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妖主雌雄同体

作者:方依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在青岑半强迫半安抚下,凤歌心底的恐惧被硬生生压了下去,忽有烟雾生了起来,她在迷雾中慢慢前行,突然一道白光破空而下照散了迷雾,她终于看到了令她害怕的本源。
      一条巨大的黑蛇!
      那蛇长有百丈,身上的鳞片片片有碗口大小,最可怕的是它身负九头,于电闪雷鸣中在海中翻腾不休,掀起滔天巨浪,仰天长嘶时竟隐有吞云吐日之象。
      凤歌怔忪在原地,吓到目光呆滞。
      那蛇很快就发现了站在海滩上的凤歌,十八只碧绿的蛇目幽幽盯着她,凤歌心头大骇,调头就跑。
      九头蛇长嘶一声,九头齐发,口中喷出幽蓝毒雾,身形如风夹杂雷霆万钧之势顷刻便至。
      凤歌避无可避,眼看自己就要落入蛇口,忽然一道七彩云雾从丹田里涌出,云雾渺渺,将凤歌带到了一个全新的空间,她漂浮在半空,四周皆是虚空,就连她所站之处也是虚无,伴随阵阵仙乐入耳,她抬头看去,看到了日月轮转,看到了云海星河,四方时有五色毫光显现,尽显造化之功。
      凤歌从未见过如此神奇之景,一时目不暇接。
      “这就是诸天庆云。”他的声音平静,却还是吓了凤歌一跳。
      那人与她并肩,她转头看去,就看到那位青袍神君,容貌依旧模糊,好像隔着一层轻纱,凤歌很想掀开这层纱,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模样。
      “是你的害怕召唤出它。”
      原来那一小团竟然真的这样厉害,深觉这三年寿命没白损伤,她有些高兴,“它挡住了九头蛇吗?”
      青岑轻轻应了一声,看她的眼神却有些意味深长,这九头蛇看起来骇人,其实不过是她压抑的心魔,根本没有实形,诸天庆云其实算是大材小用了,只是她与诸天庆云相通的速度太快了,到现在不过一日。虽知她并不是普通的凡人,但寰宇之内,能做到这般的怕也没几人。
      凤歌更加雀跃,扯住他的衣袖,“它刚才保护我,说明我与它相通了吗?”
      思绪被她带跑,他的宽袖与她的攒花袖交汇在一起,青岑眼里有星河璀璨,“算是吧。”
      “那九头蛇呢?”凤歌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微微垂眸,无边星辰里只映出她一人,“它是你的心魔。”
      凤歌瞠目结舌,她自认没做过什么恶事,实在接受不了自己居然有什么劳什子的心魔,还是一条这么恐怖的九头巨蛇。
      瞧她发呆的模样,青岑嘴角勾了勾,复又沉了下去,他对她没有将话说全,九头蛇的确是她的心魔,但这心魔却不是因欲望而生,它是她心底最恐惧的记忆所化。
      恰巧这条九头蛇他认识。
      相淼。
      上古凶神相柳的之孙,相柳一共有三个儿子,这三个儿子又为他添了八个孙子,但只有排行第六的相淼继承了相柳的御水之力。
      相柳食人无数,所到之处,尽成泽国,后被大禹用神力诛杀,死后各方天神在其亡故之处筑池垒台,镇压其魂魄,那里就是后来专门囚禁上古妖魔的净天墟。而因其触犯天规,其子孙后代皆不许入神籍。
      青岑见到相淼,是在两千多年前,那时的相淼已经入了妖籍,成为妖君最器重的左膀右臂。
      青岑虽未与相淼动过手,但见过他御水,一千四百年前,中州大旱,洛水干涸,地大荒,禾草皆枯,草木兽皮虫蝇皆食尽,饿殍载道,十亡□□。
      天道载明这大旱将持续六年,青岑早悟天心,知道不该干涉轮回,却还是心生怜悯。他记得很清楚,那日司棋急匆匆见他,说大旱已解,可这离大限尚有两年。
      问起原因才知是相淼出手,强调大江源头活水万里来援,须知山川地脉早有定数,尤其是大江大河,就连四海龙王也无法做到。而相淼因此受了天谴,身受两道天雷。
      青岑心里是赞同相淼的做法的,觉得他有慈悲之心,与其祖不同。
      凡人皆知妖害人,可这次却是靠妖来解困。凡人愚昧,还以为是神明显灵。
      青岑感佩其为人,当时还令司棋送去一枚九转金丹助其疗伤。
      原来害她失明,抹去她的记忆的是相淼,难怪她身上到现在都残存他微弱妖气,相淼的确比魔母要强悍太多。
      他要弄清楚的是凤歌为何会遇到他,他为何要伤她的双目。
      “君上。”
      她的声音将他拉回,“何事?”
      凤歌捏捏他的衣袖,有些不好意思,“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青岑道:“没有危险,它自然会回去。”
      凤歌“哦”了一声,很自然的往他身边又挪了挪,半个身子都快挨到他怀里,虽说诸天庆云很厉害,但还是在他身边最安全了。
      青岑没动,只是静静地与她共看这日月星辰。
      “还是梦里好。”凤歌谓叹道。
      青岑侧眼看她,就听她似自言自语道:“梦里才能看到。”
      她说这话时眉眼平和,不含悲喜,只是单纯在说一个事实。
      青岑抿了抿唇,压下心里开始翻腾的情绪,云淡风轻道:“出息。”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打击,凤歌不以为然,笑眯眯道:“奴家本来就这点出息,君上现在才知道吗?只是可惜,奴家看不清君上的模样。”
      青岑愕然,本以为她看到了自己,忽略那点失落,他眯眼道:“看到又能怎样?”
      凤歌眨眨眼,摸着下巴道:“那奴家就是真真正正见过神仙的人啦,可不得让那些普通人羡慕死。”
      青岑淡声道:“人到了绝境可以求神,可神到了绝境又能求谁,寰宇之内,浮生三千,其实都是一样的。”
      这番话有些深奥,听的凤歌一知半解,她正要细想,眼前景物忽然变幻,她猛的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
      “没事了。”放在额头的手收了回去。
      凤歌有些茫然,一时分不清现实虚幻,“九头蛇呢?”
      青岑淡声道:“在你心里。”
      凤歌脸都绿了,坐起身摸到青岑的手拉住,“君上,怎样才能驱除心魔?”
      青岑顿了顿,道:“无妨,凡人大多有心魔。”
      凤歌的脸由绿变黑,话虽这么说,可能看到自己心魔的,怕也不多吧。想起那九头蛇的模样,她都觉得胆寒。
      “那这心魔还会发作吗?”她不安的问。
      青岑想了想,很认真的讽刺她,“凡人虽都有心魔,但只有极少数会被心魔控制,你这没出息的模样,心魔控制你也没用。”
      明明是好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初凤歌很想反驳,但确实没有立场。面对这种力量上的绝对压制,她只能忍气吞声,不过心情也放松下来。
      青岑站在床边看着她这敢怒不敢言的模样,眼里光芒流转,扯了扯唇角。
      她刚收回手,就被他拦腰抱了起来,凤歌吓一跳忙攀住他的肩膀,“君上,你做什么?”
      “你身上很臭,带你去摘星池。”
      凤歌抬起袖子闻了闻,汗味虽然不好闻,但也绝对算不上臭吧,嘴角抽了抽,她涨红了脸道:“奴家能自己走。”
      青岑瞥她一眼,“你确定?”
      凤歌慎重点头,“确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