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妖主雌雄同体

作者:方依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说完这话青岑便后悔了,一是后悔不该邀约,二是因为凤歌根本就看不见。
      可是看到凤歌一脸期盼的表情,他的心忽然如一池被吹皱的春水,荡起了层层涟漪。
      他沉声道:“幽昙花极香,你想去吗?”
      凤歌高兴的说:“当然想去,奴家还未见过呢。”
      青岑牵起她的手,将她带进书房坐在他下方的宽大木椅中,“本君还有些公务要处理,你且在这等一会。”
      凤歌乖乖应下,忍不住道:“君上,那华实冷了就不好吃了。”
      青岑道:“好,本君尝尝。”推开公文,将那莆叶包放在面前,一层层揭开,香气就慢慢溢了出来。
      青岑不比那两个粗人,变了双筷子优雅的夹了一小块华实,又斯文的咬了一口烤吼腿,便放下了筷子。
      有些东西,浅尝辄止即可。
      今晚的浮黎君似乎格外好说话,凤歌一直竖着耳朵听,听到他放下筷子的声音,忙问:“好吃吗?”
      青岑点了点头,“很好吃,你的手艺?”
      凤歌松了口气,笑着摆摆手,“奴家眼盲,只能在旁指挥,是司棋大哥动的手。”
      青岑颔首,“他这悟性,以后不跟在本君身边,倒是可以当个厨子。”
      凤歌张大了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去接,这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毒舌冷漠的浮黎君?浮黎君竟然会跟她开玩笑?这是吹了哪门子的邪风。
      凤歌忙讨好道:“君上若是喜欢,奴家以后再做些其他的菜式。”
      青岑也懒得解读她的表情,将莆叶重新包好,就放至一旁,继续批阅公文。
      偶尔抬头看一下凤歌,看到她拿着自己的铭佩在比划,准备重新打络子,夜明珠柔和的光线下,她的神态温柔又专注,青岑好像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何止这个样子,她还有很多样子都是他未见过的。
      情不知所起,等他发现时,早已天心旁落,情根深种。
      凤歌又去寻了些湖蓝色的丝线来,在诸天庆云里她见过他穿过青色袍子,这湖蓝色应该也会衬他,至于花型,便打一个如意福禄结吧,大气,寓意也好。
      等到月上中天,青岑终于放下手中卷轴,对已经打好一半络子的凤歌说:“走吧。”
      凤歌忙将东西收好,青岑牵着她徐徐而出,扶着她上了祥云。
      今晚夜色极美,月光如轻纱般将万物覆盖。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伴着清凉的夜风,似乎什么都可以期盼,又什么都可以放下。
      凤歌靠在他身旁,空气中有淡淡的花草香气,悠远而又沁人,只是她分不清这是青岑身上的还是这空气里本就有的气息。
      凤歌问:“还要多久?”
      青岑低头看她,“在瀛洲的最西方。”
      最西方有一小片幽昙花,少泽很喜欢这花,所以经常会来打理,这花一百年才会开一次,每次只开半柱香的时辰,这次他忙着修补五明扇,是看不了了。
      青岑牵着她走到一棵泛着柔和白光的苍天大树前,“幽昙花花气虽然芬芳,但带有毒性,还是远离些比较好。”
      凤歌根本看不见,在哪都一样,她忙道:“好。”
      青岑忽然道:“想去树上坐坐吗?”
      凤歌呆了呆,她这么大还真没爬过树,有些害怕道:“不会断吗?”
      这棵月华树的树冠绵延余十里,树龄足有千年,青岑很镇定道:“放心,不会。”
      揽住凤歌的腰,轻轻一纵,两人就来到树顶,青岑寻了根粗壮的树枝让她坐下,自己也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若是她可以看到,就会看到现在周围光华如练,轻柔的漂浮在她身旁。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青岑眼里墨色流转,有星光点点,“你听过昙花一现,只为韦陀的故事吗?”
      凤歌双脚悬空,心也跟着有点悬,往他身边靠了靠,偷摸捏住他的衣袖,才道:“没有。”
      青岑望着不远处的那片幽昙,徐徐道:“话说幽昙仙子爱上了一个凡人,凡人惜花爱花,日日陪伴着她,可好景不长,仙凡相恋有违天道,凡人为护仙子身死转世,原来他是西天的韦陀尊者,这次前来正是为了应劫,应劫之后功德圆满忘却前尘。而幽昙仙子在受过天罚之后也明白了其中因果,却仍无法忘情,最终仙根尽毁,真身将显。得花神怜悯,允其每隔百年在西天举行法会韦陀必经时开放。”
      凤歌听的入神,眉目微垂,心里为幽昙仙子难过,这种事情,很难说值不值得,不身在其中,谁能得解其味。
      凤歌问:“那后来呢,韦陀尊者想起幽昙仙子了吗?”
      青岑垂眸看她,眼里有波涛汹涌,“没有,那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劫数。”
      凤歌摇摇头,“不,这是幽昙仙子的劫,你看最后她连神仙都做不了了。”
      青岑心头有些泛酸,原来竟是这个滋味吗?“你说的也不错。”反手将她的手纳入掌心,他深吸口气,艰难的说:“初凤歌,本君约莫是心悦你了。”
      凤歌直接呆住,除了发呆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应,这个高高在上的神明刚刚说了什么?她这又是入了幻象了吗?她与他好像也没经历过什么,他们在一起时间还没她和司棋少泽,甚至还没她和三足鸟在一起的多。他不是很厌恶她吗?怎么突然就走到这一步了?
      “初凤歌。”一声轻唤将她拉了回来,定住了她所有的思绪。
      “嗯?”凤歌本能的应了一声。
      “明日,本君便让司棋送你回去,此一生你会平安顺遂儿女满堂。”东皇太一浮黎君从来都是杀伐果决,从未觉得一句话会这么难说出口,不过,这才是她该有的人生。
      凤歌还是没反应过来,不是说她的血能治龙吉公主的眼疾吗,怎么突然就放她走了?明明巴不得离开,可为什么现在她的心会有点堵呢,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生活□□定了,安定到她以为一辈子会住在这里。
      她抬起头时,眼角眉梢都是笑容,“多谢君上。”
      青岑想替她整理下被风吹乱的鬓发,可手刚抬起又收了回来,他移开目光,不再多言。
      要说的,能说的,他都已经说过了,再多说一句,多做一步,都是错。
      一阵若有似无的香气飘了过来,不知为何,闻到这花香凤歌有些悲伤。
      “幽昙花开了。”青岑低声道。
      一片紫色的花海,美的不可方物,韦陀为何始终没想起来?亦或是,他只能假装自己没想起来。
      凤歌揉了揉眼睛,嘴角挂着浅浅的笑,“这幽昙花香真好闻,奴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走,我们回去吧。”
      虽然如此,青岑仍然舍不得放开握紧的手,两人一路无言,回到皓月轩后,青岑沉默的望了凤歌一会,眸子里的星辰一点点黯淡下去,那些波涛汹涌也终归寂静。
      他沉声道:“明日本君便不送你了,此一别永不相见,你.......多保重!”既然是错误,就该早点了结,对人对己,都是好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