他们等待电梯上升,随着等待电梯的人慢慢增多,他们的人也混了进来。电梯门一开,他们平静地走进了电梯内,她、李飞和周显站在电梯的左边,那四人就电梯的右侧,中间隔着不相熟的路人。
      电梯门开启后,他们三人先走出了电梯,由李飞带着他们往李飞的车的方向走去,李飞刻意将车停在了一个摄像头视线视角的停车位中,李飞用车钥匙遥控开了车门,她先坐进车后座,周显紧跟着坐进她身旁的车座中,李飞拉着行李箱装作去后备箱放行李的样子,待他们坐定后,李飞用汽车的反锁功能将车门锁住。
      “诶,嫂子,他怎么把车门锁了?”周显听见车锁落锁的声响,他先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随即他伸手去开车门,发现车门打不开后,他略有些惊奇地询问她,李飞锁车门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叙叙旧吧?”她转脸,看着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周显,满是愉快地说着,一个人的容貌可以改变,但声音、动作、神态是无法改变的,她明显看到周显的眼中闪过惊恐的神色。
      “什么意思?”周显努力地向后仰,身体稍稍地往车门的方向挪了挪座,面向着沈袁问道,面上带着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她看着这张和周昶相去甚远的面容,顿了顿,周昶是夏日里清凉的风,周显是盛夏里的热浪,个性如此不同,他们的命运自然也走向两个极端。
      “不好意思,我忘了我这张脸你可能不认得,嗯..你还记得在胡同里常常给你糖果和巧克力的姐姐吗?”她迫近了周显一些,给出了她身份的提示,她相信他不会忘记她是谁的。
      她是那个十六年前囚禁他兄长的天才少女,她设下陷阱,而周显是她引诱周昶落入陷阱的诱饵,她能成功地囚禁周昶,周显可是帮凶呢。
      “你..你要做什么?”周显的眼睛左右地快速转动,似是已经猜出她的身份了,他害怕地仰起脸来,上半身已经贴在车窗玻璃上了,她看见他咽了咽口水才讲这句话说完。
      “我看你跟你哥长得虽不一样,但各有各的特点,既然来了不如留下来陪我玩玩?怎么样?”她起身,半站在车厢内,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周显,语调戏谑地询问着周显的意见。
      “疯子,疯子..”周显害怕地滑坐在车座上,眼睛瞪得极大,胸口剧烈地起伏,她的提议让他害怕地不敢动。
      “你知道我是疯子就好,记住了,你哥是我的人,谁让他不痛快,我就让谁不痛快,还有,你别忘了当年你是帮凶,你母亲难辞其咎,这些事如果被你父亲知道了,你们母子还有好日子过?”她严肃地提醒着周显当年的事,周显是帮凶,身为周家主母的杨凤至或许知道周昶被她囚禁但无动于衷,这是她根据杨凤至知道周昶被寻回时的模样做出的推测,杨凤至简直恨不得周昶死在她手里。
      周昶被非法囚禁,周家在事后没有提出民事诉讼有很大的原因是杨凤至心中有鬼,他们再怎么无视周昶也不敢让周康和周昶知道他们涉案其中,他们还想要吸干这二人的血呢。
      “你听清楚我的话了吗?”她伸手用力地拍了拍周显的左脸,语调自然地由低拔高,为了提醒周显她有多认真地在威胁他。
      “明白”周显惊恐地盯着她的脸,整个人半瘫坐在车座上,左手抓着副驾驶座的车座,右手抓着车后座的头枕,勉强地维持着这种坐姿仰视她。
      “听明白就滚吧”她重新坐回到车座上,冲着站在车前头的李飞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放人了。周显在听到车门解锁的声音响起后,慌张地打开车门,由于下车的时候用力过猛,双脚打了绊跌坐在了地上,他挣扎着又站起身,抓过放在一旁的他的行李箱就仓皇地往电梯的方向逃走了。
      她打开车门下了车,将车门带上后,她舒了一口气,事情已办好,她摸出手机来,按了按唤醒键,确定现在的时间是七点八分,她的晚餐还没有着落。
      “你和他说了什么,他跑得这么快”李飞笑吟吟地走上前来,十分好奇地询问她是说了什么可以使一个人逃得这么快。
      “没什么,事情办完了,我们散了吧”她浅笑着说道,婉拒告诉李飞其中的缘由,语毕,她朝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李飞是她的朋友,同时也是沈一康埋在她身边的眼线,她不想和任何人解释当年的事情的经过,那是她跟周昶两个人的事,事情既已办妥她们自然是要各回各家。周显走了,周昶也该放心了。
      生活仍然在继续,她和周昶的故事还有大段的篇幅等待添加,过去是恒久不变的既定事实,她喜欢展望未来,有些人喜欢弥补过去,每个人都尽力满足自己的需求,只要活着,故事总能解锁新的玩法,何乐而不为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