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妖主雌雄同体

作者:方依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已经看到第五章了,若是喜欢,请收藏吧,老作者,坑品有保证
      凤歌也不舒服啊,这人今日似乎穿着软甲,硌得她生疼,可为了黏上他,苦肉计都用出来了,哪能听他的话,凤歌抱紧了他的腰肢,打死不放。
      青岑直接上手开始扯,可刚上手凤歌就开始喊疼,想到这女人是□□凡躯,禁不住他一捏,手还是松了下来。
      两人僵持了一会,青岑冷声道:“松手,本君扶你进去。”
      “奴家的腰真的很疼,怕是走不了路了,是公子带奴家来这的,不能不管奴家。”已经到这一步了,干脆不怕死了。
      这个牛皮糖,沾一点就被贴的死死的,青岑微微弯腰将她整个人捞起来。
      凤歌吓一大跳,本能搂住他的脖子,笑的一脸纯良,“公子真是心善。”
      “闭嘴。”青岑不悦的抿唇。
      凤歌乖巧的缩在他怀里,“浮黎君,是公子的名号?那奴家该改口跟他们一样唤您君上?”
      冷睨她一眼,“少泽告诉你的?”
      轻轻‘嗯’了一声,“君上,你们是仙吗?”
      青岑淡淡道:“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青岑走的很快,抱得却很稳,凤歌闻着他身上干净的气息,心情莫名的安稳。
      快到皓月轩时,正好遇到前来禀报的少泽。
      少泽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家冷酷无情的君上竟然抱着那个炉鼎,真是天下奇闻。
      青岑狠狠剐了那木头桩子一眼,少泽心里叫苦连迭,难怪司棋和司剑先前脸色那么古怪,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啊,他忙转过身,他没看见,他什么都没看见。
      将初凤歌抱进房中,本想一丢了之,但想到她先前喊腰疼,还是俯下身将她搁在软榻上。
      凤歌是真的扭伤了腰,躺在软和的榻上,她摸了个软垫塞到腰下,有些惆怅,遇到这厮后身上大伤小伤不断,自己真是太可怜了。
      “翻身。”
      “没事,奴家歇两天就好了。”
      “翻身。”
      凤歌很怂的翻过身,腰疼的她嘴角直抽。
      一只微凉的手触到她的腰部,很快就有一股热流涌来,疼痛感迅速减轻,等那只手离开时,腰部已经恢复如常。
      初凤歌坐起身,扭来扭去,一把搂住青岑的胳膊,像只小猫一样拿脸颊在他手臂上蹭了蹭,“谢谢君上。”
      本来想斥责她,可被她这么一抱,青岑浑身僵硬,怒气也消了。
      “若是本君记得不错,那次是你第一次......挂牌。”他曾在凡间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对人间事所知甚多。
      凤歌不知他为何会突然提到这件事,谁会想当个人尽可夫的妓子,若不是轻信错人,她又怎会沦落到被卖入勾栏。只不过,她从来不是三贞九烈之人,所以她没有一死保青白,对她来说,能够活着已很不容易。不管多艰难,她都要活着,还要尽力活的好一些。
      她闷声道:“其实......还要多谢君上。”这倒也是真心话,否则不知道要几年她才能赚到赎身钱。
      好像有一片羽毛拂过他的心上,青岑垂眸看了眼她的衣裙,转开话题道:“你找本君究竟有何事?”
      凤歌咽了口口水,用最诚恳的语气说:“君上,奴家是人,人都要吃饭。”
      这女人闹了这么大动静,竟然只是为了吃饭?“不行。”
      凤歌不解,“为什么?”
      青岑道:“你染了太多红尘浊气,要用玉露洗涤七七四十九日才能洗净,还记得本君说过你还有用处吗?”
      凤歌自然记得,绝不会忘,这也是她今晚能搏一搏的原因。
      青岑一字一句道:“你的作用就是帮本君养一双眼睛。”
      凤歌瑟缩了一下,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小声问:“怎么养?”
      青岑又抚了抚她的眼睑,他也不知自己为何对她的眼有种特别的感觉,明明这双眼一点光彩也没有,“用你的血。”
      凤歌的心一点点落了下去,她知道自己有作用,可她却没想到她竟然这么重要,这样说其实她该高兴的。
      “是为了前几日来接你的那位龙吉公主?”她记得那个婢女是这样称呼的,这位浮黎君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将她带来就是为了那位公主,既然如此,无论自己如何哀求他也绝不会改变主意的。
      与其哭哭啼啼惹人厌烦到最后还是要被放血,她倒不如立刻表态,“只要是君上的在乎的人,奴家愿意帮。不过......要用多少血?会疼吗?”
