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南山南

作者:珞时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新仇旧恨

      江黎见到了一个病怏怏的张桃花,她不停地咳嗽,面黄肌瘦,早已不复当初和她说话时的精神头。
      
      “是你啊。快,快坐。小迪给姐姐倒杯水。咳咳咳。”张桃花从床上坐起来。
      
      江黎连忙过去扶住她:“这不是病毒?”
      
      “嗯,我淋了雨,没管他,一直咳嗽就没好。就是苦了他爷俩了,我这身体都废了。”张桃花满眼都是灰色。
      
      江黎说:“我那里有些草药,改天给你送些过来。”
      
      张桃花摆摆手:“谢谢你,江黎。还是别浪费了,听说集市要开了,你去换点吃的也是好的。这年头吃的比什么都金贵,村里的地抢种的地瓜好多感染了。哎。”
      
      江黎说:“我家人口少,粮食还够。张姐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张桃花说:“杨家村村里爆发了病毒,没法呆了,村长听说溪村上山了也带我们上了山,谁知道,山上能住的地方不多,我们村那里山洞少,不像溪村。好不容易带过来的种子第一批种下去就烂了。村长感染病毒没了。我们就到处投靠亲戚。我表哥家在溪村,交了一部分粮食,就落户了。他爹算能干的,帮着盖房子,好在能有口吃的,一起来的小云家孩子爹感染病毒没了。哎,孤儿寡母看着可怜。这世道。”
      
      江黎看着张桃花落泪安慰她:“集市开了后,大哥可以做缸换粮食。”
      
      张桃花擦了擦眼泪说:“嗯,他爹上山采泥去了。”
      
      江黎走得时候从包里拿了几个红薯给小迪,让她吃。小迪不要,江黎塞给她就走了。
      
      张桃花
      
      江黎去了李平家,李平妈妈拿出马草酱给江黎蘸着土豆吃,果然好吃,有点像橄榄菜家黄豆酱的感觉,颜色呈现蓝褐色。
      
      李平说:“这种草下雨后会长在阴凉的地方,一旦干燥了就会消失,味道不好,没人吃。张五婶儿有次饿了拿了腌制了,竟然出奇地好吃。我们也学她腌,但是没几天就烂了,张五婶儿掌握了腌制方法就开始卖酱了。”
      
      江黎说:“嗯,味道不错。”
      
      李平把家里的酱给江黎盛了一小竹筒,江黎没有推辞,毕竟自己给李平的也不少。
      
      李平送江黎离开,路过隔壁张五婶儿家,张家人很多,都是来换酱的,张五婶儿一看到江黎就脸色铁青。
      
      张五婶儿以为她要买酱一脸傲剑地看着江黎:“有些人就算是出五倍粮食,我也不换。”
      
      哪里想到江黎转身就走,张五婶儿面色更青了。
      
      一路上,李平告诉江黎,最近村子里出现了小偷,很多家的粮食被偷了,有些女孩子的房间都有被撬动的痕迹。
      
      江黎想估计是刘军那帮人干的,李平让她小心一些。
      
      江黎让李平带自己去找找马草,两人来到略显潮湿的阴凉地段,发现了几株紫色的草,叶子呈现椭圆形,像睡莲的感觉,每株份量不大。
      
      江黎去看了村里的庄稼,很多村民看着地里黑成一片的红薯叶唉声叹气。青壮年开始挖那些坏掉的庄稼。
      
      倒是有一种叫抢麦的类似麦子的庄稼长得不错,有个大爷在间苗,一些长得不好的苗子被□□。
      
      江黎问了个大爷:“大爷,这种粮食好种吗?”
      
      大爷摇摇头:“不好种,得好水,水量还得合适,产量比小麦产量低很多,好在抗污染。”
      
      江黎问大爷要了间出来的苗,准备拿回去种种看。
      
      村里的田都连成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田里种了各种作物,虽然长势不好,但也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江黎走到菜地这边,看到了长得绿油油的苔菜,有点像莴苣叶的样子,但是村民说这苔菜根不能吃,只能吃叶子,味道比夏天的小白菜好很多。江黎用红薯换了一斤种子,向村民请教了种法准备回去。迎面碰到了李芹和刘军。
      
      李芹手里拿着一把野花,刘军揽着李芹的腰,一副夫唱妇随的和谐面貌。
      
      江黎不想节外生枝,准备绕道走,谁知道李芹却喊住了她。
      
      “江小姐,我家今天请客,你也来吧。”李芹非常热情。刘军有些奇怪,以为是李芹的亲戚。
      
      “谢谢,不了,我还有事儿。”江黎快步离开。
      
      刘军看着包裹严实的女人背影问李芹:“她是谁?”
      