      青岑有些懊恼,懊恼自己竟然会改变主意,本来将槿兮的双眼放入这女人的眼眶里,用她的精血源源不断的滋养这办法最为稳妥,现在只是取她的血来养,效果必大打折扣,时间也会延长许多。
      凤歌表了态度,也示了柔弱,想着这样她在这里的日子也会好过些,只是一想要失血她就肉疼,上次被他咬一口到现在疤痕还在。
      “用你的心头血,三日取一次,一次取一盅。”
      凤歌瞬间在心里把青岑的祖宗十八辈都骂了一遍,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连声音都有些发抖,“那我会不会死啊?”
      本来她开口闭口都是奴家,此刻都吓忘了,青岑想若是方才将原先的计划说出,这女人怕是直接被吓晕过去。
      “有灵药养着,性命无虞。”
      “奴家只是个凡人,为何会是奴家?”这是凤歌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天地良心,她何德何能能担此重任啊,就算是抓阄也轮不到自己啊。
      青岑薄唇轻启,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疑问,只是道:“你是最合适的。”
      凤歌放开手,垂下头,长长的羽睫扑扇扑扇的看起来可怜兮兮,一副认命的模样,“奴家明白了,奴家全听君上的。”
      青岑转身就走了,走了两步又顿住,头也不回道:“本君允你,事成之后许你百年寿命。”
      凤歌瓮声瓮气道:“奴家只求君上治好奴家的眼睛。”
      青岑摇摇头,“你这眼被邪物伤了根本,又拖了数年,治不了了。”
      这女人脸上的失望藏都藏不住,青岑觉得有些刺眼。
      凤歌又问:“那能不能让奴家的容颜百年不衰呢?”
      青岑眼神复杂,轻吐了口气,“可以。”
      凤歌神情顿时轻松了许多,嘴角显出了笑意,她的酒窝很深,笑起来格外的甜。
      “这便好了,否则一个白发苍苍的百岁老妖婆,看起来也太吓人了。”
      眼看这女人又要扑过来,青岑忙后退一步,但还是伸出手扶住她扑空的胳膊。
      凤歌也不以为意,抓着他的一根食指摇啊摇,“多谢君上。”
      青岑抽出手,黑着脸,“这段时间除了飞雪楼,其余地方你都可去。”
      丢下这句话青岑便走了,凤歌收了笑容,将被子一卷滚回榻上,虽然这次没什么实质成果,但她至少清楚了自己的‘重要性’,而且那厮似乎对自己的态度软和了一些,既然已无转圜余地,那就尽量为自己争取点利益。
      一百年啊,她还要活很久很久,要不要再问那厮要点金银?这样下半辈子日子也好过了。
      带着这个问题,凤歌昏昏沉沉跌进梦乡,一夜睡得香甜,竟然没有再做噩梦。
      只是让她恼怒的是一大早就被外头的声音吵醒了,略微一听,有三个人在她门外。
      “那姑娘挺有意思,今日她要再想闲逛就由我陪她去吧。”司棋笑眯眯的说。
      “你是忘了自己本职?”司剑板着脸,颇为不满。
      司棋早习惯了司剑的古板,瞅了眼少泽手里捧着的新衣裳,手上玉扇轻摇,“少泽,这红裙真不错。”
      一提这事就郁闷,为了讨这身裙子,挨了香菱和其他仙娥好几记白眼,仙子虽多喜彩衣,却极少穿这种炽热的红色,最后是龙吉公主下令,才从库房里寻到这样一件广袖流仙裙。为了配这身裙子,又寻了一双云烟红凤翼缎鞋。
      彩衣就很好看,也不知道为何君上非要他寻什么红裙,扎在库房里寻了一个时辰,到现在还觉眼花。
      凤歌裹了衣裳散着头发就开了门,“有事吗?”
      睡眼惺忪的凤歌看起来比本来年纪还小两岁,染了几分稚气,白白嫩嫩的像个瓷娃娃。
      司棋立刻抢了少泽手里的裙鞋塞给凤歌,殷勤的说:“歌姑娘,这是君上送来的。”
      这裙子的质料是她从未摸过的滑顺,她是个女子,虽然瞎了,也知好坏,一听就笑咧了嘴,“君上有心了,奴家很喜欢。”
      一见凤歌这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就连司剑都带了笑,还是这样的女孩子可爱,不像朝阳宫那些小仙娥,一个个眼高于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