      李芹说:“听说是比村里人更早住在这里的人,手里有不少好东西。听说她可能有个宝贝,能保鲜。最主要的,我看老二没媳妇着急,想介绍给他,这女孩挺好看的。”
      
      刘军亲了一口李芹:“那敢情好,媳妇儿就是懂事儿。老二最近火气大,到处撩小寡妇,还是给他找个正经女好。”
      
      李芹横了他一眼:“你可别给我起花花肠子啊,别看她漂亮可是性格古怪,要不也不会现在都没人要。听说跟几个当兵的住一个山洞,谁知道有哪些腌臜事儿。”
      
      刘军笑着说:“放心,只要漂亮,老二那手段管得住。”
      
      此时,村西头,刘荣正在纠缠杨小云,李寡妇也不是省油的灯,上爪子把刘荣的脸给抓花了。刘荣又要袭胸,李寡妇女儿一把咬住了刘荣的腿,刘荣一脚踹开了女孩,孩子被甩出去,疼得哇哇大哭。
      
      “你这个流氓,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跟你拼了。”李寡妇见女儿受了伤,扑过去抓刘荣。
      
      刘荣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再抓,我就杀了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这里人,外村人这里人不会管的,你还没交粮食,没人会管你,跟了我,保准你有饭吃。你那个拖油瓶我也不嫌弃给你养着。”
      
      刘军一行人刚进村的时候还能收敛,后来日子长了,本性渐渐显露出来,溪村人他们不敢欺负,可外村人就不同了。溪村只收村人亲戚,还得交粮食才能算入村,大量的外村人没粮食也没有关系只能依附在村子周围的地方,自己搭个茅草屋,种点周围的地,村长李泉也是个好人,睁一只眼闭只眼,有时候还给孩子送点粮食。李小云一家三口来村里,起初还行,帮着盖房子能的口饭,可丈夫为了为自己和孩子留吃的,自己吃了感染的树叶很快就没了,李小云有些姿色,就被刘荣给看上了。刘荣来找她说要娶她做老婆,不做老婆的话就做情人。李小云也是个烈性子,死活不从,就有了刚才一幕。
      
      刘荣正得意之际,胳膊就给一双钢筋似的大手抓住,接着人一下子就被跌在地上,李小云被拉倒一边。刘荣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了龙一那张散发着冷气的脸,他脑子一下子涌现了很多回忆。
      
      “吆,你们还没死啊。”刘荣也不怕龙一他们,如今溪村使他们刘家的地盘,那村长迟早被收拾的货。刘荣招呼手下集中到自己身边。
      
      龙一和卫大山他们冷冷地看着他们,像看一群死人。
      
      卫大山看着刘荣眼里冒火:“告诉刘军,明晚我们村东河边见。有些事儿总得了一下了。”
      
      刘荣耻笑一声:“我们100多个兄弟候着呢。走了。”
      
      章倪把李小云架起来,还给孩子送了一颗糖,哄着她露出笑容。李小云急忙道谢:“要不是你们,我们娘俩就完了。谢谢你们。”
      
      一行人准备回山洞,李岚跟在他们后面一脸崇拜地看着龙一 ,吹了声口哨。
      
      “妹子,帅吧。我老大可是个绝世好男人。”连七看着李岚那花痴样打趣她。
      
      李岚难得红了脸:“是啊,看上了。”
      
      连七笑着说:“不过他有些性冷淡,也可能是不婚主义者。你要是追还是很难的。”
      
      李岚说:“没事儿啊,大不了就是输嘛。末世了,还不知道活到哪天,我管那么多。走了。集市见。”
      
      连七看着李岚潇洒的背影对着看傻眼的张晨说:“老大桃花来了,怎么羡慕了。”
      
      张晨不想搭理他:“我才没你那么多花花肠子,我就只想吃饱喝足睡觉。”
      
      连七搂住他的脖子:“还得加一条,照顾七哥这个病号。晨啊,哥走不动了。”
      
      张晨嫌弃地任由他扶着,两人歪歪扭扭地走着。
      
      江黎回到山洞,正碰上,宁宁堂叔过来,堂叔是个身材健壮的中年汉子,看起来憨厚正直,给江黎带了几个土豆做谢意,江黎没有收,反而收了一些小菜和红薯给宁宁和奶奶带上。
      
      奶奶眼含泪花:“江小姐的恩情,我们祖孙俩没法报答,只能等宁宁长大了回报。”
      
      宁宁哄着眼眶看着江黎,他不想走,可是,他知道自己是姐姐的累赘。
      
      江黎摸了摸宁宁的头:“宁宁以后长成大小伙子。姐姐等着呢。好好照顾奶奶,有需要的可以来找姐姐。”江黎眨了眨眼,宁宁明白了,他知道姐姐有个秘密,但是他不会说,连奶奶都不会。
      
      宁宁和奶奶走了,江黎一个人坐在石凳子上。村长没有提给自己分房子的事情,估计是觉得自己住这里环境好,江黎也觉得无所谓,自己在这里自在,到了村子里,约束太多了,自己也是个不合群的。
      
      卫大山来了,给江黎送了个三把竹椅,做得很精巧。
      
      卫大山看了周围一圈问:“宁宁他们呢?”
      
      江黎接过椅子:“他堂叔来接他,走了。卫哥谢谢你。”
      
      江黎把挂在山洞晾起来的迷彩服收起来给卫大山:“这段时间承蒙照顾了,这件衣服是以前家里人的,您别嫌弃。”
      
      卫大山看看自己浑身破烂,就接过来:“谢谢。江黎,我们大概报完仇就要